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二十三章 蝎子的蝎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这话真要追究毛病那肯定是有问题的,因为没有发生过就不做任何防备,如此轻忽大意实属不该,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尸体处理班的工作区域是在军中,这数千名木叶忍者和雾忍等盟友本身就是一道极难被突破的防线,不做防备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前提是别发生像这种意外情况。

    也正因为如此,

    所以从做出这种事的可能性上而言,内部人员作案的概率更高,外部人员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侵入到军中来委实不容易······不过宗弦还是觉得比起来内部人员作案,他更相信是外部人员所为。

    “······事情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卡卡西你的任务就是调查清楚这个盗窃者的身份,如果是军中内部的人员,我给你逮捕疑犯的权力,如果是外部人员入侵,尽可能想办法调查清楚入侵者的身份和入侵手段,当然如果能直接将对方逮捕归案就最好不过了。”

    宗弦仔细的解释了前因后果,并且对卡卡西委以重任。

    只不过——

    卡卡西面罩下面的那张脸却是露出来深深的愁苦之色,“这事······恐怕没那么好办!”以他的聪明如何看不出来这项重任的难度,如果是内部人员作案的情况那还算好,别看好几千人的大军,但是搜查起来很快的。

    怕就怕是外来的入侵者。

    能够瞒过军中这么多人,从尸体处理班准确的盗走最有价值的几个卷轴,这绝对不是什么软脚虾。

    “我相信你的能力。”

    宗弦微笑着说道。

    首发

    卡卡西在心中吐槽了一声,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我尽力而为,还有······他们两个就是我的部下?”扭头,降低视线,视野中这才出现两个小萝卜头的样子。

    “没错,宇智波鼬,辉夜君麻吕,他们两人将作为你的助手一起行动。”

    “······那个,就没有年纪大一点的吗?”

    卡卡西苦着脸。

    他听说过鼬和君麻吕的名字,毕竟是军中年纪最小的两人,而且在大战中都有着极为活跃的表现,一身实力应当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问题在于这个任务暂时看上去是以调查为主,最起码刚开始肯定是遇不到需要大打出手的机会。

    比起来两个强力的打手,他更希望能有一个擅长追踪调查的感知忍者来配合行动。

    被嫌弃的两个小萝卜头表情不一,宇智波鼬板着脸,看不出来什么东西,相比之下君麻吕就直白多了,小脸上浮现一抹被人小瞧了的不快,不过瞅了一眼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宗弦,没敢有什么举动。

    “没有了。”

    宗弦果断摇头,旋即又道:“卡卡西,别担心,鼬可是天才,他的智慧不会让你失望的,行了,少在这里废话了,快点去干活吧!我不希望让这事拖沓太久时间,尽快给我一个结果。”

    “是,火影辅佐大人。”

    卡卡西忍不住心中再次叹气。

    最讨厌尽快、短期内、别让我等太久诸如此类的模糊不清的说辞了,尽快是多快啊?短期内是多短啊?然后想必答案就是能有多快就多快,能有多短就多短······结果就是沉甸甸的压力落在肩头,让人喘气都觉得费力。

    果然当上司的就没有一个好的,

    跟年龄什么的完全无关呢!

    ······

    离开了宗弦的办公室,

    卡卡西在台阶前停住了脚步,他没有去看鼬和君麻吕,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那位年纪看上去约莫在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那个,没记错的话,是高野班长吧?”

    “是是,我是高野。”

    高野班长客客气气的回答道。

    这位确确实实是一个老实人,当宗弦说了让他全力配合卡卡西做调查,他就真的将卡卡西当作是顶头上司了,一点都没有因为卡卡西乃至于鼬和君麻吕的年轻而有所轻视,说起来卡卡西、鼬以及君麻吕三人的年龄加起来都没有高野班长一个人大。

    “高野班长,不用紧张,我就是问你几个小问题,我们边走边说吧,火影辅佐大人还等我们回信呢。”

    “什么问题?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保证知无不言。”

    老实人高野像是跟屁虫一样跟在卡卡西的身后,态度要多老实有多老实。

    “第一个问题,我听说你们已经自查了尸体处理班内部是吧?你们是怎么排除自己人的嫌疑的?”卡卡西一边大踏步的朝着尸体处理班所在的位置走去,一边问高野班长问题,他也是看出来了高野班长的确是那种真正的老实人,应该不是那种贼喊捉贼的状况!

    当然,

    还不能完全排除贼喊捉贼的可能性,只能说可能性很小。

    “搜身,搜东西,还有就是每个人都要说清楚自己昨晚的行踪,在交互验证之后可以确认昨晚没有人单独行动,而且所有的私人卷轴都检查过了,没有什么发现,对了,还有就是尸体处理班全员都没有掌握通灵术。”

    卡卡西眨了眨眼,这位高野班长人看上去很老实,不过这干活的能力倒是不差,连可能会将赃物让通灵兽带走藏起来的可能性都想到了,不过这么一来,除非是尸体处理班集体串通好了,否则应该的确就可以排除掉尸体处理班内部人员作案的选项。

    “第二个问题,你们有没有怀疑对象?”

    “怀疑对象是说?”

    “你们有没有和人结过仇?或者说最近有没有注意到可疑的家伙在你们的工作区域附近晃悠?以工作或者其它借口进入过你们的工作地点?再或者是有人在研究什么禁术?还有就是熟悉的人当中是否有人急需要钱?”

    这个问题可能是有点复杂,高野班长思考了很长时间,眼看着尸体处理班所在的工作地都要到了,这位老实的中年男人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的朋友和亲人都不缺钱,也没有人说有研究禁术的本事,尸体处理班这工作天天和死人打交道,总不至于说是被尸体记恨······那也太可笑了!”

