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我真不是躺王 第十一章 前辈高人

时间:2020-11-17作者:金色柳树

    . ,最快更新我真不是躺王最新章节!

    当李思邪修炼之时,李家村上空出现一个漆黑一片、深深不可见底的巨大漩涡,如九幽妖魔张开了恐怖大嘴,疯狂吞噬方圆数里的所有灵气。

    此种异象就挂在李家村上空,可是却无人察觉,就像是发生在另一个维度的事。

    “又来了!”

    正在破庙之中酣睡的老叫花被天地异象惊醒,他走到庙外,在黑夜中遥望李思邪家的方向,脸上带着深深的敬畏之色。

    这种异象与灵气有关,凡人不可见,普通修法者也只能感知到天地灵气的异动,唯有他这种修炼了望气之法的修法者才可见。

    在三年前,就是在李思邪正好将自创版《玄清妙法》修炼到第十层那年,他就发现了李大富家,每晚都会出现这种天地灵气倒灌的恐怖异象。

    起初他还以为有宝物出世,前去探寻,结果脑子一阵迷糊,再次出现时已经在李家村十里之外。

    他知道李大富有道法高人坐镇,不想见他,所以从那以后再未惊扰那位高人。

    而这种灵气异象只是那位高人修炼时的场景。

    现在还是末法时代,据各大仙宗的老祖推算,第一次灵气潮汐的时间,在一两年之后。

    那位高人在末法时代都能如此修炼异象,要是灵气复苏,那又会是何等可怕的场景?

    对于李家村这位神秘高人,老叫花一直是敬而远之,他曾向万象门高层禀告过此事。

    由于担心这位神秘大人物也是为天命之子而来,会破坏万象门的大计,所以万象门特意派遣门中一位长老前来尝试接触他。

    结果那位长老一到李大富家附近,就身中迷幻之术,居然在李家村村道上手舞足蹈,最后被李家村的人当成疯子驱逐而去。

    那位长老不得不羞愧离去,提前返回门中。

    万象门知道这位高人不想被打扰,除了让老叫花留意他的动向之外,从此以后便不再尝试了解他的身份。

    连门中长老都被玩弄于股掌之间,掌教来了多半也是讨不了好的。

    就是不知道那位高人是玄清道的前辈,还是造化道的前辈。

    玄清道和造化道乃是天下道派之首,十大仙宗之二。

    玄清道崇尚太上忘情,了却尘缘,感悟天道,我以我心证天心。

    造化道讲究的是夺天地之造化,强己身之实力,丹药、炼器、驭兽无有不精。

    两大道派在仙道鼎盛时期,都曾出过真正的仙人,也只有如此仙宗,才有底蕴在末法时代培养出此等道法高人。

    而万象门不入十大仙宗之列,不过却也是十大仙宗之下的顶尖仙门,如果玄清道或者造化道要插手,万象门只能放弃在天命之子身上的谋划了。

    由于李大财主家的高人从未表露态度,也从未主动接触过老叫花,所以老叫花只得留下来静观其变。

    李家村上空天地灵气倒灌的异象,持续了整整两个时辰,待到东方渐白之后,方才停息。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不知小师傅前世是何等身份,居然能得到此等绝世奇书。”

    修炼中的李思邪睁开纯净的眼眸,看向安然入睡的赵鹏的,眼中有着好奇之色。

    连玄清妙法都无法和道德经相提并论,就像萤火虫在皓月面前微不足道一般。

    道德经乃是大道总纲,而玄清妙法只是练气法门罢了。

    在六道轮回中,偶尔有生灵还保留着些许前世记忆,这便称之为宿慧。

    在李思邪眼里,赵鹏就是开启了宿慧之人。

    赵鹏不过是十七岁的山村少年,脑中不仅有道德经这种大道总纲,更有道佛两家大量阐释天地至理的经典。

    李思邪如今只能领会其中不到百分之一的奥妙,可也是受用无穷。

    比如说顿悟时间越来越长,领悟的道文越来越多,体内的法力成倍增长等等。

    “我观李家村众人神火黯淡,劫气缭绕,想必整个村子都将面临大劫。我的寒劫也会紧随大劫而来,到时无暇顾他,小师傅对我有传道授业之恩,思邪无以为报,现在力所能及的帮你做一点事吧。”

    虽然她的修为一日千里,可是寒疾也是越来越凶猛,令她不得不花费大部分的精力来压制它。

    这种寒疾并非身体疾病,也不是血脉诅咒,更非吴妈口里冰系天灵根自动吸收周围冰系灵气所致。

    它无形无质,每一次都会于周围的天地中降临。

    李思邪在天人交感之下,可以感知寒疾降临的时间。

    在她看来,这寒疾更像是雷劫和天人五衰一样的天道劫数,像是天道对她的诅咒。

    有时候李思邪在想,自己是不是所谓的天妒之人。

    连老天爷都不想让她活下去。

    李思邪近日有所预感,这一次的寒劫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凶猛,甚至对她也有生命威胁,但是一旦度过去,就是晴空万里,寒劫就会彻底消去,不在如附骨之疽一般纠缠于她。

