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三十三章 真实瀑布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港口已经消失不见了,在物理层面上被彻彻底底的被抹消掉了,码头、街道、店铺······全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倒灌进来的海水所注满的深坑,大野木的就是如此的霸道,将一切有形之物都分解成为了最细微的分子。

    在这消失的港口附近的山峰上,可以看到几个肉眼可见的巨大坑洞。

    那是被尾兽玉射出来的。

    岩忍和云忍在这个坐落于雷之国西南部沿海地区的小港口爆发了一场剧烈的恶斗,在这里双方丢下来了接近五千具尸体,这还只是战死的忍者,如果算上港口那些没有来得及被提前疏散开的平民,数字直接破万!

    “岩忍这帮杂碎。”

    达鲁伊站在那被尘遁术所制造出来的深坑边缘,看着部下们潜入海中,尽可能的寻找那埋骨在大海中的尸体,一场大战过后,不仅仅死了很多人,也出现了许多失踪者,他现在的工作就是负责搜寻失踪者,说的更直白点就是搜寻尸体。

    毕竟,

    在这样的大战中,失踪和死亡基本上是可以画上等号的。

    或者说,死亡是最好的结果,万一是被岩忍俘虏,说不定还不如直接战死在沙场上呢!

    看着被打捞上来的已然是面目全非的同伴的尸体,那积郁在胸中的怒气无处宣泄,只好面对着西方的大海咒骂岩忍,这是他目前唯一的发泄渠道了。

    “达鲁伊,今天的情况怎么样?”

    记住m.42zw.cc

    二位由木人走了过来。

    “又找到了两具残缺的尸体,搜查工作看样子短时间是结束不了了,由木人前辈,你那边的工作怎么样了?”达鲁伊侧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二位由木人问道。

    和岩忍的战事结束,岩忍们搭乘着大船拍拍屁股跑了,云忍因为大部分船只被损毁,根本组织不起来大部队追击,再者就算能组织起来部队追击,以现在的军心士气,追上去和岩忍再次爆发冲突,最乐观的结果也就是两败俱伤。

    在土台以及一众参谋们的劝解下,四代目雷影·艾放弃了追击岩忍的打算,而是回去云隐村安抚人心,同时也要应付大名府那边的询问,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雷大名不可能不做表态。

    艾、土台、奇拉比他们离开了,回去了云隐村。

    但是达鲁伊和二位由木人留了下来,他们被赋予了打扫战场d呃任务,还有就是他们收到了本地居民帮忙重建家园的委托,除此外,还在防范岩忍杀个回马枪,虽说岩忍这么做的可能性很小就是了,但出于稳妥,还是留了一手。

    “吵了这么多天总算是有进展了,确定了新的港口的位置,接下来就是规划设计,再之后就是正式开始建设工作······我这边的工作距离结束也是遥遥无期。”

    二位由木人回答道。

    “由木人前辈,那个······你感觉还好吗?”

    “你想问什么?”

    “就是重建工作,会不耐烦吗?”

    “感觉还行,就是那些贵族吵架让人有点烦躁,拖拖拉拉的,一点都不利落,好在今天总算是吵出来结果了。”

    二位由木人揉了揉眉心,重建港口的工作不是一般的麻烦,要是以前的她恐怕没多少耐心干这种长期任务,也就是现在性情有了变化,不再热衷于战斗,而是渴求和平,对于这种建设工作变得很有耐心。

    “这样啊!”

    达鲁伊点了点头,示意了解,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只不过心中却是又增添了几分苦恼,雷影大人在离去之前,曾找到他给他布置了一项隐秘任务,监视二尾人柱力·二位由木人的一举一动,然后将观察结果记录下来定期交上去。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

    达鲁伊最近也是深刻体会到了二位由木人的变化,曾经的那个高傲好斗的二尾人柱力简直就是他们幻想出来的人物,现在的二位由木人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完全就是一个好人!

