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六十章 偷袭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贵族(求订阅!求月票!)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升起的求援信号都已经搅动了村子里的风风雨雨,作为特使的平宫齐敬自然不可能还是被闷在鼓里,早在茶室那边崩塌时他就已经在亲信的提醒下走出了房间,站在庭院中遥遥望着那烟尘升起的位置。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群废物,谁能告诉我茶室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小笠原右卫门呢?为什么还没有联系上他?”

    平宫齐敬愤怒的无以复加。

    老头气的那叫一个须眉飞扬,骂的身边部下那叫一个狗血淋头,而在这愤怒、嚣张的气焰下,他的内心中却是充满了忐忑和不安,茶室那边消息彻底断绝,完全联系不上小笠原右卫门不说,派出去到茶室那边打探情报的部下也是有去无回。

    似乎,

    茶室那边变成了一个黑洞。

    吞没掉了所有的信息。

    他完全不知道茶室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只不他很清楚若是茶室下面的东西暴露出去,大概率是要招惹出来麻烦的。

    脑海中下意识地回想起来了小笠原右卫门之前说过的话,“他看大人你的眼神有杀意”,彻骨的寒意从脚后跟直接窜到后脑勺,难不成是和马那家伙?是发现了茶室的秘密,打算要干掉小笠原和自己不成?

    记住m.42zw.cc

    当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顽固的扎下根来之后,便在也挥之不去了!

    即便是有那么大一个标志明显的求援信号浮空,平宫齐敬却还是坚决的拒绝了部下们那去寻找身为副使的和马求援的请求,在思索了一番后,反而是指挥着部下一起撤出特使馆,向木叶的忍者求救!

    他想的很明白。

    木叶忍者不会随便就动他,即便是茶室那边的事情曝光了,木叶再如何的愤怒,也不可能直接越过火大名处决自己,相反身为大名亲信的和马却反而是更大的威胁,那就是一条被火大名豢养长大的恶犬。

    “从茶室的反方向走。”

    平宫齐敬压住心中的恐慌,竭力理清了思绪,并且极快的做出了决断。

    “可是那边是墙······”

    一名部下下意识的说道。

    “蠢货,墙推了不就是路了吗?还是说你们连一堵墙都打不通?”

    平宫齐敬快气疯了,这些个家伙平时怎么就没看出来这么废物,脑子不灵光,本事也不济,简直······唉!不过这时候也没有挑剔的余地了,身为他的护卫长的小笠原右卫门不在,他只能依仗这些废物保护自己了。

    虽说贵族们也不全是手无缚鸡之力。

    但是平宫齐敬却是从小的养尊处优,别看弓道、剑道、马术之类的玩意都接触过,但是也就是接触过,装模做样的练过几天,完全九十个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再加上现在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

    纵然是和小笠原右卫门一起在用邪神教的秘密仪式改造自身,但不能打终究是不能打。

    被粉刷的雪白无痕的墙壁很快就被凿开了一个口子,平宫齐敬作为火之国有数的大贵族,他的手下还是有几个能人的,有流浪忍者,有小家族忍者,有武士,这么一群人联手,凿开墙壁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只不过——

    “平宫大人,你准备去什么地方?”悠然自在的声音从打开的缺口两一侧传来,听到这个声音的平宫齐敬像是被蝎子蜇了似的,身子猛地一抖,竟然、竟然真的是和马这厮!

    旋即,老头恢复了冷静,深吸了口气,开口说道:

    “和马?你来的正好,有敌人突袭特使馆,小笠原那边压力很大,你快过去支援他!”

    出现在墙壁另一边的的确是和马。

    当警务部的求援信号升起的那一瞬间,和马意识到不能再拖延时间等待下去了,要是再等下去,等到木叶的高手到赶过来可就没机会了,所以他甚至都不顾上欣赏辉夜君麻吕和小笠原右卫门那观赏性极高的体术争锋,赶来了这边,堵住了准备开溜的平宫齐敬。

    “敌人?”

    和马冷笑的看着平宫齐敬,“我刚从茶室那边过来,没有敌人,只有木叶警务部的执法者,小笠原根本不需要什么支援,他不过是自寻死路,倒是我自己却想问一下平宫大人,你究竟知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一旦曝光出去,会给大名阁下带去多大的麻烦吗?”

