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七十八章 字缚术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正文卷第二百七十八章字缚术秋初时节的火之国炎热依旧,路上的行人早上还有不少,不过等到时间接近中午阳光渐渐变得毒辣起来,行人们的身影就变得稀疏了起来,就连役之行者一行人也没有顶着烈日继续赶路。

    地陆倒是无所谓,

    年轻体壮的他根本不畏惧这么点日晒之苦,年纪尚小的土蜘蛛萤也能靠着毅力坚持一二,但是已经是七十多岁的役之行者却是熬不住这份辛苦,于是在差不多十一点钟的时候,他们停下了赶路的步伐,在附近寻找到了靠近溪流的一片绿荫,在此乘凉休息,等到避过了这最热的一段时间然后再上路。

    “土蜘蛛前辈,要喝水吗?”

    “麻烦你了,地陆。”

    役之行者将最后一口饭团咽下,然后伸手从地陆的手中接过来了水壶,“这次让你跟着我这个老头子一起走,拖累了你的速度,实在是辛苦你了。”

    “这不算什么,我并不急着赶回寺里,而且老师对我说过,人生处处皆是修行。”

    地陆微笑着说道。

    “中觉主持吗?唉!二十多年前我就听许多人说过他是一个智者,可惜到现在始终是缘悭一面。”役之行者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

    “老师最近几年身体不是很好,都没怎么出过寺门。”

    “说来也是,没记错的话,中觉主持的年纪比我还要大,这上了年纪,身子骨就撑不住······等等。”坐在树荫下的石头上,拿着水壶一边慢慢喝水,一边和地陆聊天的役之行者突然间皱起了眉头,

    一秒记住.42zw.cc

    他压低了声音问道:“地陆,你听······虫子的声音,是不是变小了?”

    他有些不确定是自己的错觉?还是说······有问题?

    岁月不仅仅带走了他的精力和体力,就连耳目也变得迟钝了起来。

    否则何至于向地陆确认?

    而且本着谨慎小心的原则,在小声询问的同时,他动作轻快的将水壶换到了左手中,右手轻轻发力,藏在袖中的苦无滑入手中,坐在他斜对面的地陆听到役之行者的话语之时立刻就竖起了耳朵,绷紧了神经。

    然后,

    他发现役之行者所言不虚,周围原本那一直缭绕在耳轮中的虫鸣声的确是有些变小了,就像是被灭杀或者驱赶了似的?

    不愧是老前辈,

    哪怕是上了年纪,这份敏锐的知觉让他这个年轻人都有些自愧不如。

    “土蜘蛛前辈,你等一等,我去看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

    来自脚下地面的异动打断了那酝酿好的语言,无来由的,心中浮现起来一丝丝的熟悉感,这样的袭击方式说不上独特,从地下发起奇袭这几乎是每一个修行土遁术的忍者都会掌握的把戏。

    但仅仅是看到那从地下伸出来抓向他脚腕的手掌,

    他立刻就意识到了袭击者的身份,

    “镰之介!!”

    愤怒的吼声惊动了栖息在林中的鸟雀。

    地陆使用了替身术,避开了来自地下的突袭,然后在新的位置立定站好的同时就摆出来了仙族之才的起手式,查克拉沿着特定的穴道释放出去,勾动身周的自然能量,然后——

    看不见的拳头如同暴风雨般呼啸袭来。

    地面都被那狂猛的拳击捶打的变了形状,不过很可惜藏在地下的镰之介同样熟悉地陆的种种手段,一击不中后立刻尽可能的潜入到了地下深处,免得被那暴力的攻击伤到。

    “镰之介,你个混蛋,给我滚出来!”

    怒气难以抑制的地陆愤怒的咆哮着,

    镰之介没有任何回应,地陆咬紧了牙关,转动视线打量四周,这才注意到役之行者同样遭遇到了袭击,而且······袭击者是和马!!!

