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一百六十七章 关于宇智波鼬(求月票!求订阅!)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宗弦坐在警务部二楼他的办公室里,面前摆放着他不在警务部这几个月来的厚厚一摞工作报告,在他去往前线的这些日子,警务部的工作大体上是由宇智波岚山一手操持,代行着部长的权力。

    不过,

    一别数月,

    宇智波岚山比印象中要消瘦许多。

    看得出来大权在握对于宇智波岚山并不是多么愉快的经历,那深深的黑眼圈无声的诉说着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好在瘦归瘦,人还是十分精神,站在桌前挺立的身姿如同千锤百炼的直刀,感受得到那宁折不弯的刚强。

    “岚山,果然将警务部交给你代为掌管是正确的选择,辛苦你了。”宗弦大略的翻了翻这些个工作报告,文件做得十分漂亮,不用费多少脑筋就足以了解到他不在的这些日子警务部的情况。

    归纳总结之后,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

    平稳。

    宇智波岚山代行部长权力的这些日子,他并没有做出来什么光彩夺目的大事,而是一碗水端的四平八稳,按照宗弦走之前留下来的章程维持着警务部的运转,稳妥的让人找不到纰漏。

    “比起来一句辛苦,我倒是更希望部长你能给我放两天假,实在不行去前线也好啊!我都快一个月的时间没有捉过刀柄了,从早到晚手里都捉着笔杆子,就连吃饭上厕所都要拿着一份文件看。”

    立在桌前的宇智波岚山却是面带倦色,说话的语气里也满是不加掩饰的埋怨,“再这样下去,恐怕上了战场我连该怎么砍人都要忘记了!”

    首发

    别看他性格沉稳,

    但他也是宇智波。

    好斗、嗜战,这是绝大多数开眼的宇智波的共性,哪怕是性情温和如宇智波止水,偶尔也会手痒难耐,要寻人全力以赴厮杀一场,比起来坐在办公室里安享太平,族人们却是更喜欢在那刀尖游刃之上起舞,享受着那于生死一线间带来的刺激和愉悦!

    “嗯······两个月前富岳长老来警务部是做什么?”宗弦顾左右而言他,族中不缺能打的族人,那些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不说,就是一直追随在他左右的千早、双叶、秋太郎、北斗他们说是独当一面还早,但也足够派上用场。

    相反,

    像岚山这样能帮忙分担一二公务的却是屈指可数。

    要是放跑了岚山,从哪找第二个人帮忙处理这警务部的繁杂公务?

    “看样子我还要继续坐办公室了,唉!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宇智波岚山叹了口气,对于这个结果也没有太大的意外,叹过气之后,他打起来精神,“富岳长老是过来看看警务部有没有出什么漏子,来转了一圈就走了,走之前说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可以去找他,不过还好没什么需要帮忙的,照葫芦画瓢这种事我勉强还做得到,用不到富岳长老来帮忙。”

    “那你觉得富岳长老是有什么想法吗?”

    “应该就是单纯的过来看看,富岳长老要我看并不是有野心的人。”

    “那就不管他,让富岳长老在族中安心的做好长老该做的事情,警务部就不劳烦他分心了,反正我觉得岚山你做的很不错。”宗弦也没有太在乎这件小事,不出意外的话宇智波富岳应该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帮忙,不过不管真心还是假意,退休了的‘老人’就安心‘养老’,既然选择了深藏不漏,那就一直窝藏到死吧!

    现在的宇智波不缺那么一双薛定谔状态的万花筒写轮眼。

    “部长,我能做的就是维持原样,光是做到这一步就已经是竭尽我的全力了,革新这种事情可别指望我,现在法务司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空壳子,腾出来的办公室又变成了杂物室了。”

    “这个不着急,法务司是答应给止水的,他现在人都不在,等他回来了让他去折腾······至于说警务部革新的事情,暂时不用着急,我自有打算,岚山你只要帮我维持住警务部的运转。”

    革新势在必行,

    为了彻底的扭转村民对宇智波一族的固有印象,洗刷背负在宇智波一族身上的糟糕恶名,在彻底的打倒了猿飞日斩和志村团藏这些个老家伙之后,宗弦就已经在考虑着整改警务部,计划打破这个旧有的僵化的警务部,建立一个崭新的警务部。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宇智波带土这混球引来了雾忍,不得已只能将计划搁置,好不容易压服了雾忍,自以为看到机会的云忍又跳了出来,这种时候实在不适合对警务部动大手术。

    “我尽力。”

    宇智波岚山唉声叹气的答应着。

    “岚山,如果实在是觉得不耐烦的话,那就从族中多挑几个聪明伶俐的后辈,培养几个继任者,等过两年你就可以解放了。”宗弦为自己的左膀右臂出着主意,就算是让驴子拉磨也要给根胡萝卜叼着,光有大棒没有蜜枣可不行!

