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至尊弃婿苏渊 第46章 轰走

时间:2021-08-31作者:苏渊林初墨

    www..,最快更新至尊弃婿苏渊 !

    轰走

    “季总。”

    彭雅、张昂他们连忙弯腰问候。

    彭雅余光瞥着苏渊,面露讥笑。

    连季总都来,这下你还不死定了!

    “你们薛家不在外面等候,来这儿干什么?”

    季云长丝毫没给好脸色。

    苏渊被彭雅为难时,他考虑苏渊叮嘱,就没有选择出面,他认为霍雯雯能很好解决这件事。

    哪曾想半路杀出个薛斌,还对苏渊恶语相向,他若再不出面,恐怕就会牵连到季家了。

    “云长叔叔,我爸爸他很想见您,和您叙叙旧,只可惜重病在床,就委托我来给您送些礼物,请您笑纳。”

    哪怕被嫌弃了,薛斌也依旧笑脸相迎,丝毫没有之前嚣张跋扈的样子。

    季云长双手背后,脸色冰冷,淡淡道:“有话快说,我没闲工夫和你玩猜谜游戏。”

    薛斌干涩咽了口吐沫,知道自己这点小聪明在季云长面前是班门弄斧,迟疑道:“听说,您要和林家合作,晚辈特意来给您一些建议,希望您能慎重考虑,取消合作,否则林家存在,必然会拖累您季家的。”

    “呵呵......”季云长笑了。

    众人毛骨悚然,没人知道他笑声含义是什么。

    薛斌斗胆问:“您意下如何?”

    “说完了吧?”季云长不回答,直接挥手道:“说完了就给我滚!”

    “什么!”

    薛斌及薛家高层全愣住了。

    他们预想过最坏打算。

    季云长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不答应,也会寻求缓和之计。

    哪曾想季云长半点面子都不给,直接把他们给轰走了。

    “云长叔叔,您要慎重考虑,不然这会破坏土地资源联盟的利益,万一撕破脸皮,对谁都没好处。”薛斌见软的不行来硬的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季云长脸色沉了下来。

    如果仅仅是一个林家,季云长会考虑卖给薛斌一个面子。

    可要加上一个苏渊,那就没什么好犹豫了。

    “保安,给我把他们轰出去!”

    “季总,您,您确定是轰走?”

    张昂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薛斌和薛家高层也傻眼了。

    季云长疯了啊,不惜和薛家乃至土地资源联盟撕破脸皮,就为了一个区区的林家?

    “还要我重复第二遍吗?”季云长语气不可抗拒。

    “是!”张昂不敢违令,上去抓着薛斌脖子道:“季总发话了,还不快滚!”

    “你!”薛斌下意识要反抗,结果被拳脚招呼。

    其他保安也效仿张昂,把其他薛家高层像是赶鸭子一样赶走了。

    画面简直狼狈不堪,薛家上下一世英名全毁了,成了滑稽笑柄。

    “还有你。”季云长侧首盯着彭雅。

    这个女人真够傻的,连苏先生都敢辱骂,找死!

    “你已经被开除了,并且将在全国各行业封杀你,你只能去一些黑作坊工作,这是你该承受的代价!”

    凭季家的影响力,封杀一个普通人不要太轻松。

    轰——

    彭雅五雷轰顶,双腿一软瘫在地上,满脸都是迷茫和恐惧。

    她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最后落得这样下场。

    苏渊已经让霍雯雯拿着茶壶跟自己回去了。

    路上,霍雯雯看着苏渊眼神无不充满女人对英雄的倾慕。

    能让季云长不惜任何代价出面维护的,世上男人中又有几个呢?

    回到地方,王翠兰赶忙喝了一口茶,骂道:“倒个茶磨磨唧唧半天,你想渴死我女儿啊!真是干什么都不行,废物!”