    不,不仅仅是和马,小狐丸、云光、天目、紫子,加上潜伏在地下的镰之介。

    前不久他苦苦寻找而没有任何发现的同僚们此时此刻都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和马、紫子以及云光三人正在联手夹击役之行者,小狐丸挥舞着太刀朝着护佑着土蜘蛛萤的遁兵卫强攻,天目没有参战,看那个架势应当是在探查周围的情况。

    怒火越发高炽。

    心中不由得浮现一抹深深的愧疚,因为他的缘故,给役之行者前辈他们也带来了巨大的危险。

    只不过——

    下一瞬间役之行者的喊声让他清醒了过来。

    “地陆,拜托你了,带萤离开这里。”已经七十有六的役之行者白发飞扬,挥舞着手中的苦无艰难却又十分坚韧的抵挡着和马那缠绕着风刃的四刃铁爪的攻击,闪躲着紫子淬毒了的千本,还要时刻提防着云光的雷遁术。

    只见他老人家说话间再次挥动那已经伤痕累累的苦无格挡住和马的攻击。

    左手食指快速的临空虚划,

    虽然没有落到纸面上,但眼力只要不差,都看得出来役之行者是写了一个‘风’字,然后狂风平地卷起,吹飞了紫子掷出的淬毒千本,呼啸而过的狂风在云光的身上留下来数条血口子。

    就连和马也是连退数步,规避开那凶猛的恶风。

    这就是土蜘蛛一族代代相传的秘术——

    只需要写下来文字,就能发挥出来相应的力量,例如刚才役之行者书写下来‘风’字,便招来了狂风帮他退敌,当然这门秘术也是有着其局限性和不足之处的,不过这是后话了。

    且说当前,

    “土蜘蛛前辈?”

    听到役之行者的喊话,地陆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让他带着土蜘蛛萤离开?

    难道不应该是自己留下来,为役之行者前辈他们争取脱身的机会吗?不管胸中的怒火是何等的高炽,他的理智并未被淹没,只靠他和役之行者前辈以及遁兵卫,怎么样都不是和马他们的对手。

    这时候,

    逃走是唯一的生机。

    但是不可能说全员一起逃走,肯定是要有人留下来断后阻挡和马等人追击。

    “他们是冲我族的禁术而来的,地陆,带着萤离开,他们不会阻拦你们的,我族的禁术就在我的身上,如果我死了,他们什么都得不到,就算是搜寻我的记忆也是无用,只有我活着他们才有可能得到我族的禁术。”

    役之行者高声喊道。

    这话是说给地陆的,也是说给和马等人的。

    说实话,

    他并不认识和马等人,不过他感觉得到和马看向自己的视线和曾经那些被他全部给料理掉的试图夺取他们一族的禁术那些个袭击者一般无二,于是干脆试探着喊了出来,看看这些家伙究竟是为什么而来的。

    而和马等人的反应也确认了他的猜测没有错。

    “不愧是役之行者。”

    和马拍了拍手,暂时制止住了同伴们的攻击,朗声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目标是你们一族的禁术,只要将那门禁术交给我,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反正你们的死活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我只要禁术。”

    这话——

    半真半假。

    目标是禁术不假,但是可以的话,他也不吝于让自己的这一禁术多上几具素质不错的材料,当然如果真的没办法,那么肯定是以夺取禁术为最优先目标。

    役之行者见状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

    谈不上有多少愤怒或者绝望,此刻他的心情意外的平静,这样的结局······也不是没有预想过,尤其是近两年身体每况愈下,每天入睡时都担心回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死亡距离他只有咫尺之遥。

    就看最后是死在床榻上,还是死在战场上了。

    现在看来,

    或许老死床榻注定是一个不可能的选项了。

    “和马,你们······”

    地陆愣住了。

    他以为和马他们的目标是自己,还因为连累了役之行者前辈而愧疚,

    结果是反过来的吗?

    不过重新审视了眼前的情况后,他不得不承认貌似役之行者前辈说的没有错,和马等人的目标并非是自己,否则就不会是一个镰之介冲他出手,被围攻的也就不是役之行者······

    “地陆,我撑不了太久了,我已经服用了一颗兵粮丸,勉强能拦住他们大概三分钟左右的时间,你和遁兵卫带着萤离开,不要废话,看在我们这几日的交情上,请带着萤去找火影辅佐阁下。”

    役之行者完全没有搭理和马的话语。

    人老成精这话虽说是含有一定的贬义,但用在役之行者的身上也不算是不合适,他可是亲眼见证了战国时代的终结,也目睹了三次忍界大战,并且还掺和过一次,这一辈子经历可谓是波澜壮阔。

    见过了那么多的尔虞我诈,又怎么会被和马这么一个毛头小子给糊弄住!

