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一百二十七章 火扇子的家纹还没有蒙尘!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正文卷第一百二十七章火扇子的家纹还没有蒙尘!从一开始宗弦就感觉这场针对枸橘矢仓的刺杀有种微妙的违和感,激进派别的雾忍不满于枸橘矢仓那糟糕至极的统治而发起的刺杀行动,从理由上来看似乎是无可挑剔。

    只是,

    时间不对,

    不等着寻找枸橘矢仓势单力薄的时候,反而是在其统领大军刚刚返回的时候发起刺杀,背后的主谋者难不成是脑袋里面积水太多?亦或者说······刺杀水影什么的只是一个糊弄人的幌子,袭击者另有其它目的。

    思路到此便有些卡壳,宗弦坚信自己的推论没有问题,只不过问题在于他还没有想明白袭击者究竟是要做什么?

    “就凭这几条杂鱼······能做什么?”

    宗弦望着那从浓雾中冲出,身上挂满了已经被引发的起爆符的雾忍——十有八九又是个水分身,撵苍蝇似的挥了挥手中的焰团扇,只是灌注入了少量的查克拉,卷起的狂风击溃了那本就十分不耐操的水分身,起爆符爆炸引发的火焰也被狂风倒卷原路返回。

    然而,

    苍蝇的烦人之处就在于挥之不散,杀之不尽。

    靠着大量的起爆符开路,袭击者们生生迫退了拦在前方的木叶忍者们,开辟出来一条‘小径’直通到宗弦的面前,看着一波波前仆后继的冲来的雾忍,里面有水分身,也有真身,水花和血花一起泼洒在已经被炸的坑坑洼洼的路面上。

    宗弦也因此而越发的困惑,

    一秒记住.42zw.cc

    就这样搭上一条条性命,目的何在?

    眼见又一个雾忍冲到面前,宗弦几乎都快是养成本能似的挥动焰团扇,呼啸的狂风吹散了水分身,却没有吹散那一抹如月光般雪亮的刀光,缠绕着风刃的刀锋切开了破碎的水分身散落的流水,切开了那呼啸的狂风。

    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刺杀者趁着宗弦挥动焰团扇身前门户大开之际,持刀突刺,这是不成功便去死的舍身一击,不过宗弦浑然不在意这平地惊雷般的袭杀,果然这样才对嘛!

    心中浮现另一只靴子落地了的安心感。

    不怕你们有什么花招,就怕这花招藏着掖着,让人如鲠在喉,始终不得畅快。

    “你的刀还不够快啊!”

    持握着焰团扇的右手的确是来不及抽回来扇飞这个刺杀者,他还有左手,拔出来悬挂在左侧的长刀,刀身出鞘的瞬间就有流火缠缚,缠绕着火焰的刀锋和缠绕着风刃的刀刃在半空中交击。

    忍术之间的性质相克并不是绝对的。

    性质的优势是建立在等同的数量的之上的,火遁克制风遁是不假,但若是这风足够强,自然也是可以扑灭那小小的篝火,只可惜的是这像是暗部出身的刺杀者带来的阵阵微风还不足以吹灭宗弦的那燃烧的正是旺盛的火焰。

    “轰!!!”

    宛如是十多张起爆符堆叠在一起同时引爆,

    那凌厉的风刃反而是助长了宗弦这蓄力时间过短的豪火之剑的威力,倒卷的流火瞬间夺走了刺杀者的性命,被高温几乎在瞬间蒸干水分的黑炭团般的尸体抛飞出去。

    即便是冷血无情而著称的雾忍,

    在看到同伴那凄惨的下场的时候,另外两名袭击者也是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愣神,就这么一瞬的迟滞,足够让宗弦捕捉到他们的踪迹,当即将左手的长刀收回鞘中,手中的焰团扇挥动起来,暴风逐散了四周的雾气,连地皮都给刮去了一层,让使用土遁术潜行而来的两名雾忍被迫窜了出来。

    不过,

    很显然这两名袭杀者和刚才被宗弦烧成黑炭的那位一样,都是真正的杀手锏,不是那些个拿来凑数的杂鱼,光是那一身造诣不俗的硬化之术就看得出来他们在雾隐村大概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

    几乎是被逼着从地下现身的瞬间,两人完成了结印,提炼好的查克拉喷薄欲发,

    “土遁·土流······”

    “土遁······”

    横扫而过的缠绕着深绯色光焰的骷髅状的手掌以迅雷之势抽球似的抽飞了两人,仓促之下,正准备使用攻击系的忍术,根本来不及转换结印,使用硬化之术保护自身,只听见自身的骨头发出来不堪重负的悲鸣。

    撕裂般的痛楚直击脑海,

    然后,

    意识彻底的坠入到黑暗之中,什么都不知道了。

    “想要看的话,那就睁大眼睛看好了。”

    身处于那深绯色的肋骨保护之中,宗弦目光游曳,就在方才宛如是福至心灵,他的脑海中猛然间浮现了一个猜想,或许这些个雾忍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是刺杀枸橘矢仓,也不是刺杀他自己。

    或许,

    这只是在探自己的底细!

