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我真不是躺王 第十五章 先祖祭品

时间:2020-11-19作者:金色柳树

    “赵兄!”

    李昊声音有些苦涩,他嘴唇张了张,却发现吐不出一个字。

    在这危急时刻,他那几位平日要好的朋友,全都躲在人墙之中冷眼旁观,没想到最终却是赵鹏站了出来,帮了他一把。

    正所谓患难见真情,他算是体会到了。

    “想要不被欺负,还是要靠拳头啊!”

    赵鹏摇摇头,轻叹一口气,拍了拍李昊的肩膀,这话既是对李昊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

    他已经预感到江英凰的身份绝对不简单,自己想要和她真正走到一起,恐怕还要横生波折。

    李昊的事只是他顺手而为,对他来说只是小插曲,李豹离开后,赵鹏也没有多做停留,继续直向邙山堕鸟崖而去。

    “还是要靠拳头!”

    李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拳头,现在它还不够硬,否则自己和娘亲岂能任由李豹如此欺辱?

    当着众人的面被人上门退亲,从今往后,李昊母子都会沦为李家村的笑柄!

    众人逐渐散去,张绣娘也被双亲强行带走,李昊将李何氏扶到屋内坐下,李昊转身,正准备给李何氏倒碗热水之时,李何氏突然仰面倒地,脸上的血色也渐渐退去。

    李何氏方才在众人面前,还能强行坚持,实际上她早已是强弩之末了。

    “娘亲!”

    李昊大惊失色,连忙背起李何氏破门而出,直奔向村西刘郎中的药铺。

    “刘郎中,我家中还有几两银子的积蓄,请你一定要救救我娘亲!”

    飞奔到药铺之后,李昊按照刘郎中的吩咐,将李何氏平放在一块垫着棉布的木板之上,泣不成声道。

    父亲在他五岁的时候,为救张庆性命,而被黑熊活活咬死,他从小就和娘亲相依为命,感情之深自然可想而知。

    “唉,你娘积劳成疾,身体本就羸弱,现在又气火攻心,脑中溢血,神仙难救了!”

    “孩子,回去准备后事吧。”

    刘郎中替李何氏把了把脉,又看了看她的眼瞳和舌头,最后站起身,无奈摇摇头道。

    李昊闻言,双目失神,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

    ……

    张绣娘回家之后,只是不停的哭泣,以泪洗面,他的父亲张庆坐在门槛上,被女儿的哭声搅得心烦意乱,只好不停的抽着旱烟解闷。

    “绣娘,我知道你和李昊两小无猜,感情甚好,可是李昊已经被选为先祖祭品,必死无疑,我总不能把你往火坑里推,让你守活寡呀。”

    “先祖祭品?”

    张绣娘嘴唇微张,止住了哭声,一脸难以置信。

    张庆叹了一口气,这些都是李豹告诉他的,李豹是村长的二儿子,应该不至于在这种事上欺骗他。

    况且三年一次的先祖祭将近,还有不到十日就要举行,到时候李豹是否说谎,一看就知。

    正因为这件事,张庆才决定取消女儿和李昊的婚事。

    李昊的父亲对他有救命之恩,一旦他做出这样的决定,肯定也会被村里的乡亲们戳着脊梁骨骂的。

    所以他上门退亲,倒也不是全然贪图村长家的聘礼,更多的是为了绣娘着想。

    张庆一家三口不知道的是,他家房梁之上趴一个巴掌大小的黄色纸人,当听到先祖祭品的时候,它摇摇晃晃穿过房梁,通过土墙上的缝隙,飘落到屋外。

    然后它双手放于臀后,一路小跑来到了村口土地庙。

    老叫花这个时候正在庙里睡大觉,小黄人摇了摇他的耳朵,可是老叫花毫无反应。

    然后它又堵住老叫花的鼻子,然而……老叫花张开了嘴,甚至还打起了呼噜。

    最后实在没办法,小黄人抓起一根稻草,往老叫花鼻孔狠狠一捅,老叫花瞬间跳了起来,眼泪都快痛得流出来了。

    “魂淡玩意儿,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用这种方式叫醒我,不长记性是不是!”

    老叫花跳起来,朝着小黄人狠狠跺了几脚,似乎不解气,他又把小黄人贴到柱子上,用棍子狠狠的给了它几棍。

    小黄人是阳符法器,遇水不湿,遇火不燃,连世俗的神兵利器都很难伤到它,老叫花这样做也只是解解气罢了。

    黄色纸人是用来监视的法器,甚至拥有一定的灵智,在末法时代,这种阳符法器也算是珍贵至极,在万象门的数量也不多。

    就是有时候净不干人事,总惹得老叫花忍不住想抽它一顿。

    最开始敬它是阳符法器,老叫花还能忍,可现在已经抽起来了。

    老叫花揉了揉鼻子,翁声翁气道:“说吧,又偷听到了什么,跟天命之子无关的,可以直接略过了。”

    随后小黄人抖了抖身上的灰尘,跳到老叫花的肩膀上,叽叽喳喳说了一顿,然后他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先祖祭?”

