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六十八章 守护忍十二士的内讧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背叛者?”

    镰之介使劲揪着下巴上那短短的胡茬,清晰的刺痛提醒着他这不是在做梦,“和马,你······这和我们之前商量好的完全不一样!我从来没听说过我们要背叛大名,这······”

    “这是必然的。”

    和马强硬的打断了镰之介的发言,他环顾周围的同伴们,锐利的目光像是能看穿每一个人的心底,“谁都知道木叶很强,强到大名阁下都不方便正面与之为难的地步,只能交由我们暗中行动,但是木叶不是瞎子,不可能真的注意不到我们,据我的了解,地陆这次很可能就是去木叶报信的。”

    “那你特么还放任他离开······你故意的?”

    镰之介瞪着和马。

    “不算是,我说了,木叶不可能注意不到我们,即便我们这一次干掉地陆,阻止他和木叶通风报信,但随着我们的动作越来越明显,木叶迟早会盯上我们,这不过是早晚的事情,所以我想与其被动的等木叶发现,还不如我们主动划分清楚和大名阁下之间的关系。”

    很明显,

    火大名是不打算和木叶正式的决裂,所有的这一切行动都是和马他们的私自行为,和火大名并无任何直接、间接关系,除非是他们真正取得成功,否则火大名在那之前是绝不会承认和他们有任何干系。

    这一点众人都是清楚的,

    只不过,有必要变成背叛者吗?

    记住m.42zw.cc

    这多少让人心中有些不得劲。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一旦他们成为了背叛者,哪怕只是名义上,但是名义在很多时候也是极为重要的,没有了守护忍十二士这个名义,他们很难集合火之国那些个忍者之里、忍者家族的力量一起对抗木叶。

    “之所以非得成为背叛者,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最近掌握了一门禁术,一门可以大幅度的提升我们的整体实力,帮我们尽量减小和木叶之间的人数差距的禁术······不过这门禁术有点违背伦理道德,在我们取得最终胜利之前,留在大名府只会让大名阁下为难。”

    土遁·究极创生之术·死者土壤——

    这门禁术,

    和马已经成功掌握了,并且在暗中试验过几次,确认了禁术的效果,并且因此而产生了改变计划的打算,这就是禁术的力量,它的力量不仅仅是用在直接战斗上,在很多时候一些禁术甚至具备着战略和战术的意义。

    他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展示了一番这门禁术的力量。

    于是,

    “这么说······你说要对北根他们出手是为了那个雷遁禁术?”在理解了这门禁术的力量之后,镰之介瞬间就联想到了北根等人,通过这门禁术完全可以将那门雷遁禁术篡夺过来为己用。

    “不,不只是北根,和马,你要对国内的那些忍者之里和忍者家族动手?”

    镰之介作为激进派的二把手不仅仅是因为能打,他的脑子同样很灵光,发散的思维很快就猜到了和马的企图,顿时倒吸了口冷气,身体都在因为和马这疯狂的想法而战栗。

    但是莫名的,心跳加速,兴奋的情绪从心底飞快的滋生。

    “这段时间我们也接触了不少人了,不过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忍者家族、忍者之里真正允诺下来愿意和我们一起对付木叶的,一个个的除了口号喊得响亮,落到具体的行动上就全部缩头了。”

    和马继续说道,“我算是看明白了,指望他们能有什么表现无异于白日做梦,不过既然他们不愿意······那么也正好帮我一个忙。”说到这里,他咧嘴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不知为何,充斥着一股子难言的血腥气。

    “计划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样子,还有什么问题吗?”

    和马看着同伴们,笑着问道。

    “没有!这个计划······简直完美!!!”

    小狐丸也在笑,笑容狰狞而嗜血。

    “可以。”

    云光简单的说了一声。

    “我······我,我应该没意见吧?”

    天目不是很自信的小声道。

    “你们一个个的,搞得我很为难哎!”在场的唯一一位女性,紫子叹了口气,口中抱怨着,只是她那翘起的嘴角却是暴露出来了她的真实想法,“算了,我就陪你们玩一把大的吧!正好我也很想找机会试试我新配的几种宝贝。”

    同伴们接二连三的表态,到最后只剩下来镰之介,这个年纪不大,但是看上去却像是饱经风霜的农夫的男人无奈的叹息着,和马这混球是在赌命,要么赢,要么死,而且不光赌他自己的命,还将他们所有人的命都一起给押上了赌桌。

    这特么就是一个混账!

    不过很可惜自己貌似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不讨厌这种玩命的感觉。

    镰之介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看着同伴们,“难怪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真亏你们这些亡命之徒能聚到一起,当然,我也是,哈哈哈!!!”愉快的笑声回荡在庭园当中。

    最终,和马说服了激进派的所有人。

    在完成了思想上的统一之后,行动立刻就开始了,地陆已经离开大名府去木叶了,时间拖得长了,木叶的忍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抵达大名府,必须赶在那之前结束行动。

    只是——

    具体该怎么做?

