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至尊弃婿苏渊 第9章 被泼脏水

时间:2021-08-31作者:苏渊林初墨

    www..,最快更新至尊弃婿苏渊 !

    被泼脏水

    “这个逆子,败坏我林家名声,当初就不该让他进家门!”老太太怒拍床头,厉声道:“回去后,我要让老三好好管教他,若是管教不好,我拿他们试问!”

    林兴学一脸笑容。

    功劳他揽了,锅苏渊背了。

    林初墨手里的资源项目必然归属于自己。

    简直完美!

    不多时,外面来了电视台记者,采访老太太,宣传医院。

    林兴学哪里放过这等好机会,在林老太和林家亲戚一致口径下,将功劳揽到林兴学一人头上。

    经过记者渲染、包装,林兴学立马成了与刘老并驾齐驱的医界新秀。

    苏渊下了楼,看在林初墨站在大厅。

    苏渊问:“你什么时候下来的?”

    “你和刘老在走廊说话的时候。”林初墨神情复杂。

    回想起那些医生对苏渊的尊崇,甚至刘老的敬重,林初墨很难接受这一切。

    有一种被欺骗,被戏弄的感觉。

    这个为了50万,丢弃男人尊严,当上门女婿的男人,居然还会医术?

    “你是想问,我怎么会医术吧?”苏渊猜到了女人心思,耸了耸肩道:“我说实话,你别怪我。我所了解的医术,都是从网上查来的。”

    “查来的?”林初墨瞪大美眸,就这?

    “是啊,我之前就说了,我姐姐重病后,我就经常去逛医学论坛,看一些医学方面的书籍。曾经我在一个帖子里看到相关病例,跟老太太情况差不多,这才死马当活马医的,你该不会以为我是什么神医转世吧?”

    苏渊反问一句,立马被林初墨否认了。

    “怎么可能,你这点能力我还是了解的。”林初墨气不打一处来,美眸流露几分气恼:“我说你胆子也太大了,随便看个帖子,就用在奶奶身上,万一出事了,你该怎么办啊?!”

    苏渊诧异问:“你在关心我?”

    林初墨一怔,立马撇过头道:“谁关心你,我是怕你连累我!”

    此时,她想起之前冤枉苏渊,包括后续对苏渊的不信任,内心颇为愧疚。

    不过,心性高傲的她,是不会向苏渊软语,更不会道歉的。

    “死丫头,你怎么在这儿啊?!”

    一对夫妇挎着大包小包冲进医院,妇女身穿花裙,脚踩拖鞋,一看是刚从外面旅游赶回来的。

    “你大伯大姑一家全在楼上,你下来不是被他们说闲话吗,抓紧上去!”丈母娘王翠兰嘴碎个不停,还回头看着身上挂满背包的老丈人林海东骂道:“让你拿个东西磨磨唧唧的,快点啊!”

    林海东抱怨道:“里面都是你的化妆品和鞋子,你拿试试!”

    “你还跟我顶嘴,要不是你妈添事,我现在还在马尔代夫做spa呢!”王翠兰指骂道,然后掏出口红和小镜子补妆。

    苏渊过去帮老丈人拿背包。

    林海东态度还算和气,问:“苏渊,你奶奶怎么样了?”

    林初墨担心苏渊乱说话,抢先道:“奶奶已经脱离危险了,医生说没什么大碍,这其中也要多亏......”

    林初墨想帮苏渊邀功,却被王翠兰闲言碎语打断:“老太婆有点病不正常吗,一点小问题,大惊小怪的。”

    补完口红,王翠兰瞥了苏渊一眼道:“你,把东西放电梯上,别上去,省的给我丢人!”

    苏渊埋头搬东西。

    丈母娘对他看法比其他亲戚还多。

    苏渊入赘,让她失去了一个招金龟婿的机会。

    反观大伯家女儿林雪丽,找了一个上市公司高管老公。

    如此比较,丈母娘心里非常不平衡。

    王翠兰在电梯口扇风,监督苏渊搬东西。

    上下打量苏渊一身地摊货,哪里有半点贵族气质,一看就是山沟里的穷人。

    她嫌弃翻着白眼,回头对林初墨道:“丫头,我和你爸在外面认识一个高富帅小伙,家里开油矿,一年最少七八千万,回头你好好聊聊。”

    林初墨生气道:“妈,你是不是又擅自把我照片和电话给别人了,你这样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我怎么没考虑你,这废物入赘冲喜快满一年了,到时候你把他踹了,还不是要找个男人?”