    “不过,两天前有一个年轻人送过来了一具尸体,说是他收敛的好友的尸体,准备自己带回村子安葬,但是最近想了想觉得还是交给我们尸体处理班来处理更合适,你还别说,那个年轻人处理尸体的技术相当不错,送过来的尸体我们都用不着进行二次处理,完全可以直接送回村子里安葬,我跟你说,尸体处理其实相当复杂······”

    “那个年轻人的名字是什么?还记得他的样子吗?”

    卡卡西粗暴的打断了高野班长喋喋不休的废话,他并不准备以后去尸体处理班就职,所以对如何处理尸体这样的知识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感兴趣的是那个年轻人。

    “我记得是······诶?什么来着?”

    高野班长皱紧了眉头,想要回忆起来那个就挂在嘴边的名字,“好像是叫蝎来着,对,蝎子的蝎,样子的话······就是很普通的那种样子,记着是黑色的短发,眼珠黑黑的,五官也没有任何的特点,看上去二十来岁吧!就连衣服也是标准的木叶中忍的装束。”

    “蝎?”

    卡卡西皱了皱眉,这个名字似乎是在什么地方听说过。

    旋即,

    他按捺下去了心中的疑惑,因为目的地到了。

    尸体处理班的工作地点是在城镇的西南角,原本是一座小小的寺庙,庙里面的僧人在战争爆发之初就卷着寺庙里的所有浮财溜了,估计现在还是在火之国避风头,于是空置的寺庙被木叶忍者们征用,先是用来停放尸体,后来就彻底的变成了尸体处理班的工作地点。

    卡卡西站在寺庙门口,没有走进去。

    他转过身来看着跟着自己的鼬和君麻吕,还以为这两个小家伙会因为他之前的嫌弃而跟自己作对,没想到到现在都是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鼬,君麻吕,交给你们一个任务!”

    “是去调查这个蝎吗?”

    宇智波鼬问道。

    卡卡西心中想着,口中说道:“没有错,这个叫蝎的家伙很可疑,不管是不是犯人,肯定要查一查的。”

    “高野班长,你知道这个蝎是属于哪一个部队的人吗?”

    宇智波鼬转头朝着高野班长提出了问题。

    “这个······”高野班长面露难色,他纠结了好几秒钟,才道:“我也不太清楚,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只是问了一下他的名字,让他在文件上签了一个字,那个叫蝎的年轻人难道就是犯人?”

    “还不确定。”

    卡卡西随口道。

    视线盯着宇智波鼬,想要看看这位被火影辅佐大人称赞的小天才打算怎么办?不知道这个蝎是哪一支部队的,在这好几千人的大军中可是很难找到人的,“鼬,你们可以去······”

    “卡卡西前辈,我和君麻吕去一下后勤处,很快就回来。”

    “嗯,动作快点,我在这里等你们。”

    卡卡西的提醒没有说出口,宇智波鼬就已经想到了该去哪里找这个人,肯定不是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后勤处的话肯定是有名单的,只要翻一翻名单,就能知道这个蝎是属于哪一个部队。

    这种事仔细思考的话正常人都能知道该如何处理,重点在于反应的速度,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脑子能转的这么快的确是不错了!

    宇智波鼬带着君麻吕离开,背影很快就消失在卡卡西的视野中。

    然后,

    卡卡西咬破了大拇指,双手结印,“通灵之术!”

    伴随着白色的烟雾,迷你忍犬·帕克前来报道,戴着护额,穿着蓝色小背心的帕克轻轻一跃,就跳上了卡卡西的肩膀,并且开口说道:“卡卡西,又发生什么事了?战争不是已经结束了吗?话说,这里好臭啊!尸体的臭味!怎么会这么臭?”

    帕克露出来了极为痛苦的表情,喉咙中甚至发出来了干呕的声音。

    “发生了一点小事,帕克,帮忙闻一下,这附近除了尸臭之外还有没有其它的气味?”

    “诶?你要我在这么臭的环境下干活吗?卡卡西,这事虐待,你这是在虐待通灵兽!”帕克嘀嘀咕咕的抱怨着,脸上满是抗拒之色,显然很不情愿在这种环境中工作。

    卡卡西挠了挠头。

    有点难搞啊!

    “帕克,下一次买洗澡用的香波你可以自己挑。”卡卡西出招了,使用了名为‘利诱’的卑劣手段。

    “嗯······没办法,既然只能靠我,那就帮你这个忙,卡卡西,说好的事情可不能反悔啊!”没扛住糖衣炮弹的帕克仰起头,黑黑的鼻子抽了抽,狗脸上顿时浮现相当痛苦的表情,就是略微有点浮夸,叫道:“除了尸体的臭味,就是人的味道,没什么特别的?卡卡西你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对于这个结果卡卡西没有失望,他看向了高野班长,“将那个签字的文件给我。”

    “签字?”

    正好奇的看着会说人话的帕克的高野班长愣了三四秒钟,才恍然大悟道:“你是说那个叫蝎的年轻人签字的文件吗?稍等一下,我这就去找。”反应有点儿迟钝的男人冲进了寺庙里,卡卡西也跟着走了进去。

    寺庙不算大,卡卡西跃上墙头看了一圈,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这时候高野班长也带着一份文件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这个就是那份文件。”

    东西递到了从墙头上跳下来的卡卡西的面前。

    他接了过来,看了一眼,是一份委托书,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将尸体委托给尸体处理班处理,最下面有委托人的签字,的确是‘蝎’。

    “帕克,能从这上面闻到味道吗?”

    卡卡西将委托书凑到了帕克的鼻子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