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七十九章 前面是······雾忍?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正文卷第二百七十九章前面是······雾忍?“还有一口气。”

    紫子将手指搭在了役之行者的胸口处,感觉到了那微弱但却依旧存在着的心跳,他是因为服用兵粮丸带来的反噬陷入了晕厥中。

    人还没有死!

    和马最担心的情况并未发生。

    “活着就好!”

    和马松了口气,关于土蜘蛛一族的禁术的信息他是在御所的禁书库了解到的,而这堪称是绝密的信息是大名手下那具体数目不详,总人数应该在千人以上的御庭番的忍者们花费了极大的力气调查收集到的。

    土蜘蛛一族的禁术和寻常的禁术不同,

    那并不是一种靠着漫长时间的修行来掌握的,而是一种一代代人不断传递继承的禁术,寄托于历代土蜘蛛一族的族人体内,已经不再是‘知识’,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是具备了实质上的存在性。

    虽说其存在的形式和方式有些让人难以理解的奇妙。

    总之,

    当初御庭番的忍者根据调查得来的情报确认了土蜘蛛一族的禁术夺取难度极高,很大可能需要生擒役之行者方才能将土蜘蛛一族的禁术纳入御庭番的掌控之中,而那时候的役之行者还没有像现在这般衰弱。

    首发

    在衡量了一番彼此之间的差距之后,

    御庭番并未对土蜘蛛一族出手。

    直到现在——

    曾经声名赫赫的役之行者先是被岁月无情的消磨掉了一身锋芒,接着又被和马这个小辈暗算,以多欺少······土蜘蛛一族的禁术要么就此成为绝响,淹没在历史岁月的长河中,要么就落到和马的手中等待着再次绽放光彩的机会。

    至于结果会是哪一个,

    那就要看和马的努力以及运气了。

    “不能动?”

    放松没几秒种的和马再次郁闷了起来。

    “头儿,你可别为难我了,我可不是那位纲手姬,这老头现在就只有一口气吊着,我没办法保证他被你扛着跑两步后是否还能呼吸,很可能跑出去五十米远,这个老头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紫子双手搭在役之行者的胸前,使用掌仙术帮忙减缓役之行者服用兵粮丸带来的反噬症状。

    “一点办法都没有?”

    “没有。”

    和马被紫子那没有任何回旋余地的答复给打败了,无奈之下只能蹲下来,“啧!看这样子只能在这里试一试了,镰之介,小狐丸、天目,你们去追地陆,别让他们逃了。”

    手一边在役之行者身上的口袋中摸索,一边给同伴们布置了任务。

    他原本是不打算去追杀地陆的,

    按照原计划,生擒了役之行者之后应当立刻转移位置,然后慢慢的想办法如何夺取禁术,但是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现在的情况是没办法挪动役之行者,甚至不能确定需要花费多少时间才能将禁术夺取过来。

    面对这种情况,就不能放任地陆他们离开了。

    否则,

    他完全可以想象要是地陆等人安然逃走,要不了多久就会迎来木叶的忍者,那位至今还赖在大名府没走,若是那位炎魔亲自驾临······他现在着实没有多少信心能对付那种怪物。

    “哈哈!交给我吧!”

    小狐丸手按着刀柄,沸腾的杀意还不曾平息。

    他还完全没有尽兴呢!

    看上去他们的行动达成了预定中的目标,但是却连一个人都没有斩掉,就算是和马不说,他也是打算要追上去砍掉地陆那个讨厌的秃子,和马的指示正合他的心意。

    “我会尽力而为。”

    镰之介话却没有说满。

    言下之意还是看情况。

    作为地陆的老对手,他知道地陆的棘手之处,若是他们六人齐上,肯定能干翻地陆,但是若只是他和天目、小狐丸三人联手,战胜地陆不难,但是想要杀掉地陆却未必容易,如果地陆一心逃走,他们未必能留下来对方。

    “这样······云光你也去。”

    和马考虑了两秒钟,承认镰之介说的有道理。

    保险起见,还是再加派多一个人,正好天目负责追踪,小狐丸喜欢正面强攻,镰之介这家伙则更爱游走于地下偷袭阴人,而擅长雷遁术的云光在短距离移动上速度是最快的,若是地陆想逃,他可以出手阻拦。

