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我真不是躺王 第十九章 长公主

时间:2020-11-19作者:金色柳树

    “老罗,才十年不见,你就像老了二十岁一样,我都差点没认出来!”

    一道爽朗的大笑声传来,陆文勇走出院子,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

    罗泰后退一步,躲过陆文勇的热情礼仪,哼声道:“你倒是一点也没变,嘴也还是和从前一样损。”

    方沉羽看到陆文勇,脸上多了几分崇敬之色,刚想说话,陆文勇虚手一按,止住了他问候,然后笑着看了赵鹏一眼。

    “陆师今日和老熟人相见,你们聊,学生去忙自己的事了。”

    在外人面前,赵鹏对陆文勇还是相当恭敬的,礼节十分到位。

    只是心中不断吐槽,“神神秘秘,等我练了九阳神功打败了神月,倒是要看看你们究竟是什么身份。”

    说起九阳神功,赵鹏的习武之魂又开始熊熊发作了。

    一个时辰不练武,就感觉浑身上下不舒服。

    见赵鹏进入隔壁小屋,罗泰心中疑惑散去不少,怪不得这小子和殿下关系亲密,原来就住隔壁。

    少年玩伴,关系亲近一些乃是极为正常的事,罗泰也不在多疑。

    赵鹏告辞离去后,先将猿皮蛇鳞放到家里,然后又给沈莲送去了百年乌头果。

    当赵鹏抵达刘郎中药铺时,药铺还挺热闹的。

    因为沈莲嘱咐过乌头果不能让刘郎中知晓,赵鹏便将沈莲唤到药铺后堂,单独将百年乌头果给了她。

    临行前沈莲嘱咐赵鹏傍晚去药铺一趟,到时给他推血化淤。

    赵鹏并未多想,一口答应下来,之后回到家中,又开始练起了牛魔大力拳,耐心积累经验值。

    赵鹏离去之后,陆文勇将罗泰师徒,领进了院子内的客厅之中。

    进入宽敞的客厅之后,方沉羽躬身行礼道:“神卫军校尉方沉羽,见过帝师。”

    陆文勇摆摆手,豪爽一笑道:“不必多礼,我也在书信中,时常听到老罗提起你,说你乃是盖世奇才,不过二十来岁,就已经突破到了地煞境,看来老罗的四季剑法后继有人了。”

    方沉羽拱手道:“都是师傅教导有方,弟子不敢居功。”

    罗泰摸了摸花白的胡须,笑着点点头,显然对方沉羽这个徒弟也是极为满意。

    此次带他前来,未尝没有让他和长公主提前结下交情的想法。

    “罗统领,我想知道,我兄长身处重重保护之中,这次又是如何被是史阳平那奸贼人所害?”

    兄长之死,是最让江英凰耿耿于怀的。

    不过,信条上的信息简短,并未说明她兄长的死因。

    罗泰叹了一口气,脸上有几分愤怒之色,道:“三日前,史阳平为庆祝五十大寿,大摆宴席,宴请文武百官,皇上也受邀前去为他贺寿,谁料宴席之后,陛下回到宫中,立刻七窍流血,暴毙而亡。”

    罗泰一拍茶桌,叹息道:“此前谁又能料到,史阳平居然贼胆包天,敢直接毒杀大周皇帝。

    要是早知如此,我们神卫军,当初说什么也不会让皇上离开皇宫。”

    “皇上死后,朝纲混乱,群龙无首。史阳平欲立晋王为傀儡帝,皇族宗室、六扇门以及我们神卫军一直都在极力反对。

    国不可一日无君,殿下你是大周长公主,亦是仅存的皇室嫡系血脉,现在只有你继承帝位,皇室才有拨乱反正的希望!”

    陆文勇同样叹气摇头道:“我以为那史阳平会忍几年才发作,没想到这么快就撕破脸皮,准备造反。

    先皇宣武帝尚在之时,我就觉得史阳平心术不正,当年史阳平成为内阁首辅之时,我就劝先皇削他的权,可惜先皇被他的谗言蒙蔽,反而疏远了我。

    后来天佑之变,先皇危急之下又任命史阳平为军机大臣,自此以后他手握文权,又掌兵权,已经无人可制。

    在那个时候,我已经看到了今天的局面。”

    “你兄长顺安帝受儒家影响,性子温良纯和,守成有余,开拓不足。

    在和平时期,可能会成为一代明君,然而在这朝廷乱象纷起的情况下,他却没有手腕和魄力,来解决史阳平这一大祸端。

    正是因为对他失望至极,我才带着英凰你来到了这处世外之地,为的就是从小把你培养成百年难得一出的圣帝明王。

    在这里,我传授给你的都是理论学问,现在是时候去朝堂学以致用了。”

    江英凰眼中精芒一闪而逝,缓缓道:“柴虎横道,身为大周皇族长公主,拨乱反正是英凰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多年来的努力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不过临行前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我想要后日再离开李家村。”

    江英凰和赵鹏约好明日晚上决斗比武,不想言而无信,而且也打算趁着最后这段时间,好好陪一陪赵鹏。

    罗泰脸色微变,急忙劝道:“长公主殿下,如今史阳平正四处派人搜查你的踪迹,我们应该即刻动身,立马返回皇城,在那里有着皇室老祖、六扇门神捕和神卫军三方的保护,才能确保您的安危。

    而且朝廷现在群龙无首,急需您回去主持大局啊。”

    “我意已决,不必再劝!”

