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我真不是躺王 第六章 鬼师?

时间:2020-11-17作者:金色柳树

    . ,最快更新我真不是躺王最新章节!

    在赵鹏十岁那年,李家村爆发了一场瘟疫,村人死伤过半,要不是碰到携徒云游四海的刘郎中途径此地,将瘟疫化解,恐怕现在也没有李家村了。

    为了防止瘟疫再次爆发,刘郎中在李家村暂居下来,一住就是七年,可以说是活下来的李家村人,都欠了刘郎中一条命,所以对他师徒二人异常尊敬。

    哪怕李大财主对沈莲有想法,也是不可能用强硬手段的。

    见到赵鹏走了进来,沈莲站起身来,很自然的接过他手里的草药。

    “老规矩!”

    赵鹏笑了笑。

    少女淡淡点头,把药柜上的一个木瓶递给老汉:“李四爷,你回去后,每日早中晚各用瓶中药膏涂抹小腿一次,不出五日,你的癣病便可痊愈。”

    那老汉接过木瓶连身道谢,然后面露难色道:“小老头最近手头有点紧,等家里那批冬小麦收割了,我再把汤药费补上,小医仙可否行个方便?”

    沈莲恬淡道:“不碍事,你且先拿去用吧。”

    老汉再三道谢,又向刘郎中打了声招呼后,一瘸一拐的告辞离去。

    “你受伤了,来这里坐下。”

    沈莲看了赵鹏左肋下的爪痕一眼,一指身侧的木凳道。

    然后自己去药柜后面,取出一个青瓷小瓶,从里面倒出一些黄白色的粉末状药物,涂抹在了赵鹏左肋下的伤口上。

    这是沈莲特制的外伤药,药效比金创药还要好上三分,不出三日就能让赵鹏伤口痊愈,连疤痕都不会留下。

    唯一的副作用就是敷药时很痛,像是酒精涂抹在伤口一样,把赵鹏疼的龇牙咧嘴。

    然后沈莲又拿出一条白色绢布,想要给赵鹏包扎伤口。

    “把外套脱下。”

    赵鹏露出经典的憨笑:“不用了吧,只是小伤而已,我身体强壮的很,过几天就好了。”

    这些伤口并不深,都只是皮外伤,扎上白绢,对他练功多有不便。

    沈莲白了他一眼,用葱玉般的指节敲了一下他的脑门:“你在教我做事?”

    赵鹏:……

    无奈之下,他只好脱去上身外套。

    在沈莲包扎伤口之时,赵鹏疑惑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心脏中有什么东西,有时候总会莫名其妙的发闷胸痛。”

    而且最奇怪的是,一靠近刘家药铺,就会有这种感觉,不过这一点他未曾说出。

    沈莲包扎的动作顿了一下,刘郎中也朝这边看了一眼。

    随后沈莲若无其事的推测道:“武道之途欲速则不达,每日长时间练武透支了你的身体潜能,可能是顽疾堆积,导致你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异常反应,明天你来换药时,我给你化血推淤一番,看看效果。”

    所谓的化血推淤,就是按摩一些穴道,疏通经脉。

    赵鹏超负荷修炼,确实极大增加了身体负担,他时常会来沈莲这里化血推淤,效果还不错,化血推淤之后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行吧,那就拜托你了。”

    赵鹏点点头,这种事交给专业人士来做就行了。

    “包扎好了,跟我到后堂取药吧。”

    沈莲提着药柜上赵鹏带来的草药,直向药铺后堂而去,赵鹏穿好外套,连忙跟上。

    药铺前堂是看病抓药的地方,而后堂则是放置一些药材器具以及储存药材的地方。

    赵鹏想要换取强壮体魄的药材,一般放在后堂。

    “在邙山堕鸟崖向阳处,有一株百年乌头的果实即将成熟,你明日去将其果实取来私下给我,不要让师傅知晓。”

    沈莲在后堂一阵忙活,将赵鹏所需药材药材打包给他的同时,还递给了他一个白玉小瓶,一脸慎重道:“这里面是我炼制的腐骨粉,见肉封喉,连骨头都能化成尸水。

    百年乌头果可能会引来一些异兽,你可以将腐骨粉涂抹于武器之上解决异兽,但自己千万不可触碰它,切忌!”

    “还有这么厉害的东西?”

    赵鹏大感吃惊,没想到沈莲不单是医术高超,毒术同样非同凡响。

    啧啧,果然是医毒不分家啊。

    沈莲以前从未在他面前展露过毒术,这还是头一次展露,看来这百年乌头果确实对她重要至极。

    至于为何瞒着刘郎中,赵鹏反而不感到吃惊。

    乌头乃是剧毒之物,普通乌头果,普通人服用指甲大小,都会心脏骤停,更别说百年乌头果。

    可能是沈莲私下研究毒术,不想让师傅知晓吧。

    反正沈莲时常会私下让他采摘一些草药,他已经习惯了。

    赵鹏将密封的白玉小瓶放进怀里,拍拍胸膛,豪爽笑道:“没问题,小莲莲,百年乌头果明日一定交到你手里,我做事你放心!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

    就在赵鹏即将转身那一刻,沈莲突然拉住了他的手臂,眼神有几分迷离凄凉道:“鹏,你信命吗?”

