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八十一章 火影辅佐的弟子?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叶忍者?”

    地陆看着突然跳出来的白云叶山,先是愣了半秒钟不到的事件,继而心底真正的浮现出来希望的光辉。

    “在下地陆,是火之寺的忍僧,正在被一群通缉犯追杀,还请木叶的朋友救我一救。”地陆高呼救命,同时脚底生风,跑得更快了,恨不能肋下生出来双翅,直接飞到白云叶山的身旁。

    火之寺的忍僧?

    听到地陆回答的白云叶山犹豫不决,木叶和火之寺是交情很不错的盟友,但是那是两个组织之间缔结的关系,不代表说木叶的忍者们和火之寺的忍僧就是亲密无间的伙伴。

    前面也说过了,木叶也有着为了完成任务就算是放弃伙伴也在所不惜的准则,哪怕这个准则目前已经收到了动摇,甚至白云叶山还是一个比较看重同伴的中间派,但问题是地陆是火之寺的忍僧,不是木叶忍者。

    盟友和自家人是绝然不同的。

    这一点白云叶山分的很清楚。

    跟在地陆身边的那个老人,以及被地陆抱在怀中的孩子,看上去也不是木叶的人。

    “抱歉了,这位·····地陆法师,我有重任在身,请恕我不能插手你的事情,还请不要再靠近。”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白云叶山选择了拒绝地陆他们的靠近。

    冒着必定会将雾忍使团牵扯到不确定风险程度的麻烦中对火之寺的盟友伸以援手,

    一秒记住.42zw.cc

    这样的事情他做不来,

    理由很简单,因为在场的木叶上忍就特么他一个人,他的部下全都是中忍,因为东部国境守备部队的高层们不觉得火之国国内有谁会不开眼袭击雾忍使团······所以白云叶山如果选择搭救地陆他们,势必要借用到雾忍的力量、

    毕竟,

    追杀地陆的可是足足四名上忍级别的高手,还不确定是否有更多的同伙。

    雾忍使团别看人数众多,但是上忍级别的高手算上鬼灯满月这位大使也只有六人,出手搭救地陆的风险······不是一般的大。

    这时候——

    “白云上忍。”

    遁兵卫开口了,这位体力已经明显快要支撑不住的老人竭尽全力高喊道:“地陆法师怀中所抱的乃是土蜘蛛一族的后裔,役之行者的亲孙女,土蜘蛛一族和木叶有约定,当我族遭遇危难之时,木叶需得全力以赴的伸出援手。”

    “抱歉,我知道土蜘蛛一族是木叶的盟友,但是······一个孩子,代表不了一族,我一人也代表不了木叶,而且我此刻正在执行更重要的任务,所以只能说抱歉了。”

    白云叶山硬着心肠再次拒绝。

    他知道土蜘蛛一族和火之寺一样的确是木叶的盟友,但是那什么约定······他就不清楚,约定的事情只有木叶的高层们知晓,白云叶山虽是上忍,但距离高层还差得远呢!

    不过管他什么约定,现在的问题关键在于这里的木叶忍者只有四个人,上忍更是只有他一个,除非是请雾忍帮忙,否则就只是有心而无力。

    说着,

    他手中长剑凌空划过,凌厉的风刃在地面上留下来一条显眼的剑痕。

    “两位,请止步吧!要是你们再靠近,我就要动手了。”

    白云叶山态度相当坚决。

    既然做出了决定,自然就要贯彻到底。

    地陆和遁兵卫急忙停下来脚步,不敢在向前靠近,他们切实的感受到了白云叶山释放出来的凌厉杀气,看得出来不是在开玩笑或者吓唬人,他们要是敢越线向前,等待他们的绝对是那锐利的剑锋。

    只是——

    白云叶山不愿意帮他们,他们还能往哪里逃?

