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六十三章 大名府·御所·禁书库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叶历,54年。

    二月末,

    木叶村爆了一颗大雷,大名府驻木叶特使平宫齐敬在木叶村特使馆内遇袭身亡,当这一则消息以闪电般的速度扩散开来之后,火之国那看似平静的水面下却已然是激荡起来了汹涌的暗流······这是扯淡呢!

    屁的暗流都没有激荡起来,就被大名府的发声给抚平了。

    现任的这位大名火速联系上了五代目火影,声称是他识人不明,对此深表歉意,主动提供了一大笔资金作为相关受害者家属的赔偿,同时召回了副使以及特使馆其他成员,然后挑选出来了新的特使团队前往木叶。

    像平宫家这个在火之国也算是排得上号的名门贵族,也是老老实实的敞开了大门,任由来自木叶的忍者们的进行全方位的搜索,将平宫齐敬和小笠原右卫门遗留的和邪神教相关的事物收走或者销毁。

    同时在人们所不知道的水面下,暗部的猎犬已经张开了那被打磨的锋利的爪牙,去往汤之国追踪调查邪神教这个组织。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世界照常运转,木叶忍者们继续活跃在忍界,大名府的贵族们继续纵情享乐,春日的樱花凋零殆尽,夏日的蝉鸣声声入耳,时间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五月底。

    “吵死人了。”

    一秒记住.42zw.cc

    和马甩手掷出一枚手里剑,钉死了那趴在庭院中樱树上的聒噪不休的蝉,只不过清净并未就此降临,这些玩意杀是杀不绝的,御所中遍植树木,一到夏日便蝉鸣不绝,他这么做顶多就是让近处的蝉鸣声消失,耳轮中余下来那遥远的噪声。

    “和马,你最近是怎么回事?动不动就发怒······连情绪都控制不住了吗?”

    走廊上,

    和马和另外一人并肩同行。

    “你还在计较那件事?”那人问道。

    “我怎么可能忘?木叶狂妄过头了,身为下臣,竟然让大名阁下致歉,简直无礼之极!阿斯玛,作为大名阁下的臣子,你就不觉得耻辱吗?”和马冷眼看着身边的同僚。

    “耻辱?和马,你太夸张了!何至于上升到这个程度?”

    猿飞阿斯玛不是很赞同和马的看法。

    “怎么?你还在心向木叶?”

    “我本来就是木叶的忍者,还有我这是在就事论事,倒是你,和马,你已经被成见两个字蒙住了眼睛,你这样子无论看木叶的什么都会觉得不顺眼。”

    “哈哈!”

    和马冷笑了两声,“你说你是木叶的忍者,哪怕是你的父亲,你的家族,都被木叶所背叛,明明是你的父亲引领木叶走向鼎盛,现在却反而成为历代火影中唯一一个被赶下台并且死的不明不白的火影,你的族人也被送到战场上死掉了一大半,就这样······你还认为你是木叶的忍者?”

    如同刀剑般锋利的言辞狠狠的捅在了猿飞阿斯玛心中的伤口上。

    好不容易被麻木的伤口再次泛起剧烈的痛楚。

    自从安葬了父亲之后,

    他就离开了木叶,已经快一年不曾回去了。

    “······和马!你这是在找打!!!”猿飞阿斯玛停下了脚步,死死的盯着和马,眼眸中酝酿着如暴风般的怒意。

    “没胆子去找正主撒气,就想拿我当出气筒?阿斯玛,你就只有这点志气?”

    和马冷笑着,无所畏惧的与猿飞阿斯玛对视,甚至还继续嘲讽道:“来啊!让我领教一下你的风遁术练的怎么样了?看看能不能打破我的硬化之术。”

    “你不也是一样。”

    猿飞阿斯玛没有动手,这里是大名府,是大名阁下的御所,在这里随意动手是不被允许的,不过不动手,不代表就只能咽下这口气,“你看木叶不顺眼的话,直接动手不就行了?又何必一个人天天生闷气?”

