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九十七章 象征千年历史和荣耀的【焰团扇】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正文卷第九十七章象征千年历史和荣耀的纷飞的粉色花瓣如春雨般摇曳落下,茂密的树冠上还挂着不少含苞待放的稚嫩花苞,宗弦伸手摘下来一朵小小的花苞,捏在手中沉甸甸的有点压手,里面是还不曾饱满的瞳力,原本不可捉摸,难以称量的精神能量在的幻术之中却是有了重量的概念。

    宇智波带土挣脱了的幻术。

    对此,

    宗弦并无任何的失落和失望。

    正相反,

    今日的收获已经是让他倍觉惊喜,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掉宇智波带土固然是有些遗憾,但是有些事情终究是无法强求的,路要一步步走,饭要一口口吃,只要自己一直在向前走即可。

    “有趣!”

    宗弦捏碎花苞,

    犹如星辉般闪耀的瞳力穿过指缝洒落,被那轻柔的春风一吹便消散无踪。

    他看着自己的手掌,若有所思的攥紧了拳头。

    宇智波带土的瞳力和他、和止水都大为不同,那并非是因为不同人而产生的差异,而是一种更加深层次的不同,宇智波带土的瞳力具备着不合理的稳定性。

    一秒记住.42zw.cc

    万花筒写轮眼是宇智波一族继承自因陀罗先祖的阴遁之力日渐衰退的情况下开启的半成品,突破了三勾玉状态的极限,却无法让这份强大的力量稳定下来,始终是处于极度不安定的状态。

    每一次动用万花筒写轮眼,在痛击敌人的同时,也在伤害着施术者自己。

    但是宇智波带土的瞳力像是被注入了抑制剂似的,处于一种稳定、宁静的状态,并且还有着源源不绝地营养液补充这这份消耗,令他的瞳力始终是维持着稳定和充盈,可以尽情的挥霍这份力量而不用担心任何的后遗症。

    “这就是柱间细胞的力量吗?不,应该说是仙人体或者······阳遁?”

    不管是哪一个名字,

    本质都是相同的。

    果然,

    阴遁和阳遁,方才是这个六道仙人传授给世人们的力量的核心之所在,修行阴遁和阳遁,正是最为坦荡光明的阳关大道,它或许没有细胞移植来的快速和简单,但却胜在平稳和可靠。

    除非是万不得已。

    不然宗弦一点都不想自己的半边身体变的惨白,更不愿意让一个男人的脸长在自己的胸膛上!

    “因陀罗是仙人的长子,他继承了仙人的‘眼’,阿修罗是仙人的次子,他得到了仙人的‘肉体’,仙人的‘眼’和仙人的‘肉体’合而为一,既是真正的仙人之力!!!”

    在这小小的庭院世界,

    宗弦是唯一且至上的主宰者。

    即便是白绝也不可能侵入到这里偷听到他的话语。

    荒腔走板的哼歌声还回荡在庭院当中,宗弦的身影却已然是消失不见,紧接着这个小小的庭院世界也随着那哼歌声一切渐渐的变淡,像是融化在天空中的雪花,了无痕迹。

    ·······

    “吼!!!!”

    囚笼中,

    三尾睁开了眼睛,它感觉到了施加在身上的瞳力的消散,那个该死的独眼宇智波的瞳力似乎是突然间衰弱到了令人有些不解的程度,明明人还活着,瞳力却是衰弱的像是将死之人似的。

    不过,

    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

    那个该死的独眼宇智波死了最好,或者说那些个讨厌的红眼睛最好死光光,它们尾兽千年来被宇智波们当作玩具似的玩弄于掌中,把它们当作宠物、兵器、自动取查克拉机······

    它晃了晃脑袋,不去想那些个糟心的记忆。

    好不容易摆脱了写轮眼的控制,意识恢复了清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一觉?反正枸橘矢仓这个倒霉蛋看上去也被那个独眼宇智波折腾的衰弱到了极点,应该是没本事再强行驾驭自己的力量了。

    说起来,

    要不是它和枸橘矢仓之间始终是彼此对抗的关系,也不至于那么容易被那个独眼宇智波趁虚而入。

    不过就在这时,

    它突然感觉到脑袋上多了点东西,

    而且莫名的感觉有点熟悉,而且心中本能的浮现出来深深的厌恶······又是人类?哪怕是最喜欢睡觉的三尾此刻心中也是生出来深深的怒火,为什么这些该死的人类总是喜欢踩他的脑袋,无论是在现实世界,还是在这精神意志空间。

    当年那个最讨嫌的宇智波斑就将它们九个尾兽的脑袋全部踩了个遍,最后貌似是九喇嘛的顶瓜皮踩起来最舒服,宇智波斑和九喇嘛强行缔结了通灵契约,将那个总喜欢充大爷的狐狸给捉走了。

    但是它们也没落好,

    一个叫千手柱间的怪胎又把它们哥几个胖揍了一顿之后全捉了起来,当作大礼包分给了不同的人类。

    “吼!!!”

