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我真不是躺王 第九章 藏身

时间:2020-11-17作者:金色柳树

    . ,最快更新我真不是躺王最新章节!

    就在李癞痢裤子脱到一半时,白衣女鬼抬起头来,露出一张煞白发胀的渗人脸庞,吓了李癞痢一跳。

    “没事,关上灯都一样!”

    李癞痢还是不死心,似乎吃定了白衣女鬼。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面露惊骇之色。

    只见一条条水草一样的东西,从白衣女鬼宽大的裙脚下面缓缓伸了出来。

    李癞痢一提裤子,转身就向房门跑去,刚跨两步,几株水草一样的植物,就直接扎进了他的身体。

    李癞痢的身体像筛子一样抖了起来,眼珠渐渐失去神采,变得如白衣女鬼那般毫无生气,身体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水草鼓起一个又一个小包,游向白衣女鬼,那是李癞痢体内的血肉精华。

    过了好一会儿,房门忽地自动打开,白衣女鬼从里面缓步走了出来,朝着赵鹏离开的方向而去。

    而在门后只留下一具赤着上身,后背有好几个血洞的干尸。

    ……

    朱红色的大门贴着两张驱邪符,紧紧闭合。

    门前有两敦石狮子静静蹲在那里。

    门口还悬挂有两盏大灯笼,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李大富的家,到了。

    在李家村这种偏僻的村子,青砖瓦房已经算是富裕之家,可是和李大富的家比较起来,无疑是乡巴佬和暴发富的区别。

    李大富早年做茶叶生意赚了大钱,整个李家村数百人的财富加起来,估计都不及他一半身家。

    只是由于后来李思邪出生后寒疾缠身,名医都束手无策后,他才带着女儿回村养病。

    “你在这里把风,我一会儿就出来。”

    赵鹏吩咐大黑,自己脚下用力一跃,双手一撑,轻而易举地翻过了两米高的围墙。

    赵鹏进去不久,大黑就竖起耳朵,朝黑暗中低吼了几声,转头就逃。

    没过多久,一道白色影子飘来这里,徘徊在院墙之外。

    大黑在角落里伸出狗头,看着徘徊在院墙外的白色身影,眼中露出一丝人性化的担忧,看来这白衣女鬼是缠上主人了,有点难搞喽。

    他一会儿跳出来,直接跳到白衣女鬼跟前,算不算送人头?

    李大财主家虽然养了几个壮汉,充当打手一类的角色,但是想要让他们大寒天的,如同护卫一般半夜巡逻,显然是不现实的。

    赵鹏一路轻车熟路来到李思邪的住处,她的房间里面有着灯光。

    看来这妮子果然还未入眠。

    可能是由于赵鹏总是半夜拜访的缘故,李思邪一般习惯于晚睡。

    房间里一片寂静,想来没有旁人在内。

    赵鹏先是缓慢敲了两下房门,然后又快速敲了两下。

    这是他和李思邪定下的暗号。

    “请进。”

    屋内传来一道不掺杂一丝凡俗气息的声音,就像是一阵清风掠过。

    赵鹏推开房门,进入之后,再轻手轻脚的把房门关上。

    只不过这猥琐的感觉是怎么肥事?

    他不是来偷香窃玉的啊喂!

    赵鹏一转身,就看见一位天姿国色的貂裘少女,正手持书卷,半躺在卧榻之上。

    她就仿佛空谷幽兰,深山清泉,全身上下都没有丝毫的烟火气息,只是皮肤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似乎一缕终年不见天日的幽魂。

    此时的李思邪双目中呈现赵鹏的倒影,美丽的眸子里面终于有了些神采。

    再开口时,她的声线当中终于有了几丝波动,就仿佛天上的仙女终于降临凡尘一样:“小师傅……你来了!”

    李思邪常年患病,身娇体弱,几乎是足不出户。

    平时也会看一些圣贤之书,研究道理学问,不至于太过无聊。

    赵鹏会时不时过来陪她聊聊天解解闷,不过大多是半夜前来。

    因为白天很容易被人发现,以李大富的暴脾气,一旦发现赵鹏私下和宝贝女儿往来,那可就要乱棍加身,活活打死了!

    李思邪处于深闺之中,就算有时外出游玩,也是赵鹏接触不到的。

    他和李思邪相识,还是一段巧合。

    赵鹏十岁那年,村里爆发了一场瘟疫,赵鹏的双亲也死在那场瘟疫之中,没有等到李郎中师徒的到来。

    瘟疫之后,赵鹏将家里的三每亩田地全部卖给了李大富。

    本来说好的一亩田地二两银子,总共六两,然而最终李大富只给了赵鹏三两银子,这还是看在赵鹏隔壁邻居陆文勇的面子上。

    赵鹏心头自然是不服气的,便计划用自己的方法,把剩余的银子讨要回来。

    等他半夜潜入李大富家翻箱倒柜之时,谁知道银子没找到,反而无意中闯入了李思邪的房间。

    之后多次往来之下,还和她成为了无话不谈、亦师亦友的关系。

    为什么说亦师亦友?

