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六十四章 究极创生之术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禁书库看似空荡荡的能饿死耗子,不过说句实话,这里收藏的禁术和秘术的数量就算是泷隐村、雨隐村等仅次于五大忍者村的几个村子都未必能比得上,毕竟除了木叶因为有禁术研发行业的大宗师级别的人物,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间的缘故,留下来那么多禁术,其他村子禁术也都数量有限的紧。

    至于秘术,

    说实话这玩意比禁术还要珍贵,和血继限界一样往往都是一族之中代代相传,概不外传,禁术这玩意有时候花点代价都还能有机会学习,但是秘术基本上除非是用武力逼迫,否则别想入手。

    “和马,你有目标吗?”

    源八郎站在书架旁问道。

    “我想试着看能不能学会那门土遁禁术。”

    禁书库中只有一门土遁禁术,和马知道这么一个消息,但是以前没有机会接触,所欲对于这门土遁禁术的了解仅限于知道有这么个东西在,但是具体是什么完全不知道,连名字都不知道。

    “这门术啊!怎么说呢······”

    源八郎不是很意外和马的回答,但提起来还是表情有些微妙,他十分熟悉的从书架上取下来一个暗黄色的卷轴,动作轻柔的递给了和马。“你自己看吧!这门禁术是属于那种比较残忍,很容易会引发各方抵制的禁术,如果你真学的会,以后使用起来要尽量别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话说得和马一愣一愣的。

    好家伙,

    首发

    这门禁术限制这么大吗?

    须知禁术之所以是禁术,大致上是因为三种不同的原因被划分为禁术,其一是会给自身带来严重的伤害的忍术,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类型,更严重点一旦使用直接就是同归于尽的下场;

    其二是违背最基础的伦理道德的忍术,这种类型的禁术不多,但是每一种都是会引起来公愤的,例如臭名昭著的秽土转生之术,二代目火影就是因为这门禁术在当时忍界名声彻底烂大街,还有赤沙之蝎的人傀儡之术,同样是属于那种贼容易招恨的类型;

    其三就是威力过于强大而很难控制攻击范围,容易波及到无辜者的忍术,也是大多数忍者想象中的禁术,在他们看来就是因为有那种会毁天灭地的忍术。

    “土遁·究极创生之术?死者土壤?”

    粗粗看了个开头简介,

    和马无语了。

    怪不得这玩意被列为禁术,亵渎死者的尸体,这太招人恨了,一旦被人发现,那些受害的死者们的家属岂不是要来找他拼命,难怪源八郎前辈说这门禁术使用的时候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门禁术需要提前准备好装满死者尸体的土壤,尸体还要保存的较为完整,不能有大范围的腐烂出现,此外这些尸体只能复活一次,一旦被破坏就不能复活第二次······从而方面来说这玩意说实话就是一个弱化版的秽土转生之术。

    不仅和秽土转生之术一样都是违背了伦理道德,而且从各方面的性能来说都完全不如秽土转生之术。

    总的来说,差强人意。

    和他期望中能够大幅度提升自身的禁术完全是不同的类型呢!他更希望入手那种具备超规格的破坏力的禁术,而不是这种······说实话微妙到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禁术。

    说它不错吧,

    真心感觉用处有限。

    说它废物吧,

    也不能说一点用处都没有。

    只能说真的很微妙。

    “源八郎前辈,我还能看看其它的禁术吗?”和马思来想去还是不甘心,想要看看这禁书库中是否还有其它的更合心意的禁术,虽然未必能学得会就是了,但有尝试的机会的话他并不想放弃。

    “可以,想要去看的尽管去看吧!我也就不罗嗦了,记着动作轻点,别弄脏、弄坏了卷轴就行。”

    源八郎在房间一角坐了下来,悠然自在的喝茶看小说。

    和马则是如饥似渴的翻阅起来书架上所有的禁术,时间在这时候过的飞快。

    等到夕阳西下的时候,他遗憾的放下来了最后一个卷轴,这里面不是没有那种大威力的破坏性的禁术,只不过和他的相性太差,属于那种不用尝试都清楚没什么概率学会的禁术。

    就比如雷遁禁术,他就没有机会学习,因为他天生的查克拉性质是单一的土属性,后来开发修行的是风属性,雷遁术是一窍不通的。

    剩下来五花八门的禁术作用也是令人眼花缭乱,但是还未必能有那门‘土遁·究极创生之术·死者土壤’来的实用!