    这是横在和马他们面前的难题,北根、成马、星斗、冻雨,被当作目标的四人目前都留在御所,而且因为最近激进派和稳健派之间的矛盾已经被揭露在明面上的缘故,北根等四人放弃了一切私底下的娱乐活动,行走坐卧都尽可能地不远离彼此。

    再者,

    在御所动武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火大名作为火之国名义上的元首,别的不说,安保措施绝对是最顶尖的,毕竟和火影不同,火大名并不是忍者,因而在这偌大的御所当中有着极为恐怖的保卫力量,守护忍十二士只是被推出去的一个闪亮的招牌罢了。

    当然这块招牌的含金量是足够的,否则要是被轻易就砸掉了这个招牌,那丢脸的不是守护忍十二士,折损的只会是火大名的颜面。

    说了这么说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御所当中还有着多支不比守护忍十二士弱多少的力量,若是没有能速战速决,或者控制好战斗影响到的范围,很可能会引来这些人的插手,妨碍到他们的行动。

    “紫子,能不能用毒?”

    和马看向同伴中唯一的女忍。

    “难度很大,北根他们不是傻瓜,很明显看的出来他们最近在提防我们,就算我有那种很厉害的毒药,但是问题是我根本找不到下毒的机会,你们该不会以为我站在三百米外一扬手,就能把北根他们毒倒吧?别做梦了!我要有那本事,也用不着对北根他们下手了,我们直接去木叶干掉火影不就行了?”

    紫子忍不住翻了翻眼睛。

    被怼了的和马哈哈一笑,也不恼火,伸手摸了摸脑门,喃喃道:“看样子······只能找机会偷袭了!等晚上吧!等阿斯玛那家伙去外面喝酒的时候,我们再找机会动手。”

    虽说他不觉得猿飞阿斯玛会跳出来碍事,

    但是可以的话还是尽量防一手,避免被打个回马枪。

    时间来到傍晚,夕阳西下,猿飞阿斯玛孤身一人继续去大名府城中那一家家酒馆中买醉,孤零零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夕阳那昏黄色的光晕当中,站在屋脊上双手结印的天目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和马说道:“已经离开了,但我无法保证那是猿飞阿斯玛本人,还是只是一个影分身。”

    “这样就行了,虽说谨慎无大错,但是该出手的时候也绝不能畏首畏尾,等下动手的时候小心点就是了。”和马从屋顶上跳了下去,看着已然做好了准备的同伴们,拍了拍手,轻声道道:“好了,各位,行动开始。”

    话音落下,

    和马像是融化了的烂泥一样融入到了脚下的泥土当中。

    “跑的真快!”

    镰之介见状嘀咕了一声,然后他也一如和马一般融入了脚下的大地,使用土遁术在地下穿行,他与和马一样,都极为擅长土遁术,只不过不同于和马还分心在其他方面,他是专心一意的磨练自己的土遁术。

    眼见首领和副首领行动了,其余人也是立刻动身,只是他们并不会土遁潜行之术,只能尽量避开御所中那些个巡逻的卫士们,借助于那正缓缓降临的夜色偷偷摸摸的靠近他们的目的地。

    御所别的不说,

    大是真的大。

    连绵成群的宫殿和庭园不仅容纳下来了以大名为首的数目众多的贵人们,像守护忍十二士这样的护卫力量也是有资格居住在御所中的,毕竟他们是要轮班贴身护卫大名的安危。

    不过最近守护忍十二士最近的工作量被大幅度的缩减,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两支队伍工作量的上涨。

    所以猿飞阿斯玛有时间溜出去买醉,地陆能告假暂时离开,和马他们也可以不受打扰的做他们想做的事情······至于说为什么会在这时候被削减工作量,火大名给出的理由是守护忍十二士前段时间辛苦太过。

    这个理由是真是假都无所谓,

    反正守护忍十二士是直属于火大名的部下,就算是不给任何理由指使他们工作也没有任何问题。

    “地陆这时候应该差不多快到木叶了吧?”

    “不出意外的话,以他的脚力速度,差不多是该到了,说起来和马他们好像一直留在御所中没有出去······我还担心他们会去截杀地陆,所以才用影分身变成地陆的样子光明正大的离开,结果到头来完全是白费功夫,也不知道和马他们在搞什么鬼?”

    在六坪大的房间中,

    北根、成马、星斗、冻雨四人聚在一起。

    “鬼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听到北根那困惑不解的疑问,容貌粗犷,体形魁梧,坐在榻榻米上像是从兽栏中逃出来的猩猩的星斗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不过他们绝对不是在想什么好事。”

    听到这话,旁边的冻雨忍不住笑了起来,“星斗,你在说什么啊?谁都知道和马他们肯定在憋坏水,问题是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原以为他们会趁着地陆落单的时候截杀地陆,但是事实证明我们猜错了。”

    说到这里,

    这个相貌清丽的女忍者脸上笑容散去,微微蹙起眉头,“地陆不是他们的目标,难不成他们觉得即便是木叶的忍者来了也拿他们无可奈何?还是说······有其他的打算?”