    “两年?”

    宇智波岚山无语了。

    他瞪着宗弦,眼眸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当初说好了几个月,怎么就两年了?开什么玩笑呢!

    “······这不是那个,能者多劳嘛!哈哈!”

    宗弦的笑容有点尴尬。

    一不留神说漏了嘴,只能硬着头皮补救,“而且这个两年只是泛指,要是顺利的话说不定一年半载就会有徒弟出师了,你说是吧?”

    “但也有可能两三年都没有人出师,要是那样我岂不是要一直干下去?”

    宇智波岚山用平滑的没有一丝起伏的声线挑出来了宗弦话语中的漏洞。

    “这个······”

    宗弦张了张嘴,

    最终又沉默了下去。

    好吧!

    他是没打算放宇智波岚山离开警务部,在他看来,宇智波岚山留在警务部发挥的价值可比他提着刀子去砍人有用的多,不过要是宇智波岚山真的不愿意长时间留在警务部处理文书工作,那么······他就要想办法培养新人了。

    好歹也是一起亲密作战过的同伴,不能真的当成社畜来压榨!

    不过,

    想要找到能够代替岚山的助手可不容易。

    就在这时候,宇智波岚山摇头晃脑的叹道:“希望家族里的后辈中能找到几个聪明听话的,话说宗弦你有没有什么推荐的人选?谁家里有合适的目标吗?如果有的话能省不少力气。”

    “······岚山,你这家伙。”

    宗弦笑了起来。

    被摆了一道啊!

    “部长,不,族长,族中有没有你觉得适合接替我的工作的后辈小子?”

    “合适的人选肯定有。”

    宗弦缓缓开口,他当初培养班底的时候可以说是早就摸清了族中各家各户的底细,家里有几口人,孩子多大,有没有养宠物······这些情报他一清二楚,成了族长之后更不用说,族中人口的最新统计资料就在他家中卧室的套间书房中放着。

    说起来,

    岚山从以前开始就是他最得力的臂膀。

    他所掌握的那些资料,很大一部分都是岚山帮忙收集整理的,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岚山应该是心知肚明······之所以这么说,是在问自己的意见了,毕竟岚山现在是警务部的二把手,不是说随便找个人就能代替他的。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后辈······宇智波鼬,岚山,你认识这个孩子吗?”

    “宇智波鼬?富岳长老的大儿子?”

    宇智波岚山疑惑的皱起了眉头,他当然知道这个被誉为不逊于宗弦和止水的天才后辈,今年才十岁就已经是中忍了,要知道,这可不是战争时期的火速提拔,非战争时期忍者学校毕业都十二岁了。

    十岁的中忍,

    只能说宇智波鼬的优秀已经是足够打破常规。

    可惜的是宇智波鼬是富岳长老的长子,在加上年龄上的差距,没有过什么详细的接触,反倒是宇智波佐助这个富岳长老的幼子时常跟着藤花、鸣人一起出入警务部,和宇智波岚山他们关系挺熟悉。

    “没错,富岳长老的长子,听说是族中难得一见的天才,虽然只有十岁,但是有着和成年人一样成熟的智慧,如果是那个孩子的话,说不定只要几个月就能让岚山你退位让贤哦!”

    “······部长,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宇智波岚山不太确定的问道。

    “富岳长老是富岳长老,没必要因此就对富岳长老的孩子有什么偏见,我们终归都是宇智波,若是我们内部都不能团结起来,那么也就别再说什么重振昔日的荣光之类的废话了。”

    宗弦慢条斯理的说着十分‘正确’的话语。

    这些话自然是有着难以辩驳的正确性,但凡是接受过完整的基础教育的人都知道团结是正确不过的事情,但是内斗却是无处不在,家庭、组织、国家,纷争是永远不可能消失的。

    宇智波岚山欲言又止。

    他不觉得将宇智波鼬带到警务部来是什么好主意,但是看上去宗弦似乎是有着其它的考量,所以他犹豫再三,还是咽回去了劝阻的话语,反正就算是真的将宇智波鼬带过来,也是要观察上一段时间才能派上用场。