    “怎么?没有收获?”

    源八郎看了过来。

    从和马的表情上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很满意。

    “没找到称心的······就确定是这个土遁禁术了。”和马拿着那个最初源八郎递给他的暗黄色的卷轴晃了晃,“我先试试,看看能不能掌握。”

    “不能带出去,就在这里看,等看完了会给你脑子里下个封印。”源八郎说道。

    “明白。”

    和马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他走到了源八郎对面坐了下来,打开了卷轴,摊开放在桌子上,不经意间看见在桌角摆放着一本薄薄的《禁术杂录》,下意识的好奇伸出手拿了过来,“这是个什么东西?禁术杂录?”

    “那个啊!”

    源八郎抬头看了眼,便又浑不在意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说,“那是当初搜集禁术、秘传忍术的时候,整理下来的一份记录,上面记载了探查到的存在于世的一些禁术、秘术的情报,不过上面记载的那些个东西能弄到手的基本上都弄到手了,剩下的都是没什么希望入手······总之,现在那就是个消遣时间的玩意。”

    “原来如此。”

    和马听懂了。

    随手翻了翻,发现上面的确有之术的名字,上面记载了这门禁术属于川之国土山一族,后面还详细的标注了土山一族的各项资料,最终给了一个搜集难度·中等的结论。

    不过,

    书中还有部份禁术是禁书库中没有的,和马饶有兴趣的翻看了起来,然后在其中一页停驻了许久。

    ————

    木叶村。

    南贺神社下方的密室。

    “砰!!!”

    宗弦刚刚推开实验室的大门,就听到了那震耳欲聋的撞击声,他抬眼开去,一头面目狰狞,半人半树的怪物撞破了铁笼,如同高速移动的火车头一样朝着他狂奔而来。

    “蝎,你这是准备造反吗?”

    看着冲到眼前的怪物,宗弦轻轻一踏,漆黑色的咒印如同蛇一样蜿蜒爬出,沿着怪物那盘缠着许多根茎的双足盘旋直上,瞬间遍布了怪物的全身,然后狂奔中的怪物骤然间停了下来,在惯性的作用下扑倒在地上,如同死狗一样趴在他的脚边,一动不能动。

    此术乃是——

    制服这个没有理智的怪物很简单,不过宗弦考虑到这玩意是实验材料,要是给烧成灰或者砍的稀巴烂,说不定会影响到实验,所以在经过零点一秒的思考后,他选择了使用这门得自于团藏的咒印术。

    “这只是一个事故,你的污蔑我是不会承认的。”

    蝎抱着一个记录本来到了被束缚住的怪物的身边,开始观察并记录怪物的种种数据。

    “事故······这么说实验还是没有什么进展?”

    宗弦挑了挑眉。

    “真是个无聊的问题,实验每一天都在进步,这一次的受术者撑了两个小时十七分钟才发生变化,暴走失控······算了,跟你说这些你也听不明白,你只要知道实验进行的很顺利就行了。”

    蝎很是鄙视的看了宗弦一眼。

    “你这家伙,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

    “但是这实验除了我之外,你也找不到其他人来主持不是吗?”看着不吭声了的宗弦,蝎继续道:“与其每天过来说这种废话,尽快把新的材料给我送过来,这一批材料已经快要用光了。”

    “一周前不是才送过来二十体?”

    宗弦瞪了过来。

    “所以说啊!已经快用完了,现在还剩下三体了,不快点补充的话,实验的进度就会被迫拖慢下来的。”蝎平静的说道。

    “行吧!材料今天晚上,最迟明天就会送过来。”

    宗弦无奈的摇了摇头。

    还好木叶监狱里的死刑犯还有不少,不过······保险起见,还是要组织上一个队伍去收集实验材料,毕竟木叶监狱里的死刑犯不是无穷无尽的,而蝎这家伙消耗材料的速度却是相当之快。

    “还有那个,琥珀净瓶什么时候能借我研究一下?”

