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我真不是躺王 第七章 江英凰

时间:2020-11-17作者:金色柳树

    . ,最快更新我真不是躺王最新章节!

    赵鹏的家在李家村偏僻之所。

    远离村道,在村南一片田野中。

    下了村道,经过一条碎石小路,再走过田垄,就是他住的地方。

    几间小屋紧挨着一个大院子,小屋就是赵鹏住的地方,那个大院子则是陆文勇和江英凰住的地方。

    十年前,陆文勇刚到李家村时,从赵鹏父母手中买下了旁边的那片菜地,建造了这所气派宅子。

    平日对赵鹏一家也多有照拂。

    现在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明月高悬,撒下幽冷的月光。

    李家村零星点缀着几点光亮,但更多的住宅是被黑暗吞噬。

    这年头,大部分平民百姓食物匮乏,都有夜盲症,光线昏暗便完全看不清楚,油灯点着也不管用。

    只有少数一些富足之家,吃的食物好一些,有鸡蛋和肝脏,勉强能看得清楚。

    所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看似美好,其实对许多人而言,只不过是一种无奈之举。

    不过当赵鹏回到自己住处时,小屋里却有着昏黄的灯光透出。

    赵鹏推开门,首先入眼便是一张方形木桌,木桌有些年头了,岁月在上面留下了斑驳的痕迹。

    桌上有一个密封的大饭盒和一盏油灯,江英凰正在不远处的火坑,生了一堆柴火,像极了农家妻子在等待劳作晚归的丈夫。

    在柴火上方,悬挂着半只已经腌制好的狼肉,看其大小,应该是狼王的肉。

    李虎不可能舍得将狼王肉分给赵鹏,但江英凰发话,一切就变得简单了。

    “子岳,你回来了。”

    江英凰站起身,来到木桌旁,打开饭盒,里面是早已做好的饭菜。

    子岳是江英凰给赵鹏取的字,子有名流巨子之意,岳是高大的山,寓意是伟岸之人。

    哪个女孩不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大豪杰?

    江英凰自然也不例外。

    这字是定情之字,赵鹏有,江英凰自然也是有的。

    赵鹏给她取字神月。

    给她取这个字,赵鹏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月亮美丽、永恒、圣洁,在神话传说中地位与太阳并列,是力量的象征,同时寓意恋人间的相思。

    而且江英凰修炼了一门名为《江月破浪诀》的功法,跟这个字显得极为搭配。

    陆文勇知道之后,气得半死,我教你们两个小家伙读书识字,不是让你们用在这方面的啊喂!

    “汪汪汪!”

    单身汪大黑闻着爱情的酸……咳咳,饭菜的香味,一下子蹿了过来,绕着桌子不停的转圈。

    “少不了你的。”

    江英凰从饭盒中拿出一根沾有血肉的骨头棒,这是刚从野狼身上剔出来的,扔给了大黑。

    大黑咬起骨头,摇着尾巴跑到火坑旁,啃咬起来。

    江英凰准备的饭菜简单朴素,但对于农家来说算是极为丰盛。

    一盘咸菜,一大盘狼肉炒干笋,还有一碗冬瓜豆腐汤。

    当然,一大钵白米饭是必不可少的。

    武道实力越强,对食物的需求越大。

    以赵鹏的实力,一个人将桌上饭菜扫光,也是不够吃的,更别说再加上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江英凰。

    不过每次吃完江英凰做的饭菜,不仅饱腹,而且一整天都精力充沛,赵鹏一直怀疑江英凰在饭菜里加了什么东西,只不过苦于没有证据而已。

    “吃吧!”

    江英凰从后厨取出碗筷,盛了满满一碗饭,递给了赵鹏,嘴角洋溢的笑意,双目中更是有着炙热而又温柔的色彩。

    这样的生活虽然普通平凡,但却是最温馨,最幸福的,最让江英凰珍惜的。

    一对少男少女,就这样面对面在柴火旁,油灯下,吃着农家饭。

    “这饭……”

    赵鹏吃了一口米饭,眉头微皱。

    “怎么了,不合胃口吗?”

    江英凰夹菜动作一顿,连忙抬头看向了他。

    “这饭有点硬了,之前不是吃生兔肉吃坏肚子了吗?刘郎中对我说,最近一段日子不能吃硬饭。”

    米饭放在饭盒最上面,近些天天气转寒,冷掉之后,变得又干又硬。

    “是我太粗心了,我马上给你热一热。”

    江英凰从后厨取来一口大小适宜的铁锅,将所有的米饭倒入其中,又加了一些水,然后在挂着柴火上的铁钩上烧着。

    要是让李虎他们看见自己的老大对赵鹏这样知疼着热、关怀备至,恐怕都要惊掉下巴,连三观都要碎一地。

    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霸道、高冷的老大吗?

