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一百三十四章 内卷了近千年时间的忍者们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正文卷第一百三十四章内卷了近千年时间的忍者们来访的客人是四代目水影,雾隐村如今名义上的最高领袖。

    坐下来的枸橘矢仓没有着急说什么话,左顾右盼之后看到了放在立柜中的棋盘和棋罐,两眼发亮的水影大人不问自取,在沙发中间的茶几上摆开了阵势,那娴熟的动作看的宗弦眼珠子微微上翻。

    五子棋也能有棋瘾吗?

    宗弦心中浮现出来不靠谱的念头,亲自动手泡了两杯茶,然后在枸橘矢仓的对面坐下。

    棋盘上的厮杀于无声中开始,

    “宇智波族长,来到雾隐村,你的感觉如何?”

    枸橘矢仓落子后开口问道。

    “和我想象中的差不多一样糟糕。”宗弦直言不讳,手中漆黑如墨的棋子在白皙的指间跳跃,“说实话就你们这个鬼样子还能接到任务吗?我觉得委托人都不敢来雾隐村吧?”

    任务体系是忍者村存在的根基。

    委托人在发布委托,忍者们根据委托的难度和自身的实力来接取任务,通过完成任务获得相应的报酬,没有任务,意味着忍者们没有收入,而没有了收入的忍者为了活下去会做出来什么样的事情用脚趾头去想都能明白。

    至于说忍者为什么不用武力直接支配国家,而是非得通过‘任务’这一间接方式来获取利益,个中的原因很复杂,其中有从战国时代就绵延下来的传统的影响,战国时代的忍者家族们被各国所雇佣发动战争,算是任务体系的雏形。

    首发

    在战国时代也曾发生过忍者家族杀死名主贵族,直接用武力支配一个地区的事情,但是最终这些个家族的下场都不怎么好,被其余的名主贵族们联手雇佣许多强大的忍者家族群起攻之,直接从历史上抹消掉了。

    除非是忍者们能拧成一股绳,最起码要大部分的忍者能够站在同一阵营,如此才能真正取代名主贵族们统治地位。

    举个栗子,

    假如说宇智波一族干翻了火之国大名,并且取而代之,那么等待宇智波一族的不会是来自于其他各国的祝福,其余各国的名主贵族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的雇佣忍者们发动战争来消灭宇智波一族。

    这时候,

    宇智波一族要么是有着天下无敌的力量,要么就是能够拉拢忍界大多数的忍者投靠过来不被名主贵族们雇佣,前者不消多说,当年若是千手柱间愿意的话,他完全可以杀光所有的旧贵族,埋葬过去的统治者,建立一个统一的帝国。

    只是眼界的局限,以及他那过于善良的性格让他从未想过这种事情,最终只是将战国时代无序的混乱和征伐,约束演变成了如今这五大国,五大忍者村之间有序的战争!

    至于说后一种情况,

    彼此之间仇深似海的忍者们能否抛开旧日的仇怨?齐心协力让所有的忍者们都迎来一个更加美好的明天?

    几乎不可能的!

    说的通俗点,忍者就是一个行业,一个十分之内卷的行业,缺乏整体性意识的忍者们才不会在乎那种提升行业整体下限的说法,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家族的的利益,再扩大点到了村子也就顶天了。

    像云忍的忍者看到木叶的忍者被名主贵族们当狗一样驱使只会放声嘲笑,而绝不会说什么物伤其类,

    这就是忍者。

    多种原因综合下来,

    造就了如今的局面,

    名主贵族们不干涉忍者们的内政,只会花钱雇佣忍者们办事,也就是发布委托任务,忍者们也不会自发性的去攻击伤害名主贵族们,而是会接取任务来获得报酬,这就是千手柱间一手打造的一国一村,双轨并行的制度。

    任务体系就是这一套制度的核心,是连接国与村之间的枢纽和桥梁。

    “还是有一些的,水之国的大贵族不少,群岛上的各个小名主之间的纷争摩擦也从未停息过,这些都是老顾客了,只要任务完成的好,他们是不会在乎村子的情况的,另外村子里也会不定期的发布一些任务,只能说勉勉强强维持着吧!不过现在村子里人心浮动,这种勉强的情况说实话都不确定能维持多久时间。”

    枸橘矢仓说着轻轻叹了一声,一点都不掩饰雾忍现在的恶劣状况。

    “看到你们这个凄惨的样子,我都快不忍心再问你们索取赔偿了。”宗弦手指压着棋子在棋盘上落定方位。

    枸橘矢仓低头看着棋盘,口中说道:“快不忍心吗?真可惜了,还以为能减轻一点负担呢!”

