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至尊弃婿苏渊 第47章 我怕我收不住手

时间:2021-08-31作者:苏渊林初墨

    www..,最快更新至尊弃婿苏渊 !

    我怕我收不住手

    季鸿飞一愣,尴尬道:“你这都猜到了?”

    “呵呵,说吧。”苏渊淡然一笑。

    苏渊自小与姐姐相依为命,吃过的苦比普通人多得多,自然比同辈成熟许多。

    加上这一年来他遭遇诸多变故,公司背夺,姐姐病危,亲人背叛,社会鄙视,还有林家羞辱一整年......

    如果苏渊没撑住,或许他会疯癫一辈子。

    可是他终究扛过来了,他心性得到质量的蜕变。

    “我派人密切盯着他们动作,发现薛家正暗中集结人手,或许他们会采用绑架手段来威胁报复。”

    “是那个古武者吗?

    “那倒不是,王极圣的存在更多是一种威慑,除非到了万不得已,否则他是不会出手的。”

    “那是挺可惜的。”苏渊暗暗摇头,他还想着趁机会好好练练手试试水呢。

    季鸿飞暗暗擦把冷汗。

    别人都害怕和王极圣硬碰硬,苏渊倒好,人家不出手,他反倒觉得可惜了。

    换做别人,季鸿飞肯定认为对方不要命了。

    可放在苏渊身上,他反倒觉得一切皆有可能。

    “据可靠消息,这次薛家找来的不是普通打手,而是五湖商会领头人吴兴汉。”

    “五湖商会?莫非是五湖霸业旗下的子公司?”

    “咦,你知道?”

    “以前我开过公司,被五湖商会受过保护费,多多少少了解一些。”

    季鸿飞点点头道:“不错,五湖霸业是跨市集团,背后掌舵人王天莱更是东区了不得的狠人。当然,这种小事儿不会牵扯到王天莱,不过他手下干将吴兴汉也很难对付,甚至有传言他也是一位古武者,实力不可小觑。”

    “哦?”苏渊眼睛一亮,来了兴趣了。

    季鸿飞低声问:“苏先生,需要我们季家插手吗?我想凭我季某人面子,或许能游说让吴兴汉保持中立。”

    “暂时不用,我会亲自过去和他好好聊聊的。”

    苏渊见剪彩仪式结束,便转身离开了。

    与此同时,林初墨走下台阶,随意抬起头却看见玻璃窗处站着季鸿飞,在旁边还有一个熟悉身影,让她差点叫出来了。

    苏渊?

    她揉了揉眼,定睛一看,季鸿飞身边空无一人。

    果然,自己看错了。

    两人在一起大半年了,苏渊什么能力她还不清楚,是不可能跟季鸿飞站在一起。

    活动结束后,林家声望达到了历史以来的顶峰。

    各个豪门势力争先恐后来示好。

    林家成为季家最亲密的合作伙伴,未来必然成为临江城又一一线势力,现在打好关系,收益无穷。

    老太太花巨资承包了临江城以奢华著称的空中花园酒店,摆宴为林初墨庆功。

    “你刚才去哪了?”林初墨见苏渊走过来,随口问道。

    “我啊,一直在下面看着你,还拍了几张你的照片,要不要看?”苏渊扬着手机笑了笑。

    “无聊。”林初墨娇哼声,心底还是蛮开心的。

    “待会儿奶奶要给我摆庆功宴,到时候我会帮你美言几句,你自己也要争气啊。”林初墨叮嘱道。

    “初墨,我来是想告诉你,我临时有事儿,可能去不了了。”苏渊歉意道。

    林初墨俏脸微微一变,低沉道:“你在担心奶奶他们会为难你?”

    苏渊摇摇头道:“我很为你感到高兴,可我也真的有事儿,这样吧,下次我单独请你吃一顿,好吗?”

    王翠兰道:“乖女儿,你还听不出来啊?这个废物他一点不想努力,烂泥扶不上墙,他就想一辈子吃软饭。”

    再看看苏渊,指骂道:“废物,还有八天婚约就到期了,你准备收拾东西滚吧,别再来纠缠我女儿。”

    林初墨一言不发,可她看苏渊眼神已经渐渐失望了。

    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就不给对他抱有任何期望。

    大伯那边在催促,林初墨转身就走jsshcxx.。

    苏渊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口。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说多了反而会引起更大的误会。

    半小时后,苏渊坐上季云长的车,来到了华南路66号。

    老街道,梧桐树,民国建筑,距离市中心直线距离不过米,看似古朴无奇,实则在无形之中彰显着它强大的实力和背景。

    大门口竖着一块三米高石碑,刻上五湖商会,四个龙飞凤舞的红色楷书。

    来的路上,苏渊已经从季云长口中了解五湖商会历史大概。

    五湖商会不属于临江城任何一个势力管辖。

    它存在官方意义是管理临江城商家经营,背地里却是在整合资源为己所用。

    说直白点,就是收保护费的。

    它还不是收一家保护费,而是收整个临江城商家势力,甚至包括江家、季家。

    可想而知其霸道。

    薛斌父亲年轻时是大佬王天莱的跟班的,薛斌正是借着这个关系才请动吴兴汉。

    “尽管五湖商会霸道,但也不是不能招惹。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即便王天莱也不会轻易与我季家翻脸,更何况你背后还有一个江家。”季云长意味深长道。

