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六十六章 猿飞阿斯玛的愤怒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所谓的暂时没办法,其实并不是真的没有办法,有些话没有挑明了说,但是事实上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那什么守护忍十二士听上去名头挺大,但他们还不值得让火影大人分神关心。

    秋道取风所警惕的真正目标不是守护忍十二士。

    而是火大名!

    虽然目前从各个渠道中收集到的情报都没有火大名在背后操纵迹象,上蹿下跳着试图针对木叶的只是以和马为首的一小撮人,火大名似乎是被蒙在了鼓里,但谁要是相信火大名对此当真是一无所知,那只能说这人不是真的天真,就是真的愚蠢,当然也可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不管其他人如何看,

    作为五代目火影,秋道取风一点都不信火大名当真是一尘不染的白莲花。

    正是因为考虑到了火大名可能牵涉其中的可能性,这原本不算大事的事情变成了足以让木叶的高层们集体商讨的大事,并且讨论到最后也只是得出了一个静观其变的结果。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火大名是名义上的火之国的元首。

    就算是火影在名义上也要比火大名低上一级,在这种情况下,木叶很难主动出手去提前防患于未然之际,哪怕是手中掌握有火大名试图针对木叶做出不利的行动的证据,但只要火大名没有先动手,总会留下来各种后遗症。

    一国一村的制度是如此的深入人心,木叶村那数量庞大的中下层忍者即便信奉火影大人是村子的至高的领袖,但是同样也会对火大名保持一份尊敬,在这种情况下对火大名出手是会承受极大的压力的。

    一秒记住.42zw.cc

    当然,

    若是火影大人手腕足够强硬,根基足够深厚,也不是没办法换一个火大名,在宗弦看来,不说一百种办法了,最粗暴直接的只需要支持鼓动火大名那众多的孩子中某个原本是没有任何机会成为下一代大名的孩子发动政变就行了。

    可惜秋道取风并不是这样的人,

    猪鹿蝶三族一贯都是不爱张扬出风头,比起来宇智波、日向,猪鹿蝶三族是出了名的低调,指望秋道取风去做出来激进的选择,那不现实,所以宗弦提都没有提那些个从源头上掐灭一切后续麻烦的办法。

    反正他也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

    一群虾兵蟹将能掀起来什么风浪?

    就算真的走了狗屎运闹出来点动静又能如何?还是那句话,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他不畏惧任何挑战。

    ······

    大名府,御所。

    对了,在这里说明一下,大名府并不是说是火大名的宫殿府邸,而是火之国的首都,是足以与木叶相提并论的繁华城市,虽然木叶始终自称为村,不过这不重要,主要是说明一下御所才是大名的宫殿,也就是国王的王宫,皇帝的皇宫。

    守护忍十二士的工作地点就在御所。

    他们负责近身保护火大名。

    这一天,

    猿飞阿斯玛结束了工作,和同伴做了交接后,准备去外面喝一杯,他刚回房间换了身便装,有人就找上门来了,“阿斯玛,你准备出门?”来人是个光头,容貌极佳,穿着灰白两色的僧衣。

    “哟!地陆,你在啊!我刚才回来没看到你,还以为你出去了,怎么样?要不要和我出去喝一杯?”

    猿飞阿斯玛笑呵呵的向好友发出了邀请。

    “你还有心情喝酒?”

    地陆紧皱着眉头,喝问道:“你知不知道和马最近在干什么?”

    “和马要做什么是他的自由,我无权去干涉他的想法。”

    这个回答让地陆胸中的怒火燃烧的更加旺盛,他的表情在一瞬间好似是变成了火之寺那作忿怒相的明王雕塑,他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阿斯玛,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在想什么?你就打算这么眼睁睁看着和马他肆意妄为吗?就算是木叶因此而遭受攻击你也不在乎?”

    愤怒是因为和马等一群人最近时间的作为,同时也是因为猿飞阿斯玛的不作为。

    他很困惑,

    不明白阿斯玛是怎么了?

