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至尊弃婿苏渊 第146章 更惨烈的报复

时间:2021-08-31作者:苏渊林初墨

    www..,最快更新至尊弃婿苏渊 !

    更惨烈的报复

    “苏渊,你别太得意,鬼知道你用什么迷魂术把他们都给骗了,等你伪装被拆穿那一天,你死的更惨!”林兴学丢下一句狠话,也是给自己壮胆,用力推开报幕侍者,把气撒在他身上,正准备推门离开。傲轩网 .axw.傲轩网

    他们以为离开就了事儿了,殊不知哪有这种好事儿。

    吴兴汉带来的十多个人,立马堵在了门口。

    林兴学指着苏渊:“姓苏的,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你现在还是林家人,你要敢对我们这些长辈动手,你就是道德败坏,就是不忠不孝!”

    “道德败坏?”苏渊古怪一笑:“这四个字是来形容你们自己的吧?不过有句说一句,你们多虑了,我可没闲心来对付你们。”

    “算你识相!”林兴学冷笑声,看着挺无畏的,实际上他和其他亲戚后背早被冷汗浸湿了。

    苏渊扫视林兴学等人一眼,眼神充满了戏虐。

    就跟猫看老鼠一样。

    苏渊道:“今天是我和初墨婚约到期最后一天,不管我和初墨有没有领离婚证,严格意义来说,我已经与林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林兴学冷声道:“废话,你已经不是林家人了,就你也不配成为林家人!”

    听了这番话,苏渊身后各方势力的人都不由笑了。

    笑的林兴学他们心里打怵,一时涌出后悔冲动。

    “林兴学,苏先生与你们林家再无瓜葛了是吧?”一位集团老总咧嘴笑着。

    林兴学感到浑身发毛:“钱总,我是说......”

    不等林兴学说什么,钱总拿出一个账本道:“你们林家欠我210万外账,已经过了期限,我已经申请强制执行,再次冻结你们210万的固定资产,今天要么你们还钱,要么给老子进去!”

    “林佩兰,你在我旗下美容院办卡,欠了50万会员费,今天必须还上!”

    “于成伟于总,你违背合同,导致我手里项目出现亏损,按照合约你将承担百分之70,也就是670万赔偿金!”

    “王翠兰,林海东,两年前你们借了我繁花银行720万用于资金周转,你们只还了121万,剩下钱必须还清!”

    来的这帮人,多多少少与林家牵扯一些生意上的往来。

    林家失去了苏渊这层关系,他们将再无顾忌,跟一群饥饿狼群般扑上去,要将林家啃得连白骨都不剩。

    “林兴学!”郑明哲向前走一步,大声道:“这两年你利用林家医药产业,卖假药,卖毒药,谋取巨额利润,你该当何罪!”

    林兴学吓得满头的大汗,惊慌道:“不不不,这些问题我已经花钱解决了,与受害者达成和解了,我不用负担任何责任......”

    “呵呵,是你蠢,还是你认为我蠢?”郑明哲冷笑道:“你们只与药物中毒的人达成和解共识,那死的11个人呢?你向他们说一句对不起了吗!”

    林兴学脑子一震,脸色惨白。

    “这不可能,你调查清楚了,就随便冤枉我儿子!”老太太阴沉着一张脸骂道。

    郑明哲拿出一张报告,对林兴学戏虐道:“百药集团知道吧?他们已经被调查了,内部所有资料全部在我们手上,里面有关于他在整个临江城药企一些非法勾当的记录,其中就有你们林家。”

    见证据确凿,老太太整张脸都黑了。

    “你,你这个畜生,死了人了,你怎么不告诉我!”老太太气的浑身发抖,扬起巴掌要去打林兴学。

    结果气急攻心,身体摇晃几下,胸口发闷,直接吐了一口血。

    “奶奶!”于成伟等人连忙过去搀扶。

    倒不是真孝顺,而是想趁着机会,缓解一下他们僵硬的身体。

    林兴学也立马扶着,然后对郑明哲吼道:“我妈身体不好,这事儿就不能以后再说?出了事儿,你能负责吗!”

