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九十八章 疯狂的带土!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什么······情况?”

    宗弦拧起来眉头,看着飞奔而来的宇智波带土,心中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的谨慎和小心,他有点摸不准宇智波带土这是要做什么了?吃了亏这么着急找回场子吗?是准备动用什么底牌不成?

    不过,

    看上去有点不对?

    宗弦双眸中细长刀刃状的六叶风车转动,这并非是在使用瞳术,他不觉得宇智波带土会蠢到被同样的招数打中第二次,他只是在观察而已,将万花筒写轮眼的洞察力提升到极致,观察宇智波带土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那样剥削了瞳力,他原以为宇智波带土会选择暂时撤退······

    结果,

    非但没有离开,反而是很勇的冲了过来。

    一时间反倒是让宗弦有点老虎吃刺猬——无从下爪的感觉,总觉得宇智波带土藏着什么未知的手段,否则断然不可能会这样冲过来······在这时,提升到极致的双瞳看到了逐步接近的宇智波带土。

    “······”

    首发

    一时间,

    宗弦失声。

    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在他的视野中,宇智波带土体内的查克拉堪称是混乱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特别是脑部,失去了秩序的精神能量像是呼啸而过的台风似的极速无序的乱动,说实话,这种状态下宇智波带土还能跑能跳,而不是躺在担架上被送去急救······

    “象征着阳遁术极致的仙人体吗?”

    对于宇智波带土这不合常理的生命力和行动力,宗弦只能将原因归结到宇智波带土那左半边蕴藏着惊人生命气息的躯体之上。

    他那左半边的身躯是他身体中最安定的区域了,释放着近乎源源不绝的身体能量梳理他体内失控的查克拉,同时还在滋养着那空乏的万花筒写轮眼,本已经干涸都快要见底的瞳力又开始回涨。

    “阳遁!!”

    宗弦眼神火热。

    看到宇智波带土的情况,宛如是看到了一个清晰可见的奋斗目标,宇智波带土这还只是残缺不全的仙人体,若是完整无缺的仙人体······

    不过,

    当下可不是惊叹艳羡的时候,

    望着那很快就能来到须佐能乎面前的宇智波带土,宗弦在思考了一秒钟的时间后,解除了须佐能乎,提着鲛肌只身落在了前方的树梢之上,静静的等待着宇智波带土的靠近。

    对付小巧的敌人,巨大的身躯有时候反而是累赘。

    特别是掌握着这种时空间之术的宇智波带土,须佐能乎再如何凶猛霸道的攻击对宇智波带土来说都不具备任何意义,与其那般挥霍瞳力,不如选择更加灵活的战斗方式。

    然后——

    “宇智波宗弦!!!”

    暴戾的吼声中蕴藏着冲天的怒火。

    “这一次,我宇智波斑绝对要杀了你!”

    杀不杀的,宗弦早就听腻了,叫嚣着要杀掉自己的人大概从火影大楼下面开始排队能一直排到木叶村的大门外,让他在意的宇智波带土的自称?宇智波斑?虽然之前这家伙一直都在竭力将自己伪装成宇智波斑······

    但是现在感觉完全不同呢!

    之前如果说给人的感觉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如今感觉宇智波带土是发自内心的认为自己是宇智波斑?

    “伪装?还是真的疯掉了?”

    伪装的可能性不大,

    宇智波带土内乱混乱到极点的查克拉是做不了假的,但是发疯······应当不至于吧?

    宇智波带土没有给宗弦多少安静思考的时间,不知道是本能使然,还是他其实智慧犹在,总之宇智波带土并未说是就这么傻乎乎的直冲上来,而是奔跑的同时抬手结印释放了忍术。

    这是土遁术,可以控制一定范围内的任意形状的土地上升或下降,而宇智波带土此刻所选择的就是抬升宗弦脚下的土地,四四方方的岩土石台朝着天空笔直耸立,连带着立足其上的宗弦和树木,都被强行送到高处。

    然后,

    连击接踵而至。

    巨大的,像是给巨人们准备的苦无、手里剑从扭曲的空间中投放出来,朝着宗弦飞射了过去。

    “妨碍我的视线吗?”