    他们四人联手,就有足够把握留下来地陆的性命。

    “那你们这边?只有你和紫子······”

    镰之介看着和马。

    总共只有六人,一口气派出去四人,如此一来和马这边的人手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一旦发生什么突发事件,会缺少足够的应变力量,这里距离大名府并说实话不是很远,即便不是地陆找来的援手,说不定也会遇见其他人。

    作为守护忍十二士,

    他们很清楚大名府作为火之国首府,就像是一滴掉在地上的蜂蜜吸引蚂蚁一样引诱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忍者汇聚于此,若是比总体数量,大名府的忍者总数未必比木叶逊色多少。

    像撞上那种喜欢多管闲事的家伙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不可能。

    “我还有帮手,这边的事情你无需担心,你只要专注围杀地陆的任务就够了。”和马头也不抬的说道,他从役之行者的口袋中找到几个卷轴,正挨个打开来看,试图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镰之介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他也知道和马手下还有着另外的人手,这一次就是多亏了和马的那些部下在大名府传信,让他们能够及时追踪到役之行者一行人,既然和马这边不缺人,那么他也就不用再操心了。

    专心狩猎地陆即可。

    当下立刻行动起来,还是老规矩,天目这个感知忍者打头阵,其余人紧随其后,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地陆逃走的方向追去。

    ·······

    怀抱着昏厥过去的土蜘蛛萤,地陆的奔跑速度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些许影响,旁边遁兵卫的速度同样上不去,作为役之行者的随从,他的年纪说实话也不小了,

    还有之前和小狐丸交手时被砍了许多刀,伤口都不深,不至于让他当场失去行动力。

    但是失血的问题却是无法回避,

    哪怕他在奔走的时候已经服用了一颗止血丸,问题是等到止血丸的效力发挥,他已经是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

    呼吸变得急促且吃力,手脚的力气也变弱了不少,

    “呼——呼——!地陆法师,那些家伙好像没有追上来!”

    “再坚持一会,现在还不能确定和马他们是不是放弃了追踪我们。”

    地陆沉声道。

    岂料遁兵卫摇了摇头,艰难的说道:“地陆法师,我想说的······是,如果,如果等一下他们真的追上来了,请不要管我,我会留下来尽量帮你争取时间,请你带着萤小姐继续逃,虽然以我的本事大概也就是能拖住他们几秒钟的时间。”

    这老头毅力相当惊人。

    明明气喘的像是破风箱似的呼哧呼哧的,却还是在奔跑的时候兼顾着说话以及在苦无上系上一张张起爆符。

    “······我明白了。”

    地陆沉默了两秒钟后给出来了肯定的答复。

    “麻烦您了。”

    遁兵卫苍白的脸上露出来一点笑意,真诚的表示了感谢。

    死亡于他来说并不可怕,他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在这个世界绝对是属于高寿了,而且只是一个孤儿的他若不是被役之行者捡回去,他恐怕根本没机会活到现在,对他而言,多活一天都是赚的。

    正说着话,

    地陆突然间回头向后方看了眼。

    “来了!”

    口中吐出来的话语虽然简短到了极点,但是遁兵卫瞬间便理解了地陆说的什么意思,因为他也跟着回头看了眼,看到了那没办法忘记提着太刀追来的身影,白色的头发,很漂亮的狐狸脸······

    而且追兵不止一人。

    除了提着太刀的小狐丸,还有全身缠绕着雷电的云光,以及看上去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的天目。

    “三个人吗?”

    地陆眉头紧皱。

    虽然没有看到和马的踪迹是个好消息,但是不能完全排除和马和镰之介潜伏在地下的可能,那两人都是擅长土遁术的好手,而且就算是没有人藏在地下,说实话就小狐丸三人已经不是他一个人能对付的。

    同样是守护忍十二士,

    他们每个人之间的实力纵然是有着差距,但是这份差距却没有大到能在单对单的正面对决中快速胜出,

    “地陆法师,你带着萤小姐先走,我留下来拖延时间。”

    遁兵卫快速说道,准备履行自己方才说过的话。

    不过——

    “别急。”

    地陆突然喊住了遁兵卫,“前面有许多人,我们说不定有机会。”