    但却是称不上一个合格的忍者。

    在他的试探中,发现二位由木人为了村子不是完全杀不了人,只不过······杀人之后的那种痛苦和纠结的情绪始终是残留在二位由木人的身上,她将这一切都如实上报,心中明白或许要不了多久,村子就会更换二尾人柱力了!

    只是如今失去了龟岛,

    该如何培养完美人柱力?

    这将是摆在云忍高层面前的一个大问题,事实上关于二位由木人的事情云隐村的高层们也爆发了剧烈的争吵,而且是势均力敌的那种,不是每一个人都赞成更换二尾人柱力的。

    反对派的理由很好理解。

    在失去了龟岛后,完美人柱力大概率是很难再复刻了,这时候更换掉身为完美人柱力的二位由木人,换上来一个时不时就会暴走的新的二尾人柱力,只会给村子带来数之不尽的麻烦,过去两大人柱力的暴走给云忍们造成的麻烦可一点都不少。

    已经故去的三代目雷影胸前的伤口就是在降伏暴走的八尾的时候留下来的。

    总之,

    云隐村现在也是一团乱,艾不仅仅要处理村子内部那繁杂的公务,还要分心应付大名府,同时也不敢忘记了和木叶之前签订的赔偿协议,咬着牙根据协议支付相应的赔偿!

    虽说现在的云忍情况很不乐观,

    只不过比起来惹怒木叶,再被宇智波宗弦按着脑袋蹂躏羞辱一番,还不如老实认输,宇智波宗弦那家伙领着木叶的大军驻扎在汤之国一直不走,摆明了云忍如果胆敢有赖账的架势,那么下一秒钟就将是刀兵相见的局面。

    “东西已经送走了吗?”

    “已经送走了。”

    “唉!父亲生前不止一次叹息说没有能找回来丢失的六道忍具,结果到了我这里,反而连最后的琥珀净瓶都保不住,土台,我这个雷影可真是有够失败的啊!”艾站在办公室那巨大的落地窗前,发出了疲倦之极的叹息声。

    “雷影大人,遇上宇智波宗弦这种任务不是谁的错,只能说是我们的不幸!是这个时代绝大多数忍者们的不幸。”

    土台神色复杂。

    心中的伤感一点都不比艾少多少。

    只是他却不能肆意的发泄情绪,反而是竭力开导雷影大人,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雷影大人是绝不能倒下来的。

    “不知道雷影大人你又看过初代目雷影大人留下来的日记吗?那个时候初代目雷影大人他们面临着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两座压在所有人头顶上的大山,甚至初代目大人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份压抑和拘束而最终郁郁而亡。”

    而且也不仅仅是初代目雷影,当时五大忍村,除了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间外,其余村子的初代目几乎都是在短短几年内相继故去,等到千手柱间逝去,第一次忍界大战爆发,活跃在战场上的全都是各个村子的二代目了。

    “这件事我们还要庆幸琥珀净瓶没有被岩忍劫掠带走,如果被岩忍劫掠,我们说不定现在正在考虑远征土之国的事情。”

    “土台,你这······”

    艾瞪着土台,想了想发现土台说的没错。

    与其和木叶打,他宁可和岩忍去厮杀,大野木老头的固然棘手,但是上了年纪的大野木显然是没有那么多力气连续释放尘遁术,只要找准了的策略,还是有战而胜之的可能性的!

    而木叶,

    那几个变态宇智波,无论参谋部如何推演,都找不到取胜的可能性。

    “宇智波······真是一窝的怪物啊!”

    “谁说不是呢!”

    心有戚戚的雷影和雷影辅佐同时发出了无可奈何的叹息。

    ······

    在那一望无际的茫茫大海上,一座面积颇为广阔的岛屿正在朝着南方缓缓移动,如果站在高处去看,会发现这个岛屿的轮廓有点像是乌龟,这就是龟岛,原本是隶属于云忍的一块海外飞地。

    只是现在这块地盘已经是盖上了木叶的戳子。

    战败的云忍忍痛割肉,将这个可以培养完美人柱力的岛屿交到了木叶忍者们的手中。

    “就是这里了吗?”