    对于和马等人的行为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工作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和负责,但是工作结束后却是减少了和同僚们的交谊,而是时常孤身一人流连于大名府那一家家酒肆当中。

    “在乎?”

    猿飞阿斯玛看着挡在门口的地陆,明白今天若是不说明白,恐怕是很难顺利走出这道门,和地陆对视了几秒钟,他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我为什么要在乎?”

    地陆双目睁圆,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好友,打死他都没有想到会从阿斯玛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你,你,阿斯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为什么要在乎?这还值得问?你是木叶的忍者啊!”

    这太奇怪了。

    守护忍十二士出身来历相当复杂。

    和马是出身自于侍奉大名阁下的忍者机构;地陆则是来自于火之国最有名的寺庙;北根等人则是出自火之国首屈一指的忍者聚集地;而猿飞阿斯玛就是守护忍十二士当中唯一一个来自于的忍者。

    照理来说,

    猿飞阿斯玛才是那个最应该关心此事的人。

    但是他却表现出来了一副完全不上心的姿态。

    “在我加入守护忍十二士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主动放弃了木叶忍者的身份,这是我上一次回去村子的时候五代目火影告诉我的。”猿飞阿斯玛神情冷漠的看着地陆,“按照地陆你的逻辑,身为木叶忍者我理所应当要为木叶奉献一切,但是我已经不是木叶的忍者了,所以······能让路吗?今天工作很累,我需要去喝一杯放松一下。”

    “你······阿斯玛,你还在怀疑你父亲的事情?”

    地陆下意识的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是的,我从来没有忘记过,区区一个枇杷十藏,居然能杀害了堂堂三代目火影,开什么玩笑啊!当我是没脑子的蠢货吗?”猿飞阿斯玛在最后一刻咆哮了起来,地陆很愤怒?

    但是他也是满腔怒火的啊!!!

    地陆张了张嘴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可说的,涉及到木叶村内部的斗争······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认为三代目火影的死亡有着猫腻,但是继任的五代目火影以及木叶村的许多高层都没有任何意见,他一个火之寺的小小忍僧又能做什么?

    就算是主持也什么都做不了,

    木叶的事情,还轮不到外人插手。

    而话说到这个地步,他也明确的意识到了阿斯玛恐怕是真的不打算去管和马闹出来的这档子事了,心中顿时一片黯然,他沉默了片刻,默默的后退两步,让开了道路,猿飞阿斯玛没有再说一句话,同样沉默着出门,并且脚步坚定的远去。

    地陆怀揣着复杂的心思回到了自己的居所。

    一进门,

    就有人问道:“怎么样了?阿斯玛怎么说?要去找和马谈一谈吗?怎么没有看到他的人?”说话的人显然是理所当然的认为地陆肯定会带着猿飞阿斯玛一起过来。

    “阿斯玛不会管这些事。”

    地陆简洁明了的答道。

    他走进门,三坪大的房间没有太多的外物,作为一个忍僧,地陆在物欲上的要求很低,所以哪怕房间不大,但是却并不显得拥挤,哪怕是在有两位客人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阿斯玛不会管······这话是什么意思?”

    等到地陆在榻榻米上坐下,客人中的一位方才开口。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阿斯玛的父亲是三代目火影,他现在还没有从他父亲的死亡阴影中走出来,北根,成马,我们现在不能指望阿斯玛和我们一起行动了,我们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北根是一个眉毛很粗的男人,他的长相很普通,唯独那一双浓眉会给人留下来难以忘却的深刻印象,他听到地陆的解释后,表情顿时变得极为复杂,他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唉!阿斯玛他······唉!”

    三代目火影遇刺身亡的事情在火之国不是什么秘密。

    更何况身为大名贴身近卫的他们,他们知道三代目火影遇刺身亡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但说实话若非是有猿飞阿斯玛这个同伴,他们压根就不关心这种事情,他们又不是木叶的忍者,木叶内部的斗争倾轧与他们何干?