    镰之介等人已经追了上来,镰之介这次没有从地下潜伏过来,倒不是说要光明正大的和地陆决一胜负,而是担心潜行在地下会引发和这群雾忍以及木叶忍者之间的冲突。

    说实话,

    在发现这些雾忍当中混杂着木叶忍者的时候,

    镰之介、天目他们都下意识觉得行动大概是要失败了,不过就在他们犹豫着要不要就此撤离的时候听到了白云叶山和地陆那扯着嗓子的喊话,貌似这群雾忍和木叶忍者并不打算掺一脚的样子。

    于是,

    “木叶和雾忍的诸位,我们不想惹不必要的麻烦,我们的目标只是他们三人,只要处理掉他们我们会立刻离开。”镰之介这时候也出声了,他不确定白云叶山会不会改主意,他只是尽可能的将现在的局面维持下去。

    争取到足够他们出手解决掉地陆三人的时间。

    当然,

    他说的是真心话,摧毁木叶是他们的终极目标不假,但是那不代表说看到一个木叶忍者就要干掉一个,眼下他是一点儿和白云叶山为难的念头都没有,只想着尽快干掉地陆他们。

    白云叶山持剑立于原地,神色漠然的盯着地陆以及更后面追来的镰之介等人。

    他不确定这两拨人说的是真是假。

    也不打算去分辨,

    只要坚守住自己的立场便是。

    遁兵卫这时候眼中已然是露出来绝望之色,他的体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他继续亡命奔逃,地陆法师虽然体力还算充沛,但是抱着萤小姐却是注定跑不了太快,眼下就算是绕开这些个雾忍和木叶忍者,大概也逃不了多远。

    此时此刻,

    地陆头疼欲裂。

    任由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到破局的办法,白云叶山的态度坚定的令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而且关键是也没有时间了,脑海中念头飞转,现实中时间同样是如飞箭般逝去······

    地陆在心中忍不住爆粗口,心中想着死就死吧!大不了下去冥土和北根他们作伴,不过······可以的话怀中的土蜘蛛萤还是要想办法保护下来,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他答应了役之行者要保护土蜘蛛萤,那么在他死之前,就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

    对此他想到了一个主意,并且立刻就付诸行动。

    “白云上忍,这孩子是役之行者的孙女,也是火影辅佐阁下未来的弟子,我们活不活下来无所谓,唯独这个孩子,请带她去找火影辅佐阁下。”地陆说着就干脆利落的将怀中的土蜘蛛萤朝着白云叶山抛了过去。

    这一手——

    着实震住了白云叶山。

    什么役之行者的孙女他不在乎,但是火影辅佐阁下未来的弟子?

    这尼玛的!

    开什么玩笑?

    这是骗人的吧?绝对是骗人的······吧?

    白云叶山右手手背上有青筋贲起,他心中一万个不信地陆说的话,但是,但是······这种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以至于他看着那朝着自己落下来的女孩,手中的剑却始终是没有抬起来,挥出去。

    眼睁睁的瞅着昏迷中的土蜘蛛萤自由落体运动到身前,白云叶山下意识的松开了右手中的长剑,双手同时伸出······接了个空。

    没错,

    他接空了。

    一道雷光在他的视野中闪烁出现,林檎雨由利按照鬼灯满月的命令抢先一步借助了土蜘蛛萤。

    “喂,地陆是吧?你说这个小鬼是火影辅佐的弟子······真的假的?”鬼灯满月咧嘴笑着,好似鲨鱼般的尖牙显露出来,给人莫名的锋利杀意,眼前这个青年就像是一把锋芒毕露的刀子。

    “没错。”

    地陆镇定自若的点头,“火影辅佐阁下目前就在大名府,我和役之行者前辈今天才告辞离开,之所以说是未来的弟子,是因为役之行者年纪大了,舍不得孙女离开身边,想着等他百年之后,再让孙女拜入火影辅佐······”

    铛啷——

    那缠绕着雷光朝着地陆的背心射去的苦无被鬼灯满月挥抬手一发直接击飞。

    “安静点,杂碎们,我正听人说话呢!”