    李思邪伸出泛着清光的白玉手指,轻轻点在了赵鹏的额头上,一道道温和的法力,注入到了赵鹏体内。

    这些法力活泼而充满了生机,流过经脉时,其中蕴含着的生机和活力,慢慢的滋润着赵鹏的全身,慢慢的渗透到他的各个窍穴经脉中去,不断的淬炼着他的身子。

    他全身也是渐渐排出一层淡淡的黑色污垢,带着刺鼻的气味。

    李思邪的玉手轻轻一挥,赵鹏身上的污垢被无形的力量拂过,在她的玉手上方凝聚成一团,随后李思邪掌心冒出一团青色火焰,将这团黑色污垢焚烧成了一堆灰烬,撒落在了地面上。

    一阵清风骤然吹过房间,将屋内异味带到室外。

    而洗筋伐髓之后赵鹏,身体则显得越发白净,如羊脂牛奶一般,李思邪轻轻按压,还会感受到无比细腻的弹性。

    这时赵鹏悠悠醒转,他隐隐记得昨夜李大富突然来访,情急之下他藏身于李思邪的床榻之中,但不知怎的,居然睡了过去。

    双眼一睁,他发现李思邪正坐在身旁,安静的看着自己。

    秀发柔顺的从她白皙的脖子披下,衬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还有那明亮的眼眸,纯净的眼瞳,赵鹏甚至从那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赵鹏老脸微红,同时心中也松了一口气,看来昨晚没有被李大富发现猫腻,否则他哪里还能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

    “那个思邪妹子,昨晚的事对不住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赵鹏的脸庞上出现了憨厚的笑容,人畜无害的脸再配上充满歉意的声音,即便是最凶恶的强盗也得心软三分。

    李思邪不是凶恶的强盗,可她是未出阁的黄花闺女,自己就这样和他同床共枕一宿,搞不好是要对她负责的。

    搞好了可能更要负责。

    “无妨。”

    李思邪微微一笑,如百合盛开,身上淡淡幽香不时传入赵鹏鼻中。

    赵鹏轻咳一声,移开目光。

    随后就感觉不对劲,一觉醒来就觉得自己精神焕发,神清气爽,身体还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赵鹏这么多年来,还是头一次,一觉醒来之后有这样舒爽的感觉。

    “完了,不会是真的喜欢上她了吧。”

    赵鹏心中有些忧虑,他可是个专一的好男人啊,怎么能够三心二意呢?

    “还有自己的十指姑凉?”

    赵鹏看看自己的双手,白净无比,他撸起袖子,再看了看小腿,发现自己的皮肤都是白嫩光滑,快比得上七八岁的小孩,而以前他常年习武,皮肤是枯黄粗糙的。

    然后他又慌忙起身,拿起床头的铜镜照了照。

    以前旁人一眼望去就知道他是一个面容憨厚的山野少年,现在则开始向眉清目秀转变了。

    这就过分了吧,只是睡一觉而已,身体就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这还能变帅的啊?!

    赵鹏喃喃自语道:“难道这就是爱情的滋润?”

    “小师傅,你说什么?”

    李思邪眨着美目,一脸好奇的看着赵鹏。

    “没什么,天快要亮了,我该走了,再晚就容易被人发现了。”

    赵鹏将铜镜放在桌上,翻身而起,然后从床底下找出昨晚被自己匆忙之中踢进去的布鞋,穿上之后就要离开。

    李思邪却是拉住了他,将悬挂床头的一枚叠成三角形的符箓取下,递给了赵鹏,笑道:“这是我爹特意找高人为我求的一道驱邪符,听说最近村里闹鬼,这道符我就送与小师傅了。”

    这段时间游荡徘徊在李家村的白衣女鬼,也算是李思邪的老相识了,在李思邪小的时候,每年冬至前后它就会出现在村子里。

    不过那时并非只有这一只鬼,它的孩子,一只五六岁的小鬼,也被它带在身边。

    只不过它的孩子顽皮捣蛋,在李思邪九岁那年半夜闯入她的房间,被受到惊吓的李思邪一不小心一巴掌拍死了。

    李思邪对此懊悔不已。

    那只小鬼可能只是想要找她玩耍一下。

    而白衣女鬼从那以后就变成了敲门女鬼,专门寻找它的孩子。

    只不过作为鬼怪,它是有感知福凶的能力,正主的门她却是不敢敲的,所以这么多年一直都未找到自己的孩子,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怎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