    先祖祭老叫花自然是知晓的,李家村每隔三年就会祭祀死去的祖先。

    祭祀本是寻常的活动,可李家村的祭祀活动却是有些血腥诡异。

    每次都会选择一名李氏族人当祭品,在祖宗祠堂献祭给历任祖先。

    这个规矩是李氏一族迁来李家村时制定的,百年光阴自然有人想要逃避这个残忍规矩,或者用其他祭品蒙混过关。

    然而只要不遵守这个血色规则,就会有恐怖、诡异的事情发生。

    李家村在经历了数次惨痛的教训之后,再也不敢违反祭祀规则,一直延续到今日。

    具体会发生什么诡异的事,老叫花也不清楚。

    村中有三处地方他是不敢去的。

    第一自然是李大富家,李大富家有神秘道法高人坐镇,万象门长老都铩羽而归,他自然不会去自寻死路。

    第二就是李家村最深处的祖宗祠堂,那里总给他一种大恐怖的感觉,这些年也是他一直不敢踏足的禁地。

    第三就是陆文勇家,陆文勇和江英凰不知道老叫花的来历,老叫花却对两人的来历一清二楚,那就是一滩浑水,他可不想去趟,而且陆文勇家中也有能够威胁到老叫花的东西,所以除非他吃饱了撑着,才会跑去窜门。

    先祖祭跟李家村祖宗祠堂有关,老叫花不得不慎重对待。

    “不愧是天命之子诞生的地方,小小一个村子,都有这么多花样,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算了,老头子勉为其难的通知一下天命之子吧,怎么处理就看他自己了。

    可能这件事,就是天命之子气运蜕变成功的转折点了。”

    老叫花盘膝而坐,准备以神魂托梦的形式告诉李昊此事。

    天命之子命格霸道,有吞噬、掠夺的特性,前期简直就是一个扫把星,走到哪儿哪儿倒霉。

    要不是老叫花在门中犯了事儿,也不会被派到这个危险之地来。

    和天命之子接触,那就是在钢丝上跳舞。

    搞不好什么时候就会倒霉,成为天命之子的送宝童子。

    送宝童子,是不分敌友的。

    而且经常还是白送。

    所以别看老叫花这么悠闲,其实每天过得都是提心吊胆的呀。

    根据历史经验来看,和天命之子接触的人和势力不外乎两种结果,要么青云直上,要么灭顶之灾。

    万象门做了这么多努力,当然要的是青云直上,谁特么要灭顶之灾?

    不过灭顶之灾十之八九,青云直上只是例外。

    为了稳妥起见,万象门现在并没有正式接触天命之子的打算,只是担任类似幕后操盘手的角色,隐秘的给他提供一些帮助罢了。

    ……

    距离李家村三里,胜河边一处荒地上,有着两个小土堆。

    以前这里只有一个小土堆的,可在方才,又新添了一个。

    新添的自然是李何氏的,李昊将她和父亲安葬在了一起。

    至于安排丧礼什么的,李昊全然没有这个心思,人死万事空,他已经成了李家村的笑柄,也懒得去理会这些繁文缛节。

    此刻李昊正跪在小土堆前,静静发着呆。

    爹在他小时候离他而去,只留下他和娘亲这对孤儿寡母。

    妇人体力不好,又得独自一人照顾孩子,再加上家中又无积蓄,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

    幸好李何氏性子坚毅,硬生生将李昊拉扯成人。

    李昊觉得自己没有露宿街头,和土地庙的老叫花为伴,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他娘亲创造的奇迹。

    可是李昊还未来得及尽孝,娘亲就撒手人寰,离他而去了。

    “可笑啊可笑!哈哈哈……”

    李昊凄然的笑着,两行眼泪从他的脸上流了下来。

    可笑的是,他的娘亲居然是被他父亲舍命相救之人气死的!

    李昊真的想将张庆的心肝掏出来,看看里面是黑的还是红的。

    家徒四壁,穷困潦倒,这是事实。

    换作别人退婚,李昊也就忍了,可是张庆欠着他父亲的一条命!

    不想着接济就算了,反而是想着及时止损。

    这就是人性!

    “一文不值,父亲,你死得真是一文不值啊,抛妻弃子去救一个你所谓的兄弟,结果反而更是害得你家破人亡。”

    李昊喃喃自语,此刻甚至有些痛恨父亲。

    没有尽到家中顶梁柱的责任就算了,没想到还救了一个将来害死自己母亲的人。

    真是把自己一家人往死里坑!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