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至尊弃婿苏渊 第94章 强买强卖

时间:2021-08-31作者:苏渊林初墨

    www..,最快更新至尊弃婿苏渊 !

    强买强卖

    苏渊进了医堂,见李沈然站在自己工位上,抱着胳膊戏虐的看着自己。

    医生白大褂下,纤细蛮腰不盈一握,修长水润均匀的大腿半截裸露着,身材极为火辣性感。

    搭配她黑框眼镜下一双秋水眸子,无时不刻都在散发着妖娆气息。

    苏渊在脑子里瞎琢磨的时候,李沈然问:“十分钟前我在楼上看你已经到门口了,怎么现在才进来?”

    “遇到两个医闹,非要进来闹事儿,被我赶走了。”

    “哦?这么说,我不仅不该罚你,还要感谢你了?”

    “感谢就不必了,大家都是朋友,随便给个十万八万聊表心意就行了。”苏渊大方挥手道。

    “你脸皮可真够后的,我可警告你,旷工一天,扣三天工资。你上班不到三天,不仅没赚钱,还要倒贴钱,你不是来工作的,是来做慈善的吧?”李沈然拍着桌子道。

    苏渊想了想道:“要不,你把我开除吧。”

    在自己家上班没什么意思,主动辞职林初墨又会不高兴,这可是一个难得的脱身机会。

    “开除?”李沈然十分愕然,怀疑自己听错了。

    虽说灵芝堂是私企,但属于生元堂下面的分支,前前后后共有几十年的历史沉淀,资金雄厚,待遇极好,多少人打破头皮都想钻进来混个正式工差事。

    这家伙倒好,总共上班三天,第一天擅自救人,第二天莫名旷工,第三天一大早就要辞职,简直是儿戏。

    “你有没有点上进心,遇到点困难就要辞职逃避?”李沈然心底十分生气,为林初墨感到不值。

    “不是我要辞职,是我要你开除我。”苏渊摊开手道:“反正你看我也不爽,我干着也没什么激情,不如你把我辞退好了,这样你爽我也爽!”

    “你怎么知道我爽了?有些事情就是干着干着才有激情,才干三天你就觉得不爽了,这样你干什么才能爽?!”李沈然气急大声道。

    顿时,这些话引来路过人侧目,看着苏渊和李沈然二人眼神,怎么着都有些暧昧......

    李沈然仔细品味刚说的话,脸立马红了,瞪着苏渊道:“别想歪了,我说的是工作!”

    “我知道是工作,你不用解释。”苏渊摆摆zyxta.手道。

    李沈然看着苏渊轻描淡写的样子,胸口剧烈起伏,肺都要气炸了。

    这家伙怎么这么欠扁呢!

    “总之,我顶着压力把你招进来,你干两天就走了,这会给我带来很大困扰,所以你不能走,也别想走。”李沈然平复心情道。

    苏渊愣住了。

    这女人吃错药了,这都不把自己开了?

    “另外,为了避免你再胡乱给人治病,我决定把你调离前台。从现在起,你跟在我身边,帮我处理一些杂事,例如端茶倒水,整理文件等等。工资也从3000涨到0,你能接受吗?”

    “我可以不接受吗?”苏渊弱弱道。

    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儿,他这人喜欢自由,要是被拴在李沈然身边,他还怎么愉快的上班摸鱼了。

    “......”

    李沈然忍住没有爆发。

    同时为自己前天的想法感到荒唐。

    这家伙好吃懒惰,一点责任心都没有,肯定不是生元堂的大人物,是自己想多了。

    下午,李沈然正给苏渊安排工作时候,一辆银色奔驰商务车停在医堂外面。

    车上下来五六个男女,衣容华贵,趾高气扬的走了进来。

    大厅保安要将人拦住,被波浪女旁边两个头染黄毛的混子一巴掌干倒。

    “人都死了?把你们副院长叫出来见我!”波浪女嘴里嚼着口香糖大声骂道。

    其他保安闻声赶来,要把这些人暴力轰走,被李沈然拦住了。

    “我是副院长,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你?姓赵的死哪去了?”

    “赵副院长犯了纪律性问题,已经被开除了,请问有事吗?”