    赵鹏上辈子快到而立之年,都没车没房没存款,说直白点,就是没女朋友,所以这辈子,他决定感情要从娃娃抓起。

    陆文勇带着江英凰家住在隔壁,无疑是给他创造了最佳机会——他成了邻家哥哥。

    感情这事,当然有套路,但是,靠套路是很难长久的。

    世间方法千千万,唯有套路得人心。

    这句话是不(zhen)对(li)的。

    想要天长地久,还是要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吸引着对方。

    特别是像江英凰这种从小就天资聪颖的女孩。

    在十岁之前,赵鹏的确选用了一些套路,加固两人“两小无猜”的感情。

    十岁之后,他就逐渐放弃了那些套路,用“人(hai)格(shi)魅(tao)力(lu)”把江英凰的心牢牢吸附在了自己的身上。

    江英凰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赵鹏从来不缺竞争对手,奈何邻水楼台先得月,加之赵鹏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奇闻见解,村里其他人无疑显得没有一丝竞争力。

    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人的感情也日益深厚,在江英凰逐渐有了一丝倾城之姿后,赵鹏为了避免她的追求者找自己的麻烦,耽误自己练功,就和她约法三章。

    内容大概就是规定在外人面前不得做出亲密的举动,平日两人见面都是相隔五米之外,也基本不打招呼,只当路人。

    但女人总是感性的,江英凰总是明里暗里偏帮赵鹏,以至于让李虎起了疑心。

    不过赵鹏现在也不在意了,他马上就要练就九阳神功了,十个李虎都不够他一只手打的。

    江英凰在上柴火的时候,突然捂着腹部,蛾眉微皱,赵鹏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忙问道:“是来月事了吗?”

    “嗯。”

    江英双颊晕红,声音更是细如蚊虫,微微点头。

    “多喝热水。”

    赵鹏关怀道。

    “赵——大——鸟!”

    低沉的咆哮声响起。

    江英凰瞬间从一个温柔可人的邻家女友,变成了一个怒火焚天的梧桐凤凰。

    赵大鸟是赵鹏小时候爹娘给取的名字,后来赵鹏觉得这个名字太俗了,村里的小屁孩整天都大鸟哥哥的叫,也不是办法。

    长大了别人就叫他大鸟兄,到了一定年龄,别人就称他为鸟叔,老了别人就叫他鸟爷,遇到看不惯他的就叫他鸟人。

    这样下去似乎是个死循环,于是他就给自己改名赵鹏。

    同样是大鸟,但却雅而不俗。

    江英凰喜眉笑眼、心情舒畅的时候,就会亲切喊他子岳,闷闷不乐的时候会直呼他的姓名,只有愤怒至极之时,才会喊出他这个有些羞耻的小名。

    江英凰眼眸寒星点点,死死盯着赵鹏,就差从中喷出两道愤怒的火焰:“你是不是只会这一句话?”

    赵鹏摊开手,有些无辜道:“这大寒天的,你不喝热水,难道要喝岩浆吗?”

    他有些搞不懂女人的思维,多喝热水,有错吗?

    热水既可以养颜,又可以排毒,还可以暖腹减痛,不是来月事时的最佳选择吗?

    为什么两个世界的女人都很排斥这个,一听到就炸毛?

    江英凰呵呵冷笑道:“每次我来月事,你都只有这一句话。你以为我愤怒的是热水吗?我愤怒的是你敷衍的态度!你就只会动动嘴皮子吗?”

    “我错了,马上改!”

    赵鹏“砰”的一声就把头狠狠砸在桌子上,道歉的态度十分诚恳。

    遇到女人生气的时候千万不要和她杠,这样只会火上浇油,把事情变得越加糟糕。

    可以选择沉默,更好的选择是安抚,用你的温柔和真诚融化她内心的冰雪。

    就像赵鹏这个模范好男人的行为一般。

    赵鹏认错之后,立马就去后厨石缸接了满满一铁壶的水。

    “饭已经热好了,把这个挂上去吧。”

    赵鹏将饭锅取了下来,挂上了铁壶,开始烧水。

    这样一套组合拳下来,江英凰脸色果然好看许多。

    “来吃饭吃饭,菜快凉了。”

    这回换赵鹏主动给江英凰盛饭,赵鹏直接动用雷霆手段,把一场即将到来的****,消弭于无形之中,小屋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温馨。

    什么叫魄力,这就是魄力!

    毕竟家和万事兴嘛。

    隔壁的陆文勇孤零零的喝着酒,吃着下酒菜。

    依旧一个人的夜晚,一个人的等待,一个人的寂寞和无奈。

    这样的日子他已经过了两年之久。

    以陆文勇的实力,二十米之内人的心跳声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赵鹏房屋中的动静当然瞒不过他。

    这两个小家伙时常吵闹,但又会很快和好,赵鹏那家伙的“雷霆手段”多着呢,他早就麻木了。

    现在他只恨一个人。

    向他推荐这个地方的人——李家村村长李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