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七十四章 土蜘蛛一族的秘术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正文卷第二百七十四章土蜘蛛一族的秘术还不够!

    想要对付木叶只靠自己现在聚集起来的这么点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和马很清楚这一点,他知道许多人都对自己的理念嗤之以鼻,认为自己是在异想天开,痴人做梦,想要对付木叶,简直就是王八吃砒霜,活腻歪了!

    不过他也不在乎这些他人的看法。

    坚守自己的信念,哪怕是撞得头破血流他也不后悔,而且在掌握了禁忌之术后,既然这些人活着的时候不能予以自己支持,那么干就就让他们变成死人来为自己贡献一份力量吧!

    逃离大名府后,他先是找地方安顿好了小狐丸养伤,之后趁着小狐丸养伤的期间,他开始尝试着使用那门禁术积蓄力量,先是挑一些个没什么人在意的流浪忍者团伙出手,接着有找了几个小忍者家族练手。

    通过几次实战,

    他再次确认这门禁忌之术能用,但终究还是差了那么一点意思,林林总总各种缺陷太多,并不能作为决一生死的胜负手,在他目前修改过数十次的计划中,他还缺少一门能够一锤定音的手段。

    木叶强大之处不仅仅在于那众多家族以及数量不断膨胀的平民忍者所构成的磅礴军力,

    还有那一撮顶尖高手。

    不如说,

    木叶能在一次次忍界大战中取得全胜,靠的就是那不曾断代的一代代的顶尖强者。

    记住m.42zw.cc

    例如现在那个正蹲在大名府,一个多月的时间击溃了差不多二十多名在火之国国内享有盛誉的非木叶出身的忍者,被称为的男人。

    和马虽说是离开了大名府,但是他仍旧有渠道收到来自大名府的情报。

    所以,

    在了解到最近一个多月宇智波宗弦在大名府的举动之后,

    看着宇智波宗弦的那一连串显赫的战绩,沉默了许久。

    他深切的意识到了现在的自己绝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若是想要与这样的怪物抗衡,并且战而胜之,他需要更强的力量,为此······他盯上了土蜘蛛一族持有的禁术。

    之前,

    在御所禁书库的那一本《禁术杂录》中他看到了关于土蜘蛛一族所持有的那门禁术的一些情报,看到了役之行者使用土蜘蛛一族代代相传的禁术毁灭掉一座城镇的记录,那种规格的破坏力,在众多禁术当中也是首屈一指的。

    当时他就心动了。

    在叛逃离开大名府后他就已经在琢磨着想办法夺取土蜘蛛一族的禁术。

    就在他着手调查土蜘蛛一族的详细情报,准备制定入侵计划的时候,

    土蜘蛛一族的禁术持有者,役之行者突然离开了土蜘蛛一族的地盘葛城山,只带了一个随从和一个小女孩前往大名府,这让他立刻意识到了这是夺取禁术的好机会,说句实话土蜘蛛一族也是传承数百年之久的古老家族,葛城山中各种结界、陷阱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

    正巧役之行者主动离开了那个防守严密的乌龟壳,

    不用再去考虑该如何突破葛城山的防御力量,只要在半途中截住役之行者,想办法拿下来已经上了年纪的役之行者,就等于是入手了土蜘蛛一族那一门破坏力惊世绝伦的禁术。

    “喂喂,和马,我们就这么傻等着?”

    小狐丸不满的发着牢骚。

    在医院中被拘束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用手中的爱刀来取下猎物的人头了,而不是守在这距离大名府二十公里远的一座早就被废弃掉的村子里。

    “你想去大名府找死的话,我不会拦着你的。”

    和马看都不看小狐丸,一动不动的坐在廊下,维持着禅坐的姿势锤炼精神意志。

    “小狐丸,别胡来,你现在去大名府真的就是自寻死路。”

    镰之介喝斥了一声。

    大名府现在蹲着一个怪物不走,

    他们别说回去大名府了,就算是靠近说实话都不敢,万一被抓住了马脚,到时候想逃恐怕都逃不掉。

    “哼!无聊透顶。”

