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至尊弃婿苏渊 第213章 赊刀人出现了

时间:2021-08-31作者:苏渊林初墨

    www..,最快更新至尊弃婿苏渊 !

    赊刀人出现了

    “嗯,胡丰送我的。”苏渊随口道。

    “那你发财了。”夏迎秋难掩羡慕。

    “才值100多亿,对于你们夏家而言,不过毛毛雨了。”苏渊摆摆手道。

    “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千万不要声张。”夏迎秋美眸浮现一抹挣扎,还是决定道:“天龙山下,发现一座金矿。”

    苏渊怔住了:“金矿?啥金矿?”

    “就是金子的金,金矿,你不懂吗?”夏迎秋没好气道。

    “懂了,然后呢?”苏渊不解问。

    “......”

    连她这种只顾着修炼的小白,都知道金矿存在的意义,这家伙却一点也不放在心上,真是让人既恨又嫉妒。

    “内部消息,金矿价值在500亿以上,如果你将它拿下了,极有可能成为东区首富。”

    虽然四大家族资产均超过千亿,但这是集体资产,如果论起个人的话,很少有人能单方面持有超过500亿的。

    “听着挺不错。”苏渊摸了摸下巴。

    虽然钱对他来说没什么用,但如果很多钱的话,或许可以买一些天材地宝之类的,有利于自己的修炼。

    “你这家伙,我可是让你少损失几百亿,你就这态度?”

    “还有,这是机密消息,要是家族知道我泄露给你,肯定会严惩我的。”

    “不行,你必须给我奖励!”

    “好说,老板,给我上十个腰子。”说着,苏渊伸头问夏迎秋:“你喜欢吃几分熟的?”

    “......”

    请女孩吃腰子,这就是所谓的奖励?

    这个家伙,真让人讨厌!

    心里这么想,夏迎秋却忍不住道:“我要吃烤茄子!”

    “好,换烤茄子,再来十瓶百威!”

    苏渊跟夏迎秋吃了烧烤,免不了几瓶啤酒。

    谁知道这妮子酒量太差了,喝了几瓶就不行了。

    苏渊没办法,只好开个房间,包她进房间休息。

    然后苏渊来到阳台,给自己点了根烟,在酒精的催动下,又不免有些心累。

    这时候,胡丰打来电话了。

    “苏爷,告诉你一件大喜事,有人要花10亿买下天龙山的经营权了。”胡丰兴奋道:“对了,您还不知道天龙山是什么吧?它是天龙涧一个子项目,虽然是个火热的旅游景区,但每年利润并不高,综合价值差不多也就3亿。这次别人花10个亿买断,相当于百分之三百利润,这种机会可是非常难得的。”

    不管10亿,还是3亿,对于胡丰而言,都不算什么大数目,他也知道苏渊有点看不上这点小钱。

    不过他好不容易抱上苏渊这条大腿,自然想多努力表现一下自己,这种帮苏渊赚大钱的机会,他自然是极力争取。

    苏渊眯着眼。

    花三倍价格,买一个景区。

    很显然,对方是奔着金矿来的。

    如果不是夏迎秋告诉自己金矿的消息,兴许就直接让胡丰卖了。

    苏渊回头看一眼躺在床上的夏迎秋,被阳台风吹的她上衣微微掀起,露出雪白平坦的小腹。

    他掐灭烟,回到屋里,顺手拿被子给她肚子盖上,又回到阳台道:“不卖。”

    “啊?10亿也不卖吗?”胡丰有点糊涂了。

    10个亿。

    一旦卖了,就是10亿现金。

    10亿现金存到银行里,啥事儿也不干,一年都有几千万利息,这比开景区赚多了。

    苏渊绕个弯子的问:“对方花三倍价钱,收购一个景区,理由是什么?”

    胡丰道:“他们说要在附近建造小区,来借景区的势头,提高房价。”

    “附近能建小区?”

    “高层建不了,只能建别墅,不过天龙山交通不便利,建别墅也不太可能。”胡丰说着,自己也糊涂了:“对啊,他们花这么多钱,买一个景区干什么啊?”

    “说不定景区下面有金矿呢。”苏渊呵呵一笑。

    “谁知道呢,可能有钻石矿。”胡丰笑哈哈道。

    “钻石矿倒是没有,不过金矿是真的有。”

    胡丰听苏渊语气,不像是开玩笑,不禁狐疑问:“真有金矿?”

    “你跟他们说,景区50亿卖,看他买不买,不买就卖给别人了。”

    “好,我试试。”

    过了两三分钟,胡丰打过来了,难掩激动道:“靠,苏爷,说不定您猜对了,下面还真有金矿!我按照您说法去说了,对方直接给我开了100亿。发了发了,如果是金矿,咱们就发了。”

    顿了顿,胡丰又连忙改口道:“不对,天龙山是您的,是您发了。”

    苏渊笑了笑道:“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如果有了金矿,我也会分你一份的。”

    “苏爷,您心意我领了,可这金矿我是不会要的,不然您给我了,其他人也问您要,到时候您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不利于您收拢人心。”

    “再说了,如果真是金矿,给我我也守不住啊。”

    胡丰白手起家,年仅五十多岁,身价便达到数百亿,除了时运好以外,也必然有他过人的地方。

    苏渊想想也是。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么大一块蛋糕,绝非胡丰能守得住的。

    “苏爷,我已经安排亲信下去调查,有什么消息我立马向您汇报。”

    “行,辛苦了。”苏渊也没多说什么。

    难得有空,苏渊坐在阳台静心凝神。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后半夜了。

    王天莱一个求救电话打了进来。

    “苏爷,四十年前那个赊刀人出现了!”王天莱咽着口水,难掩惊慌道:“他假扮手下接近我,被您给的善刀识破了,几个兄弟为了救我被杀了,吴兴汉为了掩护我去地下室,一人跟那个人斗,现在不知道是死是活,求您快点过来吧。”

    “天水庄园?”

    “是。”

    “我现在过去。”

    苏渊挂了电话,回到屋里看夏迎秋仍醉的不省人事,无奈摇摇头道:“你这妮子酒量未免太差了,换做别人你还不被欺负死?”

    说罢,苏渊捏出几根银针,以气御针刺入穴道。

    用不了五分钟,夏迎秋就会就醒酒。

    zyxta.做完这些,苏渊便立即离开酒店。

    然而苏渊前脚刚关上门,后脚夏迎秋就睁开眼睛了。

    她拔掉身上的银针,瞪着苏渊消失的门口,嘀咕道:“真怀疑你是不是男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