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七十五章 仙族之才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地陆,你今天的气色看上去很不错。”宗弦看着走进茶室的年轻僧人,稍稍观察了一眼,发现对方的气色比昨天傍晚见面时要好很多,虽然眼角眉梢还能看到那么一点倦怠之色,但是总体上而言,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约定了和火影辅佐阁下切磋,不敢大意,昨晚回去后就开始修养身心了。”

    地陆回答的十分实诚。

    他可没有狂妄到打算拖着一身疲倦和劳累来面对。

    “我很期待火之寺的仙族之才有什么样的神通力。”宗弦将视线从地陆的身上移开,转到了跟随着地陆一起到来的两人的身上,“善住坊,源八郎那个老家伙今天没来?你旁边这位是?”

    善住坊,

    这个男人是侍奉在大名身边的真正的心腹之一,御庭番的头目。

    最近这些日子每逢宗弦与人切磋的时候,善住坊总会过来观战,有时候还会带上源八郎,对此宗弦没有任何意见,他不在乎会不会被人看到他的手段,而且他之所以留在大名府与人切磋,目的就是为了让那些个野心家们明白木叶不是他们所能挑衅的。

    而且观战者也不只是善住坊、源八郎以及役之行者。

    对宗弦而言,

    观众多多益善。

    一秒记住.42zw.cc

    毕竟忍界的消息传播速度虽说不慢,但是渠道太过于稀少和狭窄,不多找点人来帮他宣扬他所做的这一切,可是很难达到宗弦警告火之国那些个明里暗里的野心分子的目的的。

    不过今日和地陆、善住坊同行的不是已经算是熟人的源八郎,而是一个之前从未见过的男人,一个看上去很有派头,给人一种实力派感觉的家伙。

    “初次见面,火影辅佐阁下,我是石切丸。”

    不等善住坊开口,身材魁梧,将近有一百九十公分的男人主动做起了自我介绍。

    只是这态度,

    并不是多好,眼眸中那一缕审视之意并未多做掩饰。

    旁边善住坊嘴角抽了抽。

    但是却未说什么,能说的再到来之前就已经全说了,但是听不进去他也无可奈何,只要别死了,吃点苦头也未尝不可,正好可以治一治石切丸这家伙过于目中无人的傲慢态度。

    “石切丸?我知道了。”

    宗弦笑了笑,没有理会他,重新将目光投向了地陆,“接下来就开始?还是再休息一会儿?”全然没有将这个什么石切丸放在眼中,火大名豢养的这些个御庭番的鹰犬看上去都挺不错,但也就是挺不错,放在木叶也能算是高手之流,但终究只是那众多高手中的一个。

    “随时都可以。”

    地陆答道。

    他已经是尽可能的做好了准备。

    “那就去练习场。”

    宗弦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役之行者这个老人家也笑呵呵的跟着起身,虽然他的身子骨没办法支撑他也掺和一脚,但只是看热闹的可没有什么问题,在走出门后,他还让遁兵卫去吧孙女土蜘蛛萤带过来,多看看真正的高手们的战斗没有什么坏处。

    闻风而来的看客数量不少。

    甚至有不少人这些日子就在木叶使馆的附近住宿下来,每次有热闹看的时候就会上门来观战,今日也不例外,宗弦他们刚刚抵达演习场的时候,就有人越墙而来。

    来的人不少,有之前败给宗弦的高手,有来自于诸如白峰之里等忍之里的高手们,也有来自于不逊色土蜘蛛一族多少的古老家族的高手,月光疾风和夕日红也在,林林总总将近有二十余人,众人分散着站立在练习场的周围。

    场地中央,

    宗弦和地陆面对而立。

    “在动手前能问一下,为什么是现在才来和我约战?”宗弦活动着手腕,随口问道。

    “我已经辞去守护忍的职位了。”

    地陆调整着呼吸,让自己的状态攀登上极致。

    “所以,我想着在回去火之寺之前,过来请教火影辅佐大人一下,不然错过了这次机会,未来很可能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

    原来如此!

