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冷冷清清的雾隐村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正文卷第一百三十二章冷冷清清的雾隐村当自来也行走在木叶的街巷中收集起来‘妖狐’的情报的时候,九尾人柱力也随着宗弦踏上了雾隐村的街道,男孩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与木叶截然不同的忍者村。

    朦朦胧胧,好似一层薄纱般遮在人眼前的雾气是雾隐村最大的特色。

    还有就是——

    冷清。

    明明在进村子之前,从山头的高处俯瞰过,这是一个从面积上来看不逊色木叶多少的村子,但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欢迎木叶使团的到来又搞了戒严,还是其它原因,总之雾隐村的街道上冷冷清清的看不到几个人影。

    “师父,这里真的是雾隐村吗?”

    跟在宗弦身侧的八云看着沿途冷清无人的街道,十分怀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或者说他们是走进了雾忍们布设下的陷阱?说话的时候偷偷看着走在前方为他们带路的那个有着红棕色长发,穿着蓝色裙装的女性雾忍。

    “这里是雾隐村没错。”

    照美冥回头看了眼跟在宇智波族长身边的女孩。

    他从水影大人那里了解过,这个孩子是宇智波族长的弟子,名字似乎是叫鞍马八云,出身于木叶的鞍马一族,一个曾经辉煌过,鼎盛时能与宇智波一族掰掰手腕,如今有些没落的血继限界家族,只是这一族的血继限界极不稳定,往往是几代人才能出一个继承血继限界之人。

    就连枸橘矢仓也不知道鞍马一族的血继限界究竟是什么。

    记住m.42zw.cc

    或许,

    还要请教一下元师。

    “那为什么街上没有人?明明现在还是白天啊?”和八云走在一起的藤花追问道。

    “这个······”

    照美冥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这问题也太戳心了。

    为什么街道上没人?

    还不是因为水影大人的高压统治政策造成的,不仅仅是忍者们饱受折磨,村子里的普通人也熬不住天天开门就看到大街上那一滩还没有凝固变冷的鲜血,有时候还能看到没来得及被清理的尸体。

    于是,

    村子里的人们有条件的都逃走去了大名府或者去了乡下,雾隐村一日日的变得冷清起来,若不是后来水影大人又补发了一道‘外出限行令’,搬迁离开村子需要村子的批准,用强硬的手段阻止了人口的流失,说不得现在村子里的普通人早就全部逃走了。

    “这个,可能是大家今天休息吧!”照美冥勉强的说着她自己都觉得很蠢的谎言,但认真的和一个孩子讨论这种戳心戳肺的问题总感觉更蠢,在两个都不怎么样的回答之间,她选择了一个相对之下看上去不是那么蠢的回答。

    “可是今天也不是休息日啊?还是说雾隐村的作息时间不一样吗?”

    “······”照美冥面色有点儿发苦,只能硬撑着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了,可能是有什么事情吧!”

    只是这样含糊其辞的回答并不能让两个小姑娘满意。

    藤花和八云对视一眼,

    俨然是准备再接再厉。

    下一秒钟,从空中落下来的手掌敲了敲她们的脑袋瓜。

    “好了,八云,藤花,你们两个都安静点,有什么问题不要总是想着去问别人。”宗弦屈指点了点两个不嫌事大的小丫头的脑门,阻止了这两个女孩子那没完没了的问题,“你们自己也要学会思考,忍者可不是光有肌肉的蠢货,脑子也是很重要的,还有,和鸣人学一学,别成天想着招惹是非。”

    鸣人搔了搔头,脸上露出来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灿烂笑容。

    这个未来为了吸引人注意力而在火影岩上搞艺术创作的小家伙如今十分的乖巧懂事,他被过去的生活磨练出来了让人颇为心疼的察言观色的本事,却还没有被磨灭掉那份聪慧的灵秀之气。

    藤花不服气的嘟着嘴,

    但还是暂且老实了下来,只是看她偷偷和八云交换眼神,只能说暂且。

    不过俩丫头闹腾归闹腾,

    她们的问题多少也是旁敲侧击出来了一点儿情报。

    从照美冥那难言的态度可以窥见雾隐村的情况果真是不乐观,再结合进入雾隐村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宗弦由心的感慨宇智波带土那个疯子是真的将雾忍们给折腾惨了,也残了。

    若非如此,

    就算是宗弦一个人能做到冲阵无双,但不付出足够代价,木叶可没办法在和雾忍的战争中取得胜利。

    照美冥心中也是悄然松了口气。

    这种往人伤口上撒盐的问题实在是太难受了点,偏偏撒盐的还是两个豆丁大的女孩子,一口郁气只好憋在心里,还好宇智波族长明事理,没有让他的弟子和妹妹过分的纠缠。

    照美冥不动声色的加快了脚步。

    行过半天长街,中途拐了两个弯之后,来到了雾隐村西北角一座占地面积颇为广阔的建筑群之前,不同于木叶村缺少规划自发形成的杂乱无章的建筑风格,雾隐村的建筑物多是圆柱状,这一路上看到了不少像棍子一样立起来的大楼,而且楼顶上是繁茂的绿色植被,也不知道那到底是荒废了,还是一种特别的建筑风格?