    话语中所蕴藏的遗憾,绝非虚假。

    “若是我个人或者是宇智波一族的事情,看在棋友的份上,减免一二负担我可以做主,不过这是村子的大事,哪怕是火影大人赋予了决断之权,但我也不敢随意舍弃村子的利益,当初约定好的是多少就是多少,一丁点都不能少。”

    宗弦斩钉截铁的说道。

    枸橘矢仓的来意已经是表露无遗,无非就是那一笔巨大的战争赔偿的问题而来的,这也不能说是枸橘矢仓想要违背当初的约定,他只是告诉了宗弦雾隐村现在根本无力支付那么一笔巨大的赔偿,就算是分期偿还也会是一个漫长到充满了不确定变数的时间。

    说不定宗弦心软或者觉得麻烦,就会减去掉一部分数额,这就是枸橘矢仓的意图,他不打算主动违约,但是如果是木叶一方主动开口削减赔偿的数额,那么就不算是违背双彷之间的约定。

    所以,

    宗弦才会态度坚决的告诉枸橘矢仓不要妄想他会主动帮雾忍减去赔偿,因为那样做等于是在出卖木叶的利益。

    “啪!”

    棋子落在棋盘上发出来清脆的响声。

    枸橘矢仓的那张娃娃脸上露出来了无奈之色。

    他用商量的口气问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水影阁下,这事没得商量,我要是敢在这里松口,这就会变成我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洗清的污点。”宗弦捏着棋子,视线在棋盘上来回游曳,“我所代表的不仅仅是我自己,身为宇智波一族的族长,若是我的身上背负了污名,那同样会是家族的耻辱。”

    枸橘矢仓闻言又叹了口气。

    他对这样的结果虽说是有着足够的心理准备,但到了这个时候不免还是有着几分失望。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宗弦把玩着手中的棋子,在枸橘矢仓彻底的失望之前垂下了那一条细细的象征着生路的蜘蛛丝。

    枸橘矢仓猛地抬起了头,那紫色的眼眸中迸射出来两道炯炯目光,紧紧的盯着宗弦,“宇智波族长,有什么办法请直说,只要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哪怕是要我这条命也无所谓。”

    “你的性命就算了,要是对你的命感兴趣,当初也就是一刀的事情,至于说我的这个办法······水影阁下,忍者也是有价值的。”宗弦的脸上露出来意味深长的笑容,同时手中的棋子落下。

    枸橘矢仓皱起了眉头。

    忍者也是有价值的?

    这种废话有什么意义?忍者当然是有价值的,问题是在于他还能把雾忍打包卖给木叶不成·······

    “雾隐村现在的情况不乐观,木叶的局势也挺紧张的,云忍和岩忍都有点蠢蠢欲动,似乎是觉得现在的木叶比较好欺负,不过的确村子里兵力有些捉襟见肘,若只是对峙尚且还好说,但真要打起来,兵力上十有八九会很紧缺。”

    离开了村子不代表就和村子断了联系。

    村子里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有信送过来,当然实际上肯定会有延迟,比如说关于那位妙木山仙人回村的信件刚刚上路,还不曾送到宗弦的手中,但是之前的来信也足够让宗弦掌握村子里的情况。

    比如说云忍和岩忍在边境上小动作不断的事情他也是一清二楚。

    在枸橘矢仓面前,宗弦也不介意自曝其短,拿捏着三尾,一点都不担心雾忍会做出来什么不理智的行为,否则他和三尾配合,扫平雾隐村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这件事·······我暂时无法做出决定。”枸橘矢仓没有立刻给出宗弦一个明确的答案。

    宗弦所说不是不行,目前木叶和雾忍已经不是敌对关系,而且在以后将会基于那个独眼的混蛋展开合作,两个村子之间勉强可以说算是盟友关系,若是打着支援盟友的旗号,调派人力是可行的。

    只不过,

    正如宗弦所言,忍者是有价值的。

    雾隐村想要复兴同样离不开人力这一宝贵资源的支持,木叶兵力捉襟见肘,雾忍又何尝不是?之前大战中的伤亡不说,港口闹了那一波又死伤了不少人,再加上这些年雾隐村人口流失的情况,

    “无妨,木叶的情况还没有危急到迫在眉睫的程度,我们还有时间来好好的商量一番。”

    宗弦伸手点了点棋盘,示意枸橘矢仓落子。

    枸橘矢仓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诸般念头按下,这件事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出决定的,还需要和元师以及村子里的高层们讨论商量,至于现在,还是将注意力专注于棋盘上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