    宗弦轻轻颌首以示理解,“既然如此,正好我也很想见识一下火之寺的仙族之才,地陆,出手吧!”他站在原地一动未动,等待着地陆出手先攻,这些日子他都是这样迎战一个又一个对手。

    没有裁判,也无需裁判。

    能站在这里和宗弦切磋的,无一例外在上忍当中都不算是什么弱手,他们之间的战斗不需要裁判来裁断输赢,都不是什么菜鸟,输赢胜负每个人心中都是有数的,而且周围还有这么多观众,败者也拉不下脸来耍赖。

    当然,

    也没有人敢。

    地陆没有客气,他调整着呼**神,当自身的状态抵达他所感知到的巅峰的瞬间,果断的选择了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火之寺那鼎鼎有名的仙族之才,他立在原地,双手摆出来了一个独特的架势。

    在那一瞬间,

    在场中的不少知觉敏锐的家伙的察觉到了地陆身周的似乎有了一点微渺的变化。

    凌厉的拳风呼啸而起,

    但是,

    地陆明明就站立在原地不曾挪动脚步。

    更令人惊异的是在那拳风呼啸的同时,宗弦突然就像是被一群人围起来殴打似的,整个人好像是破布麻袋一样被打的飞起,当真就是字面意义上的飞起,沉重到极点的拳头将宗弦整个人打的直接升空了。

    然后,

    在空中被殴打了近五十拳后,力气用尽,宗弦这才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刚才······发生了什么?”

    夕日红茫然的瞪大了眼睛。

    “······我也不明白!”

    月光疾风同样一脸懵逼。

    完全没有看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火影辅佐大人突然间就被打飞了出去?明明没有看到地陆动手······无法自洽的困惑弥漫在心头挥之不去。

    “这就是火之寺的仙族之才啊!”

    役之行者轻抚长须,感慨万千。

    都已经忘记了上一次见到火之寺的僧人使用仙族之才战斗是在什么时候了,不过再一次见到这无形中有风雷起的手段,令人不由自主的回忆起来了年轻时候那一段跌宕起伏的激情岁月。

    “就这?”

    石切丸皱起了眉头,斜睨了旁边的善住坊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质问善住坊这当真是你吹嘘的那个不可力敌的木叶火影辅佐?该不会是个假货吧?被地陆这么轻易的就干翻了。

    未免太过于名不副实了吧?

    “耐心看下去你就明白了。”

    善住坊气定神闲,半点不受石切丸的影响,作为御庭番所有感知忍者中当之无愧的魁首,他‘看’到了在场大多数人所没有看到的东西,再者说了,已经见证了宇智波宗弦那么多次胜利,他可不认为宇智波宗弦会这么倒下。

    而且,

    没看到地陆那严肃的表情吗?

    地陆神色确实十分凝重,虽然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在完完整整的扛下来的全部攻击后重新站起来,但是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不会有,而且他那通过禅坐和战斗磨砺出来的直觉也没有解除警戒信号。

    危险,

    并未被解除。

    “力量很强,速度也很快,而且发动攻击的时候也没有多少前兆······这就是仙族之才吗?还真是有点东西呢!”

    宗弦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

    他拍打着衣衫上沾染到的尘埃,整个人看上去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怎么可能?竟然······”

    地陆蓦然瞪大了眼睛,他没指望靠着这一招就打倒这位火影辅佐,说的更保守一点,他从一开始就是抱着讨教的心态发起的这次挑战,并没有指望说能够真的取得胜利,但是——

    也不至于连一点伤痕都无法留下来吧?

    他方才可是全力以赴了的啊!

    没有做任何保留。

    是抱着杀死眼前的敌人的决心动手。

    就算是被规避开来也都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但是硬接下来他全力以赴的攻击,还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心志都因此而被动摇,不过他到底是火之寺的忍僧,修心养性的功夫并未落下。

    他按捺住心底的彷徨和迷茫,重新打起精神,朝着刚刚站起来的宗弦再一次的出手。

    既然拳头无用,

    那么就试试不动明王手中的利剑之威吧!

    在他出手的刹那,身后竟是直接浮现出来了一尊形态有些模糊的不动明王法相,即便是没有瞳术也都能看到那一闪而逝的不动明王法相。

    只不过——

    “铛啷!”

    宗弦抬手,徒手接住了那肉眼难以窥见的斩击,足以切裂金石的斩击落在那在一瞬间变作灰白色的手掌上却连一条印子都没有留下来,不过这一次,地陆总算是窥见了那一点变化。

    “硬化术?”