    “攘外必先安内,如果没有你和地陆他们碍手碍脚,我早就动手了。”

    和马脸色也变得阴沉了下来。

    “哈!”

    猿飞阿斯玛喉咙中发出来了一声不屑的嘲笑。

    “连我和地陆他们都对付不了,还是省省力气别妄想着和木叶为敌了吧!会死人的。”

    “所以你觉得自己对付不了那些个推翻了你父亲的家伙,就干脆认命了是吧?哪怕是你父亲在冥土中在哭泣流泪也无所谓是吧?哈哈,有你这样无的儿子当真是三代目火影的不幸!”

    这一波嘲讽,

    打的猿飞阿斯玛脑门血管突起,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没有在这里动手。

    “和马,这是最后一次,下一次你要是再敢拿我父亲说事,我保证你吃不了兜着走。”丢下来狠话,猿飞阿斯玛转身就走,那无形的怒火高涨到了近乎肉眼可见的地步,从他那眉眼间就可以窥见他那好似喷薄愈发的火山般的愤怒。

    看着猿飞阿斯玛远去的背影,

    和马脸上的怒容一点点被抹平,嘴角微微翘起,一瞬后又恢复了平日里那不悲不喜的模样。

    也不是完全无懈可击嘛!

    只要有破绽就行,这样一来就有机会通过不使用武力的方式摆平猿飞阿斯玛,甚至有可能策反猿飞阿斯玛站到他们这一边,就算策反不了,但只要能让猿飞阿斯玛带着稳健派不妨碍他们的行事,就已经算的上成功了。

    攘外必先安内,

    这话是和马的真心话。

    守护忍十二士作为大名身边最精锐的护卫部队之一,因为理念上的分歧分裂成了两个派别,其中一派是以猿飞阿斯玛为首的稳健派,认为火影和木叶有其存在的意义,而另一派是以和马为首的激进派,他们认为忍者的实权应该由大名掌握,木叶也应当由大名直接管辖,火影没有存在的必要。

    两个派系为此而发生了多次争执,

    只不过到目前为止双方还很克制,并没有发生直接性的冲突,所有的冲突都还停留在口角上。

    之所以如此,

    完全是因为两派都没有十足的压倒对方的把握,一旦爆发难以收手的冲突,不管是哪一方胜利,都只会是惨胜,甚至不会有胜利者,两败俱伤乃至于同归于尽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和马才想着以不使用武力的方式摆平猿飞阿斯玛以及稳健派,否则就算是能在和稳健派的争斗中取得胜利,剩下来的力量也不足以说是对木叶形成什么威胁了。

    而且若是能将稳健派拉拢过来,可是能大大的提升摧毁木叶的可能性的。

    稳健派的雷遁四人众可是掌握着一门超恐怖的毁灭性的雷遁禁术。

    那种破坏性十足的力量,

    和马相当眼馋呢!

    守护忍十二士分裂的两大派系中,激进派单打独斗的本事大略是要强过稳健派一点的,捉对厮杀的话,也就是猿飞阿斯玛和地陆有把握面对激进派的攻击不落下风。

    但是稳健派另外四人练成了一门雷遁禁术,一旦施展开来,全歼激进派都不是不可能。

    当然这门禁术似乎也有着相当大的限制,并非是那么的完美,但和马该庆幸这份不完美,若非是限制太大,稳健派为了维持稳定,说不定激进派早就给干掉了,反正大家的冲突爆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过······将希望寄托于其他人的身上还是不太靠谱,还是得靠自己。”

    和马没有忘记那个自称宇智波斑的男人是何等肆无忌惮的在自己的住处来去自如的,而他在那个面具男的面前始终是有一种难以言述的无力感,他迫切的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强,等以后遇见那种怪物,不至于说连动手的勇气都提不起来。

    “禁术、秘术······该怎么办啊!

