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至尊弃婿苏渊 第7章 刘老的恐惧

时间:2021-08-31作者:苏渊林初墨

    www..,最快更新至尊弃婿苏渊 !

    刘老的恐惧

    苏渊眼闪杀意!

    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自己的父母被羞辱。

    尤其他父母早已离世,这句话直接揭开到他内心的伤疤。

    苏渊一把伸手掐住了于成伟的脖子,犹如咀嚼骨头,发出森寒声音:“你,在找死。”

    瞬间,走廊里鸦雀无声。

    亲戚们无不错愕看着苏渊。

    尤其林初墨。

    在她印象中,这大半年来他一直都是唯唯诺诺,不敢得罪林家任何人。

    如今,他却换了一个人似的。

    从景德酒店见面起xgchotel.,就感觉苏渊与往常不太一样了。

    林佩兰回过神儿来,怒斥道:“还敢打人,反了你!”

    “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还真把自己当主人了。”

    “暴民,果然穷酸刻在了骨子里了。”

    各类尖酸刻薄声音钻进耳朵里,苏渊情绪极为烦躁。

    这时候,病房仪器发出一阵急促的警报。

    犹如猫爪子,挠的人心烦意乱。

    老太太不行了!

    “暂且先放过你,好自为之!”苏渊甩开于成伟,大步冲进病房。

    病房里,医生门忙得不可开交。

    林兴学手持银针,傻了一样站在病床旁边。

    刘老怒道:“我让你下针半寸,你为什么下针一寸!”

    老太太病情复杂,刘老需要人手。

    助手不在,在场又都是西医。

    林兴学自告奋勇,主动与刘老合作施针。

    前面几针,林兴学都在好好配合。

    最后这一针,林兴学擅自做主,把半寸变成了一寸。

    他认为无关紧要。

    这么做的目的,是想衬托出自己学识渊博、灵活变通,好宣传自己的名气。

    结果就这区区半寸,直接要了老太太的命。

    “病人全身器官出血,快注射肾上腺素......”

    “滴——”

    仪器报警拉长,刘老不甘心,又连续施展几针,可已经无力回天了。

    “哎,宣布吧。”刘老放下了银针。

    在场所有人知道,这老太太没救了。

    林兴学回过神儿,跪在地上哭道:“刘老,您一定要救我母亲啊,我给您磕头了,我求您了!”

    刘老气得吹胡子瞪眼,可毕竟一条人命没了,他也无力责怪谁了,摇头道:“放弃吧,没有人能救活你的母亲。”

    “我可以试试!”

    苏渊穿过人群,来到病床旁,左手隔空拍在老太太额头上。

    因:长期服用朱砂以求年轻,大量饮用纸灰水以求佛佑,导致毒素在头部淤积形成严重脑瘤,并由外力刺激中阳穴,血逆上涌......

    果:血瘤破裂,脑部大出血,脏器官严重囊肿,濒临死亡。

    二级判生。

    苏渊的担心,果然应验了。

    起初老太太病情较轻,一级判生便可治愈。

    可是林兴学盲目施医,导致老太太病情加重。

    加上他又擅自做主的一针,把老太太送去见了阎王,硬是将难度提高至二级。

    凭目前的实力,还无法完成二级判生。

    如果老太太死了,恐怕就难了。

    自己无所谓,大不了一走了之。

    可初墨不行,她必然要遭受极大的牵连。

    苏渊迅速冷静下来,准备施展一级判生,先把病情稳住再说。

    医护们回过神儿,见苏渊对着老太太尸体一番动作,顿时怒不可遏。

    “你谁啊,谁允许你进来的?”

    “病人已经走了,你瞎折腾什么啊?”

    “年纪不小了,不尊重死者,太道德败坏了!”

    在医护们眼里,苏渊一个年轻愣头青,拍老太太尸体的额头,简直是以下犯上。

    祖宗几千年的礼义廉耻,全被他给糟蹋尽了!

    亲戚们挤了进来,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

    于成伟怒斥道:“苏渊,连奶奶遗体都敢动,我看你是连畜生都不如!”

    “给狗丢骨头,狗还知道要尾巴,林家养你大半年,你就是这样报答的?”

    “你这个丧尽天良的东西,活该死爹死妈!”

    亲戚们跟着骂起来,骂的极为难听。

    “苏渊!你住手!”林初墨冲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内心涌出一股难言愤怒和失望。

    他在干什么?

    用手拍奶奶的额头?

    奶奶都咽气了,他还把自己当成神棍了?

    连顶尖医生都治不好,他凭什么敢治?

    冷静下来后,林初墨就觉得自己太可笑了。

    居然对一个上门女婿抱有期望!

    废物就是废物,永远都不可能有出息的!

    苏渊目空一切,快速运转气息,施展一级判生。

    这时候,跪在地上的林兴学终于反应过来了,他猛地跳起来,嗷的一声,冲上去要揪苏渊的领子。

    “你这个杀人犯,都是你害死我母亲,我要你偿命!”

