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七十二章 役之行者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正文卷第二百七十二章役之行者为何要留在大名府?

    月光疾风并不是很理解火影辅佐大人的决定,追捕和马等人这样的说辞委实是没有什么说服力,他不认为那些人会蠢到在这种时候返回大名府。

    不过——

    作为护卫,他可没办法替火影辅佐大人做决定,他只能服从命令。

    好在呆在大名府的日子并不枯燥,准去来说这段时间是大有裨益,同样闲来无事的火影辅佐大人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修行上,让人不免有些怀疑这位大人是不是在逃避村子里那繁杂忙碌的工作。

    而在剩下来的小部分的时间中,

    火影辅佐大人也会指点他们一二,虽然从年纪上来说他和夕日红才算是前辈,但是很遗憾年纪并不能和实力直接挂钩画上等号,在宇智波宗弦的面前,月光疾风和夕日红就是不折不扣的‘后辈’。

    这一个多月来,

    月光疾风在宗弦的指点下原本觉得到了瓶颈期难有进展的木叶流剑术再次实现了突破,而夕日红同样得到了直面写轮眼幻术打磨自身幻术之能的机会,除此外,他们还有幸目睹了火影辅佐大人和一位又一位来自于火之国各地的高手切磋,大大的开阔了眼界。

    是的,

    宗弦留在大名府已经超过了一个半月的时间。

    一秒记住.42zw.cc

    在这些日子里,宗弦并非是真的每日都完全沉浸在修行当中,毕竟若是执着于修行返回木叶要更加自在和舒适,留在大名府一个半月的时间他也有做不少事情,每隔几日,他都会想法设法邀人切磋比试。

    大名府作为火之国的首府,

    不仅仅是在经济上有着高度的繁荣,同样也吸引着火之国各处忍者之里、忍者家族的佼佼者们汇聚于此,俗话说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忍者们并非是不食人间烟火之辈。

    不如说正相反,不事生产的忍者极为依赖国家力量的扶助。

    所以在大名府能看到许许多多在木叶根本见不到的忍者之里、忍者家族的忍者们,而且敢来大名府闯荡,并且能闯荡出名声来的无一例外都是高手,即便是在木叶都不会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

    宗弦就是在与这些强者们切磋。

    在一对一,乃至一对二、一对多的战斗中取得压倒性的胜利,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胜绩向火之国那些个忍者之里、忍者家族宣告着木叶那不可招惹的强大,让那些个野心家老老实实的收敛起来他们那不合时宜的野心。

    毕竟,

    正所谓耳听千遍不如手过一遍。

    听说再多的木叶究竟有多么厉害的传言,都不如亲自来领教一下宇智波的威名!

    不过在这与人切磋过程中宗弦却也得到了些许意外之喜,这些个忍者之里、忍者家族大多都是从战国时代延续传承下来的,现在的情势如何各自不同,但是无一例外都有着各自的传承和底牌,血继限界这样罕见的东西他还不曾见到,但却已然是见识到了不少奇妙的秘术以及禁术。

    对了,

    宗弦的举止是得到了火大名许可的。

    一如宗弦意图用绝对的力量压服火之国的那数量众多的不属于木叶的忍者们,大名也是想要更加清晰的了解一下宗弦的究竟有多强,若无大名在暗中推波助澜,说实话宗弦未必能那么容易邀请到一位位高手切磋比试。

    只不过——

    随着一场场的切磋过去,宗弦每次都是以压倒性的优势取得胜利,这样的结果让大名的心情很是复杂,木叶兴盛意味着火之国会安享很长时间的太平岁月,但是却也代表了和马等人成事的机率小之又小。

    ······

    又是骄阳似火的一天,天空晴朗的给人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仰头望去天穹像是一整块无暇的碧蓝色的琉璃,一点云彩都没有,炽热的阳光毫无阻碍的尽情照耀着下方的大地。

    “疾风,哪个老人是什么来头?竟然让大人亲自出门迎接。”使馆的门口,夕日红站在人群的角落里,伸手捅了捅旁边的月光疾风,小声的问道。

    “是。”

    月光疾风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正在交谈的两人。

    其中一人是宗弦,而另外一人则是一个须眉皆白的老人,穿着一身粗布长袍,看上去着实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唯一比较特别的大概就是那比寻常人要长许多的眉毛和胡子了吧!

    “役之行者?”

    夕日红眨了眨眼睛,“好奇怪的名字?”