    蝎还没有忘记之前宗弦的许诺。

    他眼馋宗弦手中的忍具不是一日两日了,作为一个傀儡师,傀儡严格意义上也是忍具,只不过是造型上更特殊的忍具,因此他对于琥珀净瓶这些个能力奇妙的忍具有着极大的兴趣。

    人傀儡技术说实话,他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难再做突破的瓶颈状态。

    想要变得更强,指望在人傀儡技术上有所进展数年内恐怕都是不可能了,正巧这时候他看到了宇智波宗弦手中那种种各具奇妙能力的忍具,思维在瞬间得以拓展,若是能习得制造这些忍具的本领,他的傀儡定然是能变得更强!

    “上次也说过了,等你什么时候能拿出来有足够价值的研究成果,别说琥珀净瓶了,就算是焰团扇借你研究一些日子都没问题,但是问题是你现在有什么研究成果可以让我见识一二?没有的话,就赶紧去努力。”

    他不介意蝎这家伙口头上放肆一点。

    科研工作者嘛!

    有点什么怪癖不奇怪,为了充分鼓动蝎的主动性,发挥那一份天才的思维,对于蝎那冒犯的言行,他有着很高的容忍度。

    但是真要觉得他好糊弄,宗弦也会考虑更换一下管理方式,高压统治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哼!”

    蝎不再说话,继续专心工作。

    宗弦也乐得清闲,作为宇智波一族的族长,警务部部长,火影辅佐,他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去做,现在每天来实验室巡视一遍只是一个刚养成不久的习惯,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掌握实验的最新进度,同时也是盯着蝎,警告蝎别妄想乱来。

    他心中很清楚,

    蝎这家伙肯定没有放弃过逃走的想法。

    现在看上去很老实,沉浸于研究工作当中,但只要给他一个真正有希望逃走的机会,宗弦是不信蝎会选择留下来。

    “秋太郎,最近感觉怎么样?”

    宗弦转而和作为蝎的助手的宇智波秋太郎说话。

    关于安全移植白绝细胞的实验研究主导者是蝎,这是毋庸置疑的一点,但宗弦不可能说就这么放心的将整个研究工作放手交到蝎的手中,他安排了宇智波秋太郎、宇智波纯等几个心腹下属轮流担任蝎的助手,当然说是助手,用监视者来形容更准确一点。

    “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

    宇智波秋太郎揉了揉眉心,“研究上的事情我是一点都看不明白,总之我就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有什么异常的举动都会记录下来,不过到目前为止,这家伙看上去挺老实的。”

    “那也别放松警惕。”

    “别忘了之前和你们说过的,三代目风影就是死在那个矮子的手里的。”

    “这个我知道,只不过······说实话这些个研究工作是真的搞不懂啊!”

    “······总之,尽力而为!当然真要是遇到了无可奈何的情况,记住以保全自身为第一要务。”

    宗弦又叮嘱了几具,这才离开实验室,去往警务部,最近这段时间村子因为邪神教的情报而忙碌,先是暗部出动根据小笠原右卫门脑海中的资料去汤之国追踪调查。

    可惜并没有抓到邪神教的尾巴,只是清理掉了一堆小鱼小虾,大人物一个没捞到,虽然这也是意料中的结果,毕竟邪神教的高层只要不傻,在小笠原右卫门盗窃组织的机密逃走后,肯定是会改头换面重新藏起来的。

    但越是如此,

    村子对于这个邪神教就越发的警惕,追踪调查邪神教变成了暗部的一个长期任务,警务部也同样分享了这个任务。

    宗弦也对这个有一定的兴趣,他很想知道这个邪神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和被称之为的大筒木辉夜比起来孰强孰弱,说起来,忍界还有不少类似的神秘存在。

    例如被尸鬼封尽之术召唤出来的死神。

    还有被长门在未来召唤出来的阎罗。

    以及被鬼之国巫女封印的异界魔物,魍魉。

    可惜他的精力实在是有限,暂时实在是分不出多余的精力去调查这些个秘密。

    等到他回到警务部,还没有等他坐稳,就有暗部出现在他的面前,为他带来了一个源自于雾隐村的情报,四代目水影,枸橘矢仓,在四天前终于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四代目水影终于死了吗?”

    对于这个情报,宗弦不觉得意外。

    因为木叶和雾隐结盟后,双方之间的信息传播渠道被打通,关于雾隐村的情报村子里一直都是有关注的,像四代目水影病危这样的大事儿更是时时刻刻都在关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