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第二百九十二章 怎么又是二代目火影?

时间:2021-11-29作者:紫映九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弥楼山深处。

    在那雄伟宫殿中的一个小小房间中,和马脱了外衣,赤着上身斜趟在手术床上,在他的胸膛正中央,镶嵌着一枚好似漆黑无光,好似是珍珠般的物体,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围绕在那一枚‘珍珠’周围一圈不正常的苍白色的像是死人才会有的肌肤。

    还有,

    那好似藏在皮肤下面的小蛇般的肉筋以‘珍珠’为核心向四周扩散,布满了周边一圈那苍白色的肌肤,甚至还有一部分直接延伸到了那正常的血肉之上。

    情况正在恶化。

    勉强维持着的平衡已然快要到了极限,开始朝着深渊的一侧滑落。

    “怎么样?有什么办法吗?”

    眼见帮自己检查的卑留呼迟迟没有给出来个结果,和马便主动询问了起来。

    “没有想到土蜘蛛一族的禁术竟然是以这种方式传承了下来,实质化的禁术······当真是天才般的想法,最关键的是还竟然真的做到了,不可思议,实在是不可思议。”

    卑留呼观察着那黑色的‘珍珠’,目光痴迷,浑然忘我,下意识的就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然后——

    记住m.42zw.cc

    和马脸皮抽了抽。

    再一次忍不住想到自己这次是不是不应该相信那个‘宇智波斑’的话,先不说这家伙究竟有没有帮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总感觉在问题被解决之前,自己先会被这家伙给解剖掉。

    “卑留呼,我在问你有没有帮我解决掉‘冲突’的办法。”

    和马加重了语调。

    “别吵,这事没那么简单。”

    被打扰到思考的卑留呼神情不快,他不满的瞪了一眼和马,“不管是禁术的力量,还是另外一股用来抑制禁术的力量,我都是一无所知,想要彻底的解决它们之间的冲突问题不是这么快就能做到的,我需要时间。”

    “时间?我不吝啬时间,不过······关键是需要多长时间?如果你说要三五年的时间,我们的合作恐怕只能到此为止了。”

    和马沉声说道。

    胸口传来的刺痛和沉闷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土蜘蛛一族的禁术不是那么好消化的。

    准确来说,

    到现在他都没有能完全的将土蜘蛛一族的禁术和自己融为一体,因为土蜘蛛一族的禁术是以一族的血脉作为根基得以实体化并且可以在家族中代代相传,简单来说这门禁术和土蜘蛛一族是绑定的。

    不具有土蜘蛛一族的血统的和马原本是一点继承禁术的机会都没有。

    只是那个自称是宇智波斑的家伙插了一手。

    移植了一种具备着极为强大的生命力的肉块到和马的身上,借此强行将土蜘蛛一族的禁术夺取了过来,只是当时情况看上去还好,似乎一切问题都被解决掉,只需要耐心多花点时间熟悉并掌握这份力量就行。

    然而,

    梦想是美好的,过程是曲折的。

    土蜘蛛一族的禁术不是那么好消化的,和马在一次次的摸索着使用土蜘蛛一族的禁术的时候,也是渐渐的壮大滋养着这门实体化的禁术的力量,一开始还不明显,但是随着他频繁的试验这份力量,三年前的某一天,突然间喘不上气来的窒息感差点要了他的命。

    还好当时紫子就在旁边,及时使用医疗忍术将他暂时从死神的手中偷了回来。

    之后他发现了土蜘蛛一族的禁术从始至终都没有真正的屈服于他,这门禁术和他仍旧是与他发生着排斥反应,只是最初的时候有那个苍白色的肉块所赋予的力量抑制住了土蜘蛛一族的禁术的排斥反应,让他不至于当场横死。

    但是因为他频繁的使用禁术,

    那脆弱的平衡已然是被破坏。

    他发现自己本来是想要当作最强的手牌的土蜘蛛一族的禁术突然间就变成了缠在自己脖子上的绞索,更可笑的是这踏马的还是自己主动把脑袋伸进去,然后打了个一个解不开的死扣。

    再之后,

    就是想办法活下去。

    和马可不想自己因为这么可笑的原因死去,为了活下去他在两年间想尽了一切办法,那个神出鬼没的宇智波斑也帮他想过办法,但很可惜那个宇智波斑显然不是无所不能的神明,并不能解决他的问题。

    直到前不久——

    地点是在火之国北部的森林中,

    “卑留呼?这名字好像······没听说过?”坐在篝火边的和马拧起眉头思索了两秒钟,还是摇了摇头,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很陌生,为了对付木叶,他当然是下苦功了解过木叶的情报。

    但那仅限于现在的木叶,

    一个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叛逃的音信全无的叛忍可不在他的调查范围之内,他也没有想过和这些叛忍合作,这些个桀骜不驯的家伙太难控制,合作起来麻烦太多,他宁可自己多花点时间培养一些能用的手下。

    “这个卑留呼或许有可能解决掉你身上的问题。”

    戴着橘红色漩涡面具的宇智波带土坐在和马的对面。

    “怎么说?”

