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八十二章 继续下去的谎言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云叶山很头痛,为什么转眼间情况就变成这般······完全想象不到的模样了?他这个木叶上忍还没有准备插手,雾忍们竟是先一步出手搭救了地陆等人,搞得他这个木叶上忍有多么冷酷无情似的。

    虽然——

    他也理解火影辅佐这个字句的确具备着令人为之冒险的魔力。

    作为参与了去年对云忍的战事的大军中的一员,白云叶山至今和友人们喝酒的时候还会忍不住回味去年那酣畅淋漓的大胜,本来他们木叶一方四面开战,以至于单线兵力上屈居劣势。

    被云忍打的节节败退,那叫一个狼狈。

    直到——

    新上任的火影辅佐率领人数仅仅千人的援军抵达前线。

    溃败之势一战逆转,木叶以少打多,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大胜,连八尾人柱力都沦为了阶下囚······自那之后,那位年纪不大的火影辅佐在村子里的人气可谓是暴涨,即便是宇智波这个姓氏都不妨碍村子里的少年少女们对于火影辅佐的崇拜。

    白云叶山不是十几岁的少年了,

    谈不上崇拜之类的情绪,那太夸张了,但是用钦佩来形容的话,他大抵是认可的。

    对于那位年纪轻轻,实力出众的火影辅佐,

    首发

    他很是钦佩。

    “这次任务结束了肯定要挨训了,真是······不过这么一来,说不定能快刀斩乱麻。”看着眼前这已经斗得不可开交了的场面,白云叶山轻声念叨,他握紧了手中的长剑,像是狩猎中的豹子一样,伺机而动,寻找着合适的出手机会。

    林檎雨由利和云光正在以快到让观战的中忍们眼珠子抽筋的速度争锋,不过纵使是眼珠子快要抽筋的中忍级别的雾忍也看得出来云光是落在了下风,他们村子里的‘雷遁术的天才少女’稳居上风。

    另一边,

    鬼灯满月压着镰之介和小狐丸打,用事实证明了雾隐村的‘神童’果真是名不虚传,这还是他不曾使用的情况下。

    对这个场面一开始感到茫然的不只是白云叶山。

    “这······怎么就变成这样子了?”天目喃喃自语,一脸蛋疼的表情。

    追杀地陆的四人,就只剩下来一个天目没有出手,作为感知忍者的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要么居中策应,要么作为后手压阵,习惯了后出手的天目没有像镰之介他们那样着急的试图尽快干掉地陆等人。

    以至于,

    莫名其妙的他就处于了一个旁观的位置。

    不过和白云叶山不同的是,天目还没有决定好要不要出手之愿镰之介他们,就连那些个只是中忍级别的雾忍们都看的出来镰之介、小狐丸以及云光落在了下风,他好歹也是一个上忍,而且在上忍中也不是垫底的那种。

    镰之介他们的窘境他看的分明,

    所以他在犹豫是出手帮忙,还是转身撤退······反正完成任务已经是不可能了,别的不说,那个叫遁兵卫的老头可是麻溜的混进了雾忍的队伍中,寸步不离的守着还在昏厥中的土蜘蛛萤。

    地陆的话······嘶!

    天目倒抽了口气儿。

    这就是地陆的选择。

    没有了土蜘蛛萤的拖累,遁兵卫也躲得远远的,被追着逃了这么一路的地陆这会儿可不打算就这么一屁股坐下来喘气看热闹,正所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正好地陆和镰之介他们算是新仇旧恨一大堆。

    随着地陆摆开仙族之才的起手式,看不见的拳劲如同暴风雨般侵袭向了正在和鬼灯满月交手的镰之介,那强横的拳劲直接将鬼灯满月的身体都给打碎了,变成水花漫天溅射出去。

    而这从意想不到的角度发出的拳劲结结实实打在了镰之介的身上。

    镰之介根本来不及用替身术之类的手段,他全然没有料到还可以这样玩,一时不备,被地陆搭了一个措手不及,好在他为了防备鬼灯满月的,硬时刻都准备着释放硬化术,在拳劲接触到他的身体之前成功的使用了硬化术。

    但,

    他还是被打吐血了。

    不同于鬼灯满月那一招只有一发的水铁炮,千手杀是一招就能打出几十拳乃至于上百拳连击效果的技艺,据说“千手”之名正是从此而来,当然寺内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说千手杀的名字和千手一族有关,准确来说是他们火之寺的仙族之才和千手一族有着极深的渊源。

