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至尊弃婿苏渊 第161章 赊刀人

时间:2021-08-31作者:苏渊林初墨

    www..,最快更新至尊弃婿苏渊 !

    赊刀人

    姜井龙实力达到凡境七至八品,如此近的距离,在全力爆发的情况下,很难有人反应过来,更别提出手营救了。

    眼看江云烟要香消玉损,这片空间瞬间凝固了。

    姜井龙手刀距离江云烟脖子不过三寸,怎么也无法前进半分。

    几息后,姜井龙发现自己被某股强大力量禁锢在半空无法动弹分毫。

    这一刻,他脸上狰狞笑容荡然无存,取而代之则是恐惧。

    苏渊神色冷漠,抬起手道:“原本我还想留你几日活头,是你自己不争取,那我只能送你上路了。”

    话罢,苏渊手掌握拳,空间犹如变成了实质性的墙壁,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将姜井龙骨头压迫的‘嘎吱’作响,他的肢体也迅速变得扭曲。

    “别,别杀我,被杀我!”姜井龙表情变得扭曲,由于恐惧与痛苦,他甚至撕破了喉咙。

    只不过,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苏渊眼闪冷光,手掌用力一握。

    砰——

    姜井龙身体里的心脏、肝脏、肺等器官被挤压炸裂,他身体一挺,睁着眼珠子,身体缓缓软下。

    留个全尸。

    倒不是苏渊慈悲,而是他不想给江云烟留下什么阴影。jsshcxx.

    苏渊随手一挥,尸体砸在墙上,嵌在了墙壁里。

    王天莱以及集团高层们,各个全都懵了。

    虽然他们见惯了杀戮,但从未见识过苏渊这种手段。

    杀人于无形。

    哪怕是古武者,在他手里也不过如蝼蚁般弱小,举手投足间便可将其毁灭。

    王天莱长长叹了口气。

    他在江湖历练几十年,自以为识人很准,没想到打了眼。

    吴兴汉都给他铺好路了,硬是被他的自大与自负给亲手葬送了。

    虽然二人关系看起来缓和一些,但已经错过了最佳交好的时机,往后哪怕当朋友处,也很难交心了。

    江云烟惊慌闪过后,看着苏渊美眸生出异彩,在他耳边气若幽兰道:“你又救了我一次,我真该以身相许报答你。”

    江云烟声音犹如羽毛般,挠的苏渊心跟着痒痒,他连忙推开道:“我暂且还有家室,女施主请自重啊。”

    “哼,又来,小心哪天我给你下药。”江云烟瞪着美眸小声嘀咕道。

    苏渊表情一僵,下意识看着其他人。

    王天莱、吴兴汉以及其他高层们连忙垂下头或看着别处,一副什么也没听见的样子。

    同时内心羡慕死苏渊了。

    王天莱干咳一声,撇开注意力,看着趴在地上,已经吓得尿裤子的姜凯诚,丢给他一把枪,淡淡道:“念在你我义亲之缘的份上,你自行了断吧。”

    姜凯诚看着面前这把枪,满脸都是冷汗,滴在他眼睛里,酸的他不断眨眼。

    或许他可以拿枪拼一把,可他知道凭他的实力,这么做只会死的更惨。

    他父亲嵌在墙里尸骨未寒,就是一个活生生例子。

    姜凯诚拿着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手颤抖的厉害。

    “爸,我去陪你了!”姜凯诚眼睛用力一闭,俨然一副赴死的样子。

    可他手指发软,半天使不出半点力气按下去。

    “义父,我,我不想死啊。”姜凯诚瘫在地上,眼泪鼻涕流了出来。

    “当初你害人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会有这个下场?你要是下不去手,我可以找人帮你。”

    “不,不,我真不想死。”姜凯诚把枪丢出去,想起了什么,连忙道:“对对,义父,我拿一个秘密来换我一条命,这可以吗?”

    “你这样垂死挣扎,多活几分钟有什么意思?不如一了百了算了。”王天莱以为姜凯诚是在拖延时间,捡起手枪顶在姜凯诚脑门上欲要开枪。

    “不,不,这个秘密对你来说特别重要,你要是把我杀了,你也跟着要死。”姜凯诚摆着双手,满脸惊恐道:“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接二连三发病吗?”

    “什么?!”王天莱脸色大变,拿着手枪砸姜凯诚脑门上,抓着他的衣领厉声道:“你都知道些什么,说!”

