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从史前的超神开始 第一百零二章 元婴

时间:2022-01-13作者:飞白先生

    凯莎的脚步很轻,来到了鹤熙的身边后,她并没有马上开口说话,而是对着面前的两具尸体恭敬的行了个礼。

    她的动作惊醒了鹤熙,看着凯莎充满了虔诚的动作,眼中的泪水不由得更加汹涌。

    “鹤熙,该休息一下了,你已经在这里站了七天了,伯父伯母不会希望你这样的。”

    凯莎说着伸手搭在了鹤熙的肩膀上。

    顺着闺蜜的手劲,鹤熙靠在了她的肩膀上,沉默了片刻之后她突然开口说道:

    “那个时候你是怎么过来的?”

    听着耳边传来的声音,凯莎微微转着她的容颜,知道鹤熙是在问,自己的父亲刚刚离世的时候,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说到底还是逃不过亲人离世时,心中的悲痛欲绝,可这种事情就算想逃避,又哪里有自己能逃的余地呢。

    这一刻凯莎也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虽然她现在不会像鹤熙那样流下伤心的泪水,可还是沉默了很久之后才幽幽的说道:

    “张越说,时间虽然不会抹平我们心上的伤痕,但还好他可以冲散我们心中的疼痛。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把这一切交给时间吧。”

    也许觉得自己这番话不足以宽慰她的内心,所以凯莎紧了紧自己的臂弯,半晌之后又开口说道:

    “我们已经长大了,早已成了他们生命的延续,这不就是生命繁衍的终极意义,不是么?”

    鹤熙闻言之后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半晌之后终于再次开口说道:

    “你说的对,再陪我待会吧,一会等我睡着了,带我回去休息,好么?”

    说着也没有等凯莎答应,鹤熙就这样缓缓的闭上了双眼,直到十多分钟过去后,这个刚刚丧失了双亲的女人,才沉沉的睡了过去。

    凯莎见状小心翼翼的将鹤熙横抱起来,最后看了一眼面前鹤文与他夫人的尸体,郑重的说道:

    “伯父、伯母,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鹤熙的,我发誓有朝一日,我一定会带着姐妹们回来,为你们报仇。”

    说完之后再次微微欠身行了一礼后,凯莎这才抱着鹤熙转身离开了最下面的货仓。

    乘着电梯回到了最上层,经过张越的房间后,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可想到怀里已经睡过去鹤熙,凯莎还是转身费力的开了门,将怀中的闺蜜放到了床上。

    将鹤熙安顿好之后,凯莎从旁边拿过一把椅子放在了床边,就这样坐在这里定睛的看着她。

    不提房间里凯莎陪着鹤熙,单说此刻在这个房间的对面,张越正在渡劫的关键时刻。

    之前也说过,风灾的最后一难位置在风府穴,这个穴位在盘古文明之中,是上达九霄天庭(百汇穴)、下通九幽地府(会**),负责承上启下的关键之穴。

    凡人此穴若经冷风吹过,极容易造成偏瘫和中风的病症,而修士虽然有灵气护身,不惧怕冷风。

    但修士炼气至此,虽没有外风入侵,但体内灵气确是由金丹结合了体内之炁、与体外之气两者炼成的。

    这灵气阴阳相合,冷热参半,所以在渡劫时,灵气过风府穴,是极为危险的事情。

    再加上之前一场大战,导致张越用气过度,体内金丹有些黯淡,他足足用了好几天的时间,这才将金丹的损失补了回来。

    如今便开始渡劫,在这里张越要做的,就是将灵气入心脉,以心猿之火加热灵气,驱除灵气中的寒意,然后搬运而上至风府。

    这个办法在《西游记》的原著中也有过描写,所要表达的修炼理念,其实就是只有心猿才可以御使风婆、雨师和龙王,虎力只是旁门左道而已。

    感受这灵气在自己的心肺之中流淌,变得温热之后,张越意识控制着灵气回道后背脊椎的“通天大道”。

    随着灵气径直上行到风府,这一次再也没有阻塞感传来,过了风府直达百会。

    这一刻张越只觉得一股通透感,从头顶的百汇开始,直通下方的关元炁海,这通透仿佛就是一天通天大道,在诱惑着体内金丹蠢蠢欲动,踏上这条通天之路。

    体会着这种舒畅感,张越知道三灾九难中的一灾三难便算度过了,意念坠入关元炁海,托举着里面的金丹,顺着通天之路升到中丹田的檀中炁海。

    房间内盘坐在床上的张越,突然嘴巴大大的张开,空气以肉眼可见的方式,疯狂涌入张越的口中。

    这些灵气灌入胸腔之内,蕴含在空气之中的能量,通过肺泡进入张越的血液中,在心脏的血液交换中,又汇入了四肢百骸,最终全部进入到了胸腔内的檀中炁海。

    气海之内,得到了能量的加持,金丹转动的速度突然变快,并且一条条裂纹升起。

    直到某个时间,金丹骤然间炸裂,一个拇指大小的婴儿骤然出现在了气海之内。

    这个由金色能量构成的婴儿此刻四肢蜷缩,双眼之内一片金色的光芒,而周遭的金丹碎片,随着婴儿成型之后,居然自发的融入了婴儿的身体内。

    随着最后一颗碎片融入完成后,婴儿猛然抬头,嘴巴大张似乎在发出呐喊,而此刻一样在张大嘴巴的张越本体,也跟着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

    至此张越的修炼,终于到达的境界,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预示着修炼者明心见性、返本归元,身后脊椎这条“通天之河”贯通天地,婉如一个婴儿一样神完气足。

    闭上嘴巴,张越微阖的双眼缓缓的睁开,眼中先是一片迷茫,很快却又恢复了一片清明。

    刚刚突破的张越似乎还有些不适应,先是下意识的打量了一番周围,然后这才反应过来,松开盘着的双腿,下了床后才发现自己现在的状态。

    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知道跑到哪去了,转头看向旁边的镜子,却惊讶的发现,之前战斗时身上的伤口已经消失了,就连伤疤都不见了。

    看起来元婴境界对灵气的掌控,已经得到了大幅度的升华,对自己身体的修复也得到了极为恐怖的提升。

    感受着体内灵气的流转十分顺畅,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种阻塞感。

    若是此刻在于华烨和苏玛利两人战斗,张越自信虽然杀不了他们,但绝对也不会在被他们伤成之前那样。

    不过现在的情况是,无论怎么看似乎都得找到自己的上衣,总不能这个样子来回跑不是。

    想想之前自己身上的大氅和外衣,应该是被人脱掉了,毕竟之前战斗中,那衣服早就破烂不堪了。

    不过总比没衣服穿来得好,想了想能帮自己脱衣服的人,除了凯莎好像没有别人了。

    要是没记错的话,刚刚自己房间的对面好像响起了声音,张越觉得凯莎可能就在对面,所以就准备出去去找他要那件破衣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