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我真不是躺王 第十四章 上门退亲

时间:2020-11-19作者:金色柳树

    “这是封锁消息,不想村民让对白衣女鬼的恐慌情绪扩散吗?”

    赵鹏心里念头微转,转身离去,没走多远,突然听见前面一阵热闹,众多村民围拢成一团,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今天热闹事还真多!”

    赵鹏兴趣大增之下,也挤开人群,进入场中。

    “唉……李豹这事做得不地道,李昊和张绣娘两人的父亲情同手足,两个孩子更是指腹为婚,现在他居然横插一脚,想要抢走绣娘……”

    周围的村民议论纷纷,似乎对于李豹非常不满,而赵鹏渐渐也听出了个大概。

    村长二儿子李豹不知使出什么手段,居然逼得张绣娘一家前来悔婚,上李昊家退亲。

    村里人都清楚,李昊家和张绣娘家历来交好,李昊的父亲在他幼时进山打猎,偶遇黑熊,更是拼了性命才救下张绣娘父亲张庆的性命。

    而如今李昊一家孤儿寡母,张绣娘一家居然想要退亲,因此舆论自然是一边倒。

    当然,更多的人是将矛头对准一同前来的李豹,认为是他看上了绣娘,在他的逼迫下,张绣娘一家才会有如此反常的举动。

    可惜在这个世界,拳头大便是真理,如果道理有用的话,还要武功做什么?

    虽然群情愤愤,但要要他们不惜得罪村长,站出来为李昊一家讨个公道,却也没有这个胆量,反而看热闹的心思居多。

    李昊却是不愿意任人摆布,正在找李豹决斗。

    赵鹏摇头之下,更加靠近前面。

    场中央留出一片空地,有两人正在比武对峙。

    其中一人乃是一个彪形少年,精壮凶恶,眼睛当中放着精光,另外一人却是一名剑眉星目、神色坚毅的瘦弱少年。

    前者乃是李豹,后者则是李昊。

    李昊之母李何氏脸色蜡黄无比,她独自抚养李昊成人,本就积劳成疾,而今突遇退亲,更是神情憔悴,几欲站立不稳。

    一位柳叶弯眉的秀丽少女,正在一旁哭得梨花杏雨,一位庄稼汉和一位妇人正拉住她,不让他接近李昊。

    赵鹏也有些唏嘘,他也时常看见李昊和张绣娘成双入对,村里人都以为两人是天生一对,没想到今日却被上门退亲。

    不过从张绣娘的表现来看,她这个当事人显然是极不乐意的。

    不过在这个类似于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地方,子女的婚姻乃是由父母一言而决,可由不得他们自己做主。

    在场地外围,有不少人在起哄助威,声势颇大。

    李昊用的是猛虎拳,一双手虎虎生风,只是气力不济,额头已经隐隐见汗。

    而另外一边的李豹却是意态悠闲,双掌轻灵翻转,如龙游空,轻而易举的就将李昊的攻击挡下。

    只不过瘦弱的李昊用威猛拳法,而虎背熊腰的李豹却用轻柔的掌法,给人一种别扭的感觉。

    大概就是瘦汉使用大铁锤,而壮汉使用绣花针比武的感觉。

    “李昊用的乃是陆文勇传授的猛虎拳,而李豹使得则是李家祖传绝学八卦游身掌!”

    旁边一个李氏村民点评说着,赵鹏则是看得暗中点头:“李家百年之前好歹也是一方大族,传下的八卦游身掌足足有八八六十四招,其间还有配套腿法,远比陆文勇传下的猛虎拳要高明。

    况且李豹本来功力火候要更深一点,李昊已是樯橹之末!”

    就在赵鹏下了论断之后,场上两道人影倏然撞击在一起,又骤然分开,待到尘埃落定之时,李昊倒地剧烈咳嗽,而李豹双手环抱而立,洋洋得意,显然胜负已分。

    “昊哥!”

    守候在一边的绣娘冲破双亲阻拦,哭着冲了上去,跪在地上将李昊抱起,气得脸色通红:“李豹,就算我死也不会嫁给你的!”

    “婚姻大事乃是长辈说了算,哪有你一个小丫头插嘴的余地,你父母都答应了,你不同意又有何用?

    再说了这李昊废物一个,家徒四壁,只是李财主家的佃农,你跟着他就等着受罪吧!”

    李豹脸上泛着凶光,此时挟着大胜之威,更是将少女吓得不敢再言语。

    “好!李豹大哥威武!”

    在李豹身后,一众小弟大声赞叹,不断吹嘘李豹武功厉害,阿谀谄媚之词不断,令李豹更加得意。

    他这帮小弟虽然武功粗浅,但一拥而上也不可小视,自也是李豹恃强凌弱的底牌之一。

    “张叔叔,我父亲不仅是你的拜把兄弟,更对你有救命之恩,你为何你出尔反尔,想要取消我和绣娘的婚事?”

