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八十章 你们找木叶忍者有何贵干?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要问雾忍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答案其实很简单。

    就是单纯的路过而已,从他们登陆的港口到木叶的最短路线恰好会经过这距离大名府不算是特别远的位置,而今天的太阳相当毒辣,说实话雾忍们在水之国真没晒过这么亮堂的太阳,到了中午完全不想顶着毒辣的日光继续赶路。

    干脆就选择了休息。

    事实上这两天他们都是这么走走停停,严重的拖拉了赶路的速度,否则以他们的脚力,就算不是全力以赴的奔走,也差不多该到木叶坐在火影大楼的会客室或者火影的办公室当中喝茶,而不是在这一片森林的树荫下乘凉。

    “好热!”

    鬼灯水月苦着脸,蹲在树底下抱着水壶猛嘬,可怜的水壶瞬间就被榨干。

    周围,雾忍们三三两两的躲在树荫下,蹲着的,靠着的,坐着的,倒是没有谁敢四仰八叉的躺下来,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在野外,该有的警惕心不能丢掉,时刻做好作战的准备,这才是一个优秀忍者应有的素养。

    “水月,你闭嘴,天气已经够热了,你给我安静点,好歹让我的耳朵清净一会。”

    鬼灯满月有气无力的喝斥了弟弟一声。

    他也是一脸疲倦,整个人无精打采的靠在树干上,摇了摇手中的空水壶,神色越发的疲惫,给人一种或许下一秒钟整个人就会化开,化作一滩清水似的,这并非是幻觉。

    记住m.42zw.cc

    事实上这天说热的确很热,

    但绝大多数雾忍实际上都还好,只要别在太阳下面曝晒,在树荫下还是能忍受一二,关键是满月和水月这兄弟俩是鬼灯一族,他们一族的秘术强是真的很强,问题是却也有着避免不了的弱点。

    比如说会被雷遁克制。

    以及怕热!

    没有错,鬼灯一族的族人们都很怕热,高温会让他们的体内水分大量蒸发,严重一点的话因此而死去也不是不可能,鬼灯一族在战国时代还没有远渡汪洋去往水之国的时候,他们一族就有着一种名为的酷刑。

    具体操作手段就是将犯了错的族人关在透明吸热的容器里,放在太阳底下曝晒,正常人说实话太阳晒时间长了都会脱一层皮,本就怕热的鬼灯一族就有人被活活晒死。

    “这火之国也太热了!大哥,你之前可没说过火之国的天气这么难熬。”

    “呵!又不是我逼着你来的,关我屁事。”

    “什么啊?大哥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可是你亲弟弟。”鬼灯水月很不满大哥对自己恶劣的态度,气的在那直瞪眼,不是他不敢朝着大哥挥舞拳头,而是这天气太热,他不想动。

    “那又如何?”

    鬼灯满月态度越发的恶劣。

    对于这个说了不听,废话不断的弟弟,要不是太热了,他现在就抓住这个混蛋小子好好的揍一顿,让他知道什么叫长兄为父。

    “······大哥你还有水吗?”

    嘴里嘀嘀咕咕扯了一大堆废话,鬼灯水月感觉嗓子眼都快冒烟了,不得不暂时休战,腆着脸要水喝。

    “自己看。”

    鬼灯满月晃了晃手中那空空如也的水壶。

    一下子,

    鬼灯水月的表情垮了下来,转了转眼睛,准备看看周围其余人是否还有水······就在这时候,蹲在树上负责放哨的感知忍者突然间出声了,“满月大人,七点钟方向,有一道很强的查克拉正朝着我们这边冲过来,速度相当快。”

    “什么情况?”

    首先炸毛的不是鬼灯满月。

    而是负责护送雾忍们的四名木叶忍者,来自东部国境守备部队的白云叶山小队此刻炸了窝,队长白云叶山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他快步走到了感知忍者蹲着的那棵大树的树下,仰起头询问道:“能确认对方的身份吗?是木叶的忍者?还是······其他人?”

