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八十二章 暗算(求票!求追读啊!)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水分身?」

    枇杷十藏脸色发青。

    一介水分身是居然能使用风遁术,这般忍术造诣,已然是超乎了他的认知,而且既然眼前这个是水分身,那么猿飞日斩的真身又是去了什么地方?想到这里,眼珠子顿时飞快的转动了起来。

    这时候,

    恰好倾泻而下的洪流水波涤荡清了充斥在这狭窄空间中的朦胧雾气,连带着正在交手的卡卡西和猿飞阿斯玛都被迫中止了战斗,卡卡西直接一个土遁术潜入地下,轻松的便规避开了这汹涌的洪流。

    唯独苦了猿飞阿斯玛,擅长风遁和火遁的他可没有钻地的本事。

    只好跃上岩石穹顶,被那洪流撵着屁股跑,等到水势被沿途的通道走廊分流变小,这才沿着原路往回跑。

    「雾忍······忍刀七人众吗?」

    卡卡西悄然间从岩壁上探出脑袋,疑惑的看着不远处提着斩首大刀的枇杷十藏,他听到了之前猿飞日斩和枇杷十藏的对话,不过说实话心里不怎么相信枇杷十藏那一套和宇智波合作的鬼话。

    宇智波一族要是有这么蠢早就完蛋了!

    不过,

    一秒记住.42zw.cc

    他也的确是有些疑惑枇杷十藏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来?不去刺杀现在的五代目代理火影,反而是过来刺杀猿飞日斩,让人有些弄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当然想不明白就想不明白,他也没有刻意去纠结这些东西,他始终牢记着这一次是为了什么而来,他的目的是复仇,是杀了猿飞日斩以此慰藉父亲的在天之灵,同时也是为了消弭掉胸中那一口难以化去的郁气。

    「正好!先让这家伙继续试试水!」

    复仇是他自己的事情,

    他不想假借于任何人之手,更不要说和雾忍合作。

    就在这时,

    刀光再起,

    “木叶流剑术·三日月之舞”

    下方的洪流、左右两侧的岩壁,各有一个猿飞日斩从中跃出,提着风剑杀向了枇杷十藏,这是木叶流剑术的绝技之一,本体配合两个分身,从左、上、右三个方向攻击敌人的要害。

    这是极强的杀招。

    尤其是在这种缺少腾挪余地的狭窄空间。

    “比砍人,我还没怕过谁!”

    枇杷十藏是雾忍。

    在那个血雾之村也是站在顶端的那一撮人中的一个,是踏着数不尽的尸骨爬上忍刀七人众的宝座的,猿飞日斩的强大固然是让他冷汗直冒,但是濒临绝境反倒是让他胸中的一口凶悍杀气上涌。

    大不了就是一死!

    根本没什么好怕的!

    瞬息间拿定主意的枇杷十藏挥动斩首大刀,朝着最右方的猿飞日斩一个瞬身术便杀了过去,斩首大刀和风剑在半空中交错而过,枇杷十藏势大力沉的斩击将猿飞日斩的水分身劈碎,不过中间位置的猿飞日斩却也是顺势一剑在枇杷十藏的背上留下来一条深可见骨的大伤口。

    鲜血如喷泉般洒落。

    木叶流剑术·三日月之舞,没有那么容易被破解,特别是用这一招的人是号称‘忍雄’的猿飞日斩的时候。

    而且,

    猿飞日斩的攻击还没有结束,

    “土遁·岩柱枪!”

    就在枇杷十藏在右侧的岩壁上落脚的瞬间,预谋已久的攻击突然而至,拔地而起的岩石枪贯穿了枇杷十藏的脚面,然后又倾斜着刺穿了他的小腿,大量的鲜血和骨肉被岩石枪勾带出来,空气中瞬间就弥漫看来浓烈的血腥味。

    这绝妙的一手攻击瞬间就决出了胜负。

    空中的两具分身全部化作水流落下,

    从头到尾发动三日月之舞的竟然全是水分身,而猿飞日斩的真身从一开始就藏匿在地下,直到此刻分出了胜负,他才从地下缓缓出现,提着风剑,就站在那尚未彻底散尽的水波之上,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看着被废掉了双脚的枇杷十藏。

    “胜负已定。”

    猿飞日斩盯着枇杷十藏,“告诉我究竟是谁指使你来杀我的?老实点回答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宇智波和雾忍勾结什么的,说实话他并不怎么相信,作为一个老练的政客,抛开成见,他觉得枇杷十藏之前所说应当是为了挑拨村子内斗。

    他现在想要知道真正的主使者是谁,不清楚是谁想要杀他,他会寝食难安的。

    说话间,

    已然是不动声色的使用了幻术。

    只不过——

    当他的幻术落在枇杷十藏的身上的时候,意料之外的变化发生了,

    “啊——!!!”

    枇杷十藏突然间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鲜血从他的眼眶迸射出来,黑色的眼眸在那短暂的一瞬间被染成了刺眼的猩红,并且勾勒出来如六叶风车般的奇异图案,猿飞日斩先是迷惑的愣了一下,然后顿觉寒意入骨,如坠冰窖。

    宇智波!

    竟然真的是宇智波!!!

    “宇······”

    所有的语言,所有的愤怒,多有的不甘,全都在那一只血淋淋的眼眸的注视下化作唯有,碾压性强大的瞳术将猿飞日斩带入到了无法挣脱的幻境当中,与此同时枇杷十藏的右眼彻底的破裂,如同朽烂的葡萄似的混杂着鲜血坠落下来。

    在被拽入幻术中的最后一瞬间,猿飞日斩所做的就是将手中的风剑狠狠的掷出去,贯穿了枇杷十藏的小腹。

    “呕——”

    枇杷十藏大口咳血。

    失去了右眼,双脚被废掉,腹部也被穿透,意识也变得模糊了起来,昏昏沉沉的大脑不由自主的思考起来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来这里和猿飞日斩厮杀?对了,想起来了,必须杀死猿飞日斩,只有这样,只有这样才能让村子在接下来的战争中战胜木叶!

    必须杀死猿飞日斩,必须杀死猿飞日斩······

    根植于脑海中的执念支撑他没有就此倒下。

    他压榨出来了体内最后的一丝力气,忍耐着身体各处传来的痛楚,强撑着纵身跃起,挥动手中那感觉重若千钧的斩首大刀朝着猿飞日斩的脖颈再一次狠狠的斩落下去!

    这一次,猿飞日斩无法再用土遁术强化自己的身体。

    于是,

    血光,

    在空中绽放。

    迟来一步的卡卡西呆滞的望着眼前的场景,久久不能言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