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至尊弃婿苏渊 第196章 善刀

时间:2021-08-31作者:苏渊林初墨

    www..,最快更新至尊弃婿苏渊 !

    善刀

    “你们这帮猪狗不如的人渣,害我姐姐受一年非人的痛苦,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苏渊举起右手,发出冰冷声音:“二级判定!”

    霎时间,一股特殊力量笼罩整个包厢,死亡气息汹涌而至。

    张鸣、田甜、凌雅,以及其他同事身体悬浮在半空,看着苏渊眼神充满了恐惧。

    在他们眼里,苏渊完全变了一个人。

    或者说,变成了一个神了。

    他们终于意识到自jxpx.己做了什么蠢事儿。

    只可惜他们已经没机会后悔了。

    看着这一幕的刘飞洲浑身一抖,直接吓尿裤子了。

    苏渊右手前浮现五道黑色光圈。

    第二道光圈很快被渲染成血一般深红色。

    苏渊眼里没有一丝慈悲,只有杀意,吐出两个字:“判定,死亡!”

    两道红色光圈迅速扩大,将张鸣几人全部圈住。

    他们开口要求饶,却发现自己身体什么东西被抽干,仿佛连灵魂都跟随枯萎了。

    断去因果,牵连九族,永不超生!

    “张鸣,你将死于脑癌!”

    张鸣感觉脑袋沉重,并伴随剧烈疼痛。

    “田甜,你将死于乳腺癌!”

    田甜感觉胸口犹如针扎一般,并伴随而来强烈肿痛。

    “凌雅,你将死于白血病!”

    凌雅浑身疲惫,眼睛、鼻子、耳朵,都在往外流血。

    “......”

    苏渊语气平静,宣告他们的死期。

    往切身的变化,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离死真不远了。

    “你们寿命只有一个月,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时光吧,那将是你们永生永世最后的时刻,尽管并不愉快。”

    苏渊一握拳,震碎了他们全身的骨头。

    然后丢垃圾一样,全丢在地上。

    “苏爷,这些人怎么处置?”刘半香强忍震撼问。

    “他们因果以及命理全被我剥夺,任何人都救不了他们,不用处理,让他们自生自灭就好。”

    刘半香眼底充满震撼。

    剥夺一个人的因果?

    连天境超级强whhryl.者都没这个能耐,他是怎么做多的?!

    “走了。”苏渊挥挥手,直接离开。

    “恭送苏爷。”刘半香连忙鞠躬道。

    胡丰等人反应过来,也连忙欢送。

    等苏渊消失不见了,他们才收回目光。

    柴仇忍不住问:“胡总,苏爷究竟是谁?刚才那一招也太强了,我都觉得他不是人,而是神了。”

    “少说废话,我警告你们,今天所见所闻,都不许对外传宣传,连半个字都不行,否则你们下场不比这帮人好。”胡丰威胁道。

    柴仇等高层回头看着张鸣、田甜和凌雅等人犹如烂泥一般瘫在地上。

    他们骨头尽断,肢体扭曲,不断发出痛苦哀嚎。

    然而这还仅仅是开胃菜,真正痛苦的还在后头。

    刘半香让胡丰等人离开,她留下来处理后事。

    刘飞洲被保镖搀扶起来,他脸上没有半分血色。

    刘半香淡淡道:“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跪下了吗?如果我晚来一会儿,你的下场不比他们好到哪里去。”

    “谢谢姑姑。”刘飞洲怨气全无,内心充满畏惧问:“姑姑,这个苏渊也太强了,刚才他给我压迫感甚至比太爷爷还要强大许多,会不会是我错觉啊?”

    “错觉?”刘半香笑了声,轻声问:“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啊?”

    “活阎罗。”

    “活......”

    刘飞洲顿时语塞,张大嘴巴半晌别处一个字:靠!

    ......

    苏渊出来后,在大厅找到了姐姐。

    姐姐情绪还算稳定。

    她不问,苏渊也不说。

    二人离开酒店,回了别墅。

    回去的路上,路过一个小巷子。

    忽然,跳出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他身着一身朴素布衣,背着箩筐,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

    “姑娘,要刀吗?”男人呵呵一笑,看着十分和善。

    赊刀人?