    “鬼芽罗之术,你应该没听说过吧?毕竟也不知道卑留呼的名字。”

    “从未听闻。”

    “鬼芽罗之术是一门二代目火影开发出来的禁术,其能力是融合,据我所知能够让不同的动物融合,甚至是让人类和动物融合。”

    “据说二代目火影开发这门禁术是准备让那些个才能不足的忍者们融入强大的忍兽部分肢体,制造出来不怕消耗的战争兵器,从而在那混乱的战国时代取得胜利,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在试验过程中就被初代目火影发现并阻止,直接将这其划分到禁忌中去。”

    “卑留呼就是因为研究这门禁术的缘故叛逃了木叶。”

    和马听的眼角直跳,

    怎么又特么是二代目火影?这位二代目火影究竟是开发了多少禁术啊?但凡是和木叶扯上边的禁术貌似最终都能找到这位二代目火影的影子,这·····究竟是什么人啊!

    不过抛开这一点无关紧要的杂念,和马心中灵光一闪,“这么说,这门鬼芽罗之术能让土蜘蛛的禁术彻底的真正的彻底的融入到我的体内?”

    “我也不知道。”

    宇智波带土两手一摊。

    不知道在这鬼扯什么?

    和马嘴唇蠕动,好悬忍住了没有骂出来。

    “不过试试也无妨不是吗?卑留呼是木叶的叛忍,这一点正好符合你的要求,甚至还有机会拉拢到一个帮手,总之,我觉得试一试还是可以的,和马,你觉得呢?”

    我觉得问题很多。

    和马脸色暗沉。

    试一试?

    说的轻松,要是试出问题了怎么办?这不就是去给人做实验材料嘛!不过在这一次次的接触下,他早就明白了眼前这个面具男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光是那一手时空间之术他至今没有想到破解之法。

    再者,

    他吸了口气。

    胸口处传来阵阵令人心慌的压迫感,这滋味······着实不好受,他已经没有什么选择余地了,要么在一年之内找到活下去的办法,要么就直接去木叶临死搏上一把,看能不能拉木叶为自己陪葬。

    当然以他现在这个状态,说实话让木叶为他陪葬的把握实在是不怎么大。

    “那个卑留呼在什么地方?”

    “别急。”

    宇智波带土一点都不意外和马的选择,他继续道:“光是找到卑留呼可没有用,卑留呼并不是我或者谁的傀儡,即便是他真有能力,也没有理由说一定要帮你解决问题,同样是木叶的敌人这种借口······铁定是没有什么用的。”

    和马沉默了。

    这话听起来不怎么顺耳,但是不得不承认这话说的没错。

    “所以,我帮你准备了一份礼物,也可以说是‘祭品’。”宇智波带土说完右手轻轻打了个响指,然后在和马的注视下,一个苍白色的,没有毛发,不具备性别特征的人形生物从地下钻了出来。

    在这个人形生物的身上和马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就像是移植在他身上那个帮他成功容纳土蜘蛛一族的禁术进入自己体内的肉块一样,无论是气息还是颜色,两者都是如出一辙。

    “这是······什么?”

    和马问道。

    “这是祭品。”

    “不,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想问的是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人类?人形的怪物,还是······”

    “本来有些东西是不打算提前泄露的,不过······意义不大了。”不出意外的话,宇智波宗弦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捕获了一只白绝,五年的时间足够从那只白绝的身上挖掘出来一些有用的消息了,有些东西隐瞒也没有太大意义,反而不如拿出来发挥更大的作用。

    “这东西是以初代目火影的细胞为蓝本而制造的‘士兵’。”

    “初代目火影?!”

    和马面露惊色。

    好家伙,

    又突然牵扯到了这么一尊大神,初代目火影的细胞什么的······这家伙难不成真的是宇智波斑?

    “没有错,事实上我还期待过你觉醒木遁的力量,可惜看来是移植的量太少了的缘故,当然也可能是受到了土蜘蛛一族的禁术的影响,并未能觉醒木遁······嗯,扯远了,总之,你可以用这东西去和卑留呼打交道,具体怎么用看你自己,想来你应该可以发挥出来他的价值。”

    “我明白了。”

    和马点了点头。

    还是那句话,不管以后如何,总之现在大家有木叶这么一个共同的敌人,在打倒木叶这个大敌之前,盟友的实力越是强大,底蕴越是深厚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这东西既然是士兵,看样子也是个活体······该怎么操纵他?需要学什么控制的手段?”和马盯着那立在黑暗中的白绝。

    “不用那么麻烦,这东西是具备一定的思考能力的,还有他会无条件完全服从你的指挥,你只要口头上下达命令就行了,就算是你让他去死也没有任何问题,当然这种士兵培养起来并不容易,请不要随意浪费。。”

    “只用语言就能指挥吗?”