    典型的颠倒是非,故意往苏渊身上泼脏水。

    反正这些亲戚进来之前,老太太已经不行了,即便苏渊解释,也没人会信他的。

    鉴于上次马胜事件,苏渊留了个心眼,在林兴学扑来刹那,他用手一挥将林兴学震开。

    利用空档期,迅速完成一级判生,打入老太太体内。

    光芒没入,老太太灰白皮肤隐隐多出了一丝血色。

    当然,没人会注意的一个死人的微妙变化。

    病房里的所有人,无不仇视盯着苏渊。

    连德高望重的刘老都忍不住道:“小伙子,如果你是在救人,那你用错方法了。你这是在犯罪,是要付出代价的!”

    苏渊无视所有人,紧盯着老太太的变化,眼神逐渐凝重。

    砰——

    两个保安破门而入,林兴学道:“把这个杀人犯抓起来,送到警局审判他!”

    保安来到苏渊面前道:“先生,请你随我们离开。”

    苏渊无动于衷。

    旁人冷笑不已,这人完蛋了!

    两个保安相视一眼,欲要将苏渊控制住。

    然而,在他们欲要动手刹那,旁边仪器传来富有规律的‘滴滴’的声音。

    看着心电图跳动起来,整个病房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林初墨目瞪口呆。

    林兴学、林佩兰等人则满脸呆滞,眼底充满了不可思议以及惊恐。

    医护们更是一脸震惊,尤其检测血压和脑电波的仪器出现曲线后,他们才如梦初醒。

    老太太,又恢复心跳了?

    这小伙子干什么了?

    连刘圣手都束手无策的病,居然被他给治好了?

    不过,来没得及医生庆祝,仪器上曲线出现巨大波动。

    病人一口气被吊回来了,可还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

    林兴学脸色铁青。

    事到如今,他更希望老太太死,这样他就不用担任何责任,还能借机拔高自己的威信。

    “苏渊,你又搞什么鬼把戏,你们两个保安赶紧把他拖出去!”

    两个保安无动于衷,没刘老发话,他们不敢擅自做主。

    苏渊叹口气,这个结果在意料之中。

    老太太病情很严重,如果不进行进一步有效治疗,老太太撑不了多久又会死的。

    苏渊抬头看刘老道:“你会施针吧?”

    “呃?”刘老一脸错愕。

    他从医几十年,头一回有人问题这个问题。

    旁边医生没好气道:“废话,刘老乃是临江城最强中医先生,人称......”

    “行了,你过来,我要你帮个忙。”苏渊打断医生的话,对刘老招手道。

    时间紧迫,他也来不及解释什么了。

    气氛古怪。

    他一个年轻人,凭什么对刘老呼来喝去的?

    刘老对于苏渊唤醒老太太一事感到好奇,抬手阻止其他人反驳,走到跟前问:“小伙子,有什么我需要帮忙的吗?”

    “我教你施针,你按照步骤来,便可救回老太太。”

    当初,苏渊从老神仙手里继承两宝。

    一,阎罗手。

    二,乾坤藏。

    乾坤藏不仅是功法,内部更是蕴藏乾坤万象,各类顶尖失传医学针灸、风水玄术、武功秘籍数不胜数。

    不过,解锁这些东西是需要条件的。

    乾坤藏,一共分五层。

    阎罗手判定级别越高,打开层数级别也就越高,功法及级别也就越强。

    分别是传世、宝典、神法、仙抄、帝书。

    凭目前实力,苏渊只能打开传世层,其中有一本大衍医典正适合老太太病情。

    凭目前实力,苏渊解锁一些东西,其中有一本大衍医典正适合老太太病情。

    只是,苏渊从没碰过针灸,担心会出错,便让刘老代替行针。

    林兴学嗤之以鼻道:“苏渊,是我妈命好回了一口气,你还真把自己当成神医?也不拿个镜子照照自己样子,你教刘老施针,你配吗?”

    苏渊瞥一眼林兴学,对刘老道:“老太太大脑出血,你施展炼医化法第三式勉强可以帮老太太解围,只可惜最后一针定阳穴多入半寸,成了死穴,导致老太太淤血逆流,堵塞八门经脉,必须将其疏通,再拖五分钟,真就来不及了。”

    医生们觉得可笑。

    苏渊太年轻了,他凭什么对一个从业几十年的行业顶尖医圣刘老说教?

    林家亲戚们也都用幸灾乐祸眼神看着苏渊。

    刘老可是临江城知名大人物,居然敢当众对他说教,若是刘老较真起来,苏渊铁定会被赶出临江城。

    当他们回头看着刘老准备如何反击时,却见着不可思议的一幕。

    刘老张着嘴巴,满脸呆滞,眼神中多出了惊恐!

    是的,刘老恐惧了!

    他对一个二十四五的年轻人恐惧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