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至尊弃婿苏渊 第214章 那是死路

时间:2021-08-31作者:苏渊林初墨

    www..,最快更新至尊弃婿苏渊 !

    那是死路

    苏渊自然不知道他离开之后的事情。

    赶去的路上,苏渊电话联系项徳,让他一并赶往天水城。

    天水城在临江城隔壁。

    苏渊全力施展游龙行,连超几个近道,用不了四十多分钟便赶到天水庄园。

    踏入天水庄园,苏渊就感觉到几分不对。

    偌大的天水庄园死气沉沉,尽管灯火通明,但散发的却是冷光,没有一丝人气味。

    更诡异的是,王天莱遭遇大难,本该来不少人救援。

    可事实上沿路没有一个人影,甚至连鬼影都没有。

    四周寂静无声,连虫鸣都没有。

    阵阵夜风吹过耳畔,犹如恶鬼呜咽,令人心惊胆颤。

    有古怪。

    苏渊倒也不慌,当即施展阴阳瞳。

    瞳孔一黑一白,阵法尽显于眼下。

    果然。

    庄园上空漂浮着数百道符咒,散发着诡异红光,将这一方天地笼罩在内。

    沿路插着树根旗帜,旗杆上雕满了邪文,上面挂着诡异的白绫。

    幸亏苏渊有阴阳瞳,否则贸然闯进去,麻烦就大了。

    苏渊找到阵法死角,欲要走过去,一把砍刀旋转飞来,砍在苏渊正前方。

    “小子,要想xgchotel.活命,就别乱走。”

    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走了过来,在他身边跟着一个壮汉,正是项徳。

    老人一张马脸,留着长胡,浓浓的一字眉,带着一抹狠辣。

    刚才正是他在说话。

    “苏兄,你没事儿吧?”项徳赶过来问。

    苏渊摇摇头,扫一眼老人,眼底流露几分冷意。

    项徳解释道:“苏兄,你别误会,这位是我的大师伯周成瑞,他听说此处有赊恶刀的叛徒,便亲自过来清理门户。”

    周成瑞冷哼道:“年轻人不要莽撞,要懂的谦虚谨慎。刚才要不是老夫出手阻拦,你现在已经尸骨无存了。”

    苏渊面无表情道:“前辈,不用劳你费心,我自己会走。”

    “狂妄无知!”周成瑞双手背后,傲然道:“此处早已布下阵法,走错一步都能要了你的小命。早知道你这么不识抬举,老夫就不救你了。”

    苏渊眉头一挑。

    这老头倚老卖老且高傲的态度,让他极为不爽。

    若不是看在项徳的面子上,他已经翻脸了。

    项徳尴尬道:“大师伯,您不该这么说,苏渊兄弟实力并不弱......”

    “怎么,你认为这小子还比老夫强?”周成瑞捋着胡须冷笑道。

    “我不是那意思。”

    “你们这些晚辈,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仗着学了几年功夫,就想着教训起长辈来了?若不是现在情况特殊,我定要代替你们师父狠狠教训你们,让你们明白什么叫尊师重道!”周成瑞冷哼道。

    项徳干笑两声道:“大师伯,您教训的是,不过救人要紧,您看这阵法怎么破吧。”

    “哼,对于老夫而言,小菜一碟。”周成瑞掐指演算,嘴里振振有词念叨着什么。

    不一会儿,他眼神坚定看着一个方向道:“这里就是生路!”

    “错了,那是死路。”苏渊看着那个方向道:“前面有三道杀阵,进去不死也得脱层皮。”

    “黄口小儿,你才学几年功夫,就敢来质疑老夫?”周成瑞吹胡子瞪眼道。

    苏渊撇着嘴,他懒得跟这老头争执什么。

    “你要想死老夫也不拦着你,别下了阴曹地府,告诉阎王爷老夫没提醒过你。”周成瑞冷冷一笑,甩袖对项徳道:“跟我走。”

    项徳刚准备跟过去,被苏渊拉住了。

    “让他一人先进去,待会儿一起看好戏。”苏渊玩味笑道。

    “这......”项徳微微迟疑。

    虽然他和苏渊认识不久,但对苏渊为人还是比较信服的。

    “哼!你不走,老夫走!待会儿出了问题,老夫不救你们!”周成瑞见项徳迟疑的样子,心底极为恼怒,直接甩袖先走。

    周成瑞走后没多久,四周便起了浓雾。

    整个人很快消失在黑夜与浓雾中。

    四周一片寂静。

    项徳神色凝重,回头对苏渊道:“兄弟,我看情况不对劲儿,待会儿遇到什么麻烦,你先走,我断后。”

    “行。”苏渊微微一笑。

    这个兄弟的确值得交往。

    过了两三分钟的功夫,前面没有半点动静,项徳有些急了。

    “糟了,大师伯遭遇危险了!”项徳拿出一把小刀,刀表面浮现无数道裂纹,仿佛下一秒就会破碎。

    赊刀人本命刀,上面附着分元神。

    刀碎人亡。

    “兄弟,你赶紧跑,我去救我师伯!”

    说着,项徳便一头扎进前方浓雾中。

    苏渊眼里流露赞赏,跟着他后面进去了。

    项徳一进入浓雾,便感觉四周景象变了。

    四面白绫,脚下满是尸骨。

    阴风阵阵,更有恶鬼在眼前闪过。

    与外面相比,这里简直就是个地狱。

    “桀桀,又来一个送死的。”

    耳边传来阴冷笑声,阵阵寒气从身后袭来。

    项徳猛地转身,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随即感觉到有人接近自己,怀里飞出一把石刀,转身翻手砍下去。

    这一刀不偏不倚,砍在那人脑门上。

    浓雾散去一些,他看清眼前这人模样,顿时眼睛瞪圆。

    他砍的人,正是周成瑞。

    周成瑞脑门被劈开,红的白的滚涌出来,周成瑞的表情也变得惊愕与狰狞。

    “你这个不孝徒孙,我恨啊!”周成瑞发出嘶吼,举起手爪掐向项徳。

    项徳抓起石刀,反手一转,将周成瑞脑袋砍下来。

    周成瑞身体一顿,仰身倒了下去。

    项徳难掩惊慌,立即掏出本命刀,发现并没有破碎,不禁松了口气。

    果然是幻觉。

    “桀桀,不愧是赊刀人一派的翘楚,你若是臣服于我,我可以助你成为下一任赊刀派掌门人。”四周传来那人的声音。

    项徳怒斥道:“放屁,赊恶刀,嫁祸于人,丧尽天良,你根本没资格自称赊刀一派!”

    “赊刀人常年风寒露宿,走东奔西,也赚不了几个钱,何必为了区区善念,而让自己委屈?况且我赊一刀,虽害了一人,却也救了一个人,这不也是行善事?”

    “歪理zyxta.!老祖宗让我们赊刀,不是为了钱财,而是为了积累善缘。你借赊刀名义四处敛财,有违祖训!”

    “果然是个小娃娃,天真!既然不愿意臣服,那你就去死吧!”

    一把石刀从黑幕中飞来,凌空砍向项徳的脖子。

    项徳举刀先挡下眼前的石刀,再拿刀子往上一挑,并低念复杂咒语。

    刀子表面浮现复杂纹路,犹如割开一面黑布,上空当即浮现一个中年人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