    宗弦低头看着飞来的这些个大家伙,他的视野的确是受到了妨碍,写轮眼并没有透视的能力,不想白眼一样能够穿透物质的阻碍,看到更远的地方,阻挡写轮眼瞳力的办法除了拉开距离之外,还有物理隔绝。

    写轮眼的幻术,是瞳术系的幻术。

    哪怕是万花筒写轮眼的幻术也无法改变需要看到才能够发动这一前置条件。

    看不到敌人,幻术自然是无从施展。

    “既然你不离开,那么······就让我们继续愉快的第二回合吧!”

    宗弦笑着,两手结印,最后一个印不是常用的‘寅’印,

    而是‘辰’印,

    这是b等级的风遁术,算的上是高级忍术,还是一样的道理,忍术等级这东西不完全和忍术的破坏力挂钩,但是大多数高等级的攻击性忍术其破坏力一般而言都是高于低等级的攻击性忍术的,这是常识。

    风遁·压害,

    正是彻头彻尾的纯粹到极点的攻击性忍术。

    在所有的风遁术当中,其破坏力也是足以名列前茅的,单以风力来计较的话,说是常规的风遁术第一也无不可。

    宗弦张口吸气,鼓起的胸膛深深的下伏,像是挤压干净了肺部的最后一丝空气,吐出了一颗飞行速度极快的,半透明状,像是内中藏有着龙卷风似的高压风球,迎上了飞来的超巨大的苦无和手里剑。

    说是藏着龙卷风,可不只是一种夸张的修饰手段。

    许多人都知道最擅长火遁术,但却鲜有人知他为了最大化火遁术的杀伤力,也曾下过苦功研究风遁术。

    高压风球和那黑漆漆的超巨大苦无在半空中碰撞,瞬息间爆发出来漩涡般的暴风如同炸裂的爆弹似的击碎了钢铁铸造的超巨大苦无和手里剑,并且转瞬间就卷动破碎的钢铁碎片,形成了破坏力更加可怕的暴风漩涡。

    若是有人敢闯入这风暴当中,怕是连骨头都能磨成渣滓。

    当然,

    这个‘有人’总是充满了例外。

    比如说宇智波带土,就毫发无伤的穿过了暴风漩涡,的运用都快变成了一种本能,哪怕是这会儿看上去有点脑子不清晰,但是他还是使用穿过了暴风漩涡,沿着那陡峭的岩壁来到了被风暴席卷粉碎了一半的岩土高台之上。

    所有的这一切动作似乎都只是一种干扰。

    为了能够顺利的来到宇智波宗弦的身侧,不至于在靠近之前就被宗弦幻术所命中。

    虽然,

    在宗弦看来根本没什么必要,直接用移动过来不就行了?何须如此的大费周章,只能说宇智波带土现在的状态的确是很不对劲,战斗的本能和浑噩的意识角力过后,造就了现在的宇智波带土。

    宗弦活动手腕,鲛肌也应和着竖起了身上的尖刺。

    如幻影般,

    宇智波带土出现在宗弦的身后。

    “铛啷!”

    斩落的焰团扇被鲛肌挡了下来。

    “鲛肌!”

    宗弦手腕一拧,鲛肌的身躯瞬间伸长,像是蛇一样住了宇智波团扇,朝着宇智波带的左臂咬了过去,在鲛肌的感知中,宇智波带土的查克拉相当诱人,绝对是上等的好货色,只是它一口咬下,却只吃下去了一嘴的空气,什么都没碰着。

    攻击受阻的瞬间,宇智波带土提着焰团扇又消失在了空中。

    然后,

    如同暴风雨般的攻击······并没有来到,使用穿梭在异空间的宇智波带土发动攻击的频率并没有频繁到让宗弦感受到压力的程度,说实话攻击的力量也是贫乏的令人只觉得荒唐可笑!

