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从史前的超神开始 第二十二章 风后奇门

时间:2021-12-15作者:飞白先生

    内景世界里,天空被厚厚的乌云所遮挡,大地之上满是岩浆和碎石。

    张越和自己的心魔,也就是少年张越两人已经打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了,原本的地球变成了一片狼藉,所有人类文明存在过的痕迹都已经消失。

    心魔张越手持一把残破的诛仙古剑,气喘吁吁的站在空中,望着下面如海一般的岩浆,面色带着些许的害怕一言不发。

    突然间岩浆海开始翻涌,张越从里面冲天而起,手中一柄看起来平平无凡的宝剑,就是一把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宝剑。

    看着自己的本体冲来,心魔张越高高举起自己手中的诛仙古剑,霎时间漫天的云层之下,窜出无数五颜六色的剑气。

    任由这些看起来足可以毁天灭地的剑气打在自己身上,张越本体却没有任何伤痕,反而一剑准确的刺入了心魔的胸口。

    无边的疼痛从心魔的脑海中浮现,眼中的惧怕变得更浓了,鼓足勇气抬脚猛地踹在了本体的胸口,本体再次如流星一般跌入岩浆海之中。

    虽然心魔和本体都是一个人,他们无法杀死自己,但是疼痛却是真实的,这是张越在内景之中构筑出来的法则。

    而他们打到现在,拼的就是自己的意志力,谁在这无边的疼痛先败下来,那么另一方就会获得这场争斗的胜利,也就是主导自己肉身的权限。

    过了好一会在岩浆海中的本体都没有再次出现,整个世界也在这压抑的气氛中,变得安静了下来。

    “难道是自己赢了么?”心魔张越心中默默的念叨着。

    而就在这时一把长剑以近乎光的速度从岩浆海之中窜出,准确的扎在心魔背后的脊椎上,钻心刺骨的疼痛瞬间充斥着自己的脑海。

    下一刻本体再次从心魔身后下方的岩浆海之中窜出,趁着心魔因为疼痛而不能动作的机会,从背后拔出长剑一个横斩,将心魔的头颅直接砍了下来。

    没有了脑袋的心魔,在高空中的身体开始下坠,只是在落地的那一刻,脑袋已经重新长了出来。

    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而本体张越也在这个时间来到了他的身旁,手中宝剑不停,一瞬间劈、砍、削、挑,招招奔着人体的要害之处打去。

    一连砍中了大概20多剑,心魔张越终于开口叫喊道:“停!停!停!,我服了,我服了,别砍了,太疼了,我服了。”

    当听到心魔的这句话时,张越本来已经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长剑,但在见到心魔两手护住自己的样子实在太滑稽了,所以忍不住笑了一下。

    接下来张越没有废话,扔掉手中的宝剑,俯下身抬手摁住了心魔的胸膛,心思一动本来是少年模样的他,瞬间变成了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

    看着这个样子,张越嘴角翘起一抹坏笑,然后用带着调侃的语气说道:“行了,这次就放过你了,下次咱们继续。”

    说完张越一挥手,眼前已经破败不堪的地球,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模样,看着远处那曾经的家,脸上露出了一抹神往的表情。

    半晌之后,张越摇了摇头,将自己的心神从思乡的愁绪中拉出来,然后身体化为一缕缕尘埃,消失在了这内景世界之中。

    随着意识传遍全身,肉身的那种负重感重新占据了脑海,张越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望着眼前熟悉的院子,自己终于回到了现实之中。

    想起自己把心魔变成那粗狂的样子,张越嘴角不由得翘起一抹揶揄。

    他之所以要把心魔变成那样,实际上是在灵魂上,给他打上一个烙印,作用就是只要心魔成长起来后,那个烙印会让心魔变成少年的自己。

    而一旦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就要再次和心魔进行一次角力,直到自己渡过天劫,彻底隔绝心魔的影响才可以结束。

    处理完了自己的心魔,张越缓缓的吸了一口气,从蒲团上站了起来,这一刻完成术士入门的他,发掘眼前的世界变得焕然一新,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有些陌生了起来。

    抬脚在地上轻轻一踩发出“啪”的一声,1080局风后奇门应声而起,张越在这一刻能感觉到,在这方圆5米的世界,世界的运行规则与空间的种种奥秘尽在自己的掌握。

    但很可惜,就算这样也不代表张越可以操控这个小世界,因为它有自己的规则,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奇门运算的方式,加速这个世界的运转,让它变成自己希望的那样。

    这个运算的过程十分繁琐和复杂,而且不止运算的条件极为苛刻,同时也要求奇门阵主运算的速度也要极快。

    否则等你算好了阵盘时,外部的环境已经产生了变化,已经不再需要再刚刚需要的那个阵盘了。

    “这样看来,不是985,和211的人才,还真不能随便修炼这种奇门术法了。”张越心里默默的吐槽着。

    不过好在现在阵盘的范围不大,需要考虑的因素也不像想象的那么多,凭自己现在这人造的完美之躯尝试着解算了一下,得到的结果是5秒钟解算135局。

    “可这也只是风后奇门的入门水平啊!”张越自言自语的吐槽了一句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现在不管怎么说风后奇门的入门已经完成了,接下里就该《大罗洞观》了,不过今天肯定是不行了。

    毕竟自己刚刚和心魔大战了一年多,又尝试了一下奇门解算,都是极为消耗精力的事情,虽然肉身只是经过了短暂的一夜,但精神却已经极为疲惫。

    起身将地上的蒲团拿起来,带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扔到沙发上,张越这才回到卧室之中,也不脱衣服直接躺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时分,张越睁开了朦胧的睡眼,想了想今天没有会友的计划,凯莎也没说过今天要来。

    索性起床脱下衣物去盥洗室洗漱了一番,出来之后来到了自己书桌旁,拿起日记开始写了起来:

    “家乡的温暖还在心底萦绕,懦弱的我已经变得不再重要,毕竟我已经来到了这个新的世界。

    与我的修行一样,炼炁本是在顺天与逆天之中寻找一个长生的机会,我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就应该与过去的我做告别。

    无论是战争,亦或是危险,机遇就掩藏在他们的后面,不能来了就去逃避,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我是张越,我就是我,而我也已经不是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