    “义父,我说,我什么都说,你也要答应不杀我。”姜凯闭着眼惊恐道。

    王天莱一拳头将姜凯诚鼻子打歪,怒道:“你算什么东西,还敢跟我谈条件?说,不然我发誓让你生不如死!”

    最近一年两年王天莱一直被疾病缠身,有几次险些丧了性命,本以为是年轻拼命时留下的病根,如今姜凯诚说出这番话,必然另有蹊跷。

    他受够了这些折磨了。

    “四十年前遇到一个人,他是不是赊给你一把刀?”姜凯诚咽着吐沫,快速说道。

    “我爸说,那是一把恶刀。四十几年来你能平步青云、仕途稳步,全靠着那把恶刀,作为代价,你这一年要死,而谁能得到那把恶刀,就能延续你的福报。”

    “一派胡言,我看你是真得不想活了!”王天莱一声怒斥,一拳把姜凯诚打晕,犹如死狗一样丢在地上道:“给我把他关起来,任何人都不能接触!”

    “是。”

    属下下去操办。

    张天师渐渐缓过神了。

    他盯着苏渊的眼睛都红了。

    苏渊展现出超凡医术及水准,犹如一个巴掌般,狠狠扇在他的脸上,让他几十年来的荣誉一朝丢尽。

    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他费劲力气也难以触及的生灵境,被苏渊轻松拥有,前后反差让他十分嫉妒。

    不过冷静下来想想,他内心又充满了激动。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居然掌握玄乙门失传多年的神针篇。

    倘若将这一则消息汇报给玄乙门,那他岂不是立了一件大功。

    明天长老席评选,必然有他的份儿。

    思绪至极,他忍着内心激动,板着脸对王天莱道:“王舵主,这次没能帮上忙,酬金就算了,老夫先走了。”

    “不送。”王天莱点点头道。

    张天师脸色一黑,他本意是客气一番,哪曾想王天莱真的不给,这不仅是钱的问题,更是身份上的藐视。

    而这一切,全是拜苏渊所赐。

    张天师看了苏渊一眼,便转身离开。

    只要玄乙门那帮老家知道苏渊掌握玄乙神针篇,必然会不顾一切代价来夺取,到时候自己一挑拨,这小子必死!

    王天莱清空人群后,将苏渊单独带到他的卧室。

    “苏兄,有一件事儿,我有些难以开口。”王天莱递给苏渊一根香烟并亲自划火柴点上。

    “姜凯诚说的那把刀的事儿吧?”苏渊淡淡道:“一开始我就说过,你体内潜藏煞气,且蚀zyxta.骨入血,必然长期接触到某种邪物所致,刀呢?拿给我看看。”

    “你稍等。”

    经过前面一桩事,王天莱对苏渊极为信服。

    他掀开被褥,从床底柜子下打开一个暗格,取出一把半米长的大砍刀。

    虽然被红布裹着,但仍能感受到里面扑面而来的凶煞之气。

    “四十年前我从山里来到东区,连买个烤山芋的钱都没有,当时为了混口饭吃,就想着加入一个当地小帮派。”

    “那个时候大家都穷,我长得又瘦小,帮派一直不肯收我。jxpx.”

    “后来我遇到一个中年人,他把这把砍刀赊给我,说是四十年后来收。”

    “当时我正缺家伙,也想着自己快饿死了,还考虑四十年后的事儿,就收了这把刀。”

    “然后我靠着这把大砍刀顺利加入帮会,连续立了几次大功,让我结交了不少人,奠定了如今的成就。”

    王天莱说着,将红布打开,一股浓重血腥味扑面而来。

    苏渊发现这块红布上写了一些金色佛文,以此来镇压刀的邪气。

    “这些年我也发现刀的异样之处,先后找了几位大师对宝刀进行一个渡化和镇压,苏兄,你看出什么端倪了吗?”

    苏渊盯着刀柄上刻着特殊纹路,眯着眼道:“上面刻的是邪文,用来陷害、嫁祸,以及转移运气的。有一句说一句,姜凯诚倒是没骗你,这的确是一把恶刀。”

    “啊,这......还有恶刀一说?”王天莱吃惊道。

    “刀本无善恶,看上面刻着什么纹了。”苏渊呵呵一笑道:“说起来,你知不知道民间有个职业叫做赊刀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