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七十章 月色下的行路人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正文卷第二百七十章月色下的行路人在秋道取风接受木叶目前最优秀的医疗忍者们的诊治的时候,宗弦也和地陆见了面,并且在经过很短时间的谈话后,立刻就拍板做出了使用武力的决定,他没有哪怕是一丁点的犹豫和迟疑,完全不在乎这么干会不会激怒大名,会不会令大名府和木叶产生深深的裂隙。

    谁要是在这时候和宗弦说这种事情,

    他肯定是会得到宗弦无情的嘲笑。

    什么时候木叶和大名府的关系亲如一家了?或许初代目火影还活着的时候大家还都很满意这份来之不易和平,不同于战国时代那无休止的战乱,起码大多数人是满意的。

    但是人的欲望是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

    在战国时代,许多人渴望着和平,觉得能够安稳的度过一生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但是等到安稳的日子过的长久了,就不免会想要更好的食物,更美的衣服,以及······更大的权力!

    在宗弦看来,大名府和木叶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是扭曲的,彼此之间的分歧和矛盾是不可化解的,名义上火大名是火之国的最高领袖,但是他对于木叶这个国内最强的暴力集团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掌控力。

    这踏马简直就是在搞笑。

    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控制不了这个国家的最强的武力,这还算哪门子的最高领袖?

    他很理解火大名的某些诉求。

    换做他是火大名,也会变着法的集权。

    首发

    但屁股决定脑袋的事情放在何时何地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作为火影辅佐,并且有着继位六代目火影的志向,宗弦不可能说是站在火大名的角度去看问题,他只会站在木叶这边来思考未来。

    于是,

    宗弦决定亲自动手。

    他携带了两名护卫,再加上地陆,总共四人,都不等天明的,直接趁着月色就出发了。

    护卫是月光疾风和夕日红,这人是宗弦自己挑的,他找到了奈良鹿久这个上忍班班长要人,虽然他可以从族中找人来干活,但是身为火影辅佐,目光不能只盯着家族,放宽眼界是很有必要的,将来竞争六代目火影他不能只有家族给自己摇旗呐喊。

    在奈良鹿久提供的一份厚厚的名单中,

    他挑选出来了这两个中忍。

    是的,

    没错,现在的月光疾风和夕日红还只是中忍,说实话找两个中忍担任他的护卫,奈良鹿久当时看到宗弦圈定的这两个名字的时候表情相当精彩,这特么是谁保护谁啊?

    不过抛开这一点无伤大雅的小问题外,奈良鹿久倒也是很理解这个看似有些搞笑的选择。

    月光一族在木叶算是中小家族中的领头羊之一,和不知火一族、山城一族、神月一族等家族并列,而月光疾风在一族中的身份很是不凡,是现任族长的独子,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会是月光一族的下一任族长。

    还有夕日红,

    夕日,他们这一族可查的历史很短,追溯到她的爷爷一代就到头了,不过夕日红的父亲夕日真红是一个很厉害的忍者,只是因为和旗木朔茂是同辈人,被名震忍界的木叶白牙掩映了光辉,所以名声不显。

    但是夕日真红在平民忍者中还是有着极为深厚的人望,哪怕是他自己在九尾之乱的那一夜牺牲了,这份深厚的人望也没有说是就这么烟消云散,而是继承到了他唯一的后代,夕日红的身上。

    “你说什么?”