    咳咳,有些扯远了。

    言归正传,

    总之镰之介的硬化术用是用出来了,但查克拉的转化也是需要时间的,仓促之间根本来不及将硬化术的效果覆盖到全身各处,只能优先保护住头脑和脏腑等部位。

    结果就是他被地陆那全力以赴,包含着无尽怒火的千手杀给打的吐血,顺带着还断了几根骨头,其中一根是右腿的胫骨,也就是小腿内测的长骨,右腿胫骨的断裂对于镰之介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

    这简直就是宣告了他的灭亡。

    摔倒在地上的镰之介无法再像以前那样灵活的使用自己的双腿,右腿处传来的只有像是海潮般一波一波,似乎无穷无尽的疼痛,这份疼痛让他意识到了自己大概已经是走到了人生的末路,已经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

    他默默的想着,心中并不感到后悔,也没有多少恐惧,这样的结局从一开始就预想过的,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明明是以胜利者的身份追杀地陆,怎么就落到现在这个下场了?

    在这一刻,镰之介深切的领悟到了什么叫做命运的变化无常。

    不过,

    他还不打算就这么束手就擒,哪怕是只有那一线生机,他也要试着看能不能抓住,躺在地上的他双手开始结印,体内的查克拉也随之艰难的调动了起来。

    “我说······地陆,你这是在抢我的猎物?”

    溅射出去的水流重新汇聚到一起,鬼灯满月很不满地陆抢猎物的行为,反倒是一点儿都没有在乎自己的身体被地陆打碎的事情,说话的时候还不忘记挥动手中的水鞭迎击小狐丸的斩击。

    “抱歉了,这几个家伙杀了我的朋友,我实在是无法看着他们逃走。”

    地陆的身后浮现出来的怒目明王之相,贴切的表达出来了他的心情,他朝着瘫倒在地上还不死心,正在结印的镰之介大踏步走了过去。

    “啧!私仇吗?”

    鬼灯满月咋舌。

    瞄了眼地陆身后的怒目明王,没有在说什么,反正他出手的目的就是为了卖个好给那位火影辅佐,对于这几个撞上门来的猎物并没有太强烈的执着念头,被抢了也就抢了吧!

    又没办法抢回来了,还不如抓紧时间拿下来另外一个猎物。

    ——鬼灯满月挥动手中新生成的水鞭,一鞭子抽过去,打偏了小狐丸那锋利的足以切割开钢铁的风刃。

    所谓抽刀断水水自流,

    鬼灯一族大抵是忍界所有不擅长雷遁术的剑术高手们最厌恶的对手了,也不只是剑术高手,体术高手也特么不待见鬼灯一族这群玩物免的赖皮,无论是斩击,还是拳劲,落在鬼灯一族的身上屁用没有。

    小狐丸此刻的心情简直就操蛋的无以复加。

    这个好斗嗜杀的战斗狂这会儿说实话快要气炸了,他渴望的是那种切开对手的皮肉,斩断敌人的骨头,那种从顺滑到滞涩最终又变的畅快起来的手感,而不是这种一刀下去空荡荡的没滋没味,真就是水一样的手感。

    这样的对手·····简直就是恶心人。

    偏偏鬼灯满月可以无视他的斩击,但是他却不敢小瞧鬼灯满月的攻击,之前一发水铁炮实在是来的太快太突然他没有来得及完全躲开,左耳直接被打掉了一半,淋漓的鲜血染红了他半边脸颊,那直刺脑髓的痛楚到现在还没有消退。

    眼见着镰之介被打的半废,连右腿都被打折了。

    想要施展土遁术遁走,却因为右腿的伤势严重妨碍到了体内查克拉的循环流转,施术速度变慢,还不等他完成查克拉的转换,地陆的追击已经接踵而至,没有任何留手,施展出来了最强的攻击。

    看不见的无色有形之剑挥落。

    地面都被切开来一道最深处大概有五十公分深的剑痕,以这道剑痕为界限,镰之介的人头和身躯被分隔在了剑痕的两侧,鲜血从尸体脖颈的切口处喷出来,灌溉进了那剑痕当中。

    镰之介死了!

    小狐丸看着那没有变成白烟或者土块消失的尸体,意识到了镰之介是真的死掉了,他用眼角余光看向了不远处那闪耀的雷光,云光那张往日里没有什么感情变化的棺材脸此刻竟是充满了无力和绝望。

    情况不妙啊!