    宇智波止水问道。

    “这里就是被称之为真实瀑布的地方!”

    希板着脸,木然的为木叶忍者们做着介绍。

    “真实瀑布······云忍的人柱力就是在这里进行掌控尾兽的力量的修行吗?”自来也仰头上下打量着这座规模实际上不算很大的瀑布,眼眸中满是炽热。

    “嗯,可以这么说,不过根据奇拉比大人和二位由木人大人的反馈,在真实瀑布的修行是在做准备工作,不过······奇拉比大人也说了,如同完成不了这一项前置的修行,是没办法掌控尾兽的力量的。”

    希一板一眼的回答着自来也的问题。

    平铺直叙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冷漠的好似是机器人。

    不过自来也和宇智波止水都不是那种喜欢斤斤计较的性格,他们很理解希的心情,当然这不妨碍他们抓着希将所有的事情全部讲解清楚,虽然他们手中有着关于龟岛的各种资料情报,都是从八尾人柱力奇拉比的脑子里挖掘出来的,但这不妨碍他们再听一听希的介绍。

    “真实瀑布,顾名思义在这里可以看到一个人的本心,根据奇拉比大人的解释,人柱力在这里会看到真正的自己,说起来,不仅仅是人柱力,每个人在这里都可以看到自己内心中真实的自己。”

    “这么说我们也可以试试?”

    止水喃喃说道。

    “可以。”

    希点头。

    “怎么?止水你想要去试试吗?”自来也问道。

    “······算了吧!等以后有机会再说。”止水犹豫了两秒钟,最终还是拒绝了,他是挺想看看真实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不过现在这个情况不适合做这种事,云忍都还在呢!

    就算真要尝试,也得等云忍离开了再说,没必要现在冒险。

    “这么说也是,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自来也同样对着真实瀑布很感兴趣,不过他没忘记自己还肩负着任务,肩膀上挑着手下那么多人的性命,可不能随心所欲的乱来,虽然他心中已经是打定主意在让鸣人尝试之前,他自己一定要先试试看!

    旁边,

    希脸皮抽动,眼角直跳。

    那一颗心被自来也的话扎得那叫一个鲜血淋漓。

    是啊!从此往后,龟岛就是木叶的了,和云忍再也没有任何关系,每每想到这一点,希的心就会作痛,偏偏他的脸上却还不能表现出来,绝不能在木叶忍者的面前丢了他们云忍的颜面和风度。

    “真实瀑布······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么神奇的地方!”

    止水站在水潭边,感慨万千。

    “忍界的秘密比你我看到的要多得多。”

    自来也是有感而发。

    看到这龟岛,他不由得想起来了妙木山,按照老大和大姐头的说法,妙木山也是坐落在忍界当中,从木叶出发去往妙木山要走上一个月的时间,只不过他去往妙木山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被逆向通灵之术召唤过去的,还没有走着进入过妙木山。

    说实话,

    就妙木山那奇妙的生态环境,让人完全想象不出来它具体是坐落在忍界的什么地方。

    想起来妙木山,自来也不由得想起来了之前和大蛤蟆仙人见面的事情,大蛤蟆仙人在不久前又有了新的预言,这一回的预言比之前的预言还要模糊不清,令人费解。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

    忍界未来还是注定了不会安生,数之不尽的风波正在黑暗中酝酿,寻找命运之子的任务也还要继续,就是在新的预言中命运之子的重要性被削弱了许多,诚然命运之子注定会在未来的忍界中大显身手,但是却俨然没有了决定忍界未来命运的力量。

    一股新崛起的力量取代了命运之子的一部分地位。

    “希望不是什么坏事!”

    自来也用除了自己之外,谁都听不清的声音自言自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