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八十四章 二弟子

时间:2021-11-23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名府,木叶使馆。

    今日因为送别役之行者和地陆,所以宗弦没有与人约架,在送走了役之行者和地陆一行人之后,他一直修行到了中午,在享用了使馆的厨子精心制作的午饭之后,他久违的睡了个午觉。

    然后——

    等到他被门外匆忙的脚步声惊醒后,听到了一个令人有些不快的消息。

    役之行者那个老头死了。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他那一点残存的睡意被彻底驱散干净。

    他知道这样的结果是必定的,那个老头身子骨本来就差,就算是让纲手来也无力回天,要不了多久就会去冥土找六道仙人报道······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事会来的这么快,早上才送别,下午就传回来了噩耗。

    “和马等人袭击土蜘蛛前辈······是为了土蜘蛛一族的禁术?”

    在经历了短暂的低沉心情后,他重新整顿好了情绪,习惯性的分析这则消息背后所蕴藏的讯息,很简单就的出来一个结论,不过这倒不是说宗弦的智力和奈良家的那帮脑力劳动者相媲美,而是这事本来就不难推测。

    别的不说,役之行者自己在遭遇袭击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这个答案。

    “土蜘蛛一族的禁术······有点麻烦呢!”宗弦捏着下巴,轻声自语,不过也就是‘有点麻烦’的程度,以为凭借着一门禁术就能摧毁木叶不免太过于想当然了,就算是大蛇丸那厮也不敢口出这般狂言。

    一秒记住.42zw.cc

    这事,

    没那么严重。

    在他的面前,地陆、遁兵卫、土蜘蛛萤、鬼灯满月以及白云叶山将会客室的长沙发和两个单人沙发全部给坐满了。

    幸好林檎雨由利不耐烦坐在这里发呆,一个人去了练习场修行。

    否则,

    使馆的会客室说不得要添张椅子了。

    不过在送上茶水后退下的现任木叶驻大名府专使已经暗暗下定决心,等到明天就买一套新的,更大的沙发来,这一套旧货也该被淘汰了,当然在场的众人没人在乎沙发的事情,客人们都屏气凝神,等待着火影辅佐的回应。

    “事情······我算是了解了,”

    宗弦改变了坐姿,翘起了腿,两手叉在一起架在腿上,这副姿态很是悠然自在,反正眼前这拨人都不算是陌生,包括白云叶山也曾经在他的麾下和云忍作战过,在战后他还亲自为其颁发过奖励,好歹也是上忍级别的高手,值得他记住名字和长相。

    既然都不是陌生人,自然不用摆出来太严肃的姿态。

    “满月,你们做的很好,虽然相关部门还没有正式组建,不过这算是你们立下来的第一桩功劳,该有的奖励到时候一样都不会少。”宗弦并未一开始就将话题引到不幸亡故的役之行者的身上。

    虽然这么说很无情。

    但现实就是这么无情且操蛋。

    的确役之行者在暂居木叶使馆的这些日子里和宗弦关系相处的很不错,两人一天喝茶聊天,谈论修行上的相关心得,颇有几分忘年交的感觉,可惜时间终归是太短,这份交情说一声浅薄并不为过。

    所以宗弦在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感觉到的只是不快,而不是更深层次的难过。

    “我很期待您的奖励。”

    鬼灯满月脸上挂着隐隐间透露出来几分‘狰狞’的笑容,不过宗弦也了解这家伙笑起来还真就是这么一回事,还有林檎雨由利也是,主要是他们那和鲨鱼一样尖利的牙齿,露出来就给人一种杀气外溢的感觉。

    也不知道雾忍们是怎么长出来这么两排尖牙的。

    要说鬼灯一族是血脉遗传那可以理解,但是干柿鬼鲛和林檎雨由利又是怎么一回事?还是说是水之国的环境影响?说起来在忍界环境的确是可以影响到忍者们的某些特性。

    最显著的就是查克拉性质这一特点。

    砂忍多的是风遁忍者,风之国九成国土都是沙漠,那风吹起来堪称是没完没了,对了,砂忍当中擅长土遁的忍者数量仅次于风遁忍者;岩忍则是以土遁忍者居多,土之国境内群山连绵,甚至还有着名为‘岩石雨’这一独特的气候现象;