    她显然并不了解这位役之行者究竟是什么人。

    “不是名字,是称号。”

    月光疾风有些讶异的看了过来,“红,你真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没有。”

    夕日红老实的摇头。

    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

    “好吧!不过说来也是,役之行者······主要是活跃在几十年前,不知道也不奇怪。”月光疾风表示了理解,他之所以会知道这位役之行者,是因为他在爷爷的修行笔记中看到过这个名字,之后又专门去图书馆查阅相关资料,结果还因为这个被暗部给调查了一回。

    “役之行者是一个称号,就像是大人被称作,役之行者也是一个尊称,他是葛城山土蜘蛛一族······”

    他快速且小声的和夕日红解释了一番役之行者是什么意思。

    这个名号来源于传说故事,据说在千年前忍界有一个名为‘役小角’的僧人,这位僧人追随六道仙人研习忍术、佛法,经过几十年的刻苦修行,拥有了役使妖鬼的力量,之后被六道仙人委托了扫荡大地上作乱的妖魔的任务,据说其花了十多年的时间终于是清扫干净了所有作乱的妖魔,因此大功而被六道仙人赐予了‘行者’的美名。

    即便是到了现在,都还有许多地方在供奉着这位‘役行者’的雕像,比如火之寺就是其中之一。

    这就是役之行者的名号的来由。

    而这位役之行者的真名是土蜘蛛茅原,出身自葛城山土蜘蛛一族,也是传承数百年之久的古老家族,当初也曾受到初代目火影的邀请加入木叶,可惜当时土蜘蛛一族的族长是一个顽固的守旧派,恪守着一族的规矩而不愿意做任何改变。

    不过土蜘蛛一族敢于拒绝初代目火影却也是有着相应的底气的,他们一族传承着一门破坏力极为恐怖的禁术,除此外还有着独一无二的秘术在一族中代代流传,土蜘蛛茅原正是仰仗着族中传承下来的禁术和秘术闯荡出来了的这个尊称。

    “这······好夸张。”

    夕日红神情古怪。

    没想到这听上去有些不明所以,远不如‘炎魔’之类来的霸气的名号竟然有着如此了不得的来历。

    “可惜土蜘蛛一族的禁术是绝密,我当初因为在村子里查役之行者的资料还被暗部给调查了一回,什么都没有查到,反而惹了一身麻烦。”月光疾风回想起来那一段倒霉的经历,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过旋即他就振作起了精神,因为宗弦和役之行者寒暄结束,开始往使馆中移动,他们这些个随行人员也要随着一起行动。

    客人不只是役之行者一人。

    还有随着役之行者而来的孙女以及随从。

    使馆的会客室,

    宗弦在沙发上坐下来,一点都不掩饰好奇的打量着坐在对面的役之行者,以及其孙女土蜘蛛萤,当然后者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和藤花、鸣人他们应该是差不多大,略微打量了一眼后就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役之行者土蜘蛛茅原的身上。

    他很好奇这位役之行者的来意。

    是的,

    役之行者并不是宗弦邀请来的客人。

    他这段时间是一直在约战暂居大名府的来自于火之国各地的高手,但是役之行者并不在大名府,准确来说自从第三次忍界大战结束,这位老人就一直隐居在葛城山,这一次役之行者主动上门拜访,而且还是以木叶村的盟友的身份前来。

    这一重盟友的身份并非虚假,

    土蜘蛛一族的确是木叶的盟友,而且不是那种完全依附于木叶的下属,双方建立的是一种平等互助的盟友关系,役之行者本人在第二次忍界大战的时候帮助木叶忍者在前线战场上对抗云忍,也正是和云忍的那一次交锋,使用土蜘蛛一族的禁术毁灭那座被云忍占据的城镇,从而名震忍界。

    而作为邀请役之行者出手的条件,木叶和土蜘蛛一族缔结了平等互助的盟约,约定在土蜘蛛一族需要的时候木叶需要在土蜘蛛一族遭遇危机的时候必须赶去救援,而订立这份盟约的正是已经去世的三代目火影。

    或许,

    这就是役之行者的来意?

