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至尊弃婿苏渊 第182章 震动东区

时间:2021-08-31作者:苏渊林初墨

    www..,最快更新至尊弃婿苏渊 !

    震动东区

    孙家大院。

    孙宇成在木屋外来回踱步,急的一头冷汗。

    “少主,老爷每天都会练两小时毛笔字,习惯都保持四十多年了,你还是坐下来歇息歇息,等老爷出来吧。”管家沏上一杯温茶递给他道。

    “哎,出了这么大事儿,我根本坐不住啊。”孙宇成苦笑声jxpx.,接过茶水一饮而尽。

    嘎吱。

    一位身着锦绣衣袍九十岁老人走了出来。

    孙宇成父亲,联创投资掌控人,孙天策。

    “爸!”孙宇成连忙走了过去。

    “你在外面吵闹,害的我没法静心练字了。”孙天策不悦道。

    “爸,是件急事儿......”

    “你不用说,我都知道了。”孙天策坐在石桌上,淡淡道:“我就给你三个字,不许去。”

    孙宇成脸色大变:“爸,苏渊对我们一家有恩,如果我们不去,岂不是......”

    “怎么,你还要报恩?”孙天策冷笑道:“你们认识不过一个月,谈不上熟悉,更谈不上什么挚友,为了所谓的情意,去招惹古武协会,你觉得合适吗?”

    “不合适,可如果对方是苏渊,哪怕赌上整个联创投资,我都会选择去赌!”孙宇成坚定道。

    “谈这些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觉得问心有愧,就多给那小子一些经济补偿,然后跟他切断一切关系。”孙天策端起茶水淡淡道。

    “切断关系?好,这可是您说的!”孙宇成气急反笑,转身拉着韩明月道:“走,老婆,我们去打胎!”

    噗——

    孙天策刚喝进去的茶水,被他直接喷了出来。

    “小子,你说什么?!”孙天策顿时失态,盯着韩明月肚子道:“你们有孩子了?”

    “昨天明月查出来,已经确定怀孕了。”

    “好不容易怀上孩子,你打什么啊!”孙天策拍着大腿,哪有一点大人物架子,跟个急着要抱孙子的老头子似的。

    “孩子是苏渊带来的,要不是他出手相救,我和明月到现在还在忍受顽疾之苦。既然与他断绝关系,孩子自然也不能留。”孙宇成轻描淡写道。

    韩明月道:“爸,果果特别喜欢苏渊,如果让果果知道是你对她哥哥见死不救,恐怕她会特别讨厌你哦。”

    听了这话,孙天策顿时蔫了。

    管家站在旁边一脸微笑。

    作为纵横东区商界的孙天策,可以迎接一切挑战,甚至面对四大家族也毫不畏惧,可唯独果果,是他唯一的软肋。

    “我一想到我那宝贝孙女儿不理我的样子,我活着也就没什么意义了。”孙天策叹了口气,一脸惆怅道。

    孙宇成和韩明月相视一眼,露出得逞笑意。

    “爸,那你的意思......”

    “去吧,遇到什么麻烦告诉我,我尽量找关系帮忙。”孙天策摆摆手道。

    “您不怕古武协会了?”

    “怕?哼,为了我孙女儿,天王老子来我照样弄他!”

    孙天策冷哼一声,整个人气势骤然拔高。

    虽然联创投资比不上四大家族,比不上古武协会,但孙天策关系渊源,甚至在帝都都有人脉,别人想要啃掉他这个老骨头,也要崩掉几颗门牙。

    五湖大厦。

    “总舵主,古武协会谢永元向苏渊发动了飞箭诏书,我们是什么态度?”一位四十多岁女人道,她身着黑色长裙,身材丰满。

    哪怕较为年长,也是美艳绝伦,风韵犹存。

    王天莱身边三大干将最后一位,也是王天莱的军师,沈玉瑾,人称黑凤凰。

    “不能帮!”

    “苏渊杀了他们的人,招惹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我们为什么要替他擦屁股!”

    “总舵主,古武协会有多庞大,我就不多说了。尤其谢永元还是南拳派的副掌门,如果得罪了他,我们五湖集团绝对没好果子吃!”

    高层们情绪激动,生怕沾染一点麻烦。

    吴兴汉拍桌子道:“必须帮!如果不帮,我们岂不是成了无情无义之人?总舵主,我跟苏爷认识有段时间了,他这个人我特别了解,如果这次我们不帮,那以后就可能丧失他这位强力盟友,这对于我们五湖集团是个巨大的损失。”

    “吴会长,我承认苏渊有点本事,可他毕竟是一个人,如果我们帮他,将要面对古武协会这个庞然大物,其中代价你可要想清楚了。”一名高层冷笑道。

    王天莱转玩佛珠,抬头看着沈玉瑾道:“你意下如何?”