    它发出了低沉的咆哮,威吓着头顶上的人类。

    然后——

    “安静点。”

    站在它头顶上的男人跺脚。

    当然这样的行为对于三尾而言无异于隔靴搔痒,它身上这一层连脑袋都包裹起来的长满了刺菱的外壳可不是用来吓唬人的,就算是九喇嘛那个讨厌鬼不费点力气都打不破它的这一身外壳。

    相反,

    头顶上人类的举动越发让三尾愤怒起来。

    “吼!!!”

    它猛地晃动起来脑袋,试图将站在它头顶的人类给甩下去,不得不说它成功了,没有料到三尾这么暴脾气的宗弦被甩了下来,脚踩在那某种强力封印术在精神意志空间显化出来的囚笼的栏杆上。

    “怎么这么暴躁?看你长得挺像乌龟的,还以为是个听话的,没想到一句话都不说就吼吼个不停。”

    宗弦很不满意三尾的态度。

    三尾这会儿也有点懵。

    它睁大那和木叶村正门差不多大的眼珠子,瞅着站在栏杆上的宇智波宗弦,黑发,赤甲,红瞳······宇智波斑?三尾心中一慌,才走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独眼宇智波,怎么特么的又来了一个红眼睛?

    而且还穿的和宇智波斑那个家伙似的,害得它错以为是宇智波斑那家伙又出现了!

    “人类!”

    三尾说话了。

    它察觉到了眼前这红眼睛又是一个狠茬子,那恐怖的瞳力一点都不输于那个独眼宇智波多少,不,准确来说要更强,说实话,它是真的受够了被这些个红眼睛操纵的滋味了。

    被操纵的时候意识处于一种混沌剥离的状态,没有睡觉那么舒服不说,相反会有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堪称是糟糕至极的体验。

    所以,

    它准备服软认怂,就算是继续被封印在失仓体内也行,虽然地方小了点,但也好歹能睡觉不是?

    只不过——

    “给我趴下吧!”

    宗弦懒得理会三尾,他在结束这一瞳术之后,脱离了属于他的幻术世界,直接出现在了三尾的脑袋上,就在他梳理情况的时候,三尾却吵吵个不停!

    于是,宗弦选择喂三尾一发宇智波家出产的独有幻术。

    蛮横且强横的瞳力打入了三尾的体内。

    刚张开嘴巴的三尾眼眸中失去了光彩,那只独眼变得猩红如血,在宗弦的意志驾驭下,缓缓的闭上了眼皮,重新老老实实的趴在了地板上,它缩成了一团,咋一看去,像是块不会动弹的灰扑扑的石头。

    然后,

    宗弦将目光投向了从墙壁上挣扎着跳下来枸橘矢仓。

    宇智波带土的瞳力衰弱后,不仅仅是三尾身上施加的束缚消散,就连钉住枸橘矢仓的那一枚枚金属楔子也溃散了,让这位四代目水影获得了一点小小的行动自由,只是这数年时间的消磨,枸橘矢仓如今的精神意识同样衰弱不堪。

    否则,

    在脱困的一瞬间,他就该对三尾出手,夺回自己的身体的掌控权了。

    “宇智波宗弦,我觉得我们之间可以好好聊一聊。”个头不高,还长着一张娃娃脸的枸橘矢仓视图和宗弦进行交流。

    正如宇智波宗弦没有忘记他与止水联手挑战枸橘矢仓的那一战。

    枸橘矢仓同样对那两个小小年纪,却令他都倍觉棘手的宇智波家的小鬼有着深刻的印象。

    “我也觉得我们可以好好聊一聊,不过,不是现在。”

    宗弦一眼看去。

    一枚枚金属楔子凭空浮现,深深的刺入枸橘矢仓的四肢当中,将这位四代目水影大人再一次的给钉在了墙壁上,当作是标本似的展览了起来,枸橘矢仓张了张嘴巴,想要骂人,不过想了想又忍住了。

    阶下囚,

    没有提条件的资格。

    只能希望宇智波宗弦不会食言,最起码能给他一次交流谈话的机会。

    就在他一眨眼的时间,宗弦的身影从这片精神意志空间消失不见,

    ————

    杉树下,靠在树上似是在假寐的宇智波带土突然间惊醒了过来,像是做了什么可怕的噩梦似的,他站都站不稳,脚步踉跄的走了两步,被藤草带了一下,顿时失去平衡,单膝跪倒在地上。

    “哒——!!”