    那是因为李思邪对道佛两家阐释修炼、阐释天地至理的经典极感兴趣。

    赵鹏前世是一名玄学爱好者,大学时期曾加入玄学社,对许多道佛经典都有涉猎。

    不知是受时空穿越的影响,还是主神碎片的影响,导致赵鹏对前世记忆如掌上观纹,上学期间,课本第几页第几行是什么字,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这七年来,赵鹏将《道德经》、《周易》、《黄庭经》、《灵宝经》、《太平经》、《坐忘论》等大批道教经典,以及《心经》、《金刚经》、《地藏经》、《圆觉经》、《楞伽经》等大批佛教经典全部都一股脑的讲授给了她。

    当然,其中许多典籍赵鹏只是过,并不理解,即便如此,也让李思邪惊为天人,平日都以师傅尊称赵鹏。

    因为师傅这个词把赵鹏叫老了,赵鹏甚不满意,后来她就改为了小师傅。

    虽然听起来有点像小和尚的感觉,不过李思邪坚持这么称呼,赵鹏也就随她了。

    李思邪也对异世玄学大感兴趣,赵鹏便时常与她探讨道佛经典,倒是颇有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

    “小师傅,你已连续七日都未到思邪这里来了,是思邪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令你气恼吗?”

    李思邪放下手中书卷,眼中带着嗔怪之意。

    “这个,最近不是快要突破了吗,无暇顾及其他,思邪不要见怪。”

    赵鹏走到圆桌旁,自顾自的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水,边喝边笑道。

    只不过在说话时,他的目光有些躲闪,有几分言不由衷的意味。

    最近赵鹏很是苦恼。

    他总觉得自己有一种错觉,那就是每天在李思邪十步之内,就感觉特别的心情舒畅,无忧无虑,思维清晰,细胞活跃。

    而离开她稍微远一些,就心中空荡荡的,似乎失去了一些什么东西,没有着落。

    难道这就是爱的感觉?

    赵鹏不清楚。

    一直以来,他都把李思邪当作可以畅所欲言的知音挚友,只想和她保持纯粹的友谊关系。

    现在出现这种奇异的感觉,顿时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男女之间真的就没有纯洁的友谊了吗?

    他已经有江英凰了,他不想当渣男啊!

    虽然每个男人都有皇帝梦,后宫佳丽三千,啊呸,赵鹏才(yi)没(zhi)有这种想法,这只是宅男的梦想而已。

    赵鹏只想和江英凰同船共枕,顺带着能有几个红颜知己就知足了,真的没想三妻四妾。

    出现了这种奇异感觉,他有点很方。

    所以最近都有些刻意躲着李思邪。

    躲着也不是办法,有些事情终究是要面对的。

    所以,他来了。

    赵鹏坐在圆桌旁,只和李思邪相隔两米,恍然间精神振奋,周身舒畅,连方才白衣女鬼给他带来的压力和焦虑都消失殆尽。

    那种感觉又来了。

    还有淡淡的少女幽香飘来,香味中夹杂着花香,想必是刚洗澡不久,让赵鹏有几分心猿意马。

    “咳咳,那个,我的棉被被雪水淋湿了,想找你借一床新被。”

    李思邪笑着道:“小师傅不是特意来看我的吗?”

    “顺带看一看。”

    赵鹏认真道,同时略感头疼,这个小妮子绝对是在调侃他。

    李思邪正欲说话,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房门被轻轻推开,圆脸富态的李大富带着吴妈走了进来。

    两人进来时,屋内只有李思邪一人,赵鹏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李大富李财主长得十分和气,富态的圆脸,脸颊红润,两撇小胡子微微挺翘,小眼睛始终微微眯着,穿着绣着金线铜钱的青色员外服,手上把玩着两枚漆黑发亮的铁狮子头,看起来就仿佛一个悠闲的世家员外。

    他踱步来到床边,关切道:“邪儿,这段时间是寒疾发作的高峰期,有什么不适的地方,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和吴妈,明白吗?”

    “女儿明白。”

    李思邪收起了对待赵鹏时的那几分玩世不恭,认真点了点头。

    “对了,爹爹刚花了三十两银子,从黎越镇购得了一根五十年份的老山参,到时候叫吴妈给你炖汤,补补身子……”

    正说着,李大富目光突然一凝,他在李思邪的厚实的碎花棉被下,看见一双宽大粗糙的大脚。

    吴妈也发现了,看了老爷一眼。

    那双脚似乎感受到了寒冷,在李大富和吴妈目光注视下,缩进了棉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