    江英凰的态度十分坚决。

    皇族的事十分急迫,可赵鹏对她同样重要。

    经此一别,可能与赵鹏再无相见之日,她为皇族做出的牺牲已经够大了,不想在离别前留下任何遗憾。

    “这……”

    罗泰看了陆文勇一眼,希望他能站出来,劝一劝江英凰,不料这位大周帝师摇头道:“既然英凰坚持,那就后日再走吧。”

    他知道江英凰和赵鹏感情深厚,也不吝啬这点离别时间,当然真正的原因不仅如此。

    陆文勇手指敲着桌子,不急不缓道:“而且你们以为返回皇城就安全吗?史阳平这个人,谋定后动,绝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既然他敢毒杀顺安帝,那么必然已经做了万全之策,莫非你以为,我们真能平安返回皇城?”

    罗泰皱眉道:“长公主殿下这么多年来都平安无事,相信史阳平那老贼,也不知道殿下在这个地方。”

    陆文勇没好气道:“之前知道英凰和我在这个地方的人,不过一掌之数,史阳平不知道实属正常。

    可现在呢?

    你们在顺安帝死后惊慌失措,居然未经我的同意,便擅自前来接触我们,加之一路接应人员安排,我们的位置估计早就暴露在了史阳平的眼皮子底下了!

    闻言,罗泰的脸色终于变了。

    原来,他们才是最危险的!

    ……

    经历坟头托梦的一事之后,李昊并没有立即返回村子,而是又在坟前守候几个时辰,待到腹中饥饿难忍,他才离开双亲的坟墓,回到了自己家中烧火做饭。

    李昊正在后厨忙碌之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厨房门口,来人正是李昊平日最要好的朋友李元。

    见李昊并没有搭理自己,李元有些尴尬。

    李元语气充满歉意道:“今天上午,李豹羞辱你之时,我也在人群之中,当时我……”

    “不用说了,李豹一家在村子里有权有势,你不想因为我去得罪他,也是人之常情,我也不会怪罪你什么。”

    李昊无比冷漠的打断了李元的话。

    利己是人的天性,李昊嘴里虽然如此说,但心里终究还是有几分不痛快,和李元之间生出了几分间隙。

    李元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听说何婶去世了,你准备什么时候举行丧礼?”

    李昊手里扔柴的动作顿了一下,声音低沉道:“人都埋了,还举行什么丧礼?”

    “埋了?”

    听到李昊的话,李元大吃一惊。

    红白喜事来事,最基本的习俗。

    而且父母的丧事,是必办不可,就像成亲要拜堂一样。

    有不少穷人家的孩子,为了葬父葬母,不惜卖身,也要买副棺材挑个吉日下葬。

    李元知道,李昊多年来一直和他娘亲相依为命,没想到他娘亲死了之后,李昊直接就把她埋土里了,连葬礼都不打算举行,于是心中当即就有了几分火气。

    他冷哼道:“你这样做恐怕有些欠妥吧,何婶含辛茹苦的将你养大,你却连最基本的孝道都不尽,人品这么差,难怪绣娘一家会找你退亲。”

    李昊之所以没有为娘亲举行葬礼,不是因为穷,而是因为遭遇上门提亲,他家早就成为村里的笑话,要是让大家知道他娘亲是因为这件事被气死的,恐怕反而会扰了她老人家的清静。

    李元的话无疑触动了李昊最敏感的神经,他一直李元当作最亲近的好友,万万没想到,自己在他眼中居然是这样的评价,他的心顿时就寒了下来。

    李昊放下手中的木柴,露出一丝笑容:“你说的没错,我应该为娘亲举行丧礼才是,对了,来帮我看一下柴火,我拿个东西。”

    李元不疑有他,走到灶台下面,李昊这时直接从门旁的墙壁,拿起铁锄,眼中闪过一丝暴戾的色彩。

    李元听到身后的动静,转头看去,却只见一个铁锄落下,瞬间整个人的双眼就陷入一片血色之中。

    额头剧烈的疼痛让他想要嘶吼出声,却被李昊双手死死掐住脖子。

    过了好一会儿,李元没了呼吸,不再挣扎,然后李昊拿来布袋,将他的尸体装了进去,扔到了柴堆之中。

    亲手杀死了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李昊心中没有一丝悔恨,反而有一种别样的痛快之感。

    沉闷郁结的情绪仿佛得到了一些宣泄。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