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七十三章 蠢蠢欲动的阴影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正文卷第二百七十三章蠢蠢欲动的阴影答应还是不答应?

    这个问题本身根本不重要。

    宗弦虽说是对三代目火影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却也没有因此就打算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他讨厌的只是三代目火影这个人,不会连带着就要否定和三代目火影相关的一切。

    “只要我们的盟友不先做出来某些伤害彼此感情的事情,那么木叶是绝不会背叛自己的盟友的。”

    面对役之行者的注视,

    宗弦直白无误的说出了心中的真实想法。

    不论如何说,役之行者本人的确是在第二次忍界大战的时候给予了木叶援手。

    要知道那时候的木叶处境确实是艰难,三忍尚且还没有绽放光辉,三代目火影需要坐镇木叶,只靠团藏和旗木朔茂两人在前线战场上主持大局,却也是捉襟见肘,役之行者的援手对于当时的木叶来说是雪中送炭多少有些夸张,但也绝不是可以随便忽视掉的功绩。

    所以,

    在宗弦看来,只要土蜘蛛一族不自己作死,比如说被和马等人忽悠着和木叶作对,那么木叶没有任何道理违背这份盟约。

    听到了宗弦的保证,役之行者苍老的面容上浮现出来一抹笑容。

    首发

    “土蜘蛛一族虽然如今不复过去的荣光,但也绝非是背信弃义之辈。”有了宗弦的这么一句话,土蜘蛛一族未来几十年不出什么大的意外的话想来还是能安稳的传续下去,至于说能不能重新捡起昔日的威名,这就要看后人们争不争气了,他一个快要死了的老家伙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并不怀疑宗弦这话的真实性。

    忍者们在战斗的时候并不以欺诈为耻,不如说尔虞我诈本来就是忍者们之间斗争的常态,甚至一部分忍者们认为‘谎言’才是忍术的精髓,欺骗对手,杀死对手,不用刻意追求大威力的禁术,用苦无就可以割断敌人的喉咙,没必要使用忍术连附近的地皮都给揭掉一层。

    当然,

    这样的论调并不是主流。

    经历了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这哥俩以绝对的暴力扫平一切敌手的时代,现在的忍者们追求的是血继限界,是秘术,是威力绝伦的禁术······嗯,扯远了,总之役之行者并不认为宗弦会虚言骗人。

    这和各大忍村之间的勾心斗角不同,木叶作为火之国最强的武力集团,有着包括土蜘蛛一族在内的数量不少的盟友、伙伴,若是在盟友的身上玩弄诈术,只会搞得人人自危,龙头老大可不是这么干的。

    “土蜘蛛前辈,你这次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眼看着役之行者突然间放松了下来,宗弦忍不住问了一声。

    只是为了这么一件事,

    就巴巴的跑这么大老远来大名府。

    虽说葛城山距离大名府也不是遥远到能让人惊叹的程度,再怎么远都在火之国境内,问题是役之行者这么大年纪,即便是忍者,出远门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这两年我族的处境不是很好,涉及到一族的安危存续,也只能硬撑着这把老骨头出门。”役之行者轻轻叹息了一声,土蜘蛛一族的处境何止是不好,因为禁术的缘故,这些年来不知多少人试图对他们一族出手。

    以前役之行者实力犹在,还能靠着一己之力护佑住整个家族,但是随着他的年纪越来越大,实力不可避免地开始下滑,而族中却没有出现能够替代他的英才,土蜘蛛一族的处境便因此而变得越发艰难,甚至这一代的土蜘蛛族长和役之行者爆发了难以调和的冲突。

    本来就已经逐渐衰落的土蜘蛛一族直接分裂成了两支,一支随着土蜘蛛族长固守着一族最鼎盛时期在葛城山山脚下开辟出来的村庄中,另外一这则跟着役之行者退回到了葛城山深处属于土蜘蛛一族的旧族地。

    “哎!家族的兴衰起落本就是寻常事,既然衰落了,那就老老实实的低头做人,慢慢积蓄实力以待来日便是,过去土蜘蛛一族甚至狼狈的逃离过葛城山,但最终还是夺回失去的族地,偏偏现在的那些个年轻人······唉!”