    完全想不明白,

    四个人绞尽脑汁也想不通和马他们究竟是在憋什么坏水,信息的缺少让他们无从推断出来和马他们的想法,至于说和马他们可能会冲着他们几个出手,这个想法一闪即逝,就被抛诸脑后。

    这里可是御所,

    除非和马他们是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否则就绝不敢在御所中动手。

    直到——

    夜色彻底的降临,一轮明月从天边冉冉升起,月光透过那打开的窗户照射进房间中,与之一同飞入房间的是淬毒了的千本,一根根锋利的千本“笃笃”的钉在了被抄起来的松木矮桌上。

    “这是······紫子?”

    北根他们看着那钉有一排淬毒千本的矮桌,惊怒交加,同时还带着一丝茫然和不可置信。

    竟然,

    真的在御所中发动了袭击。

    和马他们是不准备继续在御所呆下去了吗?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从和马他们的袭击当中活下来才是当务之急,其它的事情······等活下来再慢慢琢磨也不迟。

    “成马,星斗,冻雨,全力出手,别大意了。”

    北根怒吼了一声,提醒着同伴们别手下留情。

    他甚至有些遗憾,可惜这里是御所,这里有大名以及诸多贵族,不方便他们施展那门杀伤力巨大的禁术,否则他们四人联手施展那门雷遁禁术,别说是激进派全员来袭,就算是再翻个两三倍也不怕。

    等等,该不会······

    该不会和马他们考虑到了这一点才会在个时候发动袭击吧?

    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思考,从地下突袭而来的‘四刃铁爪’直取他的腹部,这玩意是和马所用的独特忍具,和猿飞阿斯玛那一对指虎般造型的查克拉刀以及他手中持有的三棱黑棍一样,都是查克拉武器。

    “和马!你们究竟是要做什么?消灭了木叶对你们来说有什么意义?”

    北根挥动那缠绕着雷霆的三棱黑棍,击退了和马的突袭。

    他看着和马,高声喝问了起来。

    他是真的很困惑,他不明白和马究竟是为了什么一定要让火大名成为这火之国唯一的主宰者,现任火大名说实话在他看来不算是什么昏聩之辈,但也绝不是什么励精图治的明主,这样的人究竟有什么魅力值得和马效死力?

    出乎意料的,

    和马还真的在战斗中给了他一个回答。

    “很简单,一条蛇不需要两个脑袋,一个国家也不需要两个玉,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这个停滞不前的国家重新向前走。”

    这个回答让北根瞬间明白了,他们之间的分歧果然是不可调和的。

    和马这个疯子,

    竟然妄图掀起来更大规模的战争,让这个停滞不前的国家重新向前走······这话听上去很漂亮,但是剥开那一层名为修饰的外衣,就会发现这一番话的本质就是‘扩张’两个字。

    而火之国的扩张,

    自然是意味着更大规模,更高烈度,远超于前几次忍界大战的战争!

    “和马,你们是真的疯了!”

    北根咬紧了牙关。

    “是吗?疯了又如何?只要能改写错误,让这个国家重新向前走,别说发疯,就算是粉身碎骨也无所谓!”和马看着北根,眼眸中蕴藏着不可动摇的坚定决心,他是真的做好了付出一切代价的准备的。

    在这一瞬间,北根愣怔了一下。

    被和马的意志撼动了心神。

    于是,

    他感受到了一阵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剧痛,垂下的视线看到了那紧攥着鲜红心脏的好似是铁铸的暗灰色的手掌,“镰······之介?你们,咳咳,还真看的起我?竟然,咳咳咳咳咳······联手?”

    北根说话的时候在不停的咳血,满是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

    然后,

    生机在这一瞬间消散。

    守护忍十二士,北根,身亡!

    他的死亡只是一个开始,他们一群人人数处于劣势,而且被和马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在北根先一步被和马、镰之介联手算计杀死之后,星斗也被小狐丸和天目配合着斩落了首级,再接下来是成马、冻雨。

    战斗进行的比和马想象的还要顺利,北根等四人全数战死,他们却没有出现任何伤亡,仅仅是小狐丸和天目分别受了点伤,小狐丸被星斗打断了左臂的尺骨,还断了两三根肋骨,

    天目则是被成马用打中,不过好在这一招的杀伤力有限,并未能带走天目。

    “紫子,小狐丸和天目的情况怎么样?会影响接下来的行走吗?”

    和马手握着卷轴,出声问道。

    北根、成马、星斗、冻雨的尸体已经被收纳进了卷轴中,施展起来有着许多的条件,需要新鲜的尸体是其中之一,必须将新鲜的尸体用秘法处理,这才能在未来需要的时候召唤出来为他作战!

    这也是他没有变成和大蛇丸一样的盗墓达人的原因之一,腐朽的尸体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用处,他需要的是新鲜的,而且保存的比较完好的尸体。

    “天目没什么大事,小狐丸的情况不太好,我暂时只能帮他控制一下伤势,但是这种应急的手段撑不了太久,没办法离开太远。”紫子在分别替天目和小狐丸做了检查后,详细的回答了和马的问题。

    “只要能撑着离开大名府就没问题。”

    和马正说着话,突然扭头看向御所的中央方向,他看到了一道道在屋顶上跳跃而来的人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