    不过,

    虽然现在已经不是很担心宇智波带土藏着什么厉害的暗手了,但是面对时空间之术这种恶心人的手段,宗弦还是没有什么好的应对办法,在幻术上吃了亏的宇智波带土很小心的不和宗弦对上眼。

    宗弦也做不到在视线没有接触的情况下就将另外一个开了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拽入幻术当中,

    那是对付非宇智波家的忍者的时候才能耍弄的把戏。

    除了幻术,

    他所掌握的常规的忍术和体术俨然是无法突破的防御,明明宇智波带土这会儿是如此的疯疯癫癫,却还是那宇智波带土无可奈何,时空间之术有多么的难缠和棘手他算是理解了!

    宗弦右手持握着鲛肌,应付着宇智波带土的攻击,左手却是摸向了左眼。

    心中暗暗思索,

    迄今为止,

    他已经三次动用,但是另外一门瞳术却从未于人前施展过,倒不是他刻意留着不用,只是一直以来没遇到什么机会施展,不同于以战养战,另外一门瞳术就是属于那种纯粹的消耗大户。

    左眼眸中,细长刀刃状的六叶风车转动起来,

    磅礴的瞳力蓄势待发,

    当断则断,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哪怕不一定成功,但就这么放过却委实是可惜了!

    不过,

    意外在这个时候发生,

    再一次发动攻击的宇智波带土被宗弦架住了焰团扇之后,却没有像之前一样将自己吸入到异空间当中,鲜血沿着面具下的下巴滴滴答答的落下,宗弦先是一愣,旋即脑海中思绪如电光飞转,看着宇智波带土再次衰弱下去的瞳力。

    心中恍然。

    哪怕是得到半边仙人体的阳遁之力的滋养,但是之前被他使用汲取夺走的瞳力实在是亏空的厉害,不可能坐火箭似的直接补上亏损,相反,宇智波带土这样频繁的使用,造成了入不敷出的结果。

    以至于他现在无法回到属于他的异空间。

    机会!

    这才是好机会!

    宗弦精神振奋,一个瞬身术直接贴了上去,右手中的鲛肌自发性的缠上了宇智波带土手中的焰团扇,左手已然是拔出来了挂在腰间的长刀,锐利的刀锋上缠绕着无声无息,却令人心寒的如同链锯般高速旋转的风刃。

    这一刀,

    切钢铁如朽木。

    他眼眸中猩红的光芒闪烁,同时挥动长刀,朝着宇智波带土的脖子狠狠的砍了下去。

    “木遁·荆棘杀之术!”

    藤条般的木头从地下窜出,像是大蛇一样将宇智波带土缠裹在其中,这本来是束缚和绞杀用的木遁术,用来防止敌人逃走,或者直接让紧缩的木头绞杀掉被捕获的猎物。

    然而,

    在此刻,

    这一招却变成了保护性的招数。

    一根根不甚粗壮,硬度却超过钢铁的木头挡住了宗弦的刀锋,纷纷扬扬的木屑如雨落下,被缠裹在内的宇智波带土毫发无伤,不,也不完全是毫发无伤,宇智波带土手中的焰团扇被鲛肌缠住,连带着他的右手也没有被木头保护起来,形成了一个显眼的漏洞。

    “不留下点东西别想离开。”

    宗弦咬牙。

    刀锋转动,放弃了切割那难搞的木头,急转直下的风刃切开了宇智波带土的右手腕,血水如同喷泉涌出,断手和焰团扇一起跌落在地上.

    紧接着,刀锋再转,他准备沿着断手的孔洞一刀捅进去,给宇智波带土这家伙来个狠的。

    只是这时,

    脚下的大地震动起来,巨大的木人突然出现在了岩土高台的旁边,石破天惊般的重拳朝着宗弦狠狠的捶落了下来,宗弦转动眼眸,没有看到施术者,白绝也好,黑绝也罢,貌似都没有打算露面。

    “须佐能乎!”

    宗弦眼眸中的猩红越发浓艳。

    深绯色的须佐能乎瞬息间变化到了第四阶段,一只深绯色的手掌迎上了木人落下来的拳头,不过到底是仓促之间的反应,须佐能乎被打的踉跄而退,从高台上跌落下去。

    “还是逃掉了啊!”

    宗弦咂舌。

    不过看到鲛肌叼过来的焰团扇的时候,嘴角到底是翘了起来,总算不是一无所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