    和马眼眸中的疑惑并未消退,他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么让我和他签订通灵契约吧!让他不要离我太远,但也不用靠太近,需要用到他的时候我会召唤他出来,不知道这样是否可行?”

    通灵术并不是仅仅局限于召唤忍兽。

    严格来说,

    通灵术是可以召唤一切活物乃至于死物的,飞禽走兽,花鸟虫鱼,刀枪剑戟·····全都可以,人类理所当然的也被包含在其中,只要满足了一应条件就可以召唤。

    当然,人类召唤在细节上和忍兽、忍具的召唤是有所不同的。

    首先人类之间是很少会签订下来通灵契约的,强者们召唤弱者过来无用,而弱者召唤强者······这压根不现实,类似的问题还有许多,个中缘由复杂到若是一一赘述大概能水一万字的地步,总之通灵契约虽然并不是那种主仆契约,但是一般来说被通灵者是无法抗拒通灵者的召唤的。

    还有就是在不签订通灵契约的情况下也可以实现人类召唤,但那玩意有着严格的距离限制,只能在一定的范围中使用,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那原本的未来中忍考试中被合二为一的天地卷轴召唤的伊鲁卡等传令官。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人类和人类签订通灵术是很罕见的,却不是说做不到,不过白绝说起来也不算是人类吧?

    “可以,都说了具体的使用权已经交给你了。”

    宇智波带土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于是——

    就有了和马等人的弥楼山之行。

    也就有了眼下和马躺在手术床上接受卑留呼的检查这一情况的出现,不出宇智波带土的预料,面对以初代目火影的细胞制造的士兵这样的‘礼物’,卑留呼根本无法拒绝。

    这他娘的太香了。

    作为一个和三忍同一时代的原木叶忍者,他清楚初代目火影是何等的可怕!

    以及······木遁这一血继限界有多么的诱人。

    为此他干脆利落的推翻了他原本设计的融合五大血继限界的组合,已经开始在脑海中构思以木遁为核心的新的组合方式,至于说真假······嘿嘿,鬼芽罗之术玩的就是肉体,就是血脉,在这方面他敢自称当世第一。

    卑留呼在收到了‘礼物’的时候就已经做了检查,确认了礼物的真实性,不是那种挂羊头卖狗肉的货色。

    时间回到现在——

    “用不了那么久,最多一年,只要让我熟悉了这两种力量,一年内保证帮你解决掉问题。”卑留呼自信满满,他甚至看着和马说道:“不过要我来花费一年的时间帮你解决你的麻烦······你之前付出的代价不够。”

    “哈哈!”

    和马忍不住笑了起来,

    冷笑。

    他盯着卑留呼,“卑留呼,你好大的胃口,得寸进尺不是什么好事儿,你如果打算以此来要挟我,那我只能说做梦,就算是死······”

    “我还没有说完,和马,耐心点,想要和我一拍两散也请等我说完如何?”

    卑留呼也不生气,这会儿倒是很有耐心了起来,思路被打断了以后再慢慢研究也不迟,反正他现在并不缺少时间,“据我了解,和马你似乎是准备打垮木叶,让火大名成为火之国真正的,唯一的统治者没错吧?”

    和马没有说话,他倒要看看卑留呼要耍什么花招。

    “只要你愿意帮忙,等我彻底的融合五大血继限界,我就会去击溃木叶,我会用绝对的实力证明天赋并不是决定一个忍者上限的唯一因素,大蛇丸、自来也、纲手······我不仅追上了他们,我还要彻底的超越并碾压他们。”

    卑留呼目光灼灼的看着和马。

    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我的身体你也看到了,除非是解决掉这个问题,否则我想帮你也帮不了多少。”和马没有正面给出答应或者拒绝,但是这话却已然是表明了他的确是心动了。

    “这个简单,虽说一时半会儿没办法彻底根治,但是只是抑制住在短时间内不让继续恶化,这对我来说并不难。”卑留呼隐藏在拿高高竖起的衣领下的嘴角翘起,露出来一抹瘆人的狰狞笑容。

    “等你先证明你有这个能力再说。”

    和马含糊其辞,始终没有给出来肯定的答复。

    不过这对于卑留呼来说已经是足够了,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和马就会成为他掌中一个极为好用的棋子,到时候就用不到他事事都要亲力亲为,可以将精力全部专心投入到研究中去。

    说来惭愧,

    在培养手下这方面他着实没有太多的耐心和兴趣,以至于手底下一直没有什么可用的部下,都是一帮补充的很快,但是消耗的更快的廉价品,但凡是有点大事儿,都得他亲自出马上阵。

    累不累倒是其次,

    关键是这么做很浪费时间啊!

    会拖慢他的研究进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