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一百七十八章 从天而落的千鸟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遮天蔽日的烟尘冲上云霄,数以千计的岩忍们如同洪流一样沿着群山之间的蜿蜒道路向着南方狂飙推进,群山之间回荡着犹如雷鸣般的震动声,察觉到危险气息的蛇鼠龟缩在洞穴中不敢露头。

    就在文牙他们出动不久后,三代目土影一声令下,

    足足六千余岩忍开拔南下。

    三代目土影,被誉为‘两天秤’的大野木以七十岁的高龄挂帅亲征,只是老人到底年事已高,身子骨大不如从前,尤其是腰痛的毛病越来越严重,已经逐渐影响到了日常的坐卧行走。

    这不,

    等到岩忍们安营扎寨休息的时候,大野木一脸痛苦表情的趴在行军床,随行的私人医疗忍者正在为他按摩,帮助他缓解腰痛的毛病,这是积年累月留下来的顽疾,极难根治,

    再加上大野木年纪大了的缘故,除非是危及性命的重病,否则动手术是不可能的,一些过于猛烈的药物都不敢用,只能通过按摩来帮大野木暂时的缓解痛苦。

    黄土在帐外耐心的等待着,直到那名医疗忍者退出大帐,他才喊道:“土影大人,属下有事禀报。”

    他在门口又等了五六秒钟的时间,帐内才传来大野木那满是疲惫的声音,

    “是黄土吗?进来吧!”

    “土影大人?”

    一秒记住.42zw.cc

    黄土走进帐中,看着趴在行军床上的父亲,脸上不禁泛起来一抹担忧之色,“腰现在还痛吗?”

    “好受多了,唉!也是老毛病,就这样,痛归痛,但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你就别摆出来那一副死了爹一样的表情了,外面情况怎么样?后勤上没有什么问题吧?”

    “我亲自走了一遍,没有问题,后勤物资都还算充足。”

    “那就好!本来我应该亲自走一趟的,可惜我这腰却一点都不配合······对了,士气呢?军心士气如何?”

    “士气······很旺盛。”

    说道这个问题,黄土多少有点沮丧。

    作为村子里反战派的领袖,他发现自己是不折不扣的少数派,生活物资一点都不充裕的岩忍们比起来死亡更加厌恶贫穷和饥饿,哪怕是明知道木叶很强大,他们的前辈先祖们被木叶一次次的击败,但是对于火之国的富饶物资的渴求压过了对于死亡的恐惧。

    “你个蠢货,真不知道你这心慈手软的臭毛病跟谁学的。”

    看到黄土的那副样子,大野木恨铁不成钢的咒骂了两声,要不是黄土过于心慈手软的毛病,在村子里支持率始终是上不去,他也不至于七十岁的人了还要继续占着土影的位子不挪窝。

    事实上以黄土的出身和实力,继任四代目土影严格来说问题不大。

    问题是黄土从很小时候就表现出来了那不符合岩隐村主流意见的反对派思想,始终认为和木叶开战不是什么好主意,以至于和土影之位无缘,看在大野木的面子上当然不会有人去找黄土的麻烦,但是让村子里的大众们接受黄土继任四代目土影却是不可能的!

    “这是土影大人您从小教育我的,要珍惜同伴。”黄土平淡的回答噎的大野木说不出话来,一脸气的发青,不过就在大野木发飙之前,黄土却是转移了话题,“父亲,黑土那边有消息传回来吗?”

    “······还没追上那个医生。”

    大野木硬邦邦的回了一声。

    “那就好,那就好。”

    “好什么?你个混账,怎么你还希望被那个间谍逃掉不成?”大野木气急败坏,要不是黄土是他的儿子,谁敢在他面前说这种话,早就丢进大牢里让人好好反思去了。

    “我只是不希望黑土受伤。”

    面对黄土面不改色的说道,“父亲,你才是当初为什么会答应黑土那么离谱的请求?”虽然黄土的表情没有变化,但是那压抑许久的怨气却是扑面而来,对于这件事他始终是耿耿于怀。

    “就算是想要磨练黑土,也要循序渐进,让她现在就去参与追捕间谍这种行动,而且那个紫苏医生还疑似是行走的巫女······这不是胡闹吗?以黑土的那点能耐去了也只能拖后腿,要是因为黑土的错导致任务失败,自此一蹶不振该如何是好。”

    大野木无语的看着自家这个担心过头的蠢货儿子,一时间连生气都懒得生了!