    白云叶山是在去年对云忍的战事中立下来足够的功勋得以晋升为上忍,战争结束后,他先是在东北部国境守备部队干了仨月,然后就被抽调到东部国境守备部队一直任职到现在,这一次就是被上级托付了护送这批雾忍去往木叶的任务。

    说是护送,

    实际上他们的主要任务就俩,一是带路,不能让雾忍们在国内乱跑,虽然不担心雾忍会收集到什么重要情报,但该有的态度还是不能少;二是确保雾忍们不会和国内的同伴们在路上发生不必要的摩擦,以免有人不知道雾忍使者到来的消息,和雾忍们发生冲突可不好看。

    总的来说,

    就是没有人觉得雾忍们会在路上遇到什么意外。

    也不担心雾忍们心怀叵测。

    所以就只派了白云叶山的小队肩负起了护送这三十余雾忍的任务,甚至他们队伍里都没有一个专业的感知忍者,就算是木叶,说实话也做不到给每一个小队都配上感知忍者。

    毕竟,

    木叶感知忍者是不少,像日向一族、山中一族、油女一族、犬冢一族等等家族的忍者都可以说是一流的感知忍者,但奈何木叶的忍者数量同样众多,尤其是平民忍者的崛起,那么多支忍者小队,注定是有些队伍没有感知忍者的。

    白云叶山恰好就是这么一个倒霉蛋。

    也不是被人恶意针对,单纯就是运气不好。

    从东北部国境守备部队被抽调到东部国境守备部队的他在报道的时候因为家里有点事情绊住了手脚,迟去了大概一周左右的时间,然道到地方就发现东部国境守备部队的大部分小队已经成型,像感知忍者、医疗忍者这样的抢手货早就被瓜分干净了,留给他的全是一群除了战斗外别无长处的糙汉。

    以至于,

    他现在只能向雾忍的感知忍者询问什么情况。

    “有什么发现直接说。”

    鬼灯满月走到了白云叶山的身边。

    蹲树上的感知忍者眼角一跳,白云叶山的问题他可以充耳不闻,装作耳聋没听见,但是鬼灯满月的话要是当作没听见,那可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雾忍可是五大忍村中最不忌讳干掉自己人的村子了。

    要是敢在这时候作死,鬼灯满月会让他真的变成死人的!

    “来人·····总数有三,不过里面只有一个高手,另外两人当中应该有一个小孩子,查克拉量相当稀薄,第三人的话······不算弱小,但比不上第一个人那么厉害······至于身份,请恕在下无能,我没有白眼之类的瞳术,只能感应到靠近之人的查克拉,没办法判断他们的身份。”蹲树上的感知忍者飞快的汇报着他的所有发现。

    “小孩子?”

    听到这个回答的白云叶山有些困惑,同时严肃的表情也稍稍放松了些许。

    困惑是因为小孩子的出现,放松则是因为不管为什么会有小孩子出现,但应该不是有什么不长眼的家伙专门过来找雾忍们的麻烦的······只要不妨碍他的任务,那么他也不是很在乎这里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白云叶山稍稍放下心来的时候,

    “不,不对······后面还有人,一、二、三、四,四道相当厉害的查克拉,应该都是上忍级别的高手,这是······他们是在追杀前面的三人!”

    这名蹲树上的雾忍也就是一个特别上忍,他的感知手段说实话比地陆高明,就是仗着比那超出中忍水准的感知之术成为特别上忍的,但是比起来天目这种掌握秘传忍术,能被选入守护忍十二士的天才,他还是远远不如。

    所以,

    他没有在发现地陆他们的同时发现后面的镰之介和天目等人。

    等到他察觉到镰之介等人的时候,

    站在树上已经可以用肉眼看见正狂奔而来的地陆和遁兵卫。

    “一个僧人,一个老人,还有一个孩子,没有木叶忍者······看这样子,大概是那些个忍者之里和忍者家族之间的斗争,鬼灯大使,我们没必要插手他们之间的冲突。”

    白云叶山转头朝着鬼灯满月说道。

    “只要他们不来招惹我,我不会在火之国故意惹事。”

    鬼灯满月态度很端正,一丝不苟的遵守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八字真言。

    在出发前来火之国之前,元师曾专门找他谈过一次话,告诉了他不要任性妄为,现在的雾隐村正处于低潮期,而木叶却是像那度过了黑夜后再次冉冉升起的朝阳。

    说是仰人鼻息不至于,但是和木叶交恶是绝对必须避免的情况。

    这样的道理······鬼灯满月心里清楚,虽然不是很满意元师把他当小孩子一样耳提面命,不过他还是很尊敬元师的,将元师的告诫牢牢记在心上,并且时不时的就回味一番,告诫自己不要被情绪左右了判断。