    云忍居住于险峰之上,雷鸣声终年不绝,雷之国也因此而得名,雷遁忍者多的可谓是满地走,雾忍根本不用多说,四面环海的环境,村子里一大票水遁好手。

    也就是木叶位于忍界最为繁华的沃土上,气候四季分明,常年风调雨顺,并没有显著的极端气候特征,也因此村子里面的忍者天生查克拉性质基本上是五大种类平衡的状态。

    “不会让你和雨由利失望的。”

    宗弦收束回来跑偏的念头,将目光从鬼灯满月的脸上移开,落在了白云叶山的身上,“叶山是吧?你做的也不错,能根据情况审时度势,做出来合理的选择,不用担心满月他们出手的事情,这件事我会帮你解释清楚的。”

    “是,火影辅佐大人。”

    白云叶山一板一眼的答道,他就是这么一个板正的性子,不像鬼灯满月那样大胆。

    不过,

    像他这种坚决贯彻上司命令的部下是所有领导都很喜欢的,反而是鬼灯满月这种刺头儿天才,有那么一两个就足够了,太多了反而是会让人头痛的睡不安稳。

    在和白云叶山说完话后,

    宗弦看向了地陆这个秃子,唇角轻轻的勾起一点弧度,“那么,地陆,能和我说一说‘弟子’是怎么一回事吗?”他在弟子这个词语上特意发了重音,在白云叶山和鬼灯满月的描述中,貌似他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一个弟子。

    旁边鬼灯满月翻了翻眼睛。

    果然是在撒谎啊!

    不过不要紧,反正他也没有白干,得到了宗弦的夸赞以及目前正体不明的奖励······已经是很赚了,若是每次被骗都能得到这样的结果,就算是再被骗个十次八次也都无所谓。

    “是我说······”

    地陆面露惭色,但是并不后悔自己的谎言。

    若非是这个谎言,说不得这会儿他的尸体都凉了,哪还有机会坐在这里说话。

    只是就在他准备坦诚自己撒谎的时候——

    “宗弦哥哥,你能教我忍术吗?”红着眼圈,坐在遁兵卫身边的土蜘蛛萤突然开口插话,硬是打断了地陆的话语,两手抱在胸前,用万分期待的目光看着宗弦。

    小姑娘早已在嚎啕大哭中明白了爷爷再也回不来了。

    自幼就失去了父母的土蜘蛛萤只有役之行者这么一个亲人。

    虽然土蜘蛛一族中还有许多血亲族人,但是谁让役之行者和大多数族人闹掰了,甚至带着孙女和随从搬回到了已经废弃的旧族地生活,那些个族人对于土蜘蛛萤来说就是一群逢年过节才会见上一面的陌生人,还不如遁兵卫来的亲近。

    根本无需刻意的去诱导,在她通过地陆和鬼灯满月他们的交谈理解到了爷爷是被人杀死的时候,

    仇恨的种子——

    自然而然的就埋在了她的心田当中,

    原本还有些天真烂漫的小姑娘突然间就成熟了许多,原本许多曾经想不明白的事情很自然的就懂了,她隐隐约约的有些明白了为什么爷爷会在爸爸妈妈‘睡着’的地方摆着那一堆很吓人的骷髅了。

    不过,

    在这时候她也发现了自己的弱小和无力,

    想要干掉能杀害爷爷的仇人······凭现在的她是绝对打不倒的,那么以后的自己能不能做到?这问题对于她来说有点复杂,好在她记着爷爷曾说过“宗弦哥哥”很厉害,比他都要强。

    所以,

    就有了眼下这么一出。

    “嚯!”

    宗弦发出了一声轻笑,

    来这一招吗?

    看地陆和遁兵卫那惊愕的不似作假的表情,这一出应该不是他们预先设计的,也就是说,这是小姑娘自己的主意?看着这和藤花差不多大的小姑娘,他的脑海中思绪飞转,出声问道:

    “萤,你为什么想要跟着我学习忍术?”

    “因为爷爷说过,宗弦哥哥你很厉害,就算是爷爷他都打不过你。”

    “这样啊!”

    宗弦轻轻点头,他压低了视线,盯着小姑娘那对像是绿宝石般漂亮的眼眸,说道:

    “萤,跟我学习忍术可是很辛苦的哦!你真的······想要跟着我学习吗?要想清楚!跟着我修行的话要是功课做不好,到时候不但要饿肚子,还会挨揍!”