    即便是小狐丸这个战斗狂,看到如今这个局面,说实话心中也是生出来了些许退意。

    他不怕死,

    但是却不想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一条道走到黑,甚至连拉一个垫背的都做不到。

    只是——

    “喂喂!战斗中分神,你是在小瞧谁呢?”

    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

    小狐丸猛地打了个激灵,视野中正挥鞭与自己交手的鬼灯满月并未消失,但是来自于身后的声音却是提醒他危险不仅仅是在前方,“分身?什么时候?”他明明一直盯着鬼灯满月,没见到对方使用任何分身术才对?

    “当然是刚才被那个家伙打碎的时候啊!”

    鬼灯满月笑着回答道。

    同时,

    已经对准了小狐丸心脏位置的食指射出来了犹如子弹般的液体,从背后穿入,然后被染的赤红的液体又从小狐丸的胸前射出,鬼灯一族的水铁炮之术的杀伤力相当可靠。

    小狐丸失神的看着那一滴飞跃入视野种的赤红色的液体,然后眼前的光彩逊色褪去色彩,回归到无尽的黑暗当中。

    “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至死,也没有松开手中的名刀。

    “喀喇——”雷鸣声中,林檎雨由利提着一颗人头来到了鬼灯满月的身边,很是遗憾的看了眼躺在地上的镰之介和小狐丸,“跑掉了一个,要追吗?”跑掉的那个人不消多说,正是全程打酱油的天目。

    在镰之介被打倒了之后,天目就开溜了。

    其选择的时机之巧妙,开溜的动作之迅速······让人追之不及。

    “不用。”

    鬼灯满月摇头。

    解决掉眼前的麻烦就行了,没必要穷追不舍,卖好这种事也是讲究适可而止的,有时候做得太多了讨不了好处不说,反而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白云上忍,地陆法师,我想我们或许要好好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情了。”

    鬼灯满月看向了白云叶山和地陆。

    “理应如此。”

    地陆应道。

    虽然他现在很想返回之前的落脚点,看看能不能抓到和马的马脚,但是他也明白,这会儿不给白云叶山和鬼灯满月他们一个详细的解释的话,肯定是指使不动他们和自己一起行动的。

    “唉!是该说一说了。”

    全程没有找到抢人头机会,把热闹从头看到尾的白云叶山头疼的直叹气,这麻烦事可不是说这就结束了,接下来恐怕还有的烦,不光要担心那个逃走的家伙可能会引来更多更棘手的敌人,还要烦恼接下来该怎么办。

    “地陆法师,还有这位······老先生,先请你们仔细说一说事情的详细情况吧!”

    白云叶山将地陆和遁兵卫两人找了过来。

    之前情况紧急,来不及了解个中详情,现在腾出功夫了,自然是要问个清楚,不弄清楚地陆他们到底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不搞明白这事到底和火影辅佐大人有没有关系,可不好决定接下来该怎么办。

    是继续去往木叶?

    还是转道先去大名府拜访火影辅佐?

    “这事······我还是从头说起吧!”地陆沉吟了两秒钟,缓缓开口道:“之前说过,在下是火之寺的忍僧,不过前些日子,我还是大名阁下身边的‘守护忍’,方才追杀我的和我一样都曾是大名身边的守护忍······”

    地陆细细的解说了一遍前因后果。

    不过主要也就是说明了一下镰之介等人的情况,以及他们会遭到镰之介等人袭击的原因,并且再一次深深感谢了一番白云叶山和鬼灯满月的搭救,对了,他没有拆穿自己的谎言。

    他看的分明,

    无论是白云叶山,还是鬼灯满月,都是因为听到了火影辅佐这个名字才有所意动,对他们伸出了援手。

    这时候要是主动揭破谎言,

    被揍一顿都是小事。

    他担心的是若是没有了白云叶山和鬼灯满月的帮衬,要是和马亲自杀过来,他一个人可挡不住和马、紫子以及天目的联手,而且这还是摆在明面上的对手,暗地里天知道还有多少人手。

    前段时间他的调查行动虽说是没有找到和马的下落,但是却也是隐隐间发现和马那家伙暗地里似乎是发展出来了不小的势力。

    所以,

    谎言暂时还不能揭破。

    需得等到确定真正安全了方才是道歉的时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