    等实际接触过后再论也不迟。

    “······没记错的话,宇智波鼬他现在是自由身的忍者吧?没有在警务部登记,也没有加入到村子里的其他部门机构······”宗弦喃喃自语,关于宇智波鼬的种种记忆在心头流过。

    木叶村的忍者大体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领工资的,一类是不领工资的。

    所谓领工资的,就是指在行政部、警务部、医疗部以及暗部等部门机构任职的忍者,他们有着具体的职务和具体的工作,差不多就是常规概念上的公职人员;还有一种是不领工资的,也是忍界的一般人的认知中的忍者。

    他们在村子里没有具体的职位,不和具体的部门机构挂钩,村子里不会给他们发工资,他们想要生活费什么的只能通过执行任务赚取报酬,可以说前者的数量固定而有限,后者才占据了木叶村忍者的大多数名额。

    像原本历史中,在暗部任职的时候卡卡西算是拿工资的忍者,等到后来他退出了暗部,就变成了第二类忍者。

    现在的宇智波鼬就是第二类。

    如果历史不变的话,宇智波鼬会在不久后加入暗部,但是现在木叶的未来早已被宗弦改变的面目全非,没有了猿飞日斩,没有了志村团藏,宇智波一族虽然风评依旧差劲,但却也拜托了政变这个糟糕的选择。

    在这样崭新的未来中,

    宇智波鼬会选择踏上什么样的道路?

    关于宇智波鼬这个后辈,宗弦不可能不作考量,这是个能狠得下心亲手屠戮家族,弑杀双亲的狠人,而且他的双亲也并不是那种会虐待孩子的人渣父母,宇智波富岳的严厉,宇智波美琴的温柔······他拥有着许多人渴望的几乎于完美的家庭。

    但是,

    生长于这样的家庭之中,他还是将手中的刀锋挥落了下去。

    那时候,

    他才十三岁!

    该如何处理宇智波鼬,宗弦犹豫不决,他想过干脆一了百了的杀掉了事,只是用宇智波鼬还不曾犯下的罪行,以及很可能没机会再犯下的罪行来定罪处刑,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介意······好吧!

    这是扯淡。

    宗弦挣扎着活到现在,手中染血无数。

    还不至于为了宇智波鼬而心慈手软,

    之所以放弃掉杀掉宇智波鼬的选择,原因很简单,那样太浪费了。

    既然猿飞日斩、宇智波带土他们都能够利用宇智波鼬,身为宇智波一族的族长,他天然就具备着驱使宇智波鼬的权力,这样好用的棋子就那么白白浪费掉未免太过于可惜,而且宇智波鼬的须佐能乎可是掌握着和两大令人眼红的灵器的。

    相比之下,宗弦的须佐能乎装备就很寒酸了。

    常规配置的太刀,

    除此外没有任何特别的武器。

    可以的话,宗弦希望能给自己的须佐能乎也换一换装备,就像他现在手持,他的须佐能乎说不定也可以配备上更加厉害的武器。

    “总之,岚山,记得将那孩子带过来。”

    在苦思冥想之后,

    宗弦做出来了决定。

    与其放任宇智波鼬放任自流,后者说一杀了事,倒不如送到警务部,就放在眼皮子底下盯着,若是其人有什么异动,那么他在第一时间会出手处理掉这个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后辈。

    “如果他不想来呢?”

    “那就用族长的名义征召他。”

    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可不只是一个名头,对于族人们他是有着明确的奖惩权力的。

    “好吧!我明白了。”

    宇智波岚山点头。

    “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其它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说。”

    宗弦看向窗外,

    橘红色的余晖从窗口中投射今来,为办公室中的地面镀上了一层亮丽的色泽,

    不知不觉间,夕阳西下,村子里袅袅升起的炊烟清晰可见,的确差不多是时候下班了。

    ————

    木叶村,东北角,宇智波一族的族地。

    位于密林中的一座训练场上,借助着夕阳的余晖照耀,一对兄弟正在对练,五岁的宇智波佐助持握着苦无不停的攻击,可惜他的动作是如此的简陋,根本不用开写轮眼,宇智波鼬就能看出自家宝贝弟弟的架势中的诸多漏洞。

    “佐助,前冲的时候手臂挥舞的幅度太大了······重心再放低点,学会站稳是很重要的······”