    和马一边往回走,一边思考着如何变强这个问题。

    体术不用想了,他已经将体术打磨锻炼到目前所能达到的极限了,再往上突破空间不大,除非是能弄到某些打开人体限制的秘技,但那种东西少的可怜,御庭番反正是没有收录,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记载几个。

    幻术也是排除,

    他在幻术一道上实在是没什么天赋。

    思来想去,只有忍术,也就是在他最擅长的土遁术上面下功夫,最有可能进一步的提升他的实力······没记错的话,御庭番的的禁书库中有一门土遁禁术,和马心中念起,便再也克制不住,脚步顿时一转,换了一个前进方向,来到了位于御所深处的禁书库。

    等来到了禁书库的门前,

    看到御庭番的同僚守在门口,暗中也潜藏着数量不明的气息,他才回过神来,没有大名的许可,禁书库是不允许任何人随便出入的,这座书库中藏有着历代火大名从火之国乃至于忍界其他各国想尽办法收集来的禁术、秘术等资料。

    可以说,

    正是这么一座禁书库,才撑起来了如今的御庭番。

    和马站在门口,犹豫着该怎么办?失去找大名阁下请求得来一份通行令,还是说就这么打道回府?

    至于说是硬闯或者潜入什么的,

    他想都没有想过。

    “和马?”

    就在和马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有人从门中走了出来。

    “源八郎前辈,好久不见。”

    看到走出来的这人,和马停下脚步,很有礼貌的问候了一声。

    这是一个身材雄壮,独眼,脸上有着一条深深刀疤的老人,名为源八郎,是御庭番的老人,妥妥的大前辈,据说是御庭番初建时的第一批人中的一员,曾经教导过和马他们那一批菜鸟,后来年纪越来越大,实在是没有心力再去教导年轻人,就被大名委派负责看管禁书库的重任。

    “和马,你是来学习禁术的?”

    源八郎不废话,开门见山的问道。

    “最近深感自身的不足,的确是想要试着看能否修行禁术,不过走到这里我才想起来没有和大名申请许可,我······”

    “跟我进来!”

    源八郎招呼道。

    “诶?”

    和马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傻站着干嘛?想要学习禁术就赶紧进来。”

    “可是······我没有和大名······”

    “大名早就下达了许可。”源八郎似乎是个急性子,伸手抓住了和马就往里走,边走边说道:“早在两个月前大名就和我说过了,许可你随意出入禁书库,大名说了你小子性格好强,有着极强的上进心,很可能会来禁书库,让我看到你的话就放你小子进来,啧啧!说实话,要不是你小子是我亲自从外面的孤儿院抱回来的,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大名的私生子了。”

    “两个月前?”

    这就不是他从木叶回来后没多久吗?和马像是提线木偶一样被拽着往里走,心中情绪激荡。

    两个月前就已经说了吗?

    这是······何等的恩宠!!!

    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涌现,恨不能现在就冲到木叶干掉火影,帮助大名收拢大权,成为这火之国万里疆土上那真正的实权君主。

    “······还有禁书库的规矩也给我记住了,出入资格仅限于你自己,不准带其他人过来,还有在这里看到的禁术无论你学不学得会,都不准使用任何方式教授给他人,保险起见,等你离开的时候还要在你的脑子里留下封印······和马,在听吗?”看着有点像是在走神,心不在焉的和马,源八郎猛地大喝一声。

    “啊!听着呢!我听到了,源八郎前辈,我不会触犯任何规矩的。”

    和马掏了掏被震的嗡嗡响的耳朵。

    “那就好,那就好,已经到地方了,我们御庭番这几十年来收集到的禁术和秘术都在这里,你可以在这里慢慢看,反正大名也没有限制你时间,你就算是将这里的禁术全部看完也没问题,虽说全看完估计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就是。”

    在房间的中央,有着一个四层高的大书架,上面被分隔成一个又一个小空格,在空格中有且仅有一个小小的卷轴,而且很多空格中什么都没有,显然历代火大名这几十年收集到的禁术和秘术数量有限,都填充不满这么一个书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