    鲜血从下巴上滑落,跌落在草叶之上。

    橘红色面具的边角上似乎也是染上了一抹猩红。

    “带土?”

    守候在旁边的白绝惊叫了起来。

    就连黑绝的眼中也闪过一抹惊讶。

    宇智波带土竟然搞得如此狼狈,明明同为万花筒写轮眼,就算宇智波宗弦更擅长幻术,但也不至于让带土如此狼狈,移植了携带仙人体力量的细胞,带土的瞳力虽然没能进化为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但是却也应当比寻常的万花筒写轮眼要更强!

    而且,

    宇智波带土难道没有使用,宇智波斑留下来的三勾玉写轮眼所剩无几,但还是有那么几颗的,没记错的话,宇智波带土应该是将一枚三勾玉写轮眼装进空洞的左眼当中了。

    为什么

    没有发动?

    “带土,你没事吧?”

    白绝慌慌张张的问道。

    “带土?带土?我是?我是宇智波斑!白绝,你为什么叫我带······不,不对,我是宇智波带土,我是宇智波带土,琳,琳,我要救琳,不,不对,我要创造新世界,我要创造一个有琳的世界······”

    “不不,我是斑,我是宇智波斑,我要······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宇智波宗弦,必须杀了宇智波宗弦!”

    手撑着面具,宇智波带土抬起了头,看向了靠近的白绝,在那面具唯一的空洞中,是浓烈到极点的猩红。

    不仅仅是眼眸赤红,

    他的眼白,他的睫毛,他的眼皮······都被那溢出的鲜血涂抹的猩红。

    这一切,

    让他的视界也变得一片猩红!

    宛如是回到了地狱当中,

    不,不对,他本来就是时时刻刻的身处于地狱当中!

    “带土?你······”白绝伸出手,试图抓住带土,然而他的手掌穿过了宇智波带土的胳膊,什么都没有碰到,触手所及之处只有一片空虚,这让白绝顿时愣住了。

    明明瞳力衰弱到了这种前所未有的地步,竟然开启了?

    白绝愕然,

    他完全不能理解现在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更大的震惊还在后面,宇智波带土的眼前的空间产生了些许扭曲,一柄长长的葫芦模样的团扇落在了他的手中,他握紧了团扇,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现在糟糕的状态。

    毅然决然的朝着不远处那深绯色的须佐能乎冲,不,应该是杀了过去。

    也就是迟了两三秒钟的时间,

    处于须佐能乎保护中的宗弦睫毛抖动了一下,无神的双眼恢复了神采,猩红色的瞳孔转动,快速的将周围的情况收入眼底,须佐能乎没有受到任何的攻击,亏他还在自己的左眼中预设了他的另一门瞳术,受到攻击就会自动反击······

    白费了一番功夫!

    不过若是下一次还是遇到这样的情况,他肯定还是会做同样的事情。

    “三尾!”

    那如同山丘般庞大的三尾是如此的惹人注意。

    他沉吟一下,正想着让三尾解除尾兽化的姿态,蓦然间,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那飞跃在树冠顶端的人影,看到了拎在那人影手中的······葫芦状的团扇?

    心脏不受控制的猛地抽动了一下!

    是自己眼花了不成?

    他扭头定睛看去,戴着橘红色面具的宇智波带土提着那柄他在族中的画像和书籍中看到过许多次的团扇,象征着宇智波一族千年历史和荣耀的,因为代代都持有在族长手中,因此也被称作是!

    可惜后来团扇被宇智波斑这位前前前代族长离开木叶的时候带走,后来哪怕是千手柱间击败宇智波斑,带回来了宇智波斑的尸体,却也没有找到宇智波团扇,以至于之后的三代族长们的身后都是空荡荡的。

    就连宗弦的身后,也是用鲛肌填补了空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