    “可是没有阿斯玛的支持,我们很难对抗和马他们。”

    另外一位客人说话了,成马的长相比起来北根要秀气许多,他的右脸边缘处有着十字形的伤疤,他苦笑着说道:“我们只有五个人,和马他们有六个人······要是发生冲突的话,我们可挡不住。”

    守护忍十二士,顾名思义有十二人。

    因为意见上的分歧割裂成激进派和稳健派两个派系,很有趣的是两派各有六人,激进派以和马为首,稳健派以猿飞阿斯玛为首,人数上的均衡也是实力上的平衡,两派谁也奈何不了谁,所以维持住了一直以来的和平。

    但是,现在情况变了,

    不知为何,和马最近的动作越发的激进了,行动越发的张扬,开始不加掩饰的宣扬他那一套火影无用,木叶应当接收大名的直接管辖的理论,要知道大名府作为火之国的首都,聚集着火之国数量众多的权贵,也因此吸引来了大量的来自于全国各地的忍者们。

    在这里说明一下,

    火之国有且仅有一家忍者村,也就是木叶,这是初代目火影和火大名缔结而成的一国一村的制度带来的影响,但是除了木叶村之外,火之国实际上还是有着大量的忍者家族,以及‘忍者之里’。

    忍者家族很好理解,以血脉为纽带而存在的忍者集团。

    但不是所有的忍者家族都能靠着自己传承下去的,早在战国时代就已经有忍者家族们聚集在一起形成了所谓的‘忍者之里’,严格来说,忍者村就是忍者之里的进化版,原版的忍者之里当中只存在忍者,没有一般人,自然也没有平民忍者这种东西的诞生。

    情况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不只是火之国,其余各国也都普遍存在类似的情况,最典型的水之国,雾忍除了内斗之外,就是在和水之国的各个忍者之里、忍者家族爆发摩擦冲突。

    目前,

    和马就是在不停的接触游说这些个忍者之里、忍者家族,并且貌似取得了不小的进展,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木叶的,这些个忍者之里、忍者家族有的能做到自给自足,有的却是也需要依靠贵族和商人们的任务来过活的,木叶这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自然是不会让人心生喜欢的。

    当然也有选择和木叶交好的忍者之里以及忍者家族就是了,比如北根他们出身的白峰之里和木叶村关系就很亲近,这也影响到了他们的理念,站在了和马的反对面,地陆也是同理,火之寺和木叶的关系要更加要好。

    “和马他们难道还真的敢动手不成?”

    北根觉得成马说的有些夸张了。

    激进派和稳健派的矛盾分歧不是短时间内的事,在守护忍十二士结成后不久就产生了类似的争端,两派的对抗已经持续了数年之久,但是始终都停留在了切磋的程度。

    “为什么不敢?和马他们连和木叶为敌都不怕,凭什么会不敢冲我们下手?”成马的反驳让北根沉默了,这话说的没毛病,和马他们现在行事越来越高调,说实话,这么下去迟早是要引来木叶的注意的,但是他们还是这么做了。

    这不难让人想到和马大概是真的做出了某个决定。

    某个可能会彻底一改之前那僵持局势的决定,而更糟糕的是稳健派这边失去了他们的领头羊,原本大家就算是真的发生了冲突也是五五开,但是现在却瞬间变成二八了,少了猿飞阿斯玛带来的影响绝非是数字上减一这么简单。

    平衡一旦被破坏,

    往往会呈现一面倒的结果。

    “地陆,你有什么主意吗?”

    北根看向了地陆,

    稳健派六人当中,如果说猿飞阿斯玛是一号人物,那么地陆就是二把手,这时候猿飞阿斯玛选择了置身事外,那么,他们也就只能指望地陆了。

    “我想去一趟木叶。”

    “去木叶?”

    成马疑惑的挑了挑眉梢,“你是要联系木叶对付和马?”

    “具体如何处理暂且不好说,但绝不能放任和马他们如此肆意妄为,若是任由他们这样胡来,我担心会发生难以挽回的后果,而只靠我们既然无力制止和马他们,那么就只能借助木叶的力量了。”

    地陆认真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