    火影办公室,秋道取风仰躺在那宽大的座椅上,微微侧头,看着站在办公桌前的奈良鹿久,“宗弦君他亲自去了?他这是打算把事情闹大吗?你就没有拦一拦······嘶!”剧烈的头痛让他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拦不住,也没法拦。”

    奈良鹿久无奈的答道。

    他只是上忍班的班长,还管不到火影辅佐要做什么,更何况这件事火影大人已经全权交付给了宇智波宗弦来负责,宇智波宗弦怎么处理都是他的自由,根本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地方。

    “火影大人,这事要我说交给火影辅佐阁下处理挺好,大名府那边最近确实是越来越活跃了,有必要好好敲打一番,正好火影辅佐阁下愿意做这个恶人,也就无需烦恼该派谁去处理这事了1。”

    “至于说火影辅佐阁下会不会做的太过火······我倒是认为不用担心会出现这种情况,火影辅佐阁下虽然年轻,但是他不是那种拿捏不住轻重的愣头青,比起来这件事,火影大人你的身体健康要更重要。”

    若是换一个时间,

    奈良鹿久大概也不会这么放心将这种大事交给宇智波宗弦,他方才说的并非是谎言,根据他的观察,宇智波宗弦的确是个很知晓轻重缓急的年轻人,但是问题在于若是宇智波宗弦故意要把事情闹大的话,那可就没什么道理可讲了。

    只不过,

    他现在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心力去考虑大名府的事情了,秋道取风的身体状况才是最紧要的大事,猪鹿蝶三族同气连枝,早已是一损皆损,一荣皆荣的关系,秋道取风的身体健康与否影响到的不只是秋道一族,奈良一族、山中一族都避不开。

    “我的身体······”

    秋道取风伸手轻轻揉捏着太阳穴,叹了口气,缓缓道:“医疗忍者也没什么办法,都是些陈年旧伤带来的影响,要是能根治早就治好了,以前还能仗着年轻压制一二,但是现在······鹿久,亥一,丁座,不要再费力气了,你们还是想想以后该怎么办吧!”

    村子里最优秀的医疗忍者已经帮他做了检查,

    他的病说实话不是什么罕见的绝症,这病的全名是“慢性身体功能紊乱综合症”,是年轻时候肆意的压榨身体带来的后遗症,不只是秋道取风,准确来说再村子里有不少上了年纪的忍者都有着相似的病症。

    患病者无一例外都是年轻时候不加节制的的压榨伤害身体,兵粮丸之类的禁药、秘药嗑瓜子似的吃下去了不知多少,像秋道一族就有咖喱丸、蔬菜丸、辣椒丸三种秘药,秋道取风显然年轻时候没少借助秘药的力量打破绝境。

    这病相当复杂,不同患者有着不同的表现形式,根据木叶医院的记载,有的患者是身体免疫系统崩溃,有的患者是身体肌肉逐渐萎缩和无力,而秋道取风的症状有点像是体循环动脉血压增高。

    而目前还没有发现任何针对这一病症的有效的治疗手段,

    只能用想办法尽量控制。

    “村子里的医疗忍者没办法,那就去找有办法的医疗忍者。”奈良鹿久却不打算放弃。

    “对啊!”

    山中亥一眼睛一亮。

    果然还是鹿久的脑子灵活。

    “你是说······纲手?”

    秋道取风的脸色像是便秘了似的难受,大脑的运转不是说想停就能停下来的,听到奈良鹿久的话,大脑自发性的就做出了反应,理解了他说的什么,如果说忍界还有谁有办法治疗好这一病症,大概就只有纲手了。

    “没错,火影大人,这事交给我来处理,这段时间你就不要再费心了。”

    “······就这么办吧!”

    秋道取风在经历了短暂的,很是痛苦的思考之后,答应了下来。

    若是有希望治愈的话,

    他也不想一直经受这种要命的折磨,人若是不能自由自在的思考,那么活着还不如死了来的痛快!