    他不是天目那样专业的感知忍者,不过有赖于火之寺的仙族之才那着重于精神意识的修行方法,他的感知力或许无法和专业人士相比,但是比起来寻常的上忍要敏锐许多。

    在察觉到了小狐丸他们靠近后不久,

    又感知到了前方不远处有相当密集的查克拉波动,而且在他的感知当中里面貌似有几道相当强横的气息,那种质和量的查克拉,不是天赋异禀的话,最起码也应该是上忍级别的高手。

    原本有些发冷的心境在这一瞬间迸发出来了些许希望的火花。

    这里是火之国,

    要论忍者数量,肯定还是木叶最多,其他忍者之里、忍者家族出行一般都不会有太多人,像这样成群结队出现的忍者,是木叶忍者的可能性相当之大,如果前方那一群人当真是木叶忍者,

    他们不仅会脱险,

    说不定还有机会反攻回去,干掉和马他们。

    只是想想也知道,发现这一情况的不只是地陆,连他这种半吊子的感知忍者都能发现前方的查克拉波动,更何况是天目这个专业级别的感知忍者,他施展了名为的秘传忍术,精神力化作不可见的飞鸟高翔于天穹之上,将下方的一切都尽数守在眼底。

    之所以和地陆几乎是同时发现,是因为他没办法在高速运动中使用这一秘术,之前在更远的距离使用鸟瞰之术找到了地陆他们的下落的时候还没有发现这些人。

    直到现在,

    随着距离拉近,

    他在比地陆更远的位置和地陆几乎是同一时间察觉到了前方的查克拉波动。

    然后他立刻停了下来,半蹲在地上,双手结印,闭上了眼睛,再次使出了,无形无色的精神力化作飞鸟之型飞上天空,从空中远眺前方,先地陆他们一步看到了远方的风景。

    他的脸色变得怪异了起来,睁开眼睛后双眸中浮现着茫然之色。

    “情况有变!!”

    来不及采取隐蔽的方法和同伴们通气,他只能大喊着提醒身边的小狐丸和云光,以及藏在地下准备发起突袭的镰之介,声音是可以通过固体来传播的,不如说在固体中声音的传播速度反而更快。

    还有就是他看到的景象有些超乎想象,大脑一时间理解不能。

    “怎么回事?”

    镰之介从地下冒头。

    他们也才是刚刚追上来,镰之介的地行之术在速度上其实并不比天目他们更快,不如说地行之术的移动速度实际上大多数都不快,地行之术厉害之处在于隐秘,而不是速度。

    他还没有追上地陆他们,结果就听到了天目的喊声。

    “前面有很多忍者,我没时间细数,不过至少也有三十多号人。”

    “木叶忍者?”

    镰之介脸色大变。

    三十多名木叶忍者?他们这是倒了什么霉?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在这么多木叶忍者?就在镰之介脑海中琢磨着该往哪边跑路,要不要给和马通个气的时候,天目神色古怪的给了他一个完全没有想到的答案。

    “不,看他们的护额和服装······有点像是雾忍!”

    天目说道。

    “······你说什么?雾忍?”

    镰之介愣住了,

    好家伙!

    这什么情况?

    三十多号雾忍······雾忍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这里应该还是火之国吧?难不成说他们方才在追踪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中了时空间之术,被转移到了水之国?

    看上去很是朴实,年纪轻轻就像是个老农的镰之介可不是那种全年无休的苦修士,而他闲暇时最大的乐趣就是看书,不是最近声名鹊起的《亲热天堂》这一类作品,而是那种偏向于神话之类的奇幻作品。

    他的脑洞一点都不小呢!

    “镰之介,接下来还要追吗?”天目看着发愣的镰之介,出声说道:“小狐丸和云光已经冲上去了。”

    “什么?这两个蠢货!”

    镰之介回过神来,看着小狐丸和云光的背影,气的破口大骂,但旋即他咬了咬牙,道:“算了,天目,我们也上去看看,雾忍的话······虽然听说木叶和雾忍结盟了,但他们未必就会帮木叶,而且地陆他们也不是木叶忍者,只要我们动作快,应该有机会处理掉地陆他们。”

    “好吧!”

    天目耸了耸肩,很是无所谓的答应了下来。

    反正有小狐丸和云光打头阵,真要是情况不妙······再撤也不是不行,而且就算退一步说,从他们选择与和马一起‘叛逃’那天开始,就已经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当然,

    能活着肯定没必要主动去找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