    “呵呵,别玩苦肉计了,你做的这些事儿,老太太能不知道?”顿了顿,郑明哲冷笑道:“另外,你手上医学教授学历是假的吧?”

    林兴学脑海犹如一声雷鸣,整张脸立马僵住了。

    “35年前,你顶替了一名姓方的山里小伙,上了东区最有名医学大学,包括你后面学术职称,也都是你花钱买的。不要反驳了,当初包庇你那些人,全都被我给揪出来。从今天起,你这个教授职称,是挂到头了。”

    听了这话,林兴学头昏脑胀,连忙扶着门才不至于摔倒。

    看着这些人一个个将新账旧账揪出来,他内心极度愤怒又恐惧。

    这些人各个都是圈内大佬,如今却一窝蜂扑上来,将他们隐藏在骨肉里真实一面一层层撕开,让他们痛不欲生,也更加绝望。

    怎么会这样。

    他处心积虑准备这一切,包括叫来齐恒生,都是为了扬眉吐气,为了报复苏渊,哪曾想撕破了脸皮,等待自己和林家,将是更加惨重的报复!

    “奶奶,你们太紧张了。”这个时候,齐恒生呵呵一笑,轻蔑扫视孙宇成等人,不屑一笑道:“虽然这些人对于你们而言属于巨头角色,但在我看来,不过是一堆臭鱼烂虾,不足为虑。”

    听见齐恒生这话,老太太、林兴学,以及满脸绝望的林家人,焕发出希望。

    林兴学握着齐恒生的手道:“恒生啊,这帮人仗着权势大,对我们栽赃陷害,你一定要为我们林家主持公道啊!”

    “放心,这些杂碎我还远远没放在眼里。”齐恒生不屑一笑,打了个电话,结果对方手机关机了。

    又打了两个号码,依旧关机。

    穆阳低沉道:“少爷,这事儿有蹊跷,况且这次我们是偷偷出来,不宜动用太多齐家关系网。”

    齐恒生脸色难看,盯着苏渊道:“给我查,查这个人究竟有什么身份,快。”

    “是。”穆阳背过身子,去打电话了。

    “怎么样了?”看着齐恒生沉如水的脸色,林兴学他们预感不妙,却又不敢乱说什么,只能挤出笑容问。

    “我可以保住你们所有人,不过你们手里资产,需要主动舍弃。”齐恒生想了想道。

    “什么,就没有whhryl.别的办法了吗?”林兴学连忙问。

    “没办法,这里不是我齐家主场,况且我也不能四处张扬,不过你们手里资产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算保住了也存在后续争议,容易埋下伏笔。”齐恒生淡淡道:“所以,舍弃吧,我自掏一个亿分给你们,可以缓解你们当前吃喝住行的燃眉之急。后续我和初墨正式订婚并完婚了,我就可以光明正大使用齐家力量,到时候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嘴上这么说,可他心底却非常忐忑。

    苏渊毕竟是地头蛇,他这个过江龙发挥不出十分之一的实力,如果苏渊继续搞,那他未必能搞的赢。

    他想保持这个风光样子退场,以给林家,主要是林初墨最光荣的一面。

    林家上下大喜所望。

    林兴学等人犹如胸口搬走一块大石头,长松了口气。

    “如果他们舍弃全部资产,加上背后资源运作,短时间内我们的确拿他们没什么办法。”江恒山资历最老,也是最有经验的,既然他都发话了,那肯定是没什么希望再搞他们了。

    看到苏渊不说话的样子,林兴学无比得意。

    “废物就是废物,还妄想搞垮我们林家,白日做梦。”林兴学挥手道:“我们换个地方吃饭,心情再不好,也不能耽误两个孩子的事儿。”

    “走走走,这种恶心的地方我是不想待了。”

    王翠兰走在前面把门推开。

    刚没走几步,迎面撞上了一位身着刺绣唐装的老人。

    “眼睛瞎了啊,撞坏了你全家都赔不起!”王翠兰捂着手腕上的玉镯,头也不抬大骂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