    “失败了又如何?黑土要是连这点打击都受不了,那还不如以后安心留在家里,你别太小看我的孙女了,他比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可强的多,她可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情要说就赶紧给我滚蛋,去做你该做的事情,你老子我现在让你气的腰又疼起来了!”

    黄土张了张嘴,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尤其是自家老爹搬出来腰疼这张牌,他除了退让之外别无选择,只能按捺住心中对于宝贝女儿的担心,老老实实的告辞退出帐外,作为大军的副指挥官,在大野木腰疼的无法主持大局的情况下只能由他肩挑起来这一重任。

    看到黄土的身影远去,大野木趴在行军床上幽幽叹了口气。

    这个笨蛋儿子啊!

    真以为就他自己一个人看出来木叶不好对付吗?大野木脑海中回忆起来他的老师,也就是二代目土影带着他去木叶进行外交活动,希冀着与木叶建立同盟关系,结果遇到了宇智波斑,不仅结盟的计划破产,他和老师都被打的身受重伤,要不是老师带着他拼死逃走,或许就直接交代在那里了!

    从那时候起,他就清楚木叶是何等的强大,哪怕是后来初代目火影和宇智波斑都纷纷辞世,然而三次忍界大战的失败足以让他明白初代目火影和宇智波斑这两人为木叶打下来了何等雄厚的资本,就算是没有了那两位,木叶依旧是那个强的让人仰望的木叶。

    至于说他为何在明知木叶不好招惹的情况下一意孤行的和木叶开战······哈哈!若是他的所作所为真的是一意孤行,他这个土影估计早就被赶下台了,和木叶开战从来都不是他的想法,这是渴望着富饶和繁荣的火之国的土地的村民们的选择。

    土之国看似疆土广袤,境内也有着不少的矿产······但问题是除非是金银矿,其它的矿产是需要卖出去才能产生价值的,而且土之国除了那么一点矿产外,就连粮食都无法做到自给自足,只靠东部沿海那一点耕地根本满足不了国内的需求。

    每年都需要从田之国、泷之国甚至是火之国采买大量的粮食回国,就这样也还是因为大名府官员的腐败贪污等问题,每年都有许多人饿死。

    从土之国立国之初,土之国的民众们就渴望着南方富饶的土地,这份渴求在日积月累之下演化成了极强烈的攻击性,下到忍者学校建立后数量越来越多的平民忍者,上到各个豪门大族,无不是渴望着南方的土地和财富。

    大野木在位几十年,不是没想过改变这一状况,

    只是他和前后三代土大名联手掀起来的改革无一例外全部失败了,土之国的根本问题在于国内贫瘠的土地无法供养那么多的人民,不解决这个问题就无法改变村子里的现状。

    每过上十余年的和平时期,喜欢生孩子的土之国国民们的数量就会超过国家所能承受的极限,这时候为了寻求出路,大野木无论愿不愿意,他都只能发动战争来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说的更直白残酷点,

    就算是战争失败了,但也能从另一方面消耗掉多余的人口不是吗?

    所以,

    岩忍们才会一次又一次的掀起大战。

    “不是我们追求战争,而是我们不得不追求战争啊!”大野木喃喃自语,沧桑浑浊的双眸中满是哀伤和痛苦,一次次的将村子里的年轻人送上战场,他心中如何不心痛?只是身为土影,他必须坚强起来,因为他是所有岩忍的定心针,谁都可以软弱,唯独他不能。

    他需要像石头一样顽固且强硬,方才能承载的住所有岩忍们的希望。

    ————

    药师野乃宇的韧性之强超出了文牙的预计,面对三位上忍的围攻竟然苦苦维持住了不败的局面,这还是有文牙他们在旁边虎视眈眈,持续的给予药师野乃宇精神上的压迫,可就算是如此也效果寥寥。

    看着负隅顽抗的药师野乃宇,

    文牙的直觉告诉他自己,这个紫苏医生绝对是木叶的那位行走的巫女,不过这个情报现在真假都无所谓了,重要的是生擒紫苏医生,然而说实话这任务难度不是一般的高。

    生擒一个疑似精通医疗忍术,善于使用毒药的上忍级别的间谍······文牙之所以没有让部下们一拥而上,就是担心药师野乃宇自觉逃生无望直接自杀,要是脑子里留有这么触发型的封印,到时候可能连尸体都没有什么用。

    所以,

    他只能冒险陪着药师野乃宇玩消耗战,一方拖延时间寻找着那微乎其微,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的逃走机会,另一方则是打定主意消耗对方的查克拉和体力,寻找着可以利用的漏洞生擒对方。

