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我真不是躺王 第一章 异闻

时间:2020-11-17作者:金色柳树

    . ,最快更新我真不是躺王最新章节!

    邙山。

    巍峨高耸,连绵百里。

    九域世界东域人族禁地之一。

    大乾三五一年,朝廷派出十万最精锐的龙骑禁军,前往西南之地镇压叛乱,途中大军借道邙山,一去不返,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朝廷派高手探之,发现龙骑禁军已然白骨成山,腐朽不堪,触之成灰,仿佛在邙山中死去数百年之久。

    自此,大乾元气大伤,一蹶不振,天下战乱三十余载,方有如今的大周。

    大周二五年,邙山北部三河镇十日暴雪,大雪之后,镇中数千人口全数失踪,六扇门派金印捕头查探,只发现一行似人似熊的怪异脚印通往邙山深处,六扇门旋即封存密录,此案不了了之。

    大周三七年,邙山东南山民报官,宣称山魈扰村,待六扇门捕快赶至时,村子只余数百断肢残臂,无一活口,山民尸体皆有被不明生物啃噬的痕迹,后来在村子不远处的猎户村发生类似命案,至今尚未解决。

    ……

    大周五八年,庆州,康平郡,邙山边缘地带。

    此时乃是初冬之季,寒风凛冽。

    一位灰布兽皮、猎户打扮的络腮胡大汉带着六七个少年,行在邙山密林之中。

    猎户陆文勇一边向少年们讲述邙山的志异故事,一边手拿长枪,在前面引路,驱赶虫蛇,回返村子。

    一众少年被陆文勇的志异故事吓得小脸微白,左顾右盼,似乎在密林中某个隐秘的角落,下一刻就会冲出一只不可名状的怪物。

    众人的表现引得猎户哈哈大笑,只有领头一位肤色胜雪,面目似画,一身淡红色劲装的少女不为所动,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少女腰佩长剑,英姿飒爽,倒是别具一格,与其他背着猎弓或手持长枪的少年迥异。

    “咦,狼粪?”

    陆文勇引路的动作忽地一顿,看着前方地面的痕迹快步走了上去。

    那里有几条白陶土状的卵形粪便。

    一众少年迅速围了上来,面色有些激动。

    有狼粪,便意味着附近有狼出没。

    秋冬之季,野兽隐匿,进山数次没有捕到猎物是常事。

    今日他们检查了山里好几处陷阱,均是一无所获,没想到在返程途中竟然有意外收获。

    狼这生物,极其凶残,而且向来群居,是普通猎人十分不愿招惹的存在。

    然而他们队伍可不是普通猎人队伍,个个武艺傍身,徒手博狼轻而易举,就算是十几只狼的狼群碰到他们,也只能是自认倒霉。

    而一众少年中的领头人,红衣少女江英凰,更是有三掌击毙猛虎的骇人战绩,直压得一众争强好胜的少年服服帖帖。

    至于猎户陆文勇,可是李家村一众少年的武功教头,平日里进山几乎没有出过手。

    唯一一次出手,还是在五年前,一拳打死了逃入李家村的江洋大盗。

    那江洋大盗的武功有多高,众人不知晓,只知道庆州六扇门悬赏了三百两银子。

    陆文勇并不是李家村的人,十年前带着江英凰来到几近与世隔绝的李家村,从此扎根下来。

    平日,只有江英凰进山打猎之时,他才会随从进山,但几乎从不插手打猎事宜。

    哪怕猎物跑掉,他也不会出手。

    江英凰抬头看了一眼斜阳,声音清冷道:“现在天色尚早,大家两两组队在附近寻觅一番,若是发现狼群踪迹,立刻发信号通知他人。”

    这时虎背熊腰的壮实少年,挠了挠后脑勺,带着几分请求的语气笑道:“老大,我跟你一组吧。”

    这壮实少年叫做李虎,李家村村长李实的长子,在一众少年中稳居老二的位置,对江英凰的爱慕在李家村几乎路人皆知。

    论及容貌,江英凰是李家村最漂亮的少女之一,唯有常年处于深闺的李家村大地主李大富的女儿——李思邪可以比肩,连村西的小医仙沈莲也要逊色她一分。

    在场少年,谁人又对她没有几分爱慕之情呢?

    可是却无人敢向陆文勇提亲。

    江英凰太过优秀,文武双全,众人与之相比,如同萤火虫之与皓月,在这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自然让人先怯色三分。

    再加上江英凰身上总有一总上位者的气质,压迫感十足,娶这样的女子回家,就像请了一尊大佛,是普通男子难以接受的。

    在种种因素之下,导致江英凰家门前说媒者寥寥。

    李虎倒是不怕死,曾请老爹李实向陆文勇提亲,结果后来被江英凰修理了半月之久,再也不敢言论亲事。

    其实众人心头都明白,江英凰的心思并不在村中少年身上,像她这样的天资超凡的少女,迟早会走出李家村,去往外界更广阔的天地。

    江英凰背负双手,淡漠拒绝道:“不用了,我和陆叔一起,你与我一队,便要落单一人了。”

    “呜嗷……”

    就在此时,一道细微的嚎叫之声从远方传来,众人都是习武之人,耳聪目明,这个叫声,自然没能逃过他们的耳朵。

    “狼?”