    “和马!?你什么意思?”

    平宫齐敬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如狼一样的凶恶眼神盯着和马。

    “你问我什么意思?难道你听不懂人话吗?我在问你在木叶肆意抓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会给大名阁下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吗?”和马发出了如同暴怒中的野兽的咆哮,感到愤怒的可不只是平宫齐敬,他胸中的怒火一点都不比平宫齐敬少多少。

    “身为特使,你代表了大阁下在木叶的颜面,你的一举一动在外人看来都是大名的意志,但是你非但不知道洁身自好,反而自甘堕落,践踏着大名阁下的脸面,简直······令人作呕!”

    一顿狂喷后,

    和马恢复了冷静,他轻轻吐了口气,看着气的抬起的胳膊直打哆嗦的平宫齐敬,冷冷道:“算了,和你这种自私自利,全无忠义的畜生说这些话没有任何意义,为了大名阁下······请老老实实的留在这里吧!”

    话音落下,

    和马的右手袖子里滑落下来一柄苦无。

    这一次,平宫齐敬终于是切身体会到了小笠原右卫门和他说的杀意是什么东西了,和马这家伙想要杀了自己,仅仅是视线在空中交错而过,他就明白了说什么都是无用的,这时候唯有手中的刀子才是道理。

    “拦住他!”

    平宫齐敬高声喝道。

    他身边的这些护卫虽然本事都不怎么样,但是不得不说忠诚度还是不错的,哪怕是明知道不是和马的对手,却也还是冲了上去,平宫齐敬则是趁着这个机会转身就跑——朝着茶室的方向。

    这个时候,

    别说什么去找木叶忍者了,比起来去寻找木叶忍者,还是去找小笠原那家伙更靠谱一点,哪怕很可能小笠原的处境也未必有多好,茶室说不定只是另一个绝境,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就绝不会放弃。

    随着身体的衰老,感受着精力的流逝,六十岁的生日过后平宫齐敬就越发深刻的认识到生命的可贵,以及死亡的可怖!

    他不想死!

    所以当小笠原右卫门拿着长生不死的法门来到他的面前的时候,明知道小笠原右卫门身上背负着诸多麻烦,但他还是一秒钟都不犹豫的选择了和小笠原右卫门合作,答应了对方提出来的几乎一起的要求。

    为了活下去,他前所未有的虔诚的供奉崇信起了邪神这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路数的神明,他毫不犹豫的用一条条人命来铺砌自己通往长生不死的坦途。

    还有,

    已经六十多岁的平宫齐敬跑的很快。

    矫健的步伐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习惯了养尊处优,出行不是坐轿就是乘车的六十多岁的老贵族,那速度都快赶上跑起来能和蒸汽火车竞赛的忍者了,和马也没有料到这样的一幕,着实是被吓了一跳。

    只不过——

    这样的挣扎终究是无用的。

    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完全可以用云泥之别这样的词汇来形容。

    和马甩干净苦无上的血迹,起脚朝着平宫齐敬追了上去,在他的身后,热气尚存的尸体俯卧在地上,一动不动,大片大片的鲜血渐渐染红了他们身下的土地。

    “平宫大人,别再做无所谓的挣扎了!你这么做,只是给你徒增痛苦罢了!”

    苦无好似流星般飞来,伴随着那一声轻叹,正正命中平宫齐敬的后心,力道十足的苦无深深的刺进了他的身体,打的这个六十多岁的老贵族脚步一乱,左脚拌右脚,扑通一声爬在了地上,老头儿快气死了,回头怒视着和马。

    你特么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忍者,偷袭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贵族,简直不讲武德!

    而且,

    好痛啊!

    tm的简直疼死人了!

    不过这会儿平宫齐敬心中明白没有时间给他叫苦或者骂人,忍耐着心脏被刺穿的痛楚,爬起来继续跑,扎在后心的苦无随着他的跑动而不停的晃动。

    “······什么鬼?”

    看着那上上下下,左右左右不停晃动的苦无,和马惊了!

    好家伙,

    这就是所谓的不死之身吗?

    刺穿了心脏都没事?