    役之行者大略解释说明了一番土蜘蛛一族的情况,中途不知叹息了多少声,那种无能为力的疲倦之意是如此的清晰可见。

    “还真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宗弦摇了摇头。

    不觉得有什么稀奇。

    谁家里还没有点麻烦事呢?宇智波一族直到现在不也都还是竭力从那泥潭中挣扎着往出爬?扭转家族那几乎被抹黑的和被火烧了几十年的锅底一样的名声,着实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再看看其他家族,村子,国家,

    照样是各有各的烦心事。

    “不过这一次来······也的确还有一个小小的念想。”役之行者的脸上浮现出来了一抹犹豫不决,他侧目看了看乖巧的坐在身边像是洋娃娃一样可爱的宝贝孙女,又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宗弦,那纠结的模样看的站在宗弦沙发后面的月光疾风和夕日红都有些忍不住替老人家心急。

    宗弦倒是不着急。

    很有耐心的等待着,反正他也没有是什么急事等着去处理,陪着老人说说话也不是不可以,在家里他也三五不时的陪着爷爷宇智波玄示饮酒,当然他还不到二十岁,喝的是无酒精饮料。

    大约是过去了二十秒钟左右,

    役之行者咬了咬牙,心中一横,说道:“我的年纪太大了,族中也是纷争不休,不知······能否让我的孙女萤,去木叶忍者学校学习上几年的时间?”

    老人话说出口,脸上的纠结之色非但没有消退,反而表现得越发明显。

    “爷爷?”

    除了在门口的时候很有礼貌的问好,一直都安静乖巧没有作声的小女孩出声了,她瞪大了眼睛,松石绿的双眸盈出来浅浅的泪光,充满了不安和慌张,伸出小手紧紧抓住了役之行者的袖子,“你不要萤了吗?”

    六七岁的孩子说实话在忍界已经是可以上战场的年纪了,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孩子在这个年纪都能拿着一把苦无在战场上可是尝试如何杀人,但总的来说这个年级的孩子已经大体上能够听明白大人们说的一些话的意思了。

    很显然土蜘蛛萤听懂了爷爷在说什么,虽然她不清楚木叶的忍者学校是什么地方,但她可以确定那绝对不是在葛城山。

    于是,

    那像是小猫般细嫩的声音中夹杂着一点哭腔。

    很明显是知道这里不是葛城山的家中,竭力忍耐着没有哭出来,

    不过越是懂事的孩子,就越是招人疼。

    眼下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宝贝孙女那乖巧懂事的模样看的役之行者心疼不已,几乎都快要后悔说出来这样的话了,只不过转念想起来族中那现在混乱的情况,再看看还才这么一点大的孙女,狠下心来,克制住了那一抹似要涌起的悔意。

    他伸手拍了拍小女孩的脑袋,轻声道:“萤,别担心,爷爷可舍不得萤离开,不过你总不能一直跟着爷爷,你要去认识很多很多的朋友······”老人絮絮叨叨的安慰着孙女,同时目光投向了宗弦,等待着这位年轻的火影辅佐的回复。

    这时候,

    宗弦说实话有些意外!

    从役之行者之前的表情和目光中,他猜到了役之行者想要说的事情应该是和其孙女有关,或许会被额外的委托多多照顾这个小女孩,也可能会是其它的某些情况。

    唯独——

    去木叶忍者学校?

    这个选项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

    不是说他的想象力匮乏,而是他并不觉得木叶忍者学校是什么好地方,说实话那地方对于真正意义上没有任何靠山,没有任何传承的平民忍者而言忍者学校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但是对于那些个一点都不平民的忍者们来说,

    忍者学校很大程度上就是一个交朋友的地方,在学校里跟着老师们学习一些忍界常识,以及各种杂七杂八的基础知识,而真正的修行都是在家中进行的,像他的妹妹,宇智波藤花。

    在忍者学校也就是学习一下文化课,

    其它的诸如宇智波流剑术、宇智波流投掷术,以及宇智波流火遁术,这些都是在忍者学校学不到的东西,都是在家中接受教导,宗弦还曾经考虑过要不要弄一个正规的‘族学’,但因为各种各样的情况,一直都没有得以实行。

    “问题不是很大,木叶忍者学校也不是没有村外的学生进入学习的先例。”宗弦这不是假话,像前代九尾人柱力漩涡玖辛奈就是转学进入忍者学校的,类似的情况不多见,但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原因有村外的学生入学。