    “嗯!”

    土蜘蛛萤用力的点了点头,“我不怕苦,只要能变强,多辛苦我都不怕,宗弦哥哥,求求你了,教我忍术吧!”

    看着一脸认真的小姑娘,

    宗弦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认真的纠正着那错误的称呼:“以后不能叫哥哥,要叫师父。”这个徒弟······他收下了,说实话,土蜘蛛萤的天赋和八云没法比。

    虽说小姑娘也不算是庸才。

    若是雕琢得当,

    未必就不能绽放出来耀眼的光芒。

    而且门下只有八云这么一个弟子多少有些单薄了,若是能多培养出来几个出色的弟子······感觉会很有成就感,还有这事感觉挺有趣的,总之,在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下,他决定将土蜘蛛萤收为弟子。

    “是,师父!”

    小姑娘兴奋的蹦了起来。

    “好了,萤,别在这里吵闹,现在给你一个功课,去练习场,投掷苦无一千次。”宗弦身上那种‘大哥哥的亲和感’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名为‘师长威严’的强大气场。

    “一、一千次?”

    土蜘蛛萤瞪圆了眼睛,一双松石绿的眸子中透露出来些许畏怯。

    投掷手里剑的训练她做过,不过最多一次也就是三百次,那一次训练后胳膊酸软的都抬不起来了,一千次······胳膊会断掉的吧?只是想起来再也见不到爷爷那和蔼温柔的笑容,心底蓦然涌出一股勇气。

    她握紧了粉拳。

    “我、我会做到的,师父!”

    “那就去吧!”

    宗弦态度平静说道。

    同时吩咐道:“疾风,你去把会用到的东西都带去训练场。”

    “是,大人。”

    侍立在旁边的月光疾风应道,并不和土蜘蛛萤同行,而是直接使用了瞬身术离开。

    小姑娘是一个人走出的会客室,坐在沙发上的遁兵卫不安的就像是坐在钉板上似的,只是面对宗弦,他实在不敢乱动,尤其是现在萤小姐真的变成了火影辅佐阁下的弟子,怎么教导徒弟都是当师父的自由。

    即便是他,

    也没资格说什么。

    等到土蜘蛛萤离开,并且顺手带上了会议室的房门,宗弦这才看向地陆,“地陆,这次多亏了你,若非有你在,说不定等和马他们打到木叶门口我才会知道是他夺走了土蜘蛛一族的禁术,虽说未必有什么用,但是能提前有所防备总是好的。”

    “您过誉了,我只是受了土蜘蛛前辈的委托,而且不得已,借用了您的虎皮,诈称萤是您的弟子,实在是抱歉。”地陆十分诚恳的致歉,同时也和鬼灯满月以及白云叶山诚挚道歉。

    鬼灯满月笑呵呵摆了摆手,表示无所谓。

    白云叶山脸皮抽了抽,什么都没说。

    “比起来你传出来的情报,那点小事根本不算什么,而且从结果上来说你也不算是骗人,总之这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宗弦不打算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反正现在谎言变成了真实,扯来扯去也没有什么意思。

    “还有和马的事情,等我回村子了,会让人去想办法搜查他们的下落,地陆你若是有兴趣可以参与进去,若是准备回火之寺也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选择权在你的手上,看在你这次带出来的情报的份上,你可以自由选择。”

    “我······准备回火之寺一趟,老师的身体近来也不太好,不过若是等老师他恢复了健康,到时候还往火影辅佐大人您能允许我再加入。”

    “无妨。”

    宗弦不介意给地陆这么一点小小的便利,“只要和马一天没有落网,你随时都可以参与进来。”

    话说到这儿,

    实际上就已经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役之行者的死亡······说实话不是什么大事儿,还不值得引发什么大的震动,当然宗弦还是要传书村子,不管怎么说,木叶和土蜘蛛一族也是盟友,还签订了那样的盟约。

    现在役之行者死了,土蜘蛛一族或许会迎来一些麻烦,而按照盟约的要求,当土蜘蛛一族遭遇危险的时候,木叶是必须要伸以援手的,不过这事儿现在轮不到宗弦来操心。

    应该派什么人去葛城山为土蜘蛛一族撑腰,这是火影大人该考虑的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