    照美冥在这里停下了脚步,

    宗弦仰头看去,意识到他们落脚的地方到了。

    ————

    雾隐村南部。

    元师家中,茶室。

    “水影大人,木叶的客人已经到了吗?”元师坐在长桌后面,眼眸眯成两条细缝,看着跪坐在对面的枸橘矢仓。

    “我们是一起进入村子的。”

    枸橘矢仓手捧着陶瓷茶杯,杯中袅袅热气从杯中那碧绿的茶水中漂浮而上。

    “那么,水影大人抛下木叶的客人不去招待,特地来老朽这里只是为了讨一杯茶水喝?”看着坐着不动的水影大人,元师再次主动开口。

    “元师,港口的事情没有留下来什么什么马脚吧?”

    枸橘矢仓抬起眼皮,出声问道。

    关于港口的袭击事件,如果说遇袭的最初时候还以为是又一次针对自己的刺杀,那么之后目黑对宇智波宗弦出手让他意识到这件事绝不是简单的刺杀或者政变,他自己大概只是一个幌子,宇智波宗弦或许才是真正的目标。

    “水影大人您敬请放心,港口袭击事件的幕后主使者村子里已经全部都抓起来了,您随时可以去监狱提审他们。”元师从容不迫的回应着枸橘矢仓的诘问,坐在那里,宛如是一株分外矮小,却将根须深深扎入地下,无惧风吹雨打的老树。

    “没有问题就行!村子已经经不起更多的损失了。”

    枸橘矢仓轻轻叹了口气,没有追根究底,他相信元师既然这么说了,那应当不至于会被宇智波宗弦捉住马脚继续勒索村子,口风一转,继而问道:“那么,元师,在你看来,我们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和木叶交流?”

    元师眼皮轻轻一抖,十分诧异的看着坐在对面的枸橘矢仓,“水影大人,这是您需要考虑的问题,我只是一个半截身子埋入土的······”

    “这不是开玩笑。”

    枸橘矢仓放下手中的茶杯,挺直腰背,正襟危坐,神色严肃的说道:“过去的情况我在信中已经说的足够清楚了,从五年前开始我就已经失去了自由,请不要用过去的眼光来看待如今的我,当然我知道这样说是很强人所难,但是元师,我没有时间了!”

    “没有时间了?”

    元师睁开了眼眸,眼眸中满是疑惑,这个时间指的是作为水影的时间?还是说其它的时间?

    “我大概是活不了多久了。”枸橘矢仓坦然言道:“被那个该死的独眼使用幻术操纵了五年的时间,虽然现在摆脱了控制,但是我的精神意识却已经是千疮百孔了,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精神能量在不停的流失,最多还有一年,若是中间和人战斗消耗精神能量,这个数字还要缩短。”

    短时间的幻术操纵并不会给人带来太大的伤害。

    但是长达五年多的时间被异样的强大的瞳力入侵强行控制精神意识,给枸橘矢仓的精神世界留下来了不可扭转的伤害,除非是找到纲手那个水准的医疗忍者,或许还有一二救治的手段。

    但是忍界只有一个纲手。

    再者就是枸橘矢仓也没有多少求生意志了。

    他不会主动去追求死亡来逃避责任,但他也不愿意延长生命来承受更多的痛苦和羞辱了,若不是心中的愧疚支撑着他想要为村子在他生命最后的时间中做点什么,在脱离宇智波带土的控制的时候他大概就会去死。

    “元师,我是真心在请教我们该如何与木叶打交道,我注定会为我的继任者留下来一个极难收拾的烂摊子,但我还是希望能尽量打扫一二,能做一点是一点。”枸橘矢仓说话的声音不高,不过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话语中的诚挚感情。

    元师垂首沉默了十几秒的时间,方才缓缓抬起头看着枸橘矢仓,说道:“在宇智波宗弦死去之前,不要和木叶交恶,不要打木叶的主意,这就是我的意见。”

    “那我就可以安心了。”

    枸橘矢仓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元师,接下来和木叶的周旋我会尽力而为,不过······村子的未来就有劳您操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