    苏渊十分惊讶。

    没想到被自己碰上了。

    “我不要刀。”

    男人身子一横,挡在二人面前道:“姑娘,我看你印堂发黑,最近怕有血光之灾,来一把刀,可以逢凶化吉。”

    苏渊插一句嘴:“这把刀多少钱?”

    “只赊不卖,等你脱离危险,我再来收刀钱。”男人呵呵一笑道。

    苏渊眯着眼。

    他一直在找这个赊刀人,没想到自己上门来了。

    苏渊想看这个人究竟在耍什么花样,便伸手道:“不要钱啊,那给我来一把。”

    男人很高兴,把刀递给苏渊。

    “不要拿!”苏晴一把按住苏渊的手,警惕看一眼男人,拉着苏渊绕开。

    苏渊十分惊讶。

    姐姐知道赊刀人?

    “姑娘,等一下。”男人追了上来。

    苏晴一把将苏渊拉在身后道:“你可以去害别人,但能不能不要害我弟弟?”

    “姑娘,我想你是误会了。”男人一脸无奈道:“我并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些人,我不赊恶刀,只赊善刀。”

    为了证明自己说话,男人拿刀往自己胳膊上狠狠砍下去。

    奇异一幕出现了。

    刀极其锋利,却伤不到人半寸皮肤。

    “善刀不伤人,还会赋予善缘。”男人解释道。

    苏渊目光一动。

    看着刀柄上的纹路,果然是用于祈福的符文。

    苏晴似乎被说服了,美眸流露一抹歉意道:“对不起,我搞错了。”

    “姑娘,你有这份戒心是件好事儿,没必要道歉。”

    男人笑了笑,对苏晴道:“姑娘,可以帮我去买瓶水吗?我这一身行头去店里,人家还以为我是抢劫的。”

    等苏晴一走,男人拱手笑道:“小兄弟,刚才是我眼戳了,既然那位姑娘身边有你这位神人,那就不需要我这把善刀了。”

    说着,男人又把刀收起来了。

    苏渊颇为惊讶问:“你能看出我的修为?

    “别太惊讶,论起修为我远不如你,不过我们这一派对相术颇有造诣,看你的面相,就不是什么凡人。”男人咧嘴一笑,伸手道:“交个朋友吧,我叫项徳。”

    “我叫苏渊。”

    苏渊与之握手。

    项徳道:“兄弟,看你刚才那反应,也遭遇过其他赊刀人?”

    “不错,我几个朋友中招了,大多被我化解。其中有个人诅咒缠身40年,已经噬魂入骨,单靠一些咒法很难清除。”

    “40年?是很棘手,需要赊刀人本人才能将诅咒解除。”

    “连你也没办法?看来只能等这两天赊刀人亲自出面了。”

    “苏兄,你这个想法有些欠妥。赊刀人擅长相术,又精通易容之术,万一他乔装打扮成你那个朋友的亲信,神不知鬼不觉把刀收了,到时候再想找到那个人,可就大海捞针了。”

    苏渊愣住了。

    还能这么玩?

    幸亏遇到项徳了,不然被人耍了都不知道。

    “项兄,你有什么办法分辨是不是赊刀人?”

    “呵呵,你问对人了。将我这把善刀佩戴在身上,倘若三米之内出现恶刀,善刀就会发作。”

    项徳将一把匕首递给苏渊。

    苏渊也不客气收下了。

    等苏晴买水回来,苏渊请项徳下馆子。

    虽然二人年龄相差有点大,但项徳一身正气,性格直爽,两人聊得很来。

    一来二去,倒是有点相见恨晚的意思。

    吃完饭,项徳留个号码就走了。

    他下山赊刀是有任务的。

    赊刀累积到一定数量,修为才能见长。

    苏渊把姐姐送回别墅,然后去找王天莱,把善刀交给他,防止被人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