    林兴学从外面回来,脸色阴沉道:“事情不太妙,我听说薛家来人了,直奔后花园找季云长,恐怕是来捣乱的。”

    一听这话,林家上下都慌了。

    他们很清楚自己的体量,根本不配和薛家比,何况薛家背后还有个土地资产联盟撑着。

    可以说,只要不出意外,季家肯定会卖给薛家这个面子的。

    “怎么办,难道我们只能坐以待毙吗?”

    “不行,什么也不做,跟等死没什么两样。”老太太面色阴沉,她转而看着林初墨,和颜悦色道:“丫头,你趁着季家没反悔之前,快去见见薛斌。我们林家为了崛起付出这么多,可千万不能在这个脊骨眼上毁了啊。”

    林初墨俏脸错愕,美眸充满犹豫和挣扎。

    一方面是家族利益,另一方面是她的初心。

    正当她骑虎难下时,苏渊淡淡道:“不用了,薛家已经走了,季云长是不会取消合作的。”

    几个亲戚眼皮一跳,林兴学怒斥道:“你给我住嘴!这里有你什么事儿?”

    “林家有难,你不出一份力就算了,还在一旁说风凉话。”

    “什么事儿都要插一嘴,你一个无业游民,靠着女人养活的软饭王懂个屁啊!”

    亲戚们一肚子怨气无处发泄,立马开口骂道。

    霍雯雯脸色难堪,这都是什么蠢亲戚啊,要不是看在苏渊的面子,林家早被抛弃了,他们却还在辱骂苏渊,简直是一群愚民。

    苏渊担心霍雯雯说漏嘴,就把她支走了。

    这些亲戚骂的各个起劲儿,同时逼迫林初墨去见薛斌说和。

    “大家先别骂了,又一个消息传来了。”

    林兴学接了个电话,一脸笑容道:“大喜讯,薛斌和薛家高层不知什么事儿触犯到了季云长,被保安拖走了,我还有现场拍的视频和照片,我发到群里,大家都看一下。”

    苏渊不在群里,余光扫了一眼林初墨手机。

    薛斌及薛家高层被连拖带拽,当着一群富人客户的面拖走,可谓是丢尽了脸面。

    “好!看来季家是铁了心与我们合作的,这恰恰说明我们林家优越之处,少不了在坐家人的功劳啊!”老太太十分高兴,对在场亲戚们道。

    林兴学他们各个满脸荣光。

    连季家都在竭力照顾他们,他们还有什么好畏惧的了。

    说不定发展几年,他们就是下一个‘季家’。

    林初墨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像是湖面上一道涟漪,迅速荡漾过脸颊,凝聚在美眸浮现明媚笑意。

    苏渊也不由笑了,他很久没见林初墨这么高兴过了。

    哪怕闭上嘴,开心也从眼里荡漾出来。

    “笑什么笑,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吗,你还有脸笑!”林雪丽见不得二人好,立马又骂了起来:“要不是季云长看重我们林家发展潜力,我们都差点又被你害死了。”

    苏渊没说话。

    他该做已经做了,再过段时间就与这些人无任何瓜葛。

    不一会儿,季云长派人来将林家一众人接了出去。

    剪彩仪式开始了。

    林家人被安排在首位,面对一个个媒体镜头和人们羡煞目光,林家人各个觉得自己牛逼上天了。

    林雪丽趁机和姐妹视频,还嚷嚷抱怨季家太热情了,她想下去休息都不行。

    王翠兰还特意给林初墨录了一段视频,炫耀的同时,还为自己女儿明目张胆的征婚。

    剪彩旁边售楼jxpx.处顶层,苏渊站在玻璃窗边,旁边正是季鸿飞。

    季鸿飞得知薛家来闹过事儿,唯恐出了什么乱子,便亲自赶来招待苏渊。

    “苏先生,我敢保证,你要是下去公开身份,想必又是一条大新闻。”

    季鸿飞笑了笑,同时颇为感慨。

    换做他年轻那会儿,要是有苏渊十分之一本事,早狂的没边了。

    像苏渊年轻沉得住气的,实在太罕见了。

    当然,这也是成为一位顶级强者必备的条件。

    苏渊眉头一挑问:“是不是薛家有什么动作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