    “这个没用的东西!”波浪女低骂一句,对李沈然甩出一张名片道:“我叫黄明月,百药集团销售部主任。”

    “你们灵芝堂所需的药材,就是我们来提供的。”

    “既然你是副院长,这事儿就跟你说了。”

    “最近大雨洪涝,药材容易发霉,上头让我们尽快清仓,所以这个月药材种类和数量都要往上加。”

    对方擅自提数量jsshcxx.,让李沈然颇为不爽。

    不过百药集团规模庞大,堪比整个生元堂。

    为了合作,她也只能忍气吞声。

    “这是价格清单表,没什么意见,明天我就派人送货。”

    说着,黄明月身边手下递上一份表格。

    李沈然接过扫一眼,脸色大变:“怎么这么贵,比市面零售价格都要贵5成,也太离谱了。”

    “呦,这还嫌贵啊,这比赵副院长在的时候,还要便宜了一成。”

    “什么!之前比这还贵?”

    “一批药贵六成,二四分,他二,我四。怎么,你该不会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吧?”

    李沈然寒着脸道:“这些规矩在我这里行不通,请你另寻他家吧。”

    黄明月讥笑道:“我看你是没听懂我说的话,你以为我来找你,是在跟你商量吗?”

    “你要也得,不要也得要,就是你把它全烧了也没关系,只要记得付钱就行了。”

    “你这是在强买强卖!”李沈然气怒道。

    黄明月不可置否道:“我是百药集团的人,你要敢不买,我就联合其他药商封杀灵芝堂,到时候你们花一倍的钱,也休想买到一株次品黄连。”

    “真到那个时候,医堂别开了,你这个副院长也跟着做到头了。”

    李沈然语塞。

    尽管她十分愤怒,但偏偏还没办法反驳。

    百药集团近乎垄断临江城及周边城市中药材销售渠道,下面一些小型药材商几乎都要听他们的。

    如果灵芝堂从更远地方进货,成本将成倍翻倍,这将医药市场竞争方面落入下风。

    长期以往,灵芝堂撑不了几个月就会关门。

    苏渊看着李沈然。

    虽然这女人工作几年了,但社会履历还是少。

    这时候越犹豫越软弱,对方就越嚣张越想踩你一脚。

    苏渊拿过价格表,将其撕碎道:“李院长光明磊落,不吃你这一套,滚吧!”

    李沈然愣住了。

    她完全没想到这个窝囊废会出面替她解围。

    黄明月骂道:“你是哪根葱,还敢踩在我头上,不想活了是不是!”

    “小子,你连我们主任面子都不给,我看你真是想死了。”黄明月身边几人围了上来,为首黄毛男伸手欲要推搡苏渊。

    然而,他伸出去的手,被苏渊轻易抓住。

    黄毛男用力甩手,却发现自己的手犹如被钳子夹住一样,不论他使出多大力气都纹丝不动

    “你放开......给我放开......别,别断了,要断了!”

    “我去你妈,你找死!”黄毛男痛极了,摸出匕首捅向苏渊。

    咔嚓——

    下一秒,黄毛男手骨被苏渊捏的粉碎。

    “嗷!”黄毛男凄厉惨叫,疼的他跪在了地上。

    另外几个人反应过来,对苏渊拳脚相向。

    苏渊抓着黄毛男胳膊将他连着其他人撞飞出去,重重摔在瓷砖地板上。

    要么手断了,要么腿骨折了,全躺在地上哀嚎。

    黄明月吓得一声尖叫,她连忙后退几步道:“你敢打我的人,你完了!有本事你别动,我现在就叫人!”

    唯恐苏渊上来阻拦,黄明月立马打电话:“廖哥,人家被打了,对,在灵芝堂,你快点带人来。”

    过了十分钟,几辆面包车停在门口。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欺负老子的姘头,命不要了吗!”

    人还没到,声音就传来了。

    一个脸上有疤的壮汉率着二三十个手下,持着大砍刀风风火火闯了进来。

    “廖哥,你可算来了,再不来,人家就要被欺负死了。”黄明月立马换做一副委屈样子扑到壮汉身上。

    “宝贝,你别怕,我这不是带人来了吗,我倒是要看看,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欺负我廖高的女人。”

    “是他,你可一定要为人家讨回公道。”黄明月指着苏渊道。

    “不管什么人,我都给剁了喂鱼。”廖高一直在安慰黄明月。

    然后,他一边抬头一边道:“等见了阎王告诉他,杀你的人是五湖商会廖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