    他还是想劝苏渊要慎重。

    毕竟大门里面是吴兴汉的地盘,难保不会出什么意外。

    “心意我领了。”

    苏渊jxpx.睁开眼,露出一抹淡然微笑。

    来的路上,他特意翻阅古武功法,临时学习了一招,名为佛弄诀。

    佛家上等功法,威力平庸,却能在极短时间内封印人的修为,招数霸道,与苏渊平级的人都很难抵抗,何况接下来战斗属于碾压级别......

    苏渊要用最直接的方法取得胜利,敲山震虎,警告别人不要打林初墨的主意。

    刚走了两步,苏渊转过了身。

    季云长高兴问:“您是想通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季云长很高兴苏渊能识时务。

    “差点忘了,你帮我多叫几辆大车拉人,我怕我收不住手。”

    季云长张着嘴,等到苏渊走远了,他才把憋了好久两个字说了出来:“我靠!”

    这逼装的,绝了!

    苏渊走进院子,树底下抽烟几个保安制服的混混围过来,顺带堵住了出口。

    为首寸头刀疤男厉声道:“什么人,你来干什么的!”

    苏渊淡淡道:“我来找吴兴汉,跟他聊聊林家的事儿。”

    “没规矩,我们吴爷的名字岂是你能随便叫!”

    刀疤男阴笑道:“不过你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

    下一秒,刀疤男吹个口哨。

    哗啦一下子,从大楼里涌出十几个混混。

    各个手持棍棒、砍刀,模样气势汹汹。

    随后一个身着马甲、皮肤黝黑的男人顺手抄着一把砍刀,从人群中走到苏渊面前。

    此人正是吴兴汉,五湖商会的扛把子。

    吴兴汉打量苏渊一眼:“林家人?”

    “我叫苏渊。”苏渊打算先礼后兵。

    “这名字听着耳熟,你是林家的上门女婿吧?”

    “不错。”

    “嘿嘿,那倒不错,省的我跑一趟了。”吴兴汉阴笑道。

    苏渊皱眉问:“你要找我?是薛斌的意思?”

    “看来你也不傻,薛斌是我大侄子,他让我对付林家,并且重点照顾你。我还担心走漏风声,你会偷偷逃走,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苏渊缓缓道:“我是跟你谈事情的,并不想撕破脸皮。”

    “呵,你还威胁我?”吴兴汉眯着眼道:“前几天你在酒店把我侄子打成那样,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

    “他欺负我的老婆,难道我还不能还手?”

    “我侄子做什么,我可管不着。”

    “你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混混们闻言大笑,笑苏渊无知幼稚。

    “怎么,你还以为你上学呢?不公平还要告老师?”

    “呜呜呜,哭鼻子了?你还不如回你妈怀里吃奶算了。”

    “早听说林家上门女婿是个窝囊废,今天总算开了眼了,没想到还是个傻子。”

    吴兴汉挑衅道:“哎,对了,这就是实力,在我的地盘上我就是王!”

    苏渊平静道:“这么说,没得聊了?”

    “嘿,你跟我没得聊,我跟你却有得聊。”

    吴兴汉抚摸着砍刀刀背,狞笑道:“我那个侄子发话了,下次见到你要你成为一个光棍。知道什么叫光棍吗?把你左手右手、左腿右腿全部砍断,光脑袋连着身子,这不就成了一条棍了?哦对了,还有一个地方也得削,说不定你还一举成名,成为21世纪第一个太监。”

    楼顶天台上站着一个人,正是薛斌。

    此时薛斌在吞云吐雾,居高临下俯视这一切。

    哪怕隔着几十whhryl.米也能嗅到他眼底的轻蔑。

    苏渊攥着拳头,眼底生寒。

    好一个薛斌,给你留一两个月活头,算是便宜你了。

    吴兴汉怪笑一声,把砍刀丢给苏渊道:“别说我欺负你,我让你先出手。”

    “你确定?”苏渊嘴角扬起戏虐弧度:“让我先出手,你们就没机会了。”

    “哈哈哈,有本事你来啊......”

    吴兴汉笑声戛然而止。

    他刚扔过去的砍刀在苏渊手里变得粉碎了。

    下一秒,苏渊动了。

    他身形如残影,眨眼冲到吴兴汉面前。

    砰——

    一记踢膝重创吴兴汉小腹,再一记上勾拳将他打飞。

    接着苏渊侧身飞踢,将吴兴汉身边两边手下踹飞。

    一拳打碎混混的鼻骨,又一脚踹断另一个混混大腿。

    苏渊身体化作坚不可摧的利器,犹如秋风扫落叶般在极短时间内将这些人横扫干净。

    太快了,前后不到十秒钟,十几个混混全倒躺在地上哀嚎。

    “妈的,兄弟们抄家伙,有人来砸场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