    “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林初墨十分抓狂。

    苏渊搬完东西,转身要走。

    王翠兰问:“哎哎哎,你现在回去,把家里地扫了拖了。”

    “可是,我要照顾姐姐。”

    “你说什么?我50万白花的?在我这儿你就是下人,让你去你就去,还敢犟嘴?!”王翠兰掐腰尖声道。

    来往医护病患纷纷看过来,摇头叹气。

    世风日下,又是个吃软饭的。

    苏渊攥紧拳头,咬着牙,又缓缓松开。

    他不想争辩什么,转身离开了医院。

    来到对面等公交车。

    忽然,一辆商务豪车停在医院大门口。

    江云烟及唐风等人从车上下来,急匆匆跑进医院大楼。

    苏渊微微一愣。

    她来干什么?

    苏渊也没往深处想。

    两人不过一面之缘,谈不上熟悉,没必要打招呼。

    到家里,苏渊将屋里屋外清扫一遍,忙到大晚上才停下来,坐在沙发上休息看电视。

    “今天下午,在我市第一医院抢救室发生奇迹一幕,大学医学教授林兴学凭借他卓越的医学能力,将九十三岁老人从死神手里夺回,而这位老人恰好是他的母亲......”

    新闻画面中,是林兴学的采访。

    “姓苏的窝囊废,你个天杀东西!”还没见到人jsshcxx.,王翠兰尖锐骂声已经传来。

    王翠兰踢开门进来,林海东也是满脸难堪。

    林初墨跟在后面,她的脸色不太自然。

    “你个狗东whhryl.西,你想死,自己找根绳子上吊,别连累我们一家!”王翠兰看见苏渊坐在沙发上,犹如煤气罐炸了一样吼道。

    “老太太什么人,你还敢招惹她?你不找死吗?!滚出去,你这个丧门星,滚!”

    苏渊一脸迷惘。

    自己救老太太,还有错了?

    “妈,我都说了,是苏渊和刘老救了奶奶,大伯不仅没帮上一点忙,反而差点害了奶奶,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林初墨无力道。

    看她疲累的样子,路上解释许多遍了。

    “丫头,你被灌什么迷魂汤了,还为他说话?”

    林海东低沉道:“你大伯是我们林家医堂董事长,又是医科医学教授,他懂得知识最多。反观苏渊,一无是处,右手还残废,你告诉我他能救你奶奶?”

    林初墨哑口无言。

    的确,若不是她亲眼所见,她也不会相信是苏渊救了奶奶。

    苏渊冷眼目视一切。

    他听明白了,他走后,那帮亲戚把脏水全泼他身上了。

    苏渊完全不想解释什么,冰冷道:“说吧,你们想怎么样?”

    王翠萍、林海东均愣住了。

    平日苏渊被骂,唯唯诺诺,完全不敢还口,如今怎么换了个人似的。

    “还问我怎么样?我看你脑子是进水了!你害老太太,简直畜生不如,给我滚出去,滚出林家!”王翠兰狰狞吼道。

    她心疼老太太?

    当然不是。

    老太太见了他们,迁怒之下把林海东手里产业收回去,一下子损失好几百万。

    她是心疼钱啊!

    林海东放下背包,坐在苏渊对面道:“不是我想怎么样,是老太太要把你怎么样。等老太太出院了,会召开一次家庭会议,到时候你该离婚离婚,该坐牢坐牢。”

    “爸......”林初墨欲要说什么,被王翠兰拽到一边。

    “怎么样?”林海东敲着腿,喝着茶水轻蔑道。

    他和王翠兰料定苏渊不敢应下。

    这大半年相处,他们对苏渊是了如指掌。

    一无背景,二无本钱,还有个拖油瓶姐姐,他要是离开林家,撑不了半个月就会饿死。

    至于坐牢,他更不敢了。

    二人甚至已经看到苏渊跪求他们网开一面,不要把他赶出家门。

    苏渊看着他们高人一等的姿态,说实话,他已经烦了。

    “这林家,我也呆腻了。”

    “如果初墨要离婚,我便离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