    这种阳谋彼此都是心知肚明,

    只不过阳谋之所以是阳谋,厉害之处就在于就算是明知对方的图谋却又因为各种原因而不得不钻入到对方的彀中。

    不过岩忍终究是人多势众的一方,消耗战对于岩忍们来说是占据优势的,药师野乃宇再次服下一颗自制的兵粮丸,感受着体内又一次充盈起来的查克拉以及开始胀痛的查克拉经络,心下了然。

    差不多到极限了,

    兵粮丸对于查克拉的榨取从来都不是无限的,她再如何的改进也不可能打破这个世界的法则,一旦超过既定的界限,当场毙命什么的还不至于,但是在病床上躺上那么一两个月却并不稀奇。

    药师野乃宇心中终于是浮现出来了一抹被压抑许久的绝望,岩忍们人多势众,有备而来,她说到底也不是什么战斗型的忍者,能撑这么久无非是岩忍打算生擒自己,否则的话,自己早就被干掉了!

    她苦苦支撑这么久,就是希望村子里的援兵能够出现,

    可是,

    援兵到现在也没有现身。

    她的期待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的被消磨,心中的失望之情却是越来越浓烈,不禁自嘲起来自己的天真,村子里的暗部和根是什么样的行事风格自己最清楚不过才对,将希望寄托在这上面只能说自己也是昏了头!

    纵然是团藏死了,但是团藏的继任者说不定还不如团藏呢!

    好歹,

    要是团藏那家伙还活着,肯定是会想办法灭口自己的!而不是像想在这样,连灭她的口的人都不见踪影······就在这时,药师野乃宇突然感觉眼前视野一暗,天边夕阳的光辉被遮掩,阴影笼罩在她的头顶上空。

    而且,

    这阴影还是鸟形的?

    “小心!是木叶的援兵,”

    药师野乃宇听到了文牙的喊声,原本守在一旁时时刻刻让他不得不分神提防的文牙此刻仰着头,望着她头顶上方,下一瞬间,她看到了一道耀眼的雷光从空中射落,落点就在自己左侧五米外。

    她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惕,

    谁又知道这是不是岩忍们的把戏,说不定就是为了让她松懈,创造靠近自己的机会从而自导自演的陷阱······等等?为什么会是雾忍?药师野乃宇看到了戴着雾忍护额,挥舞着两把形似祭礼用的七支刀的少女逼退了围攻自己的岩忍之一。

    这一刻,

    不仅仅是药师野乃宇在这短暂时间内走神,岩忍们同样被搞蒙了!

    对于药师野乃宇可能是在等待援兵,这个情况文牙等人也是有所预料,他之所以没有亲自加入战斗,也有一部分原因是防备着来自木叶的援军,果不其然援兵来了,问题是来的不应该是木叶的忍者吗?为什么会是雾忍?

    宛如是千鸟齐鸣,那尖锐刺耳的声音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强行拉扯了过去,他们看到了从空中落下来的又一道刺目雷光,它的速度是如此之快,等到众人好不容易适应了那刺目的雷光,就看到了围攻药师野乃宇的另外一名上忍被打穿了胸膛。

    破胸而出的手掌中还有闪耀的雷光电弧。

    白头发,戴着面罩的木叶忍者抽回了手掌,那尚且温热的尸体摔倒在地上,同样落下来的还有一条手臂······药师野乃宇这才注意到在那个白头发的年轻人身边还有着一个黑发少女,就是这个少女砍断了第三名岩忍的左手臂。

    “你们·······”

    药师野乃宇维持着戒备的架势,想要确认这几个年轻人的身份。

    “我们是来救你的。”

    黑发少女回头看了她一眼,那双猩红色。在一瞬间恍若能将人的灵魂都吸进去的眼眸让药师野乃宇心中立刻就松了口气,写轮眼······货真价实的写轮眼,是木叶的援兵没错了!

    当然,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些人是不是来灭口的,

    但总之暂时是不用自杀防止被岩忍生擒活捉了。

    “可恶!居然逃掉了。”

    林檎雨由利看了眼地上的尸体和断臂,不甘心的嘟囔起来,明明她这里什么都没有砍到,一开始就落后给卡卡西和千早了!