    雾忍们此刻已经全部被召集起来,并且摆出来了列阵防御的架势。

    听到了鬼灯满月的回答,看着树下的雾忍们那防御的姿态,白云叶山松了口气,还好这位雾隐村的神童很通情达理,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打交道······和鬼灯满月沟通好了,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打发走赶上门来的麻烦。

    思绪在心中飞快转动,一个个念头不断的浮现又消逝,他琢磨着该怎么样说才能让‘麻烦’主动退走。

    只是就在他张口准备喊话的时候,

    对面狂奔而来的僧人却是先一步的高声喊道:“雾忍的各位,你们是木叶的盟友吗?”

    这个问题,

    让鬼灯满月愣了一下,旁边白云叶山也瞬间卡壳,准备好的说辞在这一瞬间又全给咽了回去,这特么的······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啊!问雾忍是不是木叶的盟友?难不成说这个僧人、老人、小孩子的组合和木叶还有什么干系不成?

    鬼灯满月笑了起来,事情朝着有趣的方向变化了。

    而白云叶山的心情可就不美了,板着张脸,就像是欠了人钱被催着还债似的。

    这时候,

    地陆同样是压力山大,一颗心七上八下的那叫一个难受。

    十分紧张的等待着雾忍们的回应。

    他原以为这么一大群查克拉波动会是木叶忍者,结果出现在他的视野中的却是一片说不上来准确称为的灰色,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雾忍出现在这里啊?简直、简直······搞不懂了。

    本来就头痛的大脑在这时候感觉都快要宕机了。

    只是这时候后面的天目等人追的越发急迫,一点都没有因为雾忍的出现而有所动摇,地陆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试着喊了一嗓子,赌这些雾忍之所以能出现在这堪称是火之国腹地的位置是和木叶有关。

    若是赌赢了,那么就有机会打蛇随棍上,争取到这些个雾忍们的援手;

    若是赌输了,这些个雾忍是偷偷潜入火之国搞阴谋的·······呵呵,左右不过是一死而已,说不定还能跳起来天目他们和雾忍之间的斗争,怎么样都不算亏!

    还有,在这里说一句,地陆没有看到白云叶山他们。

    不是他眼力不行,而是白云叶山的小队成员都学着队长站在树上,身上绿色小马甲完美的融入到环境中,不仔细看很难找到他们的存在,还有就是雾忍太多,灰蒙蒙几十号人相当吸引人的注意力,以至于完全忽视了站在树上的白云叶山小队。

    不只是地陆,

    就连天目也没有注意到白云叶山小队的存在,被那人数众多的雾忍吸引去了注意力。

    “白云先生,接下来怎么办?”

    鬼灯满月看着脑门上有汗珠滚落的白云叶山,问道。

    “······我先问问情况。”

    白云叶山硬着头皮说道,木叶忍者也有着那一套任务至上,为了完成任务哪怕是抛弃同伴也无所谓,相反若是为了同伴的安危放弃了任务,那可是大错,曾经被无数村民视作英雄的木叶白牙就是因为犯下了这样的错误被打倒了。

    不过,

    时代在前进,忍者们也不是一成不变。

    尤其是当三代目和团藏死后,白牙的事件被翻案,被当做是三代目和团藏作恶的铁证被广泛传播开来,在这过程中,某些所谓的忍者铁则也渐渐被动摇,任务和同伴,两者之间哪个更重要再一次成为了许多人激烈争论的问题。

    而白云叶山,

    是一个两边都不讨好的中间派,他认为任务和同伴那个更重要,这是要看情况来判断的,若是任务是涉及到了村子的安危,自然就要以任务为重,若是任务并没有重要到那种地步,同伴的性命也是要尽可能的保全······

    有点扯远了,

    但正因为白云叶山有着这样的理念,所以他没有为了保证自己的任务不受干扰就在第一时间就驱赶地陆他们离开,而是选择了先询问情况,然后再根据地陆的回答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做。

    “在下白云叶山,木叶上忍,不知道你们找木叶忍者有何贵干?”

    白云叶山站了出来,他从树上一跃而下,站到了一众雾忍的前方,手中握着已经出鞘了的长剑,俨然是做好了一旦地陆的回答不能让他满意就用武力来驱赶他们离开的准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