    小狐丸提着爱刀大踏步的走了出去,不过却也没有说真就单枪匹马的杀向大名府,而是去了附近的森林里寻找猛兽来练刀,这是已经被废弃掉的荒村,周围根本没有半点人烟,熊、虎、野猪等猛兽倒是时常出没。

    他只是好战,好斗。

    不是一根筋只知道往前冲的蠢货。

    其余人根本懒得去管小狐丸干什么,都已经是这么长时间的队友了,他们清楚小狐丸是什么样的性子,再者镰之介都已经开口了,更用不着他们来操这份闲心。

    有这功夫还不如专心修行,

    好好为接下来随时可能到来的行动而尽可能地做着准备,这座废弃掉的荒村距离大名府只有二十公里,可以很快的收到来自大名府的情报,只要发现役之行者离开大名府,他们就会展开行动。

    当然,

    为了确保不会招惹到正蹲在大名府玩震慑群雄把戏的‘炎魔’,肯定是不能在大名府附近动手,只要别被役之行者回到土蜘蛛一族的老巢葛城山,沿途有不少地方适合伏击。

    镰之介看着小狐丸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无奈的摇了摇头。

    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禅坐中的和马。

    接着转动视线,

    又看到了正在锻炼感知秘术的天目,全身有雷光缠绕很是耀眼刺目的云光,以及从不远处的一座旧屋中升起的异色烟雾,那是紫子在试着调配新的毒药,包括他自己,此刻身上也是背负着沉重的石头不停的蹲下、站起,竭尽全力的锤炼着身体。

    镰之介心中长叹了一声。

    哪怕还没有和木叶产生过任何实质性的摩擦,但是那种无形的压力已经是悄然中落在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肩头,就连口中叫嚷着无聊的小狐丸也不例外,不也是去森林中寻找猎物练刀了?

    ————

    大名府。

    役之行者在这座繁华的城中暂居了一周的时间,主要是带着几乎没怎么离开过葛城山的孙女游玩了一番,也算是开拓一下眼界,免得一直呆在葛城山中被局限了视野。

    而在看到了萤那对什么都感到好奇的模样,

    他也是越发的坚定了让萤去木叶忍者学校学习的心思,不能让萤一辈子都困在葛城山,萤不是那种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都能绽放出来耀眼光辉的绝世之才,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对于萤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今天中午突然汇聚而来的阴云盘踞在大名府的上空,强风摇动了栽种在庭院中的花草树木,一场暴雨以闪电般的速度突袭了大名府以及周边十公里以内的区域,不过夏日里的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也就过了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

    暴雨戛然而止。

    “土蜘蛛前辈,下午还出去吗?”

    敞开了面向庭院的门户的茶室中,宗弦正在和役之行者喝茶闲聊。

    虽然役之行者因为年纪实在是大了点,身子骨也不是特别康健,所以没办法切磋比试,但是却不妨碍通过语言这一途径来交流一二,役之行者不至于说这么轻易就透漏他们一族代代相传的禁术和秘术的情报。

    不过,

    分享一下他本人关于阳遁和阴遁的修行心得却还是可以的。

    他们一族那名为的秘术相当奇特,固然其根本还是阴遁不假,但是个中变化却是涉及到了阳遁以及五大查克拉性质变化,是一门相当复杂且深奥的秘术。

    役之行者也不是那种恪守规矩,不知变通的死板愣头青。

    年纪比木叶村的历史都要大的老人清楚和火影辅佐打好关系的必要性,尤其是在他准备件孙女土蜘蛛萤送去木叶忍者学校的情况下,役之行者在保留家传秘术的核心奥妙不外泄的前提下,将自己这一辈子关于阳遁和阴遁的修行心得尽可能的全部讲述了出来。

    甚至在感觉身体不错的时候,

    还亲手演示了几回。

    让宗弦收获不菲。

    “不出去了,雨虽然停了,不过这风还是挺大的,医生叮嘱过,说我这一把老骨头尽量不要太折腾比较好,可以的话,我还想着尽可能多照顾萤一段时间。”役之行者端着粗陶茶杯,感受着杯中热茶带来的丝丝暖意。

    “不出去也好,不出意外的话,等会儿还可以看看热闹。”

    “哦?今天又要和谁切磋?”