    宇智波鼬一边拆招,一边指点着佐助该怎么去改正错误。

    男孩听的很认真,哥哥说的每一句话他都牢牢的记在心里,并且按照哥哥说的一点点的修正着自己的动作,像这样的练习已经是他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每天忍者学校放学之后,在晚饭之前,都会和哥哥在这座训练场练习。

    “佐助,可以休息了。”

    宇智波鼬抬头透过上空那浓密繁茂的树冠,看了眼快要变黑的天色,出手的速度加快,瞬息间夺下来弟弟手中的苦无,然后伸手按住了弟弟的小脑袋瓜,轻声道:“该回家,妈妈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做好晚饭等我们了。”

    “诶?现在就回去吗?太阳都没有下山呢?”

    佐助不乐意这么早就回去,他最喜欢和哥哥一起修炼了。

    “要是回去的迟了,父亲他说不定就不让我们这个时候来练习了。”宇智波鼬开始收拾东西。

    “······好吧!”

    想起来父亲那威严十足的模样,佐助屈服了。

    虽然父亲现在有充足的时间教导他修行,但是佐助还是喜欢和哥哥一起修行。

    兄弟两个收拾好东西,离开了训练场,回到了家中,拉开拉门,一只脚才踏入玄关,就看到了站在走廊地板上,穿着一身居家和服,两手揣在袖中的宇智波富岳,这位板着脸的前族长看着才回家的两个儿子,厉声喝道:

    “太慢了!”

    “佐助不懂事就算了,怎么连鼬你也跟着佐助胡闹,一天天的不回家尽在外面晃荡,太不像话了。”

    那严厉的口气让佐助有些不安的低下了头,伸手抓住了哥哥的衣襟。

    “父亲,我打算这周周末去接个任务,到时候就麻烦你带着佐助修行了。”面对父亲的教训,宇智波鼬不慌不忙,这样的责难不是第一次了,他很清楚该如何应付父亲。

    果然,

    在听到宇智波鼬的回答之后,宇智波富岳虽然还是板着脸,但是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径直朝着餐厅走去,宇智波鼬回头朝着弟弟笑了笑,兄弟两个在玄关换了鞋子,听闻到门口闹剧结束的宇智波美琴探出头来笑眯眯的催促着兄弟两个去洗手。

    晚饭是寿喜锅。

    一家四口坐在桌子周围。

    严格点说应该是五口,宇智波美琴微微凸起的肚子里孕育着一个小小的新生命。

    “我今天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听说族长回来了?”

    宇智波美琴夹了一筷子牛肉放进了佐助的碗中,同时分心和丈夫说着话。

    “嗯,回来了。”

    “族里就没有什么活动或者仪式吗?”

    “原计划是有的,不过族长在回来之前就来信制止了,说是不用大费周章搞什么······面子工程,最后商议了一番,便取消了,毕竟北方的战事还没有结束,很可能族长还要北上。”

    宇智波富岳夹了块豆腐,一边晾着,一边说话,等到话说完,豆腐差不多也可以入口了。

    “还要去北方吗?这可真够辛苦的!”

    “能者多劳。”

    宇智波富岳说着看向了大儿子,“鼬,你要不要去北方?你小时候我带你见识过战场,但那时候你说到底还是太小,如果你想好好的见识一下什么叫战争的话,可以趁这次机会去北面看看。”

    宇智波鼬难得愣了一下。

    他没有想到父亲会突然问出来这样的问题。

    “富岳,你在说什么?鼬才十岁。”

    宇智波美琴的脸色不太好。

    和大多数的母亲一样,宇智波美琴并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去往战场,特别是她现在怀有身孕的状况下,这个时候她是真的不希望听到什么坏消息,哪怕她清楚的知道忍者本来就是时时刻刻行走在悬崖边的高危职业。

    “鼬,你好好考虑一下吧!这样的机会很难得。”

    宇智波富岳没有理会妻子,而是认真的看着儿子。

    对于忍者而言,见识一下战争的残酷不是什么坏事,特别是鼬从小聪慧过人,虽然看上去并没有养成什么目下无尘的傲慢性格,但是他还是觉得去战场上历练一番对于鼬来说有益无害,至于说会不会有危险······

    忍者本来就是高危职业,就算是日常执行任务牺牲的忍者也不在少数,再者他相信以鼬的本事,只要运气不是太差,活着回来应该不难。

    “我会考虑的。”

    宇智波鼬低着头,轻声回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