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我真不是躺王 第五章 天命之子

时间:2020-11-17作者:金色柳树

    . ,最快更新我真不是躺王最新章节!

    年轻人的一位同伴笑道:“李昊,还想着去外面呢?外面天灾人祸可不少,听说有很多人,连填饱肚子都成问题,在我们李家村,只要你肯干活,至少衣食无忧。

    而且听说外面的那些武道强者可以随意杀人,官府都拿他们没有办法,以你这小子的性子跑到外面去,万一惹恼了什么强者,一刀砍了你都没地方哭去。”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待在李家村,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又能有什么出息?”

    那位叫做李昊的年轻人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又有一位同伴打趣道:“你要是真走了,绣娘怎么办?你们可是有婚约在身。”

    “我……”

    李昊一时语塞,紧握手中锄具,缓慢而又坚定道:“我会在开春之前挑个吉日与绣娘完婚,待我在外面闯出一番名堂之后,再把绣娘接走过好日子。”

    “我看你是想让绣娘像王寡妇那样守活寡吧,到时可就便宜了我们!”

    其他的几位同伴挤眉弄眼,一脸打趣之色,哈哈大笑起来。

    这群人有说有笑的从土地庙前经过,未曾多看老叫花一眼,然而老叫花却是神情凝重,眼泛青光的盯着众人的背影。

    老叫花的眼中世界,与旁人不同,乃是一番奇景。

    只见众人头顶,各有一根本命气,高高竖起,且皆为白气,不过却被黑气缠绕,不断消融。

    而那李昊又有不同,本命气也是白气,但是又粗又壮,一团白气悬在顶上,不断化为一层淡白光,布于全身,呈水波状,抵御黑气侵扰,使得黑气难以进入他周身一米之内。

    更为惊人的是有上百丝白气,从李家村各处飘来,聚成一团,不断融入李昊的本命气之中,弥补着他的本命气在与黑气对抗之中的消耗。

    “天命之子命格奇特,可掠夺他人气运为自己逆天改命,现在他的本命气已经达到小民极限,接下来就是蜕变为赤色气运。

    常人的想要逆天改命,都会遭遇劫数,而天命之子的劫数更要比常人大上十倍百倍,现在劫数已经在爆发前夕,待他历经劫数,蜕变成功,恐怕整个李家村的人都会化作劫灰!”

    “时也命也,生活天命之子诞生的地方,这或许就是他们的命数吧。”

    老乞丐摇了摇头,缓缓一叹。

    “我在李家村等了十八年,终于迎来了这一天,待到天命之子气运蜕变成功,我也就可以回万象门复命,让其他师兄弟接了我的苦差事。”

    在这偏远的地方,给天命之子当护道者,一待就是十八年,修行荒废甚久,老乞丐心中也是颇有怨气的。

    不过这也并非全无好处,提前与天命之子结下一枚善果,日后说不定收获颇丰。

    随后老叫花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脑袋:“对了,赵鹏那小子的运道我还没看呢!”

    他的天子望气术消耗甚大,可不是时时刻刻都开着的,只有每次看到天命之子时,才会条件反射般的启动。

    “算了,那臭小子只是个普通命格,下次见到那小子,点拨他一下,能不能逃过一劫就看他自身的造化了。”

    赵鹏也算是老叫花看着长大的,七岁之前痴痴傻傻,清醒之后,有一段时间还把他当成什么隐藏的绝世高手来着,还曾偷了一只鸡送给他,想要拜他为师,令老乞丐啧啧称奇不已,还以为自己什么地方被这个小屁孩看出了破绽。

    不过老叫花此行只为天命之子而来,并不想和其他人沾上因果,所以在赵鹏面前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

    “天快黑了,该睡觉了。”

    老叫花从石阶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走进了破庙之中,随后直接倒在了没了上半身的土地神像前的一团稻草上,不久之后就传来了呼噜声还有梦呓。

    “这个时代的天命之子都诞生了,大周朝廷也快完了,灵气复苏,我仙道的盛世即将降临……世俗朝廷的时代……嘿嘿……没了!”