    愣了一秒钟后,和马扬手一掷,两枚手里剑飞了出去,精准的钉在了平宫齐敬的右腿的小腿大腿上,既然刺穿了心脏都杀不死,那么就先限制住平宫齐敬的伊东能力,然后再想办法解决。

    平宫齐敬再次摔倒。

    不过这一次插进了小腿和大腿肌肉中的手里剑妨碍到了他的行动力,他伸手想要拔掉手里剑,然而就耽搁了这么短的时间,已经足够和马追上来了,而这时候距离茶室还有那么一点距离。

    平宫齐敬才拔出来那两枚插进他的小腿和大腿肌肉中的手里剑。

    又是一支苦无深深的穿透了他的右手手腕。

    “和马,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敢杀我就是在和平宫家为敌,就算是大名也保不住你。”知道逃不掉了,平宫齐敬却还是没有放弃挣扎,尝试着用语言来说服和马,哪怕他知道可能性微乎其微。

    “放心吧!平宫大人,杀死你的是小笠原,和我不会有任何关系,至于说平宫家可能会迁怒于我······你真觉得他们会有时间做这种事吗?你而且你觉得的那些个你的不肖子孙会为了一个死人而招惹大名阁下的近卫?他们还要忙着抢夺家主的宝座呢!”

    和马的回答让平宫齐敬愣了一下,眼眸中泛起一抹深深的惊恐,他抬起那还插着苦无的右手,想要拦阻和马的攻击,但是他的反应速度实在是太慢了,慢了不止一拍。

    五指并拢,化作铁色的手刀如闪电般挥落,势如破竹般的砍下来了平宫齐敬的脑袋。

    鲜血,

    汩汩的从脖颈中喷了出来。

    这一次,平宫齐敬彻底的失去了爬起来的可能,失去了神采的双眼证明了他的死亡,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和马又掏出来了平宫齐敬的大脑和心脏,封印在了卷轴当中,这么做不仅可以防止平宫齐敬再次活过来,同时也可以避免被木叶的忍者读取到平宫齐敬脑子里的一些隐秘资料。

    “连脑子都挖出来了吗?真够残忍的啊!”

    宇智波带土悄然出现,低头看着地上的尸体。

    “不过······不死之身吗?挺有意思的,心脏被刺穿都没事,但是砍掉脑袋就会死,说明弱点是脑袋······不,等等,也不一定,他的不死之身应该还不完整。”

    “你也对这种不死之身感兴趣?”

    和马将封印着脑子和心脏的卷轴收起来。

    “只是觉得有点意思而已,我可没有说是信奉邪神的爱好。”宇智波带土淡然道,“不说这个了,你准备栽赃嫁祸给那个小笠原有的话,不赶紧处理干净手尾吗?”

    “用不着,这只是一个堵住平宫家报复的借口罢了!死了平宫齐敬这个家主,平宫家的那些个废物点心自己就能闹着打起来,比起来冒着触怒大名的风险来迁怒于我,争抢家主之位对他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贵族们的世界同样的血腥且残酷!

    每一次家主、族长的更替,往往都代表这又一轮腥风血雨,这千百年来,从来都不乏因为陷入了无止境内斗而最终覆灭掉的家族或者组织,平宫家能否安然度过这一次危机都还两说呢!

    “尸体如何,平宫齐敬到底是怎么死的,这些都······根本不重要,只要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是我杀了他就行。”和马无所谓的说道,杀掉平宫齐敬不是他一时冲断造成的结果,而是在经过深思熟虑后得到的结论。

    木叶忍者已经盯上了特使馆,就算是干掉荒坂六郎也不过是治标不治本。

    平宫齐敬和小笠原右卫门只要不放弃他们的秘密仪式,那么就始终是需要身强体健的人的血液来供他们进行仪式,也就是说迟早还会将木叶忍者给吸引过来,所以与其忙活着给平宫齐敬擦屁股。

    倒不如更直接一点,从源头上干脆掐掉,这样一来,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小笠原右卫门的身上,而死了的平宫齐敬也同样只是一个被蒙蔽了的受害者,如此一来,大名阁下的颜面保了下来,平宫家也被顺带着免去了一些罪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