    役之行者颇为感兴趣的问道。

    这些日子,他和孙女土蜘蛛萤,随从遁兵卫,一行三人暂时借宿在木叶的使馆客房,在这短短一周的时间中已经是见证了三次宗弦和火之国内很是有名的忍者切磋。

    “地陆。”

    宗弦抿了口茶,说道。

    “地陆······那个守护忍十二士?没记错的话是火之寺的忍僧?”役之行者虽说是近些年一直都留在葛城山没怎么外出过,不过外界的消息还是有关注的,守护忍十二士这个被火大名推出来的闪亮招牌自然是不可能不知道。

    就算以前不知道,现在也都知道了,

    毕竟前不久才发生了守护忍十二士内讧的事情,四名成员身亡,六人叛逃,只剩下来两根苗苗······直接从‘十二士’减员到‘二士’,一刀子把整数给去掉了,就特么留了个零头。

    哪怕是火之国的官方力量竭力在淡化处理这件事,但说实话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没错,我和他约好了今天下午切磋一回。”

    说是这么说,

    不过和地陆的切磋并不是宗弦主动挑起的,火之寺是木叶的铁杆盟友,而地陆主动去木叶传递情报,邀请援兵的行为也证明了他是木叶的好朋友,根本没必要和地陆邀战,只是昨天傍晚,地陆亲自找上门来约战。

    宗弦没有拒绝的理由,

    答应了下来。

    他不知道地陆这么做是否有什么深意,是火大名暗示他来挑战试探?还是说就是地陆本人的主意······不过不管是因为什么样的理由,宗弦都不在乎,能有机会亲自体会一下火之寺的仙族之才,他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火之寺啊!”

    役之行者脸上露出来一抹怀念之色。

    老人家都是这样,活的时间长了,不免会积攒下来十分丰富的人生经历,随便提到某个地方,某个名字,都有可能触动唤醒老人的某一部分记忆,很显然役之行者和火之寺也是有所交集的。

    “火之寺的封印铁壁不知道火影辅佐阁下有去看过吗?”

    “听说过,但是还没有见过。”

    火之寺的封印铁壁,

    号称是难攻不落的屏障,在火之国都算是‘名物’了,每年都有不少人跑去火之寺不为别的,就为了试试看能不能打破火之寺的封印铁壁,然后一举成名天下知。

    当然到目前为止,

    还没有听说过有谁打破过封印铁壁。

    “有机会的话可以去看看,那个封印铁壁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还有火之寺的仙族之才······都是很有意思的,我们一族的禁术没有办法外传,哪怕是得到族长的许可也做不到,不过火之寺的仙族之才和我们一族的禁术有着同样的根底,以火影辅佐阁下你的才能,认真研究一番,说不定真的能有所收获。”

    因为涉及到了土蜘蛛一族的禁术,役之行者话说的不是很详细,有些含糊其辞。

    不过宗弦听明白了役之行者说的究竟是什么。

    土蜘蛛一族的禁术,以及火之寺的仙族之才所谓有着同样的根底,是指两者都是在一定程度上利用了自然能量,勉强算是仙术的雏形了,或者说是另外一种表现形式的仙术?

    他也不确定,只是妄自揣测。

    “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去火之寺看看的。”

    宗弦笑着答应道。

    仙术,

    这也是未来计划中的重要一环。

    目前虽然关于仙术的修行还未正式提上行程,因为他还没有掌握到任何一个能让他掌握仙术的方法,三大圣地飘渺难寻,总不能脸都不要了去找自来也吧?那是最后没办法的办法,在此之前,还是可以先试试其它的可能性。

    火之寺的仙族之才就是那寥寥无几的可能性之一。

    正说着话的时候,

    月光疾风脚步匆匆的赶了过来,说是地陆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