    回忆起来这一场突发的刺杀事件,这些个雾忍的袭击者们从最初声势浩大声讨枸橘矢仓,到现在更多的人力都投放到了他的这边,只是只靠这么点人手想要干掉宗弦无异于是痴人做梦,背后的主使者应当不至于如此天真,

    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这只是一次试探。

    当然,

    若说是试探,这手笔显然是有些夸张了,所以宗弦一开始的确是没有往这方面去想,不过现在既然是想到了,那么不管真相如何,宗弦也不吝啬于让雾忍们再次好好见识一下宇智波的力量!

    正好他这一次去雾隐村的目的之一就是震慑雾忍,

    让这些长时间孤悬海外,难免有些夜郎自大的雾忍们重新记忆起来他们不过是当年那些个被千手、宇智波所打败,赶出了大陆抱团取暖的失败者们的后裔子孙,哪怕是如今木叶已经失去了千手的荣光。

    但是——

    宇智波一族的火扇子的家纹还没有蒙尘!

    那么,

    管你是这影那影,尾兽也好,人柱力也罢,都要乖乖的臣服于宇智波的伟力之下。

    “不错嘛!!”

    宗弦唇角翘起,心情竟是颇为的愉悦,他不讨厌这别出心裁的‘欢迎仪式’,秉着礼尚往来的美德,他琢磨着送点有趣的回礼,“算了,这个······就当作是初次拜访水之国的见面礼了!”

    须佐能乎的左手举起,

    三枚深绯色的勾玉在掌心中旋动,这是,随着勾玉数量的增多,能够与尾兽玉正面相抗衡的术,是所有正常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的须佐能乎都能使用的招数。

    勾玉被掷出,

    下一秒钟港口有耀眼的光芒亮起,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从陆地上飘往大海上,好似投石入池惊起的那一圈涟漪,扩散向四周的冲击波撕碎了附近的雾忍,不拘是真身还是分身,只要没有厉害的保命手段,便不可能抗住的攻击。

    等到烟尘散尽,

    冲击波席卷之处看不到一个站立的人影。

    ······

    就在港口大约一公里外的位置,

    站在一座居民楼的楼顶上的青口中发出来了难以置信的呻吟,他的手中结着印式,右眼周围的血管像是小蛇一样鼓起,他已经打开了白眼,纵然是没有揭掉那黑色的眼罩,但是眼罩事实上并不妨碍他的视线。

    透视不过是白眼的基本功能之一。

    事实上,

    从港口刺杀行动开始他就站在这里,代替着年老体衰,行动不便的元师观察宇智波宗弦,这是元师亲口交代他的任务,不需要插手去干扰港口的战斗,他的任务就只是观察,观察木叶使团的领导者,宇智波一族年轻的族长,宇智波宗弦。

    正如宗弦猜测,

    这的确是一次试探。

    不过却不是元师主导,雾隐村内部的不安定并非是假象,枸橘矢仓被操纵时候的种种铁血政策让雾隐村中出现了许多如枇杷十藏一般的反抗者,便是元师也无力说是约束住所有人。

    元师有着媲美于水影的地位乃至于凌驾于其上的威望,这一点并不假。

    但这不代表所有的雾忍都会遵从元师的命令,

    高压统治政策之下反而是催生出来了许多蔑视权威的家伙,他们厌恶残酷屠戮同胞的水影,同样不喜欢老迈的带着腐朽气息的元师,桃地再不斩这家伙就是一个典型代表。

    甚至于就算是元师亲手培养出来的亲信们也会有心生异致的家伙,例如目黑。

    元师所做的不过是顺水推舟让目黑和那些个自诩为雾隐村未来的反抗者们自然而然的混为一体,这群胆大包天的家伙制定了这一次刺杀四代目水影和木叶使团的行动,觉得是一个很好的观察机会的元师便将青派了出来。

    “这就是·······须佐能乎?”

    青念叨着元师告诉他的这个名字,望着那尚且为显露出来完整姿态,就已经爆发出来犹如尾兽般力量的怪物,几乎难以守住内心的镇定,他不得不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借助疼痛来平复那恶浪滔天的心湖。

    “原来如此,这就是元师想要看的东西吗?这种东西······”

    的确不是现在的雾隐村能够与之抗衡的,青在心中默默的想着,哪怕是一清二楚事实,但是有些话还是不愿意说出口,不过他总算是明白了元师为何让他来观察宇智波宗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