    江英凰望向声源之处,眼中透着喜意。

    “是狼!”

    陆文勇在她身后却是一脸的笑意,抓了一下自己的络腮胡须,笑道:“听这叫声,似乎是狼王在指挥狼群进攻猎物,说不定大伙儿今天除了狼群,还能有意外的收获!”

    他狩猎经验远比一众少年丰富,一听声音,就猜到了大概的情况。

    有少年奇道:“那个方位,不是村里那个怪人时常练武的场所吗,不会是狼群在攻击那怪人吧?”

    江英凰神色微变,在前面提剑发声催促:“走,我们过去看看。”

    一众少年跟在江英凰身后,而陆文勇则不急不缓的跟在最后面,看着江英凰着急的身影,眼里有几分无奈。

    很快,众人就跟随江英凰来到一片斜坡,斜坡下方是一块草地,一个小牛犊大小的灰毛巨狼站在一块大青石上,指挥着五只体型小一号的灰狼进攻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

    少年粗手粗脚,浓眉大眼,看上去还有几分憨厚、朴实。

    “果然是村里那个怪人!”

    当众人看清少年面容后,有些惊诧道,随后还有不少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并不着急对狼群动手。

    这叫赵鹏的少年是土生土长的李家村人,七岁前浑浑噩噩、痴痴傻傻,直到七岁后才逐渐聪慧起来,之后就一直在练一套不知从何处学来,名为《牛魔大力拳》的拳法。

    这一练,就是整整十年。

    在赵鹏刚满十岁那年,他的双亲死于村中的一场瘟疫,即便没了人照顾,他也依旧我行我素,继续苦练牛魔大力拳。

    村中亲戚劝他从事耕种,然而他却一反常态,转手就将家里的几亩田地卖给了李大富,之后依然如疯似魔,刻苦练习牛魔大力拳。

    牛魔大力拳只是一套基础拳法,而且赵鹏早就练到了圆满境界,可是一直在勤练不辍。

    白天练,晚上练,三伏天练,飞雪天同样练。

    好像他生来就是为了练习这套拳法的一样。

    村中的人都说他着了魔,中了邪,成了武痴,有人请村中神婆给他驱邪。

    邪没驱走,神婆脸上反而结结实实挨了两拳。

    气得神婆四处说他是妖邪附体,没救了,只有等死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神婆已经老死了,而赵鹏依旧活蹦乱跳。

    像李家村这种偏远之地,迷信严重至极,妖邪之言传出后,村人生怕惹上霉运,没人愿意亲近赵鹏,而且也不待见他,只是念他祖祖辈辈都生活在李家村,才没有赶走他。

    狼群极富智慧,团团围住少年,不停用利爪锯齿攻击赵鹏全身上下各处要害。

    这样快的速度和密集攻击,寻常猎人根本无法抵挡,要是能抵御三个呼吸的时间,就算是一把好手了。

    然而狼群的利爪锯齿一接触到赵鹏的皮肉,赵鹏皮膜下面的筋肉就立刻膨铁鼓起,好似铁砣一般坚韧、坚硬,一掌拍下去、一口咬下去,反而使自己利爪发麻,利齿生疼。

    狼群凶猛密集的攻击足以将大树树皮拍烂、咬碎,却只令赵鹏衣衫破碎,身体没有一点事情。

    以陆文勇的眼光,这是一种高明的运皮功夫,目露欣赏之色。

    “看来赵鹏修炼的牛魔大力拳,也并非是全无用处,还是有几分可取之处的。”

    当然,斜坡下的赵鹏可没打算一直被动挨打,在狼群攻击他的同时,他双腿一前一后战立,身体弯曲,浑身上下都各处关节都像疯牛牛角一般顶了出去。

    这一招是牛魔大力拳第一式——牛魔顶角,练好之后,全身各处都好像是牛角一样,可以乱顶打人。

    赵鹏攻防皆备,一招一式中,都显示出了不俗的武学造诣,显然将牛魔大力拳这套拳法练到了超凡脱俗的高深境界,比起圆满拳法,更要厉害三分,哪怕五只野狼围攻,也显得游刃有余。

    一众少年虽然不服气,却也不得不承认他这一身本事,在李家村同龄人之中能排前列。

    只有寥寥两三人可比。

    江英凰除外,她已经将同龄人甩得看不见影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