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至尊弃婿苏渊 第18章 子母蜈蛇局

时间:2021-08-31作者:苏渊林初墨

    www..,最快更新至尊弃婿苏渊 !

    子母蜈蛇局

    “江家主,准备三斤煤灰、二斤石灰,以及10斤天水。”

    定下赌注,苏渊也不废话,直接切入主题。

    马胜阴阳怪气道:“你别告诉我这些东西能治病。”

    “苏先生,什么是天水?”

    “天水又名无根水,简而言之是雨水,在中药中属于最佳药引。”刘老笑着解释道,他难以按捺住内心的激动。

    有幸看见苏渊救人,对他造化无限啊!

    “没有雨水,用江水、泉水都行。”

    “记住,拿陶瓷陶罐装。”苏渊提醒一句。

    “好,我立马去准备。”

    5分钟后,这些东西全都摆在面前。

    苏渊将石灰倒入罐中,里面水沸腾起来,同时散发着刺鼻味道。

    然后,将煤灰均匀洒在老爷子床上,将老爷子圈在里面。

    “留一个人在这儿。”

    “我来。”马胜立即道。

    “你?”苏渊撇撇嘴。

    “我留下来。”江云烟美眸坚定道。

    “你一个女孩家细皮嫩肉的,干不了这活。”

    唐风道:“我来吧。”

    “好。”苏渊没意见。

    “待会儿会有东西从窗户进来,别管它是什么,抓一把石灰水往那东西身上泼。不要让它接近老爷子。等到太阳出来,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唐老听得云里雾里,不过还是一口答应下来。

    随后,苏渊将众人带出别墅,来到庄园喷泉处。

    “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了,老爷子病情稳住了,可风水格局出了大问题,抑制住老爷子命脉。”

    苏渊指着喷泉上的双龙吐珠格局道:“问题根源,就在这泉水底下。”

    江建元张了张嘴道:“这双龙吐珠是我父亲花重金请来业内大师洪金光亲手布局,已经有十二年了,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啊。”

    “贱民,凭你还敢质疑洪金光大师?!”

    马胜张嘴谩骂,眼底深处却流露出恐惧。

    苏渊懒得解释,他让江建元派人弄来两桶汽油倒在池子里,一把火点上去,整个池子燃烧起来。

    过了十来秒,马胜又要开口骂时,刘老突然道:“池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

    火光冲天,一时有些看不清。

    可他们却听到一阵‘叽叽’声音,听着众人头皮发麻。

    下一秒,约一尺的长物从池子底冲出,犹如张着一对翅膀,冲向别墅二楼。

    “让人清理池子,在珠眼处应该有个东西。”苏渊嘱托一句,立即跑回别墅。

    江建元等人紧随其后。

    赶到二楼,便看见一条长着千足,酷似蜈蚣,体表却长着鳞片的怪物趴在窗户上,身上到处都是被石灰水的灼伤。

    看得出它要接近江恒山,可被煤灰挡住了。

    “这,这是什么鬼玩意儿!”江建元失声道。

    江云烟和她妈妈也都受不了,跑到一旁干呕。

    叽——

    怪物变得躁动不安,欲要扑过来,被唐风撒一把石灰水又赶到窗户上。

    这时候,天边太阳升起,光辉洒在怪物身上。

    怪物无火自燃,迅速被烧成焦炭,固定在窗户上。

    “解决了。”苏渊走过去,见唐风手被石灰灼伤不断渗出鲜血,暗赞唐风忠诚。

    “别用水冲,拿食用油擦掉。”

    唐风浑然不觉得疼痛,还问:“苏先生,这是什么怪物?刚才一进来,就要往老爷身上扑。”

    “子母蜈蛇蛊。”

    苏渊若有所思道:“我对这东西了解并不多,只知道属于苗疆一种蛊术,专门用来运、破宅、索命的。”

    江建元张了张嘴问:“既然是子母蜈蛇蛊,应该有两只吧?”