    他脱口而出。

    “没有错。”

    宗弦点头承认。

    在芭蕉扇的帮助下,他对于‘土’之查克拉性质变化的掌握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即便是岩隐村中,说实话也找不出来几个人能在土遁查克拉性质变化一道上胜过他,在吃透了土之查克拉性质的种种奥妙后,他的土遁硬化术也是理所当然的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所以,

    他才敢于在不使用须佐能乎的情况下硬接地陆的攻击。

    地陆沉默了两秒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倾尽全力出手,近乎完美的展现出来了火之寺传承数百年时间的仙族之才的种种威能,无形的力量化作拳掌剑杵,朝着宗弦发起了如同暴风雨般狂猛的攻势。

    相对的,

    宗弦是站在原地,寸步不移的承接着地陆那狂猛的攻击,只是将那登峰造极的硬化术施展出来,双拳如同闪电般挥出,以攻对攻,扛下来所有的攻击,与此同时,他睁开着猩红的双眸,仔细的观察着地陆身周的细微变化。

    寻常人大抵是看不到那无色且无定形的查克拉变化。

    但是,

    洞察入微的写轮眼能够窥见一二那地陆散发出来的性质有些特殊的查克拉,几乎所有忍者都知道查克拉是由精神能量和身体能量混合而成的力量,但是却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精神能量和身体能量的混合也是很有讲究的。

    举个例子,

    秘传忍术,秘术之所以是与众不同,不仅仅是因为涉及到了阴遁和阳遁的力量,还有一点就是秘术往往都有着十分独特的修行手段,对于查克拉的配比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奈良一族的秘术施展起来需要提炼以精神能量占比巨大的查克拉,秋道一族则正好相反,倍化之术所需的查克拉是以身体能量为主。

    至于说这个配比的数字是多少,

    这就是秘传忍术的奥秘之一,外人不得而知。

    眼下地陆施展仙族之才,释放出来的查克拉就明显可以窥见是以精神能量为主。

    可惜即便是写轮眼也无法直接看穿这特殊的查克拉配比,这也是写轮眼无法复制秘传忍术的原因之一。

    不过即便是无法复制地陆的仙族之才,但是不代表除此外就没有收获,在经过这一番仔细的观察之后,他隐隐窥见了火之寺仙族之才的真面目,和三大圣地传承的仙术不同,火之寺的仙族之才是另外一种对于自然能量的运用形式。

    三大圣地传承的仙术是吸纳自然能量进入体内,和精神能量、身体能量混合之后,形成独特的仙术查克拉,从而可以施展出来种种威力宏大,元朝寻常忍术的仙术,但是问题在于三大圣地的仙术修行起来有着极高的风险,一个不慎就会自我毁灭。

    火之寺的仙族之才则似乎是以凝炼出来的特殊查克拉勾动了身周的自然能量,结合外放出去的查克拉形成的某种形态不定,难以被寻常肉眼观测到的特殊力量,这种手段明显要比三大圣地的仙术修行起来安全。

    但问题是,

    火之寺的仙族之才的攻击方式有些单调,威力上似乎也是无法于仙术相比,当然也可能是地陆的才能有限,没有将仙族之才的真正力量发挥出来,但不管怎么说,这也的确是一种和三大圣地的仙术截然不同的运用自然能量的方式。

    “火之寺的仙族之才的确是十分不凡呢!”

    宗弦发自内心的赞叹道。

    只不过这话在地陆听来多少有些挖苦的意味,他穷尽全力却不能让宗弦后退一步,结果反而被夸赞了一声仙族之才的厉害,这是在说他的修行还不到家的意思吗?

    不过,

    很快他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琢磨宗弦是否是在挖苦他了。

    因为,

    已经观察够了的宗弦开始反击了。

    宗弦没有结印。

    直接张口吐出了如同炮弹般的高压风团以迅雷之势射向了地陆,在距离地陆还有半米之遥的位置,撞上了一堵无色透明的避障之上,扩散开来的狂风刮擦掉了练习场的一层地皮,而地陆本人则是毫发无伤。

    火之寺的仙族之才可不只是有着攻击手段,防御也绝非是短板。

    那赫赫有名的封印铁壁就是仙族之才的另类应用之法。

    而为了防御宗弦那突如其来的攻击地陆不得不中断了对宗弦的攻击,使用了,防御住了那威力惊人的风遁术,但是宗弦的攻势却才是刚刚展开。

    很简单的,

    攻守之势转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