    这个时候,李昊在张绣娘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朝着张绣娘背后的张庆看去。

    “是受到李豹的威胁,还是他给了你什么无法拒绝的好处?”

    张庆脸有愧色,躲入了人墙当中,不敢直视李昊。

    其它村民见此,嘘声不断,令李豹脸上无光。

    “臭小子,你给我闭嘴!”

    看到有着群情激奋的迹象,李豹穆然一声大吼,令周围人耳朵隐隐作痛。

    “没错,我一直中意绣娘,想要娶她过门,又有何不妥?”

    李豹见辩驳已是无用,干脆承认了下来。

    “我家许下白银十两,良田两亩作为聘礼,而你们家又能给绣娘什么?所谓的指腹为婚,只是张家当年的一时冲动,你二人又未正式定亲,哪里算得上是悔婚呢?”

    众人声音一滞,觉得虽然李豹之诡辩死搅蛮缠,但也有着几分道理,一般人家遇到这事,除了感慨遇人不淑之外,似乎也别无办法好想。

    甚至有些人目光闪动,对村长一家的聘礼大为心动,毕竟逐利而为乃是人之本性,无可避免。

    “咳咳……今日的羞辱,我们李家记下了!”

    这个时候,李何氏满脸涨红,突然咳出大口鲜血,将胸前衣襟染红。

    “娘亲!”

    “何婶!”

    李昊和绣娘大惊失色,连忙上去扶住她。

    “我没事!”

    妇人慈爱地摸摸绣娘的秀发,从牙缝当中艰难的挤出几个字,整个人旋即仿佛被抽去了所有的心力,两行清泪缓缓流过脸上的褶皱。

    被张家上门退亲,显然对于她的心气也是一次极大的打击,再加重病,随时撒手归西都有可能。

    “你是我未过门的媳妇,以后离李昊一家远点!”

    李豹大手一抓,似乎想要把张绣娘抓到他那一头去。

    “滚开,别碰绣娘!”

    李昊双目赤红,向着李豹冲了过去。

    “找死!”

    李豹眼中杀气一闪,本来就看这个和张绣娘眉来眼去的李昊极不顺眼,现在对方鲁莽行事,简直是求之不得。

    李豹猛得转身,绕过李昊的一记竖劈,同时一记“青龙探爪”,重重拍向李昊脑门,同时喊道:“死!”

    就算是街头殴斗,如果脑门都被人来一下,那也是吃不消的,更何况李豹是全力一击。

    要是击中,李昊不死也残,搞不好会变成痴傻之人。

    “住手!”

    李何氏惊叫道,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

    “昊哥!”

    绣娘则是在一边嚎哭不已,显然也是不忍看到心爱之人如此光景,却又无力阻挡。

    眼见李昊大好一个少年就要毙命于李豹掌下,围观的众人已经有着不忍者转过了头颅。

    狂风呼啸当中,一条人影倏地闯入场中,一只粗大的手掌横空,牢牢地将李豹的杀招架住。

    “赵鹏,是你!”

    李豹退开,看向场中的人影。

    赵鹏瞥了李豹一眼,挡在了他与李昊之间。

    看到这幕的李豹心里一沉,就算是他大哥李虎也奈何不了赵鹏,他自然也很难应付。

    别看赵鹏行为古怪至极,可是十年如一日的修炼牛魔大力拳,牛魔大力早就登峰造极,他的实力是村里公认的最顶尖的那一层次。

    之前赵鹏独斗狼群的事迹传开,更让他在村里名声大震,有不少媒婆闻风而动,想要给他说媒,李豹也不想和风头正盛的赵鹏硬碰硬。

    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发话:“此乃我们两家之间的私事,闲杂人等不得插手!”

    赵鹏负手而立,冷哼道:“你们之间的婚事我管不着,可是李昊是我朋友,你想取他性命,我可是不会答应的。”

    其实赵鹏和李昊并无多大交情,二人曾一起在陆文勇家中读文识字,当时关系尚可,不过之后因为村里人觉得赵鹏行为古怪,两人便逐渐疏远了。

    今天他仗义出手,除了看在往昔情面上,也是触景生情,联想到了自己和江英凰的感情。

    虽然两人感情如胶似漆,可是陆文勇总是充当拦路虎这个角色,要是陆文勇有一天也用武力强行让两人分开,他的下场恐怕不会比李昊好到哪儿去。

    “哼,李昊,日后要是再对绣娘胡搅蛮缠,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今日便饶你一次,我们走!”

    李豹看了赵鹏一眼,要他与赵鹏交手当然万万不敢,但面对李昊还是没有多少压力的。

    又对李昊放了一句狠话,李豹便带着几个小弟离开了。

    倒是引得围观的村民一阵失望,他们倒是很想看看李豹和赵鹏过过招。

    没想到在李昊面前硬气无比的李豹,在赵鹏面前温顺得如同小绵羊,连怼上两句的勇气都没有,直接灰溜溜的就走了。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