    “土蜘蛛前辈,这么说或许有些冒昧,不过······比起来兜圈子,我觉得还是直接询问清楚更合适一点,免得引起来误会就不怎么美好了,这次突然到访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再绕弯子,

    而是直接单刀直入,

    在门口寒暄的时候宗弦已经绕够了弯子,再东拉西扯上半天的功夫实在是有些折磨人。

    役之行者安然的坐在沙发上,沉着冷静的姿态无愧于他的名号,哪怕是面对宗弦那有些咄咄逼人的视线也没有任何的动摇,“这一次来拜访火影辅佐阁下是为了确认一件事。”

    老人缓缓开口。

    沙哑低沉的声音充斥着沧桑和暮气。

    “是盟约?”

    “······没有错。”

    老人点头承认。

    “当初我和三代目火影订立下来的盟约,约定了当我土蜘蛛一族遭遇到难以化解的危机的时候,木叶必须赶来救援······我想问一下,这份盟约木叶还打算承认吗?”

    役之行者直勾勾的盯着宗弦,等待着他的回复。

    “这个问题······土蜘蛛前辈,我只是火影辅佐,这样的大事我无权处置,你过来问我是找错人了,这个问题,你应该去找火影大人,只有火影大人才能回答你的问题。”

    “我虽然已经老的快要走不动路了,但是我的脑子还没有老的转不动,五代目火影我认识,虽然不是很熟悉,不过我也算是了解他的为人,如果是他的会不会否认我族和木叶之间的这份盟约,我想要确认的是再更远的未来,木叶是否还会承认这份盟约?”

    “更远的未来?”

    宗弦笑了起来,这话说的很有意思啊!

    “土蜘蛛前辈,你的这话我不是很明白是什么意思?”

    “那位五代目火影是三代目火影的同期,他的年纪虽然比我小,但也不年轻了,未来还是属于像火影辅佐阁下你这样的年轻人的。”役之行者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的过分的火影辅佐,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风波不住。

    关于盟约的事情从去年听闻三代目火影的死讯,并且得知了三代目火影是以一种不怎么光彩的方式去世之后,他一直忧虑着木叶是否还会履行这一份盟约,毕竟若是木叶打算否认三代目火影过去建立下来的功绩,那么这一份盟约也迟早是要被打破的。

    尤其是他的年纪越来越大,他已经能够嗅到死神靠近的气息。

    未来的日子,

    已经所剩无几了。

    若是不能确认这一份盟约是否有效,他实在是无法安心的闭上眼睛,毕竟土蜘蛛一族这几十年来实在是没有出现什么优秀的后辈,曾经被看好的几个后辈也因为禁术引来的窥伺者也都陆续牺牲。

    以至于现在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尴尬处境,

    一旦他死去,

    拥有着禁术的土蜘蛛一族注定会变成许多人眼中的一盘佳肴。

    为了避免那最为糟糕的下场,他这些日子里一直都在调查木叶的近况,在经过了一番调查后,他的视线锁定了名为‘宇智波宗弦’的年轻人,看着情报上罗列出来的种种记录,刹那间,像是看到了那个几乎是打遍忍界无有敌手,被称作是的男人。

    然而,

    当年有初代目火影压制住了那位修罗。

    现在的木叶却没有第二位千手柱间。

    于是,

    他确定了。

    只要宇智波宗弦不死,那么木叶迟早是要出现一个源自宇智波一族的火影,所以在得知了宇智波宗弦暂时停留在大名府的消息后,他带着孙女和老仆走出了多年不曾离开的葛城山,来到了大名府拜会这位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兼木叶的火影辅佐。

    他想要在这里讨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只有在确认了这个答案后,

    他才能安心闭上双眼。

    当然,前提是这个答案是理想中的答案,若是得到了一个不理想的答案······那可就要再想办法了。

    宗弦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显。

    他看着这位老人,问道:“土蜘蛛前辈,你就不担心你会看走眼吗?万一押错了注,土蜘蛛一族说不定都会因此而受到牵累。”

    “总要有选择的!”

    役之行者心平气和的答道:“总不能做一个两边都不讨好的骑墙派吧?就算万一真的押错了注,那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为了家族我已经是竭尽了我的所能,即便是去了冥土也不会无颜面对历代先祖。”

    “而且,我不觉得我会看走眼,说句有些托大的话,我这七十余年的人生也不是空度的。”他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双眼,“这双老眼也曾看过许多人,而像火影辅佐你这样的英杰,在我生平所见当中也是首屈一指的。”

    这是他发自内心的真话,

    看着眼前的宇智波宗弦,他总是难以控制的想起来那个宛如魔神般恐怖的男人,那个若非是初代目火影制止,差点儿将火之国国内所有拒绝了加入木叶邀请的忍者家族连根拔起的男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