    “雨由利,没有你帮忙吸引岩忍的注意力,我们也没有这么容易得手。”

    卡卡西诚心实意的说道。

    若非是林檎雨由利雾忍的身份着实是震撼到了岩忍,让岩忍们出现了那么一刹那的迟疑,否则卡卡西也没有把握一招就干掉一个上忍级别的岩忍,说来也是这岩忍时运不济,本来以其人土遁硬化术的造诣,就算是文牙队长也没法一击毙命。

    奈何他遇到了开发出来了这一忍术的卡卡西,

    这是一门将‘雷’的穿透力提升到极高水准的雷遁术,恐怕仅次于三代目雷影的地狱突刺·一本贯手,不仅穿透力极强,速度也快到了需要写轮眼辅助定位的程度,

    因此在这一轮交手中,卡卡西大获全胜,直接干掉了一名上忍级别的岩忍。

    “两个宇智波?不······你是那个旗木卡卡西,木叶白牙的儿子。”文牙认出来了卡卡西的身份,旗木卡卡西作为木叶白牙的独子,一个十二岁就成为上忍的天才,并且阴差阳错得到了一枚写轮眼,在各国的情报机构中都是重点调查对象。

    他看了卡卡西和宇智波千早一眼,真就是一眼。

    忍界当中没有几人敢于长时间直视宇智波家的写轮眼。

    “所有人,立刻出手,绝不能让目标逃离。”在避开了卡卡西和宇智波千早的视线之后,他立刻下达了攻击命令,木叶的这波援兵实在是有些不同寻常,旗木卡卡西这种天才会出现也就罢了,最让人不解的是为什么雾忍会在这里。

    文牙不认为林檎雨由利是木叶忍者弄出来糊弄人的,他的眼力劲还没有差到不认识‘雷刀·牙’的程度,按道理岩忍和雾忍本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村子,但是二代目土影和二代目水影同归于尽的事情却是让彼此结下来了难以化解的旧恨。

    大野木可没有放松过对于雾忍的情报收集,哪怕因为雾隐村自相残杀导致间谍活动困难,但是七忍刀这种在雾隐村近乎公开的情报却是不难入手,因为七忍刀特殊的外形,看过一遍情报中那手绘的图画之后就很难忘记。

    文牙心中心念飞转,猜测着雾忍怎么和木叶忍者混到一块去了,同时也悍然朝着旗木卡卡西发动了攻击,这一次他没有为了节省查克拉而选择近身战,他双手快速结印,直接使用了忍术。

    这个魁梧的好似巨熊般的汉子仰头张嘴,朝着空中吐出来一枚最初只有核桃大小,飞到空中却迅速膨胀至人头大小的岩石块,如同炮弹般的岩石块击碎了空中那漆黑色的巨鹰,乌黑的墨水洒落下来。

    “壁蜂。”

    文牙高声喊道:“去找那个藏起来的第四人。”

    粗犷的外表只是外表,实则心细如发的文牙并未被旗木卡卡西、宇智波千早和林檎雨由利吸走全部的注意力,相反,他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那飞在空中的黑色巨鹰,并且从有限的情报中快速判断出来了操纵巨鹰的并非是卡卡西他们。

    “明白!”

    上水流壁蜂沉声应诺,

    这个谨慎之极的男人没有参与到围攻药师野乃宇的队伍中,而是被文牙当作底牌给留了下来,直到现在双方图穷匕见,方才将这一手底牌给亮出来,“嗡嗡”的蜂群飞上天空,如同一团团黄黑色的云朵。

    不过,与此同时,

    天空中又多出来一团团黑色的云朵,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里面是数以万计的黑色的虫子,并未在人前露面的朱里低声自语,“虫使吗?真巧啊!我可是和昌和经常陪着龙马大人对练呢!就让我看看你有龙马大人的几分本事吧!”

    她提起笔来,在空白的卷轴上开始了龙飞凤舞般的作画。

    数之不尽的墨色虫子从卷轴中飞出,在朱里的操纵下迎上了蜂群,画出来的虫子自然是不如上水流一族培养的变种蜜蜂来的厉害,但是和油女龙马对练过许多次的朱里早就琢磨出来了一套对付虫子的办法,她并没有指望着自己画出来的虫子能够解决掉那些蜜蜂。

    她操纵着虫子发动了自爆攻击,

    飞溅的墨水打湿了蜜蜂们的翅膀,让原本飞行速度迅捷的蜜蜂们瞬间变得迟缓了起来,那么一点墨水的重量对于人类而言无足轻重,但是对于蜜蜂这种大小的生物来说却是足以影响到它们的行动的重量了。

    然后,

    飞行速度慢下来的蜜蜂们面对的就是这些个黑漆漆的不会恐惧的虫子们的啃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