    而这些个外部入学的学生有些在后来直接变成了木叶忍者,有的却也在学习结束后离开木叶,对此木叶也并不做约束。

    反正忍者学校说实话也没有什么贵重情报需要保密。

    “不过,土蜘蛛前辈,你确定要送你的孙女去忍者学校学习,而不是跟在你的身边修行?在那里,可没有人能指导这孩子修行你们一族的秘术,若是因此错过了最佳的修行年纪······可别怪在我的头上。”

    “无妨,我会让遁兵卫去照顾萤,只是打基础的话,交给遁兵卫没有问题,而未来萤能走到何种高度······那是我也无法决定的事情。”

    役之行者回答的很快。

    看得出来这事应该不是突发奇想,而是考虑过一段时间的。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族中的混乱他始终是耿耿于怀,偏偏上了年级的他有心而无力,原本跟随着他返回葛城山旧族地的那些个追随者族人也都渐渐的忍受不了山中清苦的生活而离去。

    等到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日渐腐朽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担忧等到自己万一哪一天真的闭上眼睛了,萤可怎么办?虽然有遁兵卫在,但说实话遁兵卫未必能保护住萤的周全,而且如今这副模样的土蜘蛛一族也着实不是什么能令人安心的成长环境。

    而在他为了昔日和木叶签订的盟约而调查宗弦的时候,

    他突然想到,或许可以让萤去木叶呆上一段时间,等到萤稍微长大一点,再回去土蜘蛛一族,或者就那么留在木叶也不算错,他自己无法舍弃掉肩负在身上的对于一族的责任,但是萤······没有必要和他一样被家族所束缚。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考量,

    他这一次出行才会不嫌麻烦的带上孙女。

    “这事并不是什么大事,关键在于土蜘蛛前辈你是否真的做好了准备,反正安插一个转学生进入忍者学校就读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宗弦没有再提出来什么疑问,而是表明了他这边没有任何问题,只要役之行者真的做出了决定。

    正如他所言,这事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

    都不用去请示火影,他自己就能将这一切安排好。

    “······倒也不急于一时,可以的话,我想等我······之后,让遁兵卫护送萤去木叶学习,不知道这样是否可行?”提出来这样的请求的时候役之行者这位历经了世事风霜的老人也颇觉的有些不好意思。

    总觉得,

    一直都是他在得寸进尺的提要求。

    “无妨,什么时候都行。”

    宗弦不在乎役之行者是否有些得寸进尺,于他而言役之行者说的这些事都根本不算什么事儿,再者就役之行者这年纪,原本还想着和这位传奇人物过过招,切磋切磋的心思都没了。

    土蜘蛛萤这会儿总算是又安静下来,

    小丫头挺机灵,

    虽然不明白爷爷说的之后是什么之后,但貌似目前不用担心会离开爷爷的身边,被送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去了,不安的心情暂时得到了缓解,便又回复了那乖巧懂事的模样。

    ————

    火之国的某个城镇,一座私人医院的高级病房中。

    “骨头愈合的很好,已经没有什么问题,可以出院了。”医生仔细地检查了一番病人的情况后,终于是给出来了出院的许可,这让最近憋屈的快要疯掉了的病人兴奋的几乎是要跳起来了。

    医生见怪不怪,

    作为行业内有名的只认钱,不在乎病人身份的私人医院,医生也是见多识广,像眼前这个病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常规意义的好人,但是哪有和他有什么关系?只要肯付钱,那么就没有任何问题。

    “小狐丸,你的运气不错啊!我这边刚收到消息,你这里就出院了。”

    就在医生离开病房后几秒钟的时间,

    和马推门走了进来。

    “要动手了吗?目标是什么人?”

    小狐丸正在换衣服,脱掉了身上的病号服,换上了他自己的衣服、

    “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传奇人物,虽然年纪很大了,但是······说实话还是很危险,如果你也想要参与到行动中的话,要做好随时都会死掉的准备。”和马很是认真的说道。

    “哈哈!”

    小狐丸嘴角扬起来狂妄且肆意的笑容,“那样岂不是更好?那种一捏就烂的软柿子一点意思都没有,猎物······不够凶猛是很无趣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