    “我没有见过苏渊本人,不过听了一些关于他的事迹,觉得这个小伙子还不错,起码重情重义,为人正值,对他付出是非常值得的。”

    “黑凤凰,你该不会看那小伙子长得不错,故意说好话吧?”一位高层阴阳怪气道。

    “呵呵,长得确实不错,如果我还年轻,肯定会倒追他。”沈玉瑾不恼,反而还打趣起来:“苏渊当过林家一年上门女婿,十分宠爱他的妻子,哪怕林家对他那样卑劣,他为了照顾妻子感情,也没有覆灭林家,这样的男人可不好找。”

    “另外,有件事儿你们一定很感兴趣。我们在开会的时候,临江城江家、季家已经出发了,就连联创投资孙宇成也已经赶过去了。”

    “孙宇成也去了?孙天策那老妖怪允许他去?”众人大惊失色,连王天莱都惊了。

    孙天策的强大,不仅体现于他的实力,更在于他的人脉。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他就已经是一方大亨了。

    经历过历史各种历史性事件,与他同时期的朋友,没有一个是庸人。

    倘若他发动关系网,即便东区古武协会也得给几分面子。

    “孙天策这个人做事谨慎,又以利益至上,如今他答应孙宇成去了,自然有他自己的考虑。”沈玉瑾平静道。

    “孙天策老年得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孙女儿,对孙女儿是百般疼爱,或许是被忽悠,脑子一热答应了呢?”

    “我相信有这个因素在里面,可也不排除孙天策没有其他想法,毕竟苏渊展现的实力与潜力是有目共睹的,既然他做出这个选择,肯定不单单为了亲情这么简单。”

    众人哑然。

    的确。

    孙天策重视亲情不错,却也不会为了单单的亲情让联创投资去送死。

    沈玉瑾运筹帷幄,对王天莱道:“总舵主,你不是一直想把杨铁血以及另外几个地下王者干掉,好独霸东区地下王朝吗?这或许是个契机。只要我们搭上这艘大船,相信用不了三年,你就能实现抱负了。”

    吴兴汉连忙附和道:“总舵主,黑凤凰说的很有道理,另外,您的病还需要苏爷帮忙治啊。”

    王天莱眼闪精光,用力一握佛珠道:“传令下去,准备赶往龙虎山府。呵呵,我这个人最喜欢热闹,哪怕帮不上什么忙,我也要把龙虎山府上下搅个天翻地覆。”

    宋家。

    “堂老,消息核实,苏渊已经在去往龙虎山府的路上了。”杜荣生来到老人面前道。

    老人,宋弘毅神色凝重道:“事不宜迟,启程!”

    “可家主命令还没下来......”

    “出了问题我担着。”宋弘毅冷声道:“指望那帮老腐朽家伙做出决定,不得等到何年何月,何况浅儿小姐还等苏渊来救,这个场子我架定了!”

    某演武场。

    数十名赤裸上身穿着迷彩裤的男子在演武场搏击。

    阳刚逼人,正气凛然。

    各个都是好男儿。

    “组长,密探来报,东区古武协会会长谢永元发起飞箭诏书,恐有大事发生,上级命我们密切关注,以防止事情闹大,影响到平民。”

    一位部下来到候广平面前敬礼,递出了详细的文件参考。

    候广平接过一看,吃惊道:“居然是他?有意思,明知道是个死,还义无反顾赴约,有血性,我开始有点欣赏他了。”

    “组长,你的意思是......”

    “集合一队二队,赶往龙虎山府。一旦涉及到人命,立即进入干预!”

    “是!”

    候广平低头看着文件,自言自语道:“苏渊,我敬你是条汉子,不过我不允许你在你我分出胜负之前死掉,毕竟我要当着烟儿的面打败你,呵呵。”

    东区古武协会会长兼南拳派副掌门谢永元下达飞箭招书这则消息,迅速在整个whhryl.东区传开。

    东区各势力为之震动。

    抛去其身份不说,谢永元实力在整个东区,几乎算得上无敌了。

    尤其他一手正宗南派拳法,传闻破山开路,断金裂石,其五形拳可以画意凝形,非常霸道。

    如今他隐退几十年,其五形拳更加炉火纯青,想必放眼整个东区,无人能安然接下。

    他组织的局,自然引来不少人登门捧场。

    不过,更多一部分势力并没有去。

    很简单,没意思。

    被谢永元下了飞箭诏书,必死无疑。

    说不定他们还没赶过去,人就已xgchotel.经没了。

    这是一场毫无玄念的审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