    鬼灯满月冷冷的看了眼从远处投掷苦无的云光,旋即不理睬他,转而看向地陆,道:“继续说。”

    地陆换了口气,继续道:“······役之行者打算等他死了之后,让孙女拜入火影辅佐的门下,谁料我们才离开大名府没多远,就遭遇到了伏击,役之行者前辈拼尽了性命才让我们侥幸逃到此处。”

    这话当然是骗人的,

    宗弦可从来没有说过收徒之类的话,役之行者本人也只是说了希望土蜘蛛萤能去木叶忍者学校学习,同样不曾想过让孙女拜入到宇智波宗弦的门下,地陆这纯粹就是在胡扯。

    只要见到了宗弦,这个谎言一戳就会破掉。

    但是地陆也没有指望说能骗白云叶山他们多久,只要能暂时的借助宇智波族长的虎皮将土蜘蛛萤保护下来,就已经达成他的目的了,至于谎言被揭穿后的下场······呵呵!他都未必有机会去烦恼这个问题。

    旁边,

    遁兵卫低垂着眼帘,脸色苍白如纸,似是都快要站不住脚了。

    不得不说老人家的演技功力不俗,在听到地陆的谎言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惊讶和疑惑,而是以最快的速度止住了心中的情绪波荡,维持着一副快要死掉的模样,不给白云叶山和鬼灯满月等人从自己身上窥见破绽的机会。

    当然事实上他的状态的确很差就是了,他这副模样不全是演技。

    “原来如此。”

    鬼灯满月重重的点了点头,“既然是火影辅佐阁下的弟子,那我们就不能袖手旁观了,雨由利,动手!”话音落下的瞬间,林檎雨由利就将手中的土蜘蛛萤塞给了身后她的一名部下,同样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然后林檎雨由利取下来了,全身缠绕着耀眼雷电迎上了那此刻已经来到近前,正挥刀杀向地陆的云光。

    事态,

    开始朝着地陆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展。

    他全然没有想到自己的谎话这么容易就骗到了这些雾忍······是自己有着骗人的天赋?还是说这些个雾忍是那种很好骗的类型?

    答案当然——

    都不是。

    鬼灯满月年轻不假,但是作为雾隐村的‘神童’,谁要是将他当作好骗的傻瓜那其人自己才是真正的蠢货。

    之所以‘相信’地陆的话,是因为无论地陆所说的是真是假,都不妨碍他出手表现一番,如果是真的,那么救下来那个‘怪物’的弟子无疑是一件很有用的功劳。

    就算那个女孩不是宇智波宗弦的弟子,

    也不会因此而损失什么,而且抛开那个女孩究竟是不是宇智波宗弦的弟子这个问题不谈,他看的出来地陆和旁边那个老头儿肯定和木叶有一定关系,而且是友好的关系。

    就算退一步,

    万一出手惹来了麻烦,也完全可以用‘我们被骗了,我们本意是想要搭救火影辅佐阁下的弟子’这样的借口来应对可能性极小的责难。

    所以,

    在经过尽可能缜密的思考后,鬼灯满月选择了相信地陆所说的话,并且干脆利落的和林檎雨由利主动发起了攻击,是的,只有他们俩人动手,队伍中其余的上忍早就被他下令按兵不动,防止有人盯着队伍中的中忍们下杀手。

    再者,

    鬼灯满月和林檎雨由利好歹也是雾隐村年轻一辈忍者中的佼佼者。

    哪怕不是宇智波一族,

    也不妨碍他们有着一打二的本事。

    寻常上忍,两三人联手都不是他们任意一人的对手。

    林檎雨由利缠上了最先冲过来的云光,挥舞着雷刀·牙,在短时间内就压制住了云光,说来俩人擅长的都是雷遁术,只不过······很明显云光在雷遁术上的造诣比不过林檎雨由利这个在雾隐村被称之为“雷遁的天才忍者”。

    另外一边,

    鬼灯满月出手拦住了镰之介和小狐丸。

    他都没有用,只是用他们一族的水化秘术,就挡住了镰之介和小狐丸俩人,无需结印,随心而发的打的镰之介和小狐丸狼狈不堪,而鬼灯满月水化的身躯却是半点不怕镰之介硬化后的拳头以及小狐丸缠绕着风刃的斩击。

    “······搞什么鬼啊!”

    这回,

    轮到白云叶山头痛欲裂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