    听了这话,屋内等人害怕看着脚下,唯恐窜出什么怪物来。

    “不错,这只是母虫,子虫在老爷子肚子里。”

    苏渊让刘老施针,让老爷子保持嘴巴张大。

    然后,他抓一把煤灰混合着水,往老爷子嘴巴里送。

    “呕!”

    刺激反应下,老爷子一阵呕吐,喉咙里鼓起,里面东西混合着黑水被吐出。

    是一只缩小版且白色鳞片的小怪物。

    不过,已经死了。

    看着这一幕,没有人能保持正常脸色。

    “有人在双龙吐珠格局动了手脚,将母虫藏在泉眼,吸收风水气运,将双龙吐珠污染成了子母蜈蛇局,压制江家风水大运。”

    “然后将子虫混入饮水或食物中让老爷子吞下,子虫吸收老爷子生源,老爷子才会越来越虚弱,并且长久不治。”

    “之前我帮老爷子清除体内毒素,恢复了部分生机,本来还要进一步诊断,中途被马胜打断,这才给了zyxta.子虫反扑的机会。”

    马胜吓得嘴唇发白道:“伯父,您别听他瞎说,我,我那也是关心江爷爷。”

    “你关心的可真是时候啊。”江建元压制怒气道。

    若非江家与马家关系交好,他早抡起耳巴子了。

    仆人赶过来道:“家主,我们在泉眼处发现有人用朱砂在石头上刻下江王的生辰八字。”

    江建元脸色难堪,吩咐道:“现在派人去查,是谁在谋害江王!”

    “是!”。

    是个人都猜到,老爷子是被人谋害的。

    而且凶手野心很大,不仅要害老爷子,还要害整个江家!

    “哎,真没想到我小心谨慎一世,还是被人暗算了啊。”

    躺在床上的江恒山悠然开口道。

    尽管声音虚弱,但气息却很足。

    然后,江恒山在一众惊喜目光下,自己撑着胳膊靠在了床头上。

    噗通——

    马胜直接瘫在地上了。

    老爷子真活了!

    “爷爷!”江云烟扑到床边,红唇微咬,眼泪止不住的流。

    “呵呵,有人想要亡我江家,反倒让我江家遇到了一位贵人。”江恒山宠溺拍了怕江云烟的头,抬头看着苏渊笑道。

    若非遇到苏渊,他不仅要死,江家也会被榨干气运,直系亲属都会短命。

    能遇到苏渊,是整个江家的福报。

    苏渊笑了笑,忽然他心神一动,发现乾坤藏气海内气息变得浓厚一些。

    咦?

    难不成救人命可以加快修炼速度?

    苏渊很是高兴。

    他迫切需要提升实力,实现二级判生。

    这样姐姐才算真的得救了。

    苏渊写个药方,让刘老辅佐抓药、施针,很快老爷子就会彻底恢复元气。

    拿到药方,江建元向苏渊深深鞠躬道:“苏先生,从今往后江家将与林家永世盟友,终身不离。”

    苏渊眉头一挑,淡淡道:“林家就算了,我和他们不熟。”

    江建元笑了笑,自然明白苏渊的潜台词。

    可怜林家把苏渊当成了废物上门女婿,殊不知这小伙子体内隐藏着巨大的潜力和力量。

    倘若林家对苏渊稍微好一点,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迅速强大成为一线势力。

    只可惜愚昧和偏见,让他们注定沦为权势的最底层。

    “苏先生,没想到您不仅在医术上得天独厚,在风水玄学上,更胜人一筹,让我钦佩五体投地啊!”刘老拱手赞叹道。

    苏渊摆手道:“刘老有话直说,不必绕弯子。”

    刘老一怔,尴尬道:“实不相瞒,不知您是否有时间,我想与您探讨一下医术方面问题。”

    “我知道这个要求很无理,可是我想向您学习大衍医典剩下八式,不知道您可否传授给我。”

    “作为回报,我愿意将毕生资产,一共一亿二千万全赠予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