    和马的许诺他是半点都不信的,

    像这样的情况根据他的经验从来都不可能和平收场,要么是被人屠杀殆尽,要么就是拼死杀出一线生机来,当然也偶尔会出现扮猪吃虎的情况,但那时几十年都未必能一见的罕见情况,总的来说前两种结局才是最常见的。

    所以,

    他在战斗爆发的第一时间就服用了兵粮丸,刺激着这衰老的身体强行提炼出来些许查克拉,若非是如此,他早就被和马他们给揍趴下了,但是兵粮丸并非是什么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

    而是竭泽而渔的慢性毒药。

    他这衰老的身体承受不住第二颗兵粮丸的药力。

    所以,

    三分钟,

    这就是他所能争取的全部时间了。

    至于说使用禁术翻盘,将和马等人一网打尽······很可惜,这是不可能的,他们一族的禁术是需要准备时间的,准备时间越长,禁术的破坏力也就越大,而现在他根本没有那个时间,更重要的是发动禁术需要的查克拉同样不是他所能支付的起的。

    “不识好歹!”

    和马冷着脸,从牙缝中蹦出来这么一句话,同时一挥手,于是停手了的众人再一次发动起攻击。

    “土蜘蛛前辈,我······”

    地陆还要说些什么。

    但是——

    “地陆!”

    “拜托了!!”

    “只有三分钟不到的时间了!!”

    所有的话语都被堵在了嗓子眼,地陆心中像是憋着一团火,却无处发泄,只能积郁在心中,他看着和马他们,狠狠咬了咬牙,朝着遁兵卫和土蜘蛛萤飞奔而去,一直游离在地下的镰之介见状立刻再次出手,试图阻挠地陆的行动。

    只是役之行者却是临空书写了一个‘雷’字。

    于是,

    雷鸣回荡,天光坠落。

    镰之介灰头土脸的从地下钻了出来,那从空中坠落下来的惊雷差点就把他给一波带走了,要不是他和地陆靠的近,役之行者担心牵连到地陆,说实话就算不至于真的将他一招打杀掉,但也绝对能让他在床上躺上个三五个月。

    地陆没管镰之介。

    因为役之行者说了会挡住和马他们,而他所要作的就是和遁兵卫一起带着土蜘蛛萤逃走,方才的落雷不仅仅是针对镰之介,和马、云光、紫子以及正在和遁兵卫纠缠的小狐丸都被落雷光顾了。

    他们被迫后退闪躲,

    这就给了地陆和遁兵卫机会。

    地陆冲到了遁兵卫的身旁,伸出手直接将土蜘蛛萤抱了起来,和已经被小狐丸砍的遍体鳞伤的遁兵卫不约而同的朝着东北方狂奔,不是他们不愿意往西南方向大名府所在的方向走,而是因为和马他们正好就堵在西南方位。

    这时候,

    自然是先尽可能地远离和马等人。

    等安全了之后再说返回大名府寻找宇智波宗弦也不迟。

    “爷爷——!”

    从战斗开始就始终抱持着沉默,一言不发,尽量不给爷爷和遁兵卫添麻烦的土蜘蛛萤趴在地陆的怀中,看着爷爷那远离的身影,像是意识到了这一次的分别或许就是永别,顿时忍不住哭泣了起来。

    不过眼泪并未流下来多少,

    地陆轻轻说了一声“抱歉”,手刀敲在了土蜘蛛萤的后颈处,女孩瞬间就昏了过去,哭声也因此戛然而止。

    旁边,

    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十分苍白的遁兵卫眼眸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悲伤,只是他竭力抑制住了心中的低落情绪,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护萤小姐的安全,哪怕是拼上他这条命,也一定要护送萤小姐到安全的地方。

    役之行者欣慰的看了眼地陆等人离去的背影,

    紧接着,

    他彻底的舍弃了自己那大概没有多长时间的未来。

    查克拉被肆意的挥霍,毫不爱惜的伤害着这早已是老朽不堪的身体。

    将发挥到了极致,以一己之力,以这老朽之身,拦阻住了和马等人两分钟半的时间,在这两分钟半的时间中,没有让和马他们任何一人走脱,然后随着查克拉的耗尽,兵粮丸带来的反噬让他连抬起来手指都十分吃力,连自杀都做不到。

    不过,

    他也就剩下来一口气了。

    “紫子,别让这个老家伙死了,禁术还没有······”役之行者感觉声音距离自己越来越远,已经听不到和马等人在说什么,沉重的像是挂着千斤巨石般的眼皮也缓缓的落下来,视野中的光景从模糊变成黑暗。

    然后,

    意识也坠入到了无边的黑暗当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