    ……

    当赵鹏经过村子里李大财主的大宅时,看见大宅门口三三两两的聚着好几个村妇,其中,李大财主家的吴妈,絮絮叨叨的向其他几名妇人八卦着什么。

    李大财主的女儿李思邪,从小就得有一种怪病,每隔几个月,身体就会发寒发冷,严重时体表甚至会结冰。

    哪怕是三伏天,亦是如此。

    那个时候村里的神婆说李思邪是被冰妖附体了,让李大富立刻烧掉这个女儿。

    不过李思邪是李大富的独女,在村里的流言蜚语中,他最终还是坚持将她保了下来。

    后来在李思邪八岁那年,吴妈来到了李家村,听说她有一种祖传的秘方,可以治疗这种怪病。

    能不能彻底治愈倒是不知道,只不过自从她来以后,李思邪身上的寒疾确实减轻了大半,从那以后,吴妈就留在李大富家中,专门照顾李思邪。

    这吴妈其他地方倒是和寻常人一样,只是这张嘴太能说了,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一口三舌之人。

    左邻右舍、街坊邻居中,时常可以看见她八卦的影子。

    八卦的都是别人的隐私,当然没有几件是好事。

    许多人只是碍于李大富的面子,才对她忍让三分。

    以前有一段时间,八卦的对象甚至是赵鹏本人,说他是个武痴,练武练得疯魔了。

    对于这些流言,赵鹏懒得理会,就当是村里妇人的日常唠嗑了。

    吴妈左右瞅瞅,压低声音道:“知道吗,这王寡妇偷汉子,还不止一个,指不定就有你家汉子。”

    虽然吴妈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赵鹏耳聪目明,经过李宅时,还是能清楚的听到她们交谈的声音。

    “怎么可能?王寡妇恪守妇道,平日里连家门都很少出,怎么会偷汉子?”有妇人惊呼道。

    “这是我亲眼所见,就昨天夜里,我看见李村长带着他的大儿子李虎进了王寡妇的家,先是他大儿子出来给李村长把风,过了半炷香的时间,李村长又出来给他大儿子把风,不到四分之一炷香之后,李村长父子俩全都进去了。”

    见其他妇人嘴里发出一声声惊叹,吴妈眼带得意之色,八卦之魂甚为满足。

    “对了,马上就要到立冬时节了,你们说敲门鬼会不会出现?”

    村南的李大婶小心翼翼的说道。

    敲门鬼是李家村的一个诡异传闻,相传每年立冬前后,都会一个难产而死,沉尸胜河的女鬼,途径李家村,从胜河里爬出来,挨家挨户的敲门,寻找她的孩子。

    遇到敲门女鬼,千万不能开门,否则必死无疑。

    如果粗心大意开了门,便对那女鬼说看见她孩子去某某家了,有一定的几率能将她引走。

    当然,这只是李家村的诡异传闻之一,和那有关邙山的传闻如出一辙,并无两样。

    反正这么多年来,赵鹏是从来没有见过敲门女鬼,不过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村民说自己的门被鬼敲过。

    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想来还是以哗众取宠之辈居多。

    要是真的有女鬼找上门,谁还和你玩敲门游戏?

    赵鹏的脚步并未停留,一直向村西刘郎中的药铺而去,现在趁天色还未黑,可以将手里的药材换成自己需要的药材,顺便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

    刚走进刘郎中的药铺外面,就是刺鼻的药味传来。

    而赵鹏的心脏这时突然悸动起来,他大口喘息,平缓下来时,额头已经冷汗密布。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半个月一靠近刘家药铺,就会出现这种状况。

    “汪!”

    发现赵鹏的异样,大黑叫了一声。

    “我没事。”

    赵鹏摸摸大黑的头,长长吐了一口气,提着草药,走进了刘家药铺。

    现在是傍晚黄昏时分,药铺里的病人并不多,只有两人。

    一人是脚掌被利器划了半尺长的口子的中年农夫,鲜血淋漓,伤口里面似乎还有异物,留着山羊须的刘郎中正在耐心的给他清理伤口。

    刘郎中有麻沸散,中年农夫脸上倒也没有太过痛苦的表情。

    而另一人是腿上长满黑色牛皮癣一样的癣斑,一眼望去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的老汉。

    一位气质恬淡雅静,如云秀发披散双肩的白衣少女,正在牛皮癣病人治病。

    白衣少女身线窈窕玲珑,面容沉鱼落雁,专注的神情散发着圣洁光芒,像是一尊不容亵渎的女神。

    她仔细诊视后,取出几根银针,在病人的腿部一连扎了几下,又取出一包药粉撒在病人的癣斑上,用药水浸湿的半干绢布裹住。

    这位白衣少女正是刘郎中的徒弟,有着菩萨心肠美誉的沈莲。

    同时她也是李家村所有少年最理想、最完美的成亲对象。

    既温柔贤淑,又有高超医术,不似江英凰那么高冷霸道,不易亲近,也不似李思邪那样寒疾缠身,身娇体弱。

    每天十里八乡上门提亲的人都能踏破药铺门槛,连李大财主都有娶沈莲为平妻的想法,然而刘郎中似乎并没有将爱徒立马嫁出去的打算,所以沈莲的婚事至今未曾有着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