    ————

    大名府,御所。

    和马一行人正在逃遁,北根等人被和马、镰之介等人斩杀的消息已经被御庭番的忍者们探查清楚,在将事情汇报给大名后,没有浪费太久的时间,大名的命令就传达了出来,和马、镰之介等六人被剥夺了守护忍十二士的身份,并且责令御庭番缉拿他们归案。

    是的,

    命令是活捉。

    这么做的理由是大名想要当面问上一问和马他们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且不说这个理由有多么操蛋,因为活捉的命令的缘故,御庭番的忍者们动起手来明显是束手束脚,难以全力以赴。

    与之相反,

    和马他们出手却是一点都不留情,下起手来狠辣到了极点。

    追击部队接连折损了三人后,和马他们顺利的逃出了御所,追击部队的规模瞬间就下降了好几个层次,只剩下来四支小队十六个人继续追踪,比起来缉拿和马他们,显然守护御所,保护大名的职责要更为重要。

    只不过想要靠这十六人缉拿和马他们无疑是痴人说梦。

    这十六人当中只有四名上忍,其余人全部都是中忍,要不是小狐丸受伤不轻,都不用逃得,直接转身回去反杀掉追兵就是了,可惜小狐丸的伤不是很乐观,他们没时间停下来和追兵们再厮杀一场,只能竭尽全力利用大名府那复杂的地形甩开追兵。

    “天目,怎么样了?追上来了吗?”

    眼见后面的追兵没有了踪迹,和马便看向了队伍中的感知忍者,询问起来了情况。

    “稍等一下,我看看。”

    天目刹住了脚步,他可没办法在奔跑中使用他掌握的感知秘术,他结印施展秘术,探查着四周的情况,“追兵,没有追上来,不过······我们有另外的麻烦了!”

    说着,他抬头看向前方的一栋五层高楼的楼顶水塔,一道高大的人影从水塔后面转了出来,站在天台栏杆后面,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站屋脊上的和马等一行人。

    “阿斯玛!”

    和马仰头看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男人,有些意外,但很快又觉得理所当然,果然这家伙还是坐不住,不过现在才露面,已经太迟了,一切都尘埃落定,他已经改变不了任何事了。

    “阿斯玛,你是来加入我们的?”他笑着问道。

    “和马,为什么要杀北根他们?”

    猿飞阿斯玛没有搭理和马那无聊的问题,只是死死的盯着和马,厉声质问。

    和马闻言脸上的笑容消退,他仰着头,毫无畏惧的和猿飞阿斯玛对视,“这与你有什么关系?之前你可是亲口和我说了只要别去打扰你,你就不会管我们的事情······你这是打算食言吗?”

    “北根他们是我的朋友。”

    猿飞阿斯玛神色冰冷。

    “呵!”

    和马从喉咙中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嘲笑,“这个时候才想到他们是你的朋友,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要背弃他们?从你选择离开他们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不再是朋友了,还是说,你觉得他们还会将你当作是朋友?”

    “少在这里胡扯了,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我们不去打扰你,你也就不能插手我们的事情,别跟我说什么朋友不朋友的,我只问你打算要做什么?要和我在这里打一场吗?如果是的话,那就赶紧动手,如果不是,那就赶紧滚蛋让路。”

    和马摆出来了战斗的姿态。

    当然他只是摆个架子。

    他不觉得猿飞阿斯玛会真的出手,若是打算出手的话从一开始就应该和北根他们在一起,而不是等人死了跳出来说什么朋友,说穿了,不过是背叛的负罪感作祟,让他无法安下心来。

    “······下次见面,我会为北根他们报仇的。”

    在沉默了片刻后,猿飞阿斯玛丢下来这么一句话,怀揣着满腔的痛苦转身就走。

    “下一次?哼!”

    和马望着猿飞阿斯玛消失的背影,摇了摇头,浑然没有将猿飞阿斯玛的威胁放在心上,谁又知道下一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到时候又会是什么情境?这种狠话听听就算了,根本不值得烦恼。

    猿飞阿斯玛离开,

    前方的道路在无阻碍,和马站在屋脊上最后回首凝望了片刻御所,再次坚定了决心,“走吧!让我们去搏一把,为这个国家开辟一个新的时代。”

    在月色的映照下,一行六人再次出发。

    同样的月色,两拨人都在赶路,只不过宗弦一行人是在朝着大名府疾驰而来,而和马等人则是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已经化身是非之地的大名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