    命运,无论是在封建迷信时代,还是在科技时代,都是永恒的话题,困扰了不知多少人杰。

    “命?”

    赵鹏眼中有一丝诧异,他还是第一次从沈莲眼里看到这种色彩,以前沈莲给他的感觉一直都是镇定从容、匠意于心的。

    不知沈莲最近有何遭遇,于是他直接拿出了前世的经典毒鸡汤,给她灌了下去:

    “你要记住,我命由我不由天!命运就在我们自己的手里,谁也不能主宰它,除了我们自己!”

    “我命由我不由天?”

    沈莲眼中的迷茫逐渐散去,化作坚定,等她回过神时,赵鹏已经离开了后堂。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笑容有些渗人道:“那就斗一斗这天吧,就算不敌,我也死而无憾了。”

    天:……

    赵鹏离开后不久,刘郎中也送走了药铺最后一个病人,将药铺的门关上了。

    刘郎中在木盆里洗了一把手,又用毛巾擦了擦手,边擦边道:李老汉身上的癣病是怎么回事?我看不像是自然发作。”

    沈莲恭敬回道:“李四上月手臂扭伤之时,弟子就给他下了银屑散,以他目前的症状来看,银屑散的毒素已经深入骨髓,神仙难救。”

    “银屑粉的主药是雷公藤,性烈,弟子便用七星莲、老鹤草等性温的草药配制解药,不过治标不治本,只能治好他体表藓病,二十日之后,他将没有任何外伤的死去,就算是医道大师,也查不出他的死因。”

    刘郎中满意的点点头,笑容和蔼道:“能够毒死人并不算什么本事,能够精准控制药量,掌控下药目标的死亡时间,乃至不着痕迹的杀死目标,才是真正高明的毒师。

    从最近几个实验品来看,你的毒术在这一方面,已经大有长进。”

    沈莲微微躬身道:“都是师傅教导有方,弟子不敢居功。”

    “不必太过自谦,你在毒术方面确实天赋异禀。”

    刘郎中摆了摆手,将毛巾挂到木杆上,随后话锋一转道:“那你觉得赵鹏体内血婴丹,会在几日之内吞噬掉他全身精血?”

    “三日!”

    沈莲不假思索的回道:“血婴蛊已经进入赵鹏体内两月之久,最近半月已经快要成熟,吸收精血的速度只会越来越快,三日之内,师傅必将收获一枚大补气血的血婴丹。”

    “你的小情郎要死了,你会不会怨恨为师?”刘郎中似笑非笑的看着沈莲道。

    沈莲面色古井无波,道:“师傅说笑了,李家村的人,只是弟子练就毒术的实验品而已,弟子不可能对实验品动情,况且他的血婴蛊都是弟子亲手种下的。”

    “是吗?”

    刘郎中一步步的逼近站立墙边的沈莲:“那小子一到药铺繁忙的时候,就会前来打杂帮衬,去年为了采摘一株你需要的罕见草药,从山崖上掉落下来,摔断了腿,躺在家里大半个月的时间,那时候你天天跑去他家,无微不至的照顾他。”

    说到这里,刘郎中的眼里还有丝丝妒恨和醋意。

    刘郎中走到沈莲跟前,直视着她那如秋水、如玉珠般的眸子,毫不掩饰自己赤果果的占有欲和贪欲。

    “赵鹏那小子天天不要命的练着那套基础拳法,要不是你一直给他配制壮体药方、并且亲自推血化淤,他的身体早就练垮了。

    你们两人相识七年,关系一直融洽,就算是一头猪,也有感情了,你又何必始终不肯承认呢?”

    沈莲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神色淡漠道:“弟子利用他获取草药,他需要弟子为他化解暗疾,各取所需,只是交易而已。”

    刘郎中上前一步,和沈莲只隔一尺距离:“李家村中,你的追求者何其之多,为何不让别人为你采摘所需草药?

    不必再狡辩了,你的那点小心思瞒不过为师,你是否喜欢他为师并不在意,只是让为师好奇的是,他是否喜欢你,据为师了解,他私下和他的邻居江英凰也交往甚密。”

    刘郎中从怀里取出一个木盒,打开木盒,里面有着数十枚颜色各异的虫卵,刘郎中拿起其中一枚红褐色的虫卵交给沈莲,笑道:

    “为师决定于后日取丹,取丹之前,你先在他体内种一颗情头蛊虫卵,到时候既能收获一枚血婴丹,又能收获一枚情头蛊,岂不两全其美?

    如果孵化不出来,那也能证明那小子对你没什么感情,只是利用你而已,你就可以死心了。”

    “一切听从师傅的安排,不过在弟子看来,师傅注定要失望了,就算他对弟子有情,弟子也对他无意。”

    沈莲面无表情,神色漠然的接过了